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傭人說完,關上了門。

……

雪薇去找了自己的母親,說:「媽,你呆在慕家的時間長,有空記得幫我多盯著清歡。」

「你盯著她幹嘛?」於漫不解的說,「雪薇,清歡這個孩子心地純良,你可別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心地純良?我看未必吧。」雪薇冷笑了聲說,「媽,清歡懷有身孕的事,你知道嗎?」

「啊?怎麼可能?她不是才十六歲?」

於漫一臉的驚訝。

「看吧,這就是你嘴裡的乖女孩不為人知的一面。」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寵嬌妃 雪薇扭曲事實道,「我一開始也不知道此事,後來慢慢的了解到的,她很早就跟男孩子,發生了關係。現在為了跟喬崢在一起,想打掉肚子里的孽種,可沒想到呢,打胎太多,沒辦法打掉了。這就是她的報應,我把喬崢搶過來,也是變相的在做好事呀。媽,你多盯著點清歡,免得發生了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

於漫還在震驚中,有點回不過神來。

雪薇推了她一把,「媽,你聽到了沒?」

「啊?聽到了,我都聽到了。真是沒想到,清歡會是這樣的孩子。我平日里,還覺得她不錯呢。」於漫身為母親,由衷的希望,每個孩子都健康的成長。聽到妞妞私生活如此放蕩,一時間有些愛其不幸。

雪薇達到了目的,沒再多廢話,起身,親吻了下母親的臉頰說:「媽,那我先走了。」

「嗯,嗯,好,上學的路上注意安全,別跟男孩子廝混。」

入骨相思 於漫叮囑道。

「好啦,我知道該怎麼做。」雪薇笑著揮手,同自己的母親告辭。

……

到了學校,雪薇明顯的感覺到,周圍的人在對著她指指點點。想必昨天發生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學校吧。

雪薇心裡暗暗地高興,面上卻做出了悲傷地神情。

喬崢左等右盼,終於看到了雪薇來了,焦急的望向她的身後,結果沒看到清歡,心頭頓時倍感失落,質問雪薇道:「清歡呢?你是不是跟她說了什麼?你太卑鄙了!我會跟清歡證明,是你設計陷害的我。」

雪薇勾起唇角,露出凄涼的笑:「在你眼裡,我就是個十惡不赦的壞女孩對吧?我告訴你,我沒對清歡說什麼,你愛信不信。」 喬崢看穿了她的本質,怎麼會被她的花言巧語迷惑,冷冷的瞪了她一眼,拔腿朝著外面跑。

教室里的其他人,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暗暗的同情雪薇。

昨天他們還在床上纏綿呢,結果今天就翻臉不認人了。

雪薇配合眾人的心理,耷拉下肩膀,悲傷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雙眼噙滿了淚光。

而此刻,她內心卻是咬牙切齒到了極點。

該死的,都怪喬母那麼精明,拆穿了她的計劃。

如果只有喬崢一人,自己肯定能把他騙的團團轉了。

現在喬崢不信任她,一心只有清歡,自己只能使出殺手鐧,讓他徹底的對清歡死心了。

想到這,雪薇偷偷的抓住了,放在背包里的手機。

……

喬崢跑到了慕家老宅的門口,跟警衛說:「我要見清歡。」

「對不起,小姐今天身體抱恙,不見任何客人。」

「我一定要見到她,我有很重要的話要跟她講。」喬崢認定了,清歡在生他的氣,所以裝病不肯見他。

心裡焦急,為了跟清歡當面解釋,喬崢硬往慕家宅院里闖。

可沒走多遠,便被警衛抓住,強制帶出了慕家。

幾次三番,都沒有得逞,喬崢心思活絡了起來。既然正門無法進去,那他就從其他地方走。

他今天一定要見到清歡!

