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一眼看出她身體的情況,可見眼前之人應該沒有欺騙她,靈彥姬此時也是毫不隱瞞。

葉飛聞言,臉上露出無奈這之色,他與清然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在此女的口中,就莫名其妙就成了小妾。

掃了靈彥姬一眼后,葉飛此時也是懶得解釋,只要清然無事便可,今後想要突破境界,所需的高年份藥材,他也是全都指望此女了。

「具體什麼情況?你可知崑崙為何要對葯靈谷出手?」二人既然達成了協議,葉飛便是直接開口問道。

這件事情,他總覺得有些不太多對勁,葯靈谷的實力在隱門之中偏低,平時也是極為低調,按理說不會招惹到隱門之首。

冷血總裁別鬧啦 若是因為他的原因,以清然來要挾他前往崑崙,那這個消息怕是早已經傳給了隱龍基地,而葉飛至今沒有受到任何消息。

「呵呵,這件事情,你算是問對人了。」

「並非是崑崙對葯靈谷出手,帶著你那位小妾的,實則是崑崙武道所的人,兩者之間雖然聯繫緊密,但實際上是兩個不同的地方。」

靈彥姬呵呵一笑,似乎是應為很快就能重塑身軀,她此刻顯得異常激動,對於葉飛也是沒有以任何隱瞞。

原來在隱門之中,崑崙雖說極強,但很是有門中弟子干涉武道界的事情,而崑崙武道所則是截然不同,這個地方相當於隱門一處交易所,同樣也規劃著武道界修鍊資源。

因為背後有崑崙撐腰,被隱門之中視為武道界之首。

「葯靈谷,位於西南之地,由於實力太弱,根本就不屬於隱門之列,崑崙武道所有權利,將此谷交給真正的隱門管轄。」

「這在隱門之中,其實很是常見,如今這個時代修鍊資源有限,弱者必定是會被淘汰的。」靈彥姬輕眨著雙眸,向著葉飛開口解釋道。

葉飛在聽完之後,臉上的神情略顯得有些冷漠,目光中更是閃過一道寒芒。

他並非隱門眾人,自然懶得管這麼多,至少在葉飛的眼中,葯靈谷的事情還輪不到外人干涉。

「我們先去崑崙武道所。」葉飛沉吟少許后,隨即低聲開口道。

靈彥姬微微一笑,便是輕輕點頭,能夠重塑身軀,哪怕是與崑崙無敵,她也在所不惜,只要實力恢復全盛時期,這些事情則可以輕易蓋過。

二人說完之後,便是同時催動身形,向著西北之地的邊緣踏空而去。

鬥破雙人牀 一路上靈彥姬也同時告知了葉飛,關於華夏隱門的一些基本常識。

葉飛與靈彥姬二人實力不弱,踏空的速度更是極快,本就是身處西北地區,隨著不斷的前行,已然慢慢靠近了崑崙山脈。

而此時的靈彥姬,卻是忽然放慢了速度。

「葉道友,很快就要進入崑崙山脈了,你我還是低調行事為好。」靈彥姬自從身形被毀之後,行事也是變得極為謹慎。

她可是深知,拋開崑崙門不談,就是那崑崙武道所之內,就有這一位元嬰境的強者坐鎮。

而且崑崙門那邊,早已經發現了崑崙令,但凡葉飛被實力強大的武修發現,怕是免不了一場大戰。

半空之中,葉飛面色如常,同時身形忽然頓在了原地,他的眼中閃過一道靈光,凝眼向著前方望去。

「有人發現我們了。」葉飛周身雷弧一閃,開口低喃一聲。

後方的靈彥姬面色一怔,按理說她靈識的感知力,遠遠超出了眼前之人,但此刻卻是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不等靈彥姬詢問,她的眼中你紅芒也是陡然一閃,立刻抬起頭來向著前方望去。

