張誠的威脅,在他們看來已經不僅僅是威脅,而是一張索命函,是套在脖子上的鉸鏈,透露着無限殺機。

他們毫不懷疑,如果再次派出軍隊,這個可怕的傢伙,絕對會第一時間對他們出手,到時候整個東瀛高層,只怕都會被血洗。

“唉……”

“就按首相大人的意思辦吧……”

防衛大臣和內務大臣都是長嘆一聲,心中又是酸楚又是驚駭。

種田寵妻:彪悍俏媳山裏漢 不光是他們,軍部的高層更是垂頭喪氣,一個個耷拉着腦袋。

本以爲只要軍隊壓上去,雷霆一擊,輕易就可以碾碎張誠,但誰都沒想到,會是這種後果。

“一步錯步步錯,我們到底招惹了一個什麼樣的敵人啊……”

所有東瀛軍方高層忍不住感概,眼中滿是悔恨。

……

東瀛高層愁雲慘淡、戰戰兢兢。

而在燕京方家莊園之中,方老爺子正眉頭緊皺的坐在自己的小屋裏,神色嚴峻。

冷少情深:獨寵復仇甜心 周圍的幾個警衛員都是神經緊繃,明白自己這位老首長現在心情不佳,誰都不敢在這時候觸了黴頭。

方老爺子擡了擡手,卻發現夾在指尖的香菸早已熄滅,隨着動作,老長一截菸灰斷裂,洋洋灑灑的飄下,落得一桌都是。

方老爺子有些煩躁的將菸蒂扔進菸灰缸,又重新點了一支,沉聲問道:“那邊還沒有消息嗎?”

旁邊的警衛員小心翼翼的答道:“老首長,那片區域被東瀛自衛隊封鎖住了,信號也被屏蔽,我們的情報人員根本沒機會進去,間諜衛星也不在軌道上,還需要半個小時才能進入東瀛範圍。”

“半個小時?再過半個小時吃屎都趕不上熱乎了!”方老爺子一拍桌子,怒道:“情報部都是幹什麼吃的!軍隊每年花那麼多錢,都用到哪去了!打仗靠的是什麼? 摯寵逃妻:冷少謀婚設愛 是情報!這都多長時間了!居然一點消息都沒送回來,這要是在戰爭時期,我們就全是瞎子聾子,等着被敵人包餃子吧!”

方老爺子破口大罵,幾個警衛員都把頭埋得老底,一個字都不敢答。

罵了一陣,方老爺子也知道沒什麼用,只得繼續抽悶煙。

其實他也明白,這件事發生得太突然,情報部門根本沒時間反應,而且軌道衛星又不是航天飛機,運轉到東瀛上空肯定是需要時間的,這也怪不得別人。

但是他急啊!

從開戰到現在已經多久了,說不定都已經結束了,自己居然還什麼都不知道,這讓他怎麼不冒火。

“不等了!”方老爺子突然站了起來,大聲說道:“備車,送我去司令部!”

“爺爺!”就在方老爺子準備出門的時候,方印天突然火燒屁股似的跑了過來,一進門就高喊道:“司令部的消息來了!張誠那傢伙……簡直是逆天了!”

“慌慌張張,成什麼體統?”方老爺子一瞪眼,隨即就問道:“那小子還沒死吧?”

在方老爺子想來,一個坦克師,再加上三架f35,這種力量絕對不是張誠能抵抗的,他只能寄希望張誠運氣好,能夠逃出去。

“他沒事,但是小鬼子那邊可死慘了!”方印天紅光滿面,興奮的叫道:“張誠不僅沒逃,反而跟第7師團直接對抗,殺了個來回啊!整整一個坦克師的兵力被他打掉了大半!最後第7師團都被打怕了,直接潰逃!”

“什麼?”

聽見這話,方老爺子瞬間目瞪口呆,旁邊的警衛員也是一臉見鬼的表情。

一個人打掉一個坦克師?

你該不會還沒睡醒吧?

看到自己的爺爺一臉懵逼,方印天卻一點也不意外,因爲幾分鐘前他也是一樣的表情。

“爺爺,不光是這樣,第7師團潰逃之後,三架f35就開始攻擊,一開始張誠也是被壓着打,但是後面不知道怎麼回事,這三架戰機突然反水,跑去攻擊小鬼子的增援機隊,打下了十多架戰機!” 陸少宸聽到蘇薇兒的話,臉色驟然的一沉。

只聽到護士一笑開口道:“這個小姐你男朋友在這裏,他可以幫你,你現在腳手上不能下地,正好你男朋友可以抱你起來,以免腳碰到地面。”

話落,蘇薇兒直接開口道:“你誤會了,他不是我男朋友,我們沒有任何關係。”

這話弄得護士一陣的尷尬,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下意識看了一眼那冷沉俊顏的男人,這駭人的臉色讓人不禁一顫,很明顯生氣的樣子。

“你出去!”陸少宸冷聲開口道。

護士忙的反應過來,“好!”

