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本門大師兄,我讓你一擊之力。」紫風此刻負手而立,周身氣勢不凡,眉宇之間滿是孤傲之色,掃了前方之人一眼。

開口的同時,紫風已然收回了目光,臉上過多的是不屑之色。

前方戰台之上,葉飛雙目微閃,他在之前發現,那位早已經身亡的紫殿殿主,身軀出現了異動,而眼前之人顯然正是其緣由。

悟道化身是什麼,如今的葉飛一無所知,但觀眼前的情景來看,這些分佈在各界的化身,彼此之間並沒有聯繫,彷彿不知道對方的存在。 「這個妖風,給人的感覺,更為冷漠一些。」

戰台之上,葉飛抬頭望向前方之人,他只是片刻思索,臉上隨之露出寒芒。

這其內的緣由,此刻在過多的思索無異,眼前之人顯然無法避免,幾乎是在同一時刻,葉飛體內的魔煞之力隨之爆發。

抬手之下,九玄劍落入掌中,配合融道之術,爆出幽暗的光芒。

「封。」

葉飛低喝一聲,周身氣息轉換,四周空氣之中,隨之溫度驟然下降,一股無形的寒霧,瞬間將前方之人的身形籠罩。

戰台之上,在眾人的目光之下,紫風的身形已然被凍成冰雕。

「斬!」葉飛氣勢如虹,隨之猛然一劍之下。

閃動的劍芒,帶出破空之聲,直指前方之人而去。

此刻,正如那紫風所言,他並沒有絲毫的閃躲,只是身形被冰封之後,他體內的力量,這才開始隨之遠轉開來。

下一刻,劍芒已然臨近。

「砰,咔嚓!」

「轟……」

戰台之上,冰雕隨之碎裂,其內的紫風,臉上的神情沒有過大變化,唯有身上的氣勢,伴隨著向前移步,隨之瘋狂攀升。

很顯然,僅僅只是一劍之力,根本無法破開前方之人的防禦。

「你看不起我?」

「拿出你的真實實力,若如不然,就永遠的留下吧。」紫峰目光一凝,他的眼中泛起了戰意,同樣的抬手之下,一把閃動紫色長劍,落入他的掌中。

除去此人周身那無比純粹的戰意,已經臉上的冷漠來看,眼前之人與葉飛熟知的妖風,簡直是一般無二。

只不過是,此人的戰力,明顯要強上許多。

前方不遠處,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他此刻體內的力量凝聚,雙臂瞬間被幽芒包裹,抬手之下將九玄劍扔出。

「葉某奉陪。」

葉飛低喃一聲,眼中同時泛起了戰意。

九轉破魔手,此刻融身之下,他的身形帶出殘影,向著前方之人衝去。

「來得好!」紫風輕喝一聲,同時同樣扔出了手中的紫劍。

戰台上方,兩把極品仙寶,幾乎還是在同一時刻,隨之碰撞在了一起,一連斬出數百道劍芒,使得戰台四周的封陣,都是為之一顫。

「砰,轟。」

「轟轟……」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戰台之上的二人,同時握掌成拳,沒有任何的術法神通,單單憑藉那恐怖的身體前度,硬生生撞在了一起。