前方的半空之中,只見隱約有一陣罡風襲來,下一刻一位身穿深色長袍,一臉寒芒的男子,便是出現在了二人的視線之中。

「哪裡來的小輩,崑崙山脈領空,還敢踏空而行!」這男子神色高傲,身上的氣勢不俗。

從氣息上感應,比起雷音谷的那位谷主,明顯要強悍幾分,只是相貌平平長臉精瘦,眼中隱約有綠光閃動,給人感覺很是怪誕。

「呵呵,奴家以為是誰呢,原來是隱門地榜排名最末的李瘋子。」靈彥姬似乎認出了此人,隨即走上前來,輕笑著開口說道。

此人名叫李一鳴,實力在隱門之中,也是極強的存在,能夠等上地榜的武修,無一不是金丹後期的強者。

葉飛此時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方才一路走來,靈彥姬與他講解了不少,這所謂的隱門地榜,出自崑崙武道所,隱門武修都以沖入地榜為榮。

但這地榜之內,收錄的強者都是隱門中赫赫有名之輩,金丹大道中幾乎可稱無敵的存在。

「哼,靈彥姬,據說你同濟會幾年前得罪了一位武道前輩。」

「你的身軀被一位武道前輩所毀,一身境界付之東流,你同濟會會長也無可奈何,如今一見果然如此。」李一鳴不甘示弱,掃了靈彥姬一眼冷哼道。

他最討厭別人提起地榜最末這個名頭,每每提起這李一鳴心中,都會有種莫名的怒意。

前方的半空之中,靈彥姬並沒有動怒,只是輕笑一聲,隨即轉頭將目光落在了葉飛身上。

「崑崙山脈,不允許踏空而行,以視對武道魁首的尊重。」靈彥姬說完之後,身上的氣息慢慢收斂,同時向著葉飛炸了眨眼,示意其低調行事。

葉飛目光如常,一番思索之後,也是沒有多說什麼,如今之際還需先尋到清然再說,沒有必要與前方之人糾纏。

二人說罷,身上的氣勢散去,靈彥姬同時轉身抬手道:「李道友,此地還未入崑崙山脈,我二人也還有些瑣事,告辭。」

只見她說完之後,便是同葉飛一起,轉變轉身離去。

而此時的半空之中,那位劉一鳴全身氣勢陡然凝聚,磅礴的靈識向著下方二人橫掃而來,竟是直接將二人的身形封鎖。

「妖女,本座讓你走了嗎?」

「還有那個小白臉,看著眼生的很,你等二人進入崑崙山脈,怕是圖謀不軌。」李一鳴冷喝一聲,全身的氣勢慢慢爆發出來。

這崑崙山脈,覆蓋的面積極大,除了隱藏在深山中的崑崙門外,也有著不少隱門強者,在山脈之中隱修。

想必華夏的其他地方,這裡的空氣中蘊含的靈氣,可謂是要濃郁許多。

「李道友,就算我等有所圖,這件事情與你也沒什麼關係吧?」靈彥姬眼中紅芒微閃,此時身上的氣息慢慢湧現而出。

她的實力沒有恢復,面對隱門地榜上的強者,必須要極為慎重。

這李一鳴雖然排名最末,但一身實力也是極強,足以戰元嬰境的高人,此人手中靈器威力極強,掌握的道術也是不凡綜合實力很強。

「哼,同濟會的妖女,我輩中人,人人得以誅之。」李一鳴眼中綠光閃動,他的目光同時凝聚在了靈彥姬身上。

此女可是一位元嬰境強者,如今儘管實力大不如前,但手中的寶物怕是不少,而且同濟會在隱門之中,名聲一直不太好,他就算殺了此女崑崙那邊也不會理會。

靈彥姬綉眉微皺,想當年她全身時期,這等小輩她怕是連看都不會看一眼,如今當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妖女,還不跪下受死!」李一鳴大喝一聲,周身長袍無風自動,一股青色的罡氣,同時在他四周捲動凝聚,整個人氣勢極其驚人。