隨即,陸少宸掀開蘇薇兒的被子。

“你……”蘇薇兒瞪向這個男人。

隨即陸少宸取下藥瓶,一手將蘇薇兒扶起來,“自己拿着!”

蘇薇兒憤憤不平的看着這個男人,甩什麼臉色,甩給誰看?

看着她沒動靜,陸少宸再次開口道;“不上廁所?!”沒好氣的問道。

這話更是讓蘇薇兒心底不高興,但是現在她真的憋得厲害,真的想上廁所,就哼了一聲,伸手拿着藥瓶。

陸少宸直接打橫將牀上的女人抱起來,抱在懷裏朝着衛生間走去,直接將女人放在了馬桶上。

“你出去!”

陸少宸看了她一眼,轉身出去。

蘇薇兒是慢吞吞的脫褲子,一手還要舉着藥瓶,右腳還要注意不觸電地,真的相當的吃力不方便,突然一下腳碰到地面。

疼的蘇薇兒不禁驚呼的一聲。

本來沒有關上的衛生間門,門外的人聽到動靜,直接轉身推開門,就看到坐在馬桶上脫褲子脫到一半的女人,一張痛的發白小臉。

“你……”蘇薇兒想要他滾出去,奈何力不從心,剛剛那痛,真的痛的她沒有力氣說話,全身僵硬的一動不敢動,只能保持原來的動作。

陸少宸大步上前,一手接過了藥瓶,忙的問道:“碰到腳了?”語氣完全沒有方纔那樣不愉快,更是擔憂至極。

蘇薇兒沒有說話,只是緊咬着脣瓣,一動不敢動。

陸少宸只是站在一旁看着疼痛的女人,甚至有衝動直接幫她脫了褲子,但現在這個女人在氣頭上,這樣做了,他很清楚後果,這個女人的暴脾氣他可是領教過的。

緩和好一會兒,蘇薇兒才漸漸恢復了些力氣,擡眸看着一旁陸少宸。

陸少宸很自覺地偏側頭不去看。

蘇薇兒只有強忍着脫了褲子,只是突然嘩啦啦的聲音讓她一陣的尷尬,因爲憋的難受,所以嘩啦啦的聲音也是持續的夠久的。

陸少宸幫她拿着藥瓶,倒是也稍微方便了些。

終於穿好褲子之後,按下衝馬桶的按鍵。

開口道:“好了!”

陸少宸收回視線,將藥瓶交給她,伸手將馬桶上的女人抱了起來,回到病房,小心翼翼將蘇薇兒放在牀上。

將藥瓶掛好。

蓋上被子。

躺下之後,蘇薇兒感覺整個人舒服了不少,現在她這隻腳真的像是殘廢了一樣,她真的無法想象以後不能走上T臺的絕望。

不行!她不能這麼放棄!她一定要好起來!

這一夜,陸少宸在這裏陪了她一夜,甚至睡的還是沙發。

翌日一早,成瑾送上了早餐過來,正看到先生端了熱水出來,很明顯的先生是在這裏守了一夜,這也是當起了保姆伺候蘇小姐了。

何時看到先生能這麼對一個人。

之前調查,完全可以趁着蘇小姐昏迷的時候檢查,也不知道先生是想開放了還是什麼,最後也沒有這麼做。

從這看得出,先生或許真的對蘇小姐不一樣了,甚至還讓他即刻聯繫德國最好的骨科醫院,當時看着蘇小姐暈倒的那一刻,他真的從未見過先生這麼緊張過,甚至上一次蘇小姐落水……

而之前的突然的冷落讓蘇小姐遭遇車禍,無非也是先生在意蘇小姐的什麼,只不過是在生氣,甚至那日的先生真的像是吃了炸藥一樣,開個會,幾乎所有人被罵個狗血淋頭。

陸少宸只是冷冷看了一眼成瑾,端着熱水盆子直接放在牀頭櫃上,擰乾了毛巾遞給了蘇薇兒。

蘇微兒倒是沒有拒絕,接過毛巾擦着臉頰。

“先生手續都都已經安排好了,行李都收拾好,十一點的航班!”