葉飛眼中有紅芒閃過,體內戰神訣遠轉,每一拳轟出都融合了數道不同的力量。

他的手臂之上,五顆閃耀的星點,此時也是落入了四周眾人的眼中,這使得之前逍遙碑上的排名弟子,心中都是不由地為之震撼。

「五星天魔!而且他此刻的氣勢,似乎不輸紫師兄半點。」

「憑藉戰力,抹平了硬實力的差距,此人……」

戰台之外,喻素青等人,臉上的震驚之色越發的濃郁。

在這之前,他們是從未想過,那葉飛能夠與大師兄一戰,而且似乎在短時間內,竟是不分上下。

「師弟,你收了個好弟子,此子的硬實力不如風兒,但他的每一拳內,都融合了體內的數道力量,以至於此刻不落下風。」

「這融合之術……老夫記得,逍遙門內不曾記載吧。」

南辰此刻站起身來,他的目光掃向前方,臉上的表情讓人難以琢磨。

一旁,南宮邪聞言,忍不住白了身旁之人一眼。

「切,你懂什麼,老夫會的秘術還多著呢,小小融合之道不在話下,南辰老兒他是老夫的弟子。」南宮邪話語隨意,但最後一句話,卻是隱約加重了幾分語氣。

南辰聞言,眼中似有微光閃過,隨之輕輕搖頭,便是不再多言。

身為逍遙門門主,他豈能不知,這融合之術代表這什麼,其內的牽扯極大,此事一旦傳出去,怕是會引起不小的麻煩。

……

前方,戰台之上,二人出拳的速度,隨之越來越快,恐怖的反震之力,不斷地橫掃四周。

「砰,轟隆。」

戰台四周,此刻那道封鎖大陣,不斷的閃動,彷彿有些無法承受。

此刻,拋開逍遙門幾位師叔祖不談,前方不遠處的天驕弟子,此時目光那是一刻都捨不得移開,臉上的震驚之色,更是越發的濃郁。

「好強!」

「幸好方才,我等直接認輸,若是真與那葉飛一戰,面對這樣的攻勢,怕是撐不多十息。」

「……」

逍遙門的天驕弟子,此刻望向前的同時,忍不住低聲議論道。

戰台之上,二人的交手,已然接近白熱化。

「化魔大手印。」葉飛身形閃動,雙手迅速掐訣,抬手向著前方猛然一掌壓下。

半空之中,那無形巨手,帶著掩天之勢,向著前方之人鎮壓而去。

此刻威勢,可謂驚天,葉飛在配合著自己五星天魔的力量之下,此刻凝聚的大手印,相比起之前而言,無疑是要強上數倍不止。

這一掌之力內,更是融合了他體內的靈力,足矣一擊重傷同等修為的強者。

「囚天翻印。」

「碎!」

戰台之上,紫風低喝一聲,同時掌中掐訣,向著天空之中一指點去,一道幽紫色的光柱,隨之衝天而起,那氣勢不輸上方的大手印之威。

兩位力量碰撞,伴隨著一聲爆響,隨之相互抵消。

「落雲弓。」葉飛此刻目光一凝,這般繼續下去,對他來說極為不利,體內力量的消耗,無疑還是無法與七星天魔相比。

赤紅長弓出現,瞬間拉成滿月,一支漆黑的箭矢成型。

下一刻,已然破開而出,那速度之快,幾乎是瞬間便是臨近前方的紫風。

「開天盾!」紫風身形不曾後退半步,抬手之下在他的眼前,出現了一道土色三角牆壁,彷彿憑空而現,其上刻滿了古符文印訣。

那一箭之力,穩穩地落在了土盾之上,隨之力量消失無蹤。

戰台之上,葉飛眼中有微光閃過,能夠擋住他落雲弓之威的寶器,他也是第一次見。

直到此刻,二人的交手,仍舊還是不分勝負,半空之中兩把仙劍碰撞不斷,兩道術法不分高低,此刻掏出的古器法寶,似乎也相互克制。

隨著不斷的出手,葉飛此刻心中,不免出現一道奇異之感。

「掩天。」

「開黃泉河!」戰台之上,葉飛此刻沒有猶豫,體內的魔煞之力,隨之遠轉到了極致,眼中的戰意隨之越濃。

半空之中,漆黑的霧氣,掩蓋了天空,一股恐怖的壓迫之力,瞬間籠罩了整個主峰峰頂。

眾人抬頭望去,只見天空之中,一道黑色的長河,隨之陡然出現,其內布滿戾氣,時而傳來刺耳的低吼,目光所去不寒而慄。

