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高人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憤怒,畢竟在他的眼中陳天無非就是一個晚輩,但是一個晚輩竟然如此瞧不起自己,李高人已經很多年都不曾碰到過這樣的情況了。

李高人猛然一跺腳。

嘭!

一聲巨響,地下停車場的水泥地瞬間炸裂,無數水泥石塊以李高人的身體為中心橫飛而出。

柳子曦看見這一幕,精緻的水潤眸子中閃過了一絲震驚,因為在她的眼中能夠擁有這樣力量的人也許只存在電視劇當中。

「小子,受死吧!」

李高人低吼一聲,原本向上而飛的水泥石塊,宛如無數顆子彈一般,以一個無比驚人的速度奔著陳天的位置飛了過來。

陳天看見這一幕忍不住淡淡一笑,輕聲說道:「回到地球這麼長時間了,終於碰到了一個還能勉強看的過眼的對手,但還是太弱了!」

這話說完,陳天右手輕輕一揮。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原本急速飛行的水泥石塊竟然全部都停在了陳天的面前,宛如時空靜止一般。

「這……這怎麼可能?」

柳子曦似乎還不曾從李高人剛才那震驚的力量中反應過來,就又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到了。 被這樣一個人盯上,風玫也很無奈。

俗話說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她自認是可橫的,可是卻遇到了這麼個又愣又不要命的。

她能怎麼辦?她也很絕望啊!

殺了?算了,不想看二傻子直播吃鍵盤。

所以——

繼續揍。

旁邊紅娘子目瞪口呆地看著風玫將明篁按著揍了一頓,整個過程中明篁一絲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只是,下一瞬風玫突然蹦了起來:「快跑!」

在聲音響起的時候,紅娘子下意識地就跟著風玫跑了起來。

跑著,她忍不住往後看了一眼,入目的場景讓她忍不住瞳孔一縮,接著便是拔足狂奔。

一紅一白,兩道身影幾乎化作了一道殘影。

到了鬼域邊緣才停下來,紅娘子心有餘悸地往後看去,一切正常,這才放下心來。

「大佬,剛剛那是什麼?」

「不知道。」風玫氣定神閑,完全看不出前一刻還在奔逃的模樣。

【宿……宿主,那不該是這個世界的人能擁有的力量啊!】系統有些結巴。

那暗黑的力量從明篁身上溢出,以他為中心向四周擴散,所過之處一切皆被消融,看起來就有一種視覺上的極致震撼。懶人聽書

「又不是第一次遇到其他外來者,出息。」風玫在心中嫌棄系統,她使用的力量也不是這個世界上的。

【……】好吧,是它大驚小怪了。

「大佬,要不我們先離開這裡吧。」紅娘子咽著口水,現在她覺得這個鬼域處處不正常啊,那剛剛的黑色力量看一眼就有種自己會被毀滅的壓迫感,還有頭頂的那輪顏色越來越深的血色,她都不敢去看。

至於查鬼域眾鬼為什麼消失,現在又在哪裡,呵呵,她先把自己的小命保住再說。

風玫唇角一勾,下巴微微往鬼域外面的方向一點:「你若是能再前進三尺距離,我們就離開。」

「什麼?」風玫不解,卻也依言抬步走去。

可是——

還剩下最後一步的距離卻怎麼也跨不出,就如眼前有著一個透明屏障在阻擋著。她試圖將那屏障似的東西打碎,可是輸出的力量入一滴水融入大海中一般,不起絲毫漣漪。

心中略慌,但是看著風玫含笑的模樣,她又鎮定了幾許。

「這,這是什麼?」

這一次風玫終於沒再說不知道,她看了一眼頭頂血紅色的滿月:「陣法。」

紅娘子依舊一臉疑惑。

風玫好心的繼續道:「現在整個鬼域都被一個巨大的陣法籠罩著,無論人鬼,裡面的出不去,外面的進不來。」

這個陣法是天剛擦黑就開始啟動的,當頭頂的血月從月牙到滿月時陣法算是真正完成。

紅娘子臉色一變:「什麼人竟然在鬼域布陣!」她並沒有接觸過陣法,但是聽說過,可是,這裡是鬼域,可以說是受冥界庇護的,就連天師都不敢進來,現在卻……好吧,現在已經有天師進來了。