陸少宸只是冷聲道:“你先下去!”

“是!”

蘇薇兒吃着早餐從始至終也沒有說什麼,算是默認了陸少宸的決定,現在她唯一想要的是快點能站起來起來。

早餐後。 “你跟我這兒扯犢子呢?能開f35的,肯定是東瀛的王牌飛行員,這種人怎麼可能臨場叛變。”

方老爺子吹鬍子瞪眼,訓斥道:“老子打了一輩子仗,軍隊的能耐再清楚不過了,就算是華夏那些隱世強者,也不敢正面跟軍隊交手,最多隻能在軍隊外圍牽制,張誠這次面對的可是一個坦克師,而且還有那麼多戰機,他能跑掉就不錯了,怎麼可能對抗,更別提取勝了!”

聽了方老爺子的話,周圍的警衛員雖然不敢表露出什麼,但都是暗暗點頭,用狐疑的目光看向方印天。

見所有人都不信,方印天只能大聲叫道:“這都是我提前收到的消息,司令部的傳真應該很快就到了,到時候你一看就明白我是不是胡說八道!”

說完之後,方印天又有些不服氣的補充道:“而且爺爺你說的那些,都是以法師爲例子,但是張誠可不是法師!據我收到的消息,除非是導彈一類的大威力武器,一般步槍機槍根本就奈何不了他,就算他真的擊敗了第7師團,我覺得也沒什麼好意外的。”

方老爺子低哼一聲,“那三架f35爲什麼臨陣倒戈?這事你能解釋嗎?”

方印天聳聳肩,理所當然的說道:“張誠的本事你是沒親眼見過,不管是抓鬼算命還是治病,樣樣精通,簡直就跟活神仙一樣,控制幾個飛行員,對他來說也不是問題。”

“我看你是把張誠神話了。”方老爺子無奈的搖搖頭,“雖然他有恩於你,但是始終還是個凡人,怎麼可能做到你說的這些……”

對於方印天的話,方老爺子是半點都不相信。

總裁勾你入局 其實這也不怪他,畢竟軍隊出身的將官,對軍隊的實力有更深刻的瞭解。

一人破千軍這種事,在冷兵器時代還有可能,但是現在……完全就是天方夜譚嘛!

但是方老爺子話說完還沒一分鐘,一個警衛員就狂奔進屋,大聲叫道:“首長!東瀛出大事了!鬆島基地被毀了!”

“什麼!”

“你說啥?”

方老爺子跟方印天同時一呆,一老一少兩人露出同樣懵逼的表情。

鬆島基地可是東瀛北方相當重要的軍事基地,防衛森嚴,有近百架戰機和上萬自衛隊士兵鎮守,誰有這麼大本事,能將這毀掉?

“難道是老美那邊出手了?但他們跟東瀛不是穿一條褲子的嗎?到底什麼情況?”方老爺子一頭霧水,急聲問道。

“是……是那三架f35!”警衛員喘了口氣,答道:“他們騙過了基地的防衛力量,然後第一時間打掉了防空火力和彈藥倉庫,現在鬆島基地基本全毀,傷亡慘重!”

“又是那三架f35?那些飛行員是瘋了嗎?”方老爺子瞪大了眼。

“是……是張誠……”警衛員也是一臉駭然,將手中一張傳真遞給了方老爺子一看。

方老爺子接過來一看,血壓瞬間飆升。

傳真上詳細記載了張誠跟東瀛軍隊戰鬥的前後過程,跟方印天之前說的一模一樣,而且毀掉鬆島基地之後,張誠從三架f35殘骸之中現身,也詳細列在了後面。

方老爺子拿着薄薄的一張紙,卻像是捧着一塊千斤巨石,這位泰山崩於前也能面不改色的老將,在這一刻卻是呼吸急促,面色潮紅,全身不停的哆嗦。

所有警衛員瞬間如臨大敵,生怕方老爺子突然抽過去。

方印天一見,也是嚇得夠嗆,連忙叫道:“趕緊叫救護車!”

“叫什麼救護車!老子還沒死!”方老爺子一瞪眼,隨即哈哈大笑起來,“這小子!真是超乎想象啊!趕緊備車,送我去司令部,讓那幫說我老眼昏花的傢伙看看,到底是誰眼盲如屎!”

今日張誠跟東瀛軍方這一戰,令整個東亞爲之震動!

儘管東瀛高層與自衛隊軍方拼命掩蓋事情的真相,但對各個大國來說,想要弄到第一手的情報並非難事。

幾乎與華夏收到消息的時間差不多,很多國家也先後收到了這一場戰事的回報。

得知來龍去脈之後,這些國家的高層,瞬間都被張誠彪悍的戰績徹底震住了。

他們從來沒想到,一個人的武力竟然能強大到如此地步!