抱著這樣的念頭,喬崢不再跟那些警衛衝突,轉道到了其他地方。

圍繞著慕家老宅轉了一圈,喬崢最後選擇了,偏僻的後院,而後翻牆,跳了進去。結果剛落地,便聽到耳畔響起了一道清脆的小丫頭的喊聲,「你是誰?怎麼溜進我家來了?是來偷東西的嗎?」

喬崢循聲看過去,只見一個漂亮的女孩子,站在草叢裡,手裡提溜著一串的青螞蚱。

他聽妞妞提起過,家裡有一對雙胞胎的妹妹。

也曾遠遠地看到過,但都是點頭之交,分不清楚她們到底誰是蓁蓁,誰是菁菁。

但看這小丫頭的野性,應該是菁菁吧。

「你是菁菁?」

「啊?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菁菁訝異的張圓了嘴巴。

「因為清歡跟我提起過你呀。你是她最疼愛的妹妹,對不對?」

「對呀!清歡姐姐最愛我了。」菁菁附和了一句,又警惕的說:「你是誰?別以為用清歡姐姐跟我套近乎,我就會放過你了。快說實話,不然我打你哦~」

她拿出彈弓,瞄準了喬崢的身體,小臉上滿是認真。

喬崢呵呵笑著說:「我是清歡的朋友,喬崢。你應該聽你姐姐,提起過我。我看她今天沒有去上學,所以過來看看她。」

「有門不走,你從牆上進來?」

菁菁才沒那麼容易相信他的話呢。

「因為警衛不讓我進呀。菁菁,你帶我去見清歡,她看到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喬崢懇求。

菁菁轉了轉圓溜溜的眼睛說,「我可以帶你過去。但是你不能耍花招哦,否認,我要廢了你。」

她用彈弓瞄準了他的下本身。

喬崢:「……」

看到他臉色變白,菁菁抬了抬小下巴,果然哥哥教的沒錯,男人都害怕被打這個位置。

雖然不知道這裡有什麼好害怕的,但聽哥哥的總沒錯。

……

菁菁走在後面指路,喬崢焦急的走在前面。偶爾碰到了慕家的傭人,看到小丫頭帶著一個陌生的少年,走在庭院里,心裡雖然好奇,他的身份,但礙於菁菁是小小姐,倒也不敢多問。

這一路下來,算得上暢通無阻。

喬崢倒有點感謝菁菁了。

終於走到了清歡的卧室跟前,菁菁說:「好了,停。」

喬崢停下了腳步。

菁菁邁著小短腿,走到了門口,敲了敲門。

門內傳來了傭人的聲音:「誰呀?」

「是我,菁菁。我來看看清歡姐姐。」菁菁只剩之氣的回答。

傭人不敢怠慢,打開了門,看到她身後還站著一名少年,問:「這位是……」

「是我朋友,我帶他一起看清歡姐姐。」

「菁菁小姐,今天不行,清歡小姐身體抱恙,不適合見客人,尤其是男性。你帶你朋友離開吧,別讓我們為難。」傭人不肯放他們進去。

菁菁有點苦惱。

她真的很想見見清歡姐姐啦。

「我自己進去見她,也不行嗎?」菁菁問。

「不行,先生吩咐了,誰都不可以。」

傭人把慕洛琛搬了出來。

菁菁這才沒再糾纏,「那好吧,我不見了。你幫我跟清歡姐姐說一聲,我很擔心她,希望他能早點好起來。跟我和蓁蓁一起玩。」

「嗯,我一定幫忙轉告。」傭人認真的回答。

而就在他們二人說話時,一旁沉默的喬崢,忽然往卧室里沖,邊走邊說:「清歡,我來看你了。我跟雪薇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是被陷害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傭人趕緊撇下菁菁,去攔住喬崢,「你這人,怎麼回事?瞎嚷嚷什麼?趕緊給我出去!」

「不見到清歡,我不出去!」

喬崢奮力往裡走,大聲繼續喊:「清歡,你出來見我呀!我只要跟你把話說清楚!你看看我!」

傭人攔不住他,氣的朝外面喊:「警衛,警衛,趕緊進來!」

房間里,躺在床上的妞妞,聽到喬崢的聲音,身體猛地一震。

喬崢!

他怎麼會在這裡?

是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幻覺嗎?

但緊接著,傳來的清晰地喊聲,讓她不得不相信,喬崢的確來到慕家老宅了。

妞妞抓緊了被子。

自己還要去見他嗎?

還有什麼臉面,去見他呢?