可是,一個天師混入鬼域與整個鬼域都被籠罩在陣法之下,完全不是同一個概念。 無論是李高人還是陳天,兩人都展現出了超乎人類常規想象的能量。

「去!」

陳天輕輕吐出這個字。

懸立於半空之中的石塊彷彿能夠聽懂陳天的命令一般,直接奔著李高人的位置飛了過來。

「李高人小心啊!」

柳子曦驚呼了一聲。

「果然有兩下子!」

李高人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驚訝,然後伸出自己那宛如死屍一般的右手輕輕一揮,直接將自己面前的水泥石塊打飛。

「嘭嘭嘭!」

無數石塊飛向了李高人身後的牆壁,並且在牆壁上面留下了一個個巨大的生坑。

柳子曦呆愣楞的看著李高人身後的牆壁,倒吸了一口涼氣,如果這些石塊打在普通人的身上,估計能直接把一個人打死。

柳子曦心中清楚李高人是武道高人,但是她萬萬沒想到那個跟自己年紀相仿的少年竟然也是武道高手,而且實力彷彿跟李高人不分上下!

「我低估你了!」

李高人怒吼一聲,然後直接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宛如一輛高速行駛的機車異常,光是看氣勢就能夠感覺到那驚人的力量。

陳天表情淡然的看見這李高人奔著自己的位置衝過來了,並沒有任何躲避的意思。

「陳先生!」

韓曉汐輕聲提醒道。

就在這個時候,李高人已經衝到了陳天的面前,右拳以一個異常刁鑽的角度奔著陳天的腦袋上面砸了過去。

「我一拳,能開山!」

李師傅低吼道。

「你傷不了我!」

陳天緩緩開口。

巨拳當頭砸下,陳天依舊沒有任何躲避的意思。

「嘭!」

又是一聲巨響。

李高人的拳頭異常兇猛的砸在了陳天的腦袋上面。

剎那間,陳天身體周圍的水泥石塊伴隨著灰塵瀰漫在了整個停車場。

「陳……陳先生……」

韓曉汐表情恐懼的喊了一聲。

柳子曦呆愣楞的站在原地,她覺得無論今日誰輸誰贏都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此時的場景實在是太過於震撼了。

片刻之後,煙塵散盡。

陳天紋絲未動毫髮無傷的站在原地,而李高人的拳頭則還放在陳天的腦袋上面。

而陳天腳底下的水泥地卻因為李高人力量而炸裂,無數道裂紋以陳天的雙腳為中心向四周散去。

「這怎麼可能?」

李高人連續後退了兩步,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因為剛才這一拳他出了多大的力氣他心裏面非常的清楚,他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剛才全力一擊,陳天竟然會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可是脫凡境小成的高手,而且再加上陰氣鍛體的緣故,哪怕是脫凡境大成的高手李高人都有一戰之力,但是他沒有想到自己在面前陳天的時候,竟然如此無力!

「這……這不可能,你的身體是什麼做的,怎麼可能一點反應都沒有這不可能!」李高人表情無比慌張的喊道。

「我剛才說了,你傷不了我!」

陳天淡淡說道。

「難不成你是化神境的高手?」

李高人的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還不是!」陳天輕輕搖頭。

其實此時陳天的境界是脫凡境巔峰,但是陳天的修行跟地球上面的其他武者有著本質上面的區別,陳天體內的靈氣十分純粹,但是地球上面的普通武者卻沒有辦法做到陳天這麼純粹。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重量相同的兩塊金子,陳天是百分之百的純金,而普通的武者則是摻雜著其他物質的金子。

所以哪怕是相同的境界,陳天體內的靈氣也會是對方的兩到三倍。

這也許才是陳天重生之後最可怕的地方。

「那你是怎麼接下來我這一拳的?」李高人表情不解的怒吼道。

「我剛才說了,十步之內,你命由我不由天!」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右手輕輕伸出,放在了李高人的胸口處。