「師弟,你連此術都傳與他了?」前方看台之上,南辰臉上的表情,此刻忍不住露出驚訝之色。

他可是記得,之前自己這位師弟,收的弟子不在少數,但這破魔三式,最後一式的印訣,師弟從不會輕易外傳。

至少在南辰的記憶中,整個逍遙門除了身旁的南宮邪之外,便是再無第二人懂得此術,而此刻無疑是多出了一人。

「那是自然。」

「南辰老兒,你知道怕了吧。」南宮邪臉上露出得意之色,此刻忍不住開口嘲諷道。

實際上,他之前收的弟子,同樣也傳授過此術,只是能夠領悟之人,著實是少的可憐,正因如此才讓身旁之人產生了錯覺。

「怕?老夫會怕?」南辰輕笑一聲,瞥了身旁之人一眼后,他隨之抬頭望向前方。

目光所致,此刻戰台之上,面對著黃泉河的威壓,紫風臉上終於露出了凝重之色,但只是片刻的遲疑,他便是隨之做出了反應。

觀其手臂之上,七顆星點爆出幽光,間隙之間彷彿有一根細絲將其鏈接起來。

「墳地。」

「亂星橋!」

戰台之上,紫風低喝一聲,掌中迅速掐訣,隨之向著下方地面一掌打去。

他的周身,一股無形之力爆發,氣勢隨之衝天而起,一道黑色的拱橋虛影,隨之出現在了半空之中,此刻對立之下,與黃泉河之威不分上下。

這種程度的古術,幾乎堪比極品仙術,威勢極為恐怖。

伴隨著兩道術法的成型,前方戰台之上,四周的封印大陣,隨之被瞬間崩潰,磅礴的餘威橫掃,使得戰台前方眾人,都是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

「南辰老兒,你夠狠,我逍遙門的鎮門古術,你居然這般輕易傳給一個小輩?」南宮邪一眼就認出了此術,此刻忍住不住瞪了身旁之人一眼。

南辰聞言,不禁哈哈一笑。

總裁如火我如柴 「至尊術,本門一共兩式,當年師尊分別傳與你我二人,你能將破魔三式傳出去,老夫將亂星橋傳與自己的關門弟子怎麼了?」

南辰不甘示弱,此刻開口反駁道。

看台之上,此刻逍遙門其他的幾位師叔祖強者,連同徐清鳳在內,在看到前方二人,分別施展出來的神通,此刻都是忍不住收回了目光,望向了眼前的二人。

總裁是匹狼·老婆,請二婚 「呵呵,難得你二人能夠想到一塊去。」徐清鳳呵呵一笑,看著戰台之上,那二人的交手,她心中同樣也是出現了一種古怪的感覺。 那就彷彿,此刻戰台之上,她在那兩個小輩身上,看到了眼前之人年輕時候的影子。

這一點,不光是徐清鳳,一旁的另外三位師叔祖,同樣也是有這種感覺。

……

而此刻,那戰台的前方,喻素青等人,在看到眼前的情景之後,臉上的表情,同樣有些變化不定,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大姐,你有沒有一種感覺,他們很像。」

前方人群之中,喻水雙目閃動,此刻望向前方的戰台,忍不住低聲開口道。

如此同時,半空之中,那兩道逍遙門的至尊神通,似乎也都會是無法奈何對方,在一番僵持之下,隨之逐漸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戰台之上,葉飛與紫風二人,幾乎是在同時停手,此刻抬頭相互望去,均是看到了各自眼中的複雜之色,那種奇異之感,顯然都是體會到了。

「好!」

「你二人,不必在出手了,這次逍遙碑排名,可並列第一。」

前方看台之上,南辰此刻臉上露出笑容,只見他上前一步,隨之笑著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一時間四周空氣略顯的有些安靜。