紅腫的眼裡泛著淚光,妞妞一動也不動,更沒有發出聲音。

而就在這時,卧室的門哐當一聲被推開,喬崢看到妞妞,一個箭步衝上來,抓住了她的胳膊說:「清歡,你在家,聽到我的聲音,為什麼不回應我?」

「我……」

妞妞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喬崢卻是沒等她發話,繼續道:「你在生我的氣對不對?清歡,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被人陷害的。那個雪薇對我下藥,我才會做下糊塗事。」

「你、你說什麼?」

忸妞一臉的震驚。

喬崢還沒來得及說接下來的話,警衛已經衝進了房間。

傭人大聲喊:「把他抓起來,丟出慕家!」 警衛拉著喬崢往外走,妞妞扒住了他,問:「你剛才那番話是什麼意思?你跟我說啊……」

喬崢愣愣的看著她,想起來了雪薇的話。

總裁獨愛:寵妻如命 難道她真的沒有告訴清歡?

可話說出來,覆水難收,自己該怎麼跟清歡解釋清楚這件事?

眼看著喬崢要被抓出去,妞妞帶著哭腔大喊了一聲,「你們停下!我有話要問他!」

警衛都被喝住了,停在了原地。

妞妞抓著喬崢的胳膊,讓他直視自己,一字一句的問:「喬崢,你跟我說,剛才那番話是什麼意思?」

她的眼睛里充滿了晶瑩的淚光,可倔強的沒有流下一滴眼淚。

喬崢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妞妞等了好久,咬著牙說:「喬崢,你如果是個男人,就跟我說實話吧。我保證,不會生你的氣。」

「我……」喬崢最終下定了決心,跟她坦白道:「對不起,清歡。昨天,宴會上,有個侍者來找我,說是你在客房裡等著我。結果,我到了裡面……」

「停,你們先出去。」

妞妞打斷了他的話,對其他人命令。

「清歡小姐。」

傭人想開口說話,妞妞一記冷眼撇過去,「你不聽我的話,是想被趕出慕家嗎?」

餘下的話,傭人咽了回去。

妞妞又道,「你們出去吧,我保證,不會有任何意外發生。我只是想跟喬崢說說話罷了。」

她的神色看起來冷靜的可怕,傭人和警衛不敢違抗她的命令,乖乖的退出了房間。

菁菁仰著頭,望著妞妞問:「阿姐,你真的沒事嗎?」

「嗯,姐姐沒事。你跟他們先出去,等會阿姐跟你一起玩,好不好?」妞妞擠出了一絲笑容,哄著菁菁道。

菁菁點頭,「嗯,好啊。阿姐,我等著你哦~」

「去吧。」

妞妞目送她走出去,而後關上了門,回頭看著喬崢說:「你繼續吧。」

喬崢走上前一步,想要抓住她的手。

但妞妞避開了。

喬崢的心頭頓時生出了煩亂,他最怕的就是這樣,清歡知道了昨天發生的事情,會排斥他。

可該說的總要說出來,否則,隱瞞著,只會成為兩人之間的定時炸彈。

喬崢深吸了口氣,緊握著拳頭說:「我走進了房間,聽到了你的聲音。當時,房間里沒有開燈,我沒看清楚對方,下意識的以為是你。而後,那個女人……也就是雪薇,她抱住了我,還主動親吻了我……我的情況很不對勁,總覺得身體里像是有火在燃燒一樣……之後,就發生了那種事情……清歡,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當時真的是被下藥了。本來,我想拿到證據,去檢察廳起訴她,可是,證據都被她銷毀了……」

喬崢懊惱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那一晚對他來說,簡直是一場噩夢。他恨不得殺了雪薇,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妞妞聽到這番話,一直隱忍的淚水,簌簌的往下掉。

喬崢上前一步,想要幫她擦去眼角的淚水,可想到了她剛才拒絕的舉動,有蜷縮回了手。

他覺得自己不幹凈了。

根本配不上清歡了。

「對不起,清歡,對不起……」

除了這句話,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喬崢不停地重複道歉。

妞妞看著他,忽然想起了,自己被顏溪強迫的那一晚。不管是男是女,碰到這種事,都是一樣的痛苦吧。

她信喬崢,不會欺騙她。

至於雪薇……

她為什麼要呢么做,妞妞此刻不想去思考那些。

緩緩地邁開步子,走到喬崢跟前,妞妞展開雙臂,將喬崢擁抱到自己的懷裡,低聲說:「阿崢,我信你。」

喬崢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信他嗎?

他以為她會厭惡他。

跌落到無盡深淵的心,燃起了希望,下一刻,喬崢用力地抱住了妞妞,說:「謝謝你,清歡,謝謝你,相信我。」

如果她沒有相信他,喬崢不敢想象,自己接下來會變成什麼樣的人。

喬崢滿懷感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