正面硬撼一個坦克師團就算了,還打落那麼多架超音速戰鬥機,甚至摧毀了一個軍事基地!

這……是陽間的修煉者能做到的嗎?

就算是天上的神仙下凡,也做不到這種層度吧!

從這一刻起,張誠的名字,真正進入到世界各國領導人的眼中,並且銘刻在心。

而那些跟華夏有摩擦的國家,此時更是惶恐和心驚,都在第一時間研判戰事,希望能找到剋制張誠的方法。

但是越研究,他們越是絕望,張誠的本事實在是太多了,幾乎讓人摸不透。

口徑小的子彈傷不了他,威力強的炮彈導彈又打不中,就算派出飛機,他也能用一種詭異的法術控制飛行員。

這還怎麼打?

不過,阿三國的一個軍事將領卻提出了一個辦法。

那就是使用大規模火炮部隊,從遠處攻擊,覆蓋式連續轟炸,應該能對付張誠。

還有一種更有效的辦法,那就是動用核武!

不過先不論世界上擁有核武的國家只是少數,光是這種毀天滅地的武器,一旦使用,肯定會成爲世界上所有國家的公敵。

如果退而求其次,使用一些僅次於核武的炸彈,燃料空氣彈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這種炸彈又被稱爲雲爆彈,通過雲霧爆轟產生爆轟波和衝擊波超壓,同時產生劇烈耗氧燃燒及熱能毀傷,方圓幾公里範圍之內,都會毀於一旦。

但是動用這種武器,就要做好大量平民傷亡的準備,可謂是殺敵一個自損幾萬,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估計也沒哪個國家會使用。

作爲華夏的老對手,美國對這場戰事當然也格外關注,五角大樓第一時間形成報告,遞交總統辦公室和國防部。

報告中,張誠的威脅等級被設爲最高,甚至超過了當年的本**。 “媽咪現在和粑粑在一起嗎?”寶寶突然問道。

蘇薇兒下意識側眸看了一眼一旁的男人低聲恩了一聲。

“那粑粑要好好照顧媽咪!不能讓壞人欺負媽咪!寶寶再陪爺爺奶奶幾天就回來找媽咪!”

“……”

“沒關係的寶寶!正好阿姨這段時間也很忙,可能照顧不了寶寶,正好讓寶寶的爺爺奶奶陪着寶寶也好!”

現在出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來,她也不想讓寶寶擔心。

“但是寶寶好想媽咪!想媽咪的暖暖抱抱!”

這撒嬌嘟囔的語氣真的是快柔化了蘇薇兒的心。

“阿姨也很想寶寶了!很快我們也能見面了!寶寶要聽話知道嗎?”溫柔的語氣,似水般柔和的目光,這樣的她無不是在刺激着某人的視線。

心有不 從她和寶寶接電話的開始,眼底都是溢出的滿滿的溫柔,那淺脣之間的笑意,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笑起來真的有種別樣的誘惑力。

收回視線,目光落在平板上的十幾秒的視頻之上,那定點的一刻真的美的驚心動魄,隔着屏幕似乎都能感受道鋪面而來氣質,不管怎麼看似乎都看不夠一般。

但是她這樣的美,卻在被所有人欣賞驚歎着。

不知道爲什麼,想到這裏,心口莫名一股氣堵塞這一般。

滑動屏幕,一張她的宣傳照,那高貴冷豔的氣質,絕代風華的容顏充滿復古的貴族氣息,而就是這張宣傳照被當做了LK中低端雜誌的封面,從今早上市開始已經被一掃而空,包括這張海報甚至賣斷貨。

這完全超出了當初所有人的預料。

但同樣的這張照片在被不知道多少人欣賞着。

越想某人的臉色似乎越加有些難堪一般,只是久久盯着屏幕,手指更是不知道怎麼回事直接將這種照片設置爲了背景圖。

設置完成之後,只聽到一旁的女人開口道:“那寶寶再見!”

“媽咪再見!”

掛斷電話,蘇薇兒放下手機,下意識側頭看了一眼一旁的男人,陸少宸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就在蘇薇兒側頭的瞬間,男人快速按下一個軟件,遮擋了背景底圖,聲色不動的隱藏了情緒,蘇薇兒自然也沒有發現男人的異樣。

開口道:“如果你還想讓我照顧寶寶,那就等回來再讓寶寶回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