至於一旁的葉飛,這李一鳴則是沒有多看一眼,一個金丹初期的小輩,確實不值得他過多的在意。

地面之上,靈彥姬輕咬著銀牙,周身紅霧閃動,身上的氣勢同時爆發,抬手之下一道紅芒霧氣,向著上空之人迎面而去。

那李一鳴面露冷笑,掌中迅速掐訣,半空之中狂風驟其。

只見此人抬手一點,數是道凌厲至極的青色風刃,在天空之中劃出陣陣靈光,直接下方二人而去。 其中更多的風刃,則是向著靈彥姬的身形席捲而去,唯有其中的一道,帶著破空之聲,向著下方的葉飛橫掃而來。

「金丹後期么,也不過如此。」葉飛眼中雷威一閃,全身的氣勢陡然凝聚。

他的身形隨即踏空而起,四周狂暴的雷霆之力洶湧,下一瞬便是擋在了靈彥姬的身前,而那些青色風刃,竟是被直接震散。

「咦,這股力量!」

「小輩,你上可是有著一件高級靈器?」前方的半空之中,李一鳴面色一驚,下意識地開口問道。

此人在說完之後,很快也是反應過來,眼中的綠光暴漲,能夠擋住他風刃的至寶,那定是一件極強的靈器,若是他能夠得到,其戰力定能沖入隱門地榜的前幾名。

葉飛面露冷漠之色,他的目光一寒,並沒有此人,而是周身泛起了一股肅殺之意。

一旁的靈彥姬見此情景,臉上的神情不禁有些焦急,身形閃動之下,很快站到了葉飛的身旁,她儘管境界跌落,但並非不是這李一鳴的對手,不願與此人動手自然是有原因的。

「葉道友,此人殺不得呀。」靈彥姬面露凝重之色,連忙開口說道。

她能夠明顯的感受到,此時葉飛身上的殺意,這李一鳴身份特殊,一旦真的死在此地,他二人踏入崑崙山脈怕是會麻煩不斷。

一億娶來的新娘 「殺不得?」葉飛面露疑惑之色,轉頭看了身旁之人一眼。

方才那李一鳴出手,可是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若是他們二人實力不足,此刻怕是已經涼透了,對於要置他於死地,葉飛定然不會留手。

「你也知道,此人隱門地榜排名第十。」

「一旦你現在殺了他,地榜的這個排名便會出現浮動,從而驚動其他的九位強者,到時候不等我們踏入崑崙武道所,怕是會死在那九強手中。」靈彥姬連忙開口,詳細地與葉飛解釋了一便。

這次來到崑崙山脈,二人根本無需過多的動手,眼前之人只是為了那位葯靈穀穀主,最多就是付出點寶物,將那位谷主從武道所帶出即可。

靈彥姬以前是元嬰強者,對於崑崙武道所的規矩,可謂是極為清楚。

那位葯靈穀穀主之所以被關押,想必也是此女性子太過剛強,不肯示弱從而被強行鎮壓,當初那位谷主要是直接交出葯靈谷,崑崙武道所自然不會為難她。

「地榜九強。」葉飛目光沉靜,只是低喃一聲,臉上的表情沒有過多的變化。

而前方的半空之中,那李一鳴聽到二人的對話后,面色頓時變得有些鐵青,眼中的怒意洶湧而出。

「你們兩個,當李某是死的嗎!」李一鳴咆哮大吼,身上的氣勢越發的強盛了幾分。

似乎在前方二人眼中,直到此刻畏懼還是排在他前面的那九人,這個隱門地榜的排名,本就是李一鳴心中的逆鱗,他此刻心中的怒火不言而喻。

話音未落,李一鳴猛然抬手,一把青色的符文友傘,出現在了此人的掌中。

這把青傘一眼望去,便是可見不凡,通體泛著青光,傘面上古樸的符文閃動,此傘一現四周的空氣中,便是掀起了數道狂暴的青風。

「風襲。」李一鳴低聲大喝,掌中迅速掐訣。

隨著他的開口,此人掌中的青傘頓時迅速轉動起來,一股無形的吸徹之力,想前方二人的身形封鎖。

四周的半空中,一片風捲殘雲之勢,屬於金丹強者的排斥天地之力,此時也是從那李一鳴的體內橫掃而出,此人似乎要一擊之下,了解決了葉飛二人。

「沒有葉某殺不得之人。」葉飛懶得廢話,只是輕撇了身旁之人一眼。

他說完之後,周身雷弧閃動,似乎沒有做出過多的防禦,直接迎面向著前方的青風踏空而去。

靈彥姬聞言,此時不禁面露苦笑,眼前之人被崑崙令追殺,如今踏入崑崙上,居然還敢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此事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會傳開。