李高人猛然低頭看了一眼陳天的手掌。

「咚!」

一陣宛如敲擊銅鐘的聲音在停車場裡面響起。

李高人的身體直接倒飛了出去,最後狠狠的撞擊在了牆壁上面,整個人都陷入到牆壁當中。

「陳先生竟然打敗了溫州武道第一人?」

韓曉汐捂著自己的小嘴,表情異常震驚的喊道。

「李高人!」

柳子曦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柳小姐,不要過來……噗嗤……」

李高人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然後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發現一個手掌印赫然出現在自己的胸口處。

「你果然厲害!」

李高人看著陳天的位置低吼了一聲。

李高人的這具身體可是經過了陰氣煉體的,尋常的武道高手根本不可能傷及他的身體,但是此時陳天竟然能夠在他的身體上面留下掌印,那說明陳天的力量已經超乎了李高人的想象。

「剛才我這一掌只用了三分力氣,你能接下來確實不容易!」

陳天負手而立,表情淡然的說道。

柳子曦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恐懼,僅僅是三分力氣便能有如此威力,這要是出盡全力那得有多恐怖。

「李高人,我們不打了,那朵蓮花我們也不要了!」

柳子曦快步跑到了李高人的身前,表情激動的喊道。

「柳小姐,我還沒有輸,今日我必須親手殺了這個小子!」李高人低吼一聲。

「李高人,你不是他的對手!」柳子曦高聲喊道。

「我還沒有用出真正的本事,你怎麼能說我輸了?」

李高人伸手推開柳子曦,然後紅著眼睛沖著陳天喊道:「陳天,我承認你很厲害,但是我李大千今日必須要殺了你!」

「你還有什麼看家的本事,快些用出來吧!」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李高人聽到這話,直接從自己的衣服裡面拿出來四張符咒,口中念念有詞!

陳天看見這一幕微微皺眉,輕聲嘀咕道:「難道你還懂馭鬼之法?」

「哈哈,沒錯,我們李家養鬼百年,傳到我這一代已經是第四代了,我李大千怎麼可能輸給你這樣的普通人!」

李高人看著陳天猙獰一笑,直接揚飛手中的符咒!

「嘭!」

符咒在半空中爆炸,一陣無比陰冷的寒風襲來,彷彿整個停車場的溫度都降低了幾分。

「去吧!」

李高人大喊了一聲。

剎那間,四個鬼魂模樣的黑霧伴隨著一聲聲凄厲的尖叫,橫空而生。

韓曉汐看見這四個面目猙獰的鬼魂之後,愣在原地,白皙的美腿微微發顫,本能的後退了兩步,然後直接摔倒在地。

「竟然……竟然真的是鬼魂!」

柳子曦此時被嚇的彷彿已經忘記了逃跑,呆愣楞的站在原地看著半空中的鬼魂,雙眼之中布滿了恐懼。

只有陳天一個人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

嫡女無雙 「陳先生,你快點跑啊,這真的是鬼魂!」

韓曉汐坐在地上,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無非就是幾隻厲鬼而已,沒有什麼可怕的!」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小子,你都死到領頭了,竟然還能誇下海口,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應付我這四隻厲鬼!」李高人看著陳天猙獰一笑,然後心中默念口訣。

四隻鬼魂直接奔著陳天的位置飛了過去。

「凝氣成劍!」

陳天低吼一聲。

剎那間,一陣耀眼的光芒在陳天的手中亮起。

當四隻厲鬼看見陳天手中的光芒以後,發出了一陣凄慘的叫聲,直接向後逃竄。

李高人看見這一幕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見自己的鬼魂竟然也逃竄,竟然也會害怕!

「不,這不可能……」

李高人怒吼了一聲,然後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口中念念有詞。

四隻厲鬼在聽到李高人的咒語之後才緩緩停下了逃竄,但是依舊不敢奔著陳天的位置撲過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