戰台之上,葉飛聞言身上的氣勢收斂,這排名他並不是特別在意,既然排到了第一,也算是兌現了南宮邪的承諾,二人在打下去,沒有過多的意義。

「弟子,謹遵師尊法令。」

前方,紫風身上的氣息同時收斂,對於掌門的法令,他自然不會有什麼意見。

看台之上,逍遙門的幾位師叔祖,此刻也是隨之站起身來,他們的目光均是凝聚在葉飛與紫風的身上,眼中滿是欣賞之色。

「三天後,逍遙碑前六名的弟子,會由你們南宮師叔祖,以及徐師叔祖,帶領你等幾人前往魔仙堡,參與三百年一次的聖壇大會。」

「即時,外域魔地,各大宗門天驕都會到場。」

「若能夠脫穎而出,獲得的好處是你們難以想象的。」

前方看台之上,南辰臉上露出嚴肅之色,此刻他的目光掃向前方的眾人,聲音隨之傳遍全場。

而隨著南辰的開口,這一次的排名武會隨之高於段落。

峰頂之上,葉飛聽聞此言,此刻眼中不禁有精光閃過。

這魔仙堡,想必就是南宮邪口中所言的成仙之路,此事並不是什麼秘密,說起來那老東西,之前所言多半是在忽悠他。

想到此處,葉飛的目光,隨之掃向遠處的南宮邪。

而此時,南宮邪臉上的神情,露出幾分尷尬之色,向著葉飛嘿嘿一笑。

「這成仙之道,就在魔仙堡之中,放眼整個外域魔地,魔仙境的強者,古往今來都是從魔仙堡走出。」南宮邪也不再隱瞞,此刻直接傳音道。

葉飛聞言,不禁輕輕搖頭,事已至此他隨即也是不在多想。

「若無事。」

「葉某現行告辭。」

戰台前方,葉飛掃了前方眾人一眼,隨之抬手抱拳,便是轉身順著山道,很快離開了峰頂。

魔仙堡一行,不知會遇到什麼,如此還需準備一番。

主峰之上,其他的眾人,在一番禮拜之後,隨之也是逐漸散去。

逍遙門,主峰之巔,很快恢復了往常的安靜。

而此刻主峰山腳之下,那逍遙碑前,伴隨著葉飛最後一次的排名上升,整個逍遙門內,已然是徹底轟動了。

「第一,葉師叔,真的衝到了首位。」

「居然和紫師叔並列第一……」

「我記得,自從逍遙碑立下之後,還從未有人能與紫師叔一戰,這並列第一,表示二人戰力不分上下!」

逍遙碑前,一道道議論之聲,此刻隨之不斷地傳來。

各大弟子的眼中,此刻都是不由地,泛起了崇敬之色。

就在眾人議論著之時,前方石碑前方的張玉,此刻面色慘白無比,他此時不敢多言,準備悄悄地退去,他依稀記得,方才好像有人壓了一件極品法器。

按照一賠十的話,他需要那處數十件極品古器,怕是掌門真人手中也沒那麼多。

「張師兄,您這是要去哪?」此刻前方人群之中,一聲略顯沉悶的低喝,隨之忽然傳來。

這聲音,不算太大,但夾雜著修為之力,此刻瞬間傳遍四周眾人耳邊。

說完之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的那位王師兄,此人可是壓力兩百魔晶,按照賭約翻十倍來算,那可是他十年的報酬。

山腰石碑前,一時間忽然變得安靜無比,四周眾人的目光,此刻全部凝聚在了,前方張玉的身上,眼中均是有微光閃動。

「這……排名武會結束,張某還有些瑣事。」張玉此刻面色極為難看,聲音不免有些顫抖。

如此同時,前方人群之中,紅玉帶著牧童二人,此刻也是緩步走出。

「張師兄,您看這賭約憑證……」紅玉此刻還是較為禮貌,此時輕聲開道。

「喂,小爺的十件極品古器,你趕快給小爺拿出來,要是敢賴賬,小爺定與你沒完!」一旁的牧童,顯然是沒有多少顧忌,此刻沉聲低喝道。

四周的宗門弟子,此時也是將前方的張玉團團圍住。

「願賭服輸!」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