到時候不光地榜九強,怕是整個華夏隱門的強者,都會察覺到葉飛的位置,二人踏入山脈后估計是寸步難行。

「小輩,你這是在找死!」李一鳴面露大笑,他的這一擊可謂是毫無保留。

前方青色罡風內,那所蘊含的撕扯之力,絕非是一個金丹初期能夠抵抗的,在此人的眼中,無論是葉飛還是那位靈彥姬,踏入罡風必死無疑。

只是那李一鳴臉上的笑容,沒有過多久便是忽然僵住。

前方的青色罡風之內,葉飛踏入其內竟是有如平地一般,在李一鳴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下,那位相貌冷峻的青年,已然緩步走出了罡風。

「這,你……」李一鳴身形微顫,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

而此時的葉飛,眼中雷威閃動,抬手一指之下,前方的半空之中,一條條粗壯的雷弧憑空而現,同時無形之中彷彿傳來一聲震顫心神的低吼。

後方的半空之中,靈彥姬雙眸閃動,盯著前方的葉飛她的臉上慢慢露出了釋然之色。

「果然,雷池內的那隻化身雷獸,被此子收服了。」靈彥姬儘管不願相信,但眼前的情景已然容不得她反駁,

化身雷靈的力量有多強,靈彥姬心中極為清楚,金丹大道之內,無人可在那葉飛手中撐過三息。

而此時,前方的半空中,葉飛眼中精光一閃,半空之中的雷弧已然穿透了前方之人的身形,那李一鳴不知為何,竟是沒有展開防禦。

「這,這是天地之雷,此子凝聚了體內靈體。」

「而且,還是雷靈!」李一鳴腦中嗡嗡作響,此時猛然噴出一口鮮血,他體內的生機同時在了慢慢消散。

並非是這李一鳴沒有忘記了防禦,而是在靈體的威壓下,他的身形根本無法動彈,體內靈體有多強,怕是也唯有金丹大道以上的強者才清楚。

縱觀華夏隱門千年傳承,李一鳴還從未聽說過,有金丹大道的武修凝聚出了體內之靈。

理論上這種靈體內凝聚成型,其本身的實力,定會隨之踏入元嬰境。

「李某死的不冤。」李一鳴面露慘笑,面對這樣強者,他幾乎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前方的半空之中,隨著葉飛收回抬起的手臂,前方的李一鳴隨即從半空之中墜落,此人手中的儲物戒指,也是落入了葉飛手中。

此時的葉飛,掌中朱雀焰凝聚,將戒指上殘留的氣息抹去。

他的靈識同時橫掃而出,沒有過多查探李一鳴儲物戒指內的物品,便是運用靈識將其全部引出,收入了他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

「碎。」葉飛目光一凝,直接將掌中的儲物戒指捏爆。

做完這一切之後,葉飛這才轉過頭來,望向了後方的靈彥姬,同時向其微微點頭。

整個過程可謂是一氣呵成,沒有半點拖泥帶水,後方的靈彥姬在愣了半響之後,才慢慢回過神來,望向葉飛的目光中不禁多了幾分古怪之色。

「這樣的事情,你怕是沒少做吧。」 超神道術 靈彥姬看了葉飛一眼,忍不住低語一聲。

殺人取寶,掩蓋氣息,前方這個看似年齡不大的青年,手法可謂極其老辣,她身為同濟會之人,此刻都不禁有些自嘆不如。

「比起你們同濟會,葉某這點手段只是小道。」葉飛淡笑一聲,掃了靈彥姬一眼低語道。

他在接觸隱門之後,對於同濟會也越發的了解起來,隱門強者死在這個組織手中的怕是不在少數,只因為其實力強悍,隱門中人也無可奈何。

但這同濟會行事,並非是毫無顧忌,真正與隱門的衝突,實際上也沒有多少,就算有也沒有證據證明是這些人所為。

同屬華夏武道界,只要不做的太過火,隱門那些頂級強者,也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靈彥姬輕輕搖了搖頭,便是再次開口道:「你查探一下那李一鳴的物品,其內有著一塊圓形的白玉令。」

前方的葉飛聞言,眼中靈光一閃,抬手之下那塊白玉令牌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掌心。

「此物是。」葉飛眼中精光閃動,同時靈識籠罩在了其上。

一番查探之下,可見這白玉令牌內,蘊含著一股奇異之力,不等他反應過來,只覺得自己的靈識,被其吸收了一絲。

「那是隱門地榜的令。」

「你殺了李一鳴,現在地榜排名第十的名字,已然被你替代了。」靈彥姬擺了擺手,有些無奈地開口道。

這個隱門地榜,其內收錄的強者,只限與金丹大道之內,靈彥姬對其有些嗤之以鼻。

不過如今的事情,確實變得有些麻煩了,他們要是在此地多逗留片刻,怕是不多時就會有人找上門來。

「此令的排名,有多少人可以察覺到?」葉飛面露疑惑之色,他的靈識在融入玉牌后,識海中比那時多出了一道光幕。

這光幕之上,葉飛兩個大字,慢慢呈現在了排名的最末端。

如從同時,他的靈識只要稍作查探,就能感應到其他地榜九人的位置,其中有幾位此刻正處於崑崙山脈之內。 前方的靈彥姬,此時輕笑一聲,忍不住微微搖頭,此事首先察覺到到的,當屬隱門地榜的其他九位強者。

「除了你知道的九人外,華夏隱門門主,不出半刻幾乎都會察覺到地榜排名的變動。」靈彥姬看了葉飛一眼,如實開口說道。

若是放在以前還好,但如今崑崙令早已發放至各大隱門,葉飛這個名字,各大隱門門主自然熟悉。

而且這隱門地榜的九位強者,都是隱門中人,那些門主只需簡單的詢問,便能夠確定葉飛的位置,他們二人可謂是徹底暴露。

「葉道友,依小女子看,你我還是暫時躲避一段時間為好。」

「等風聲過去了,在前往崑崙武道所不遲。」靈彥姬沉吟片刻,隨即再次輕聲開口道。

她若是恢復了實力,倒也不會畏懼這些人,但現在她二人面對的,可是整個華夏隱門,指不定崑崙那邊也會派出強者實在不宜硬拼。

「此事,區別似乎不大。

「就算隱門之人沒有得到消息,等我們到了崑崙武道所,你我二人的行蹤一樣會暴露無遺。」葉飛目光微閃,低聲開口回應道。

既然這一戰無法避免,早晚對於他而言,顯然沒有多大的區別。

靈彥姬聽到這話,連忙搖了搖頭笑道:「葉道友誤會了,崑崙武道所絕對不會動你,理論是來講崑崙武道所,不並不屬於隱門。」

對於隱門中人而言,這個地方更像是一個有保證的交易所,其內有著一條鐵律,武道中人不可在崑崙武道所內動手。

在靈彥姬一番解釋之後,葉飛也是隨即明白過來。

如此說來,他最大的敵人,還是華夏隱門強者,如今自己的位置暴露,接下來面臨的則是一場極為兇險的追殺,地榜九強,以及因為崑崙令,各大隱門派出的強者。

「元嬰境的老怪,是否會參與其中?」葉飛思索片刻后,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若是普通的隱門強者或許不知,但眼前之人全盛時期,也是一位元嬰境的強者,對於那個級別的老怪,應該有著一定的了解才對。

「不會,元嬰境幾乎是華夏武道界巔峰的存在,隱門有著規定,這個級別的強者,不可隨意干涉武道界的事情。」

「你若是踏入元嬰境,就算是崑崙也不敢隨意動你。」靈彥姬不假思索,直接開口回應道。

說完之後,她似乎想到了什麼,忍不住暗嘆一聲,哪怕是強如元嬰,華夏武道界規矩還是得遵守,她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