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南天用精神力,已經清楚的探知了所有的一切。

“惡魔血統?蒼家?這與我並沒有什麼關係,我不需要去摻和。趕快去找昊哥,道一聲謝謝,然後離開了!”

南天心道,正準備離去。

遽然間,武神系統,連發兩個任務:

“叮!支線任務一,出現:將蒼哲,扶上蒼家之主。(完成獎勵:機甲高級恢復融合芯片一個)(失敗懲罰:清空宿主,所有副職業等級)!”

“叮!支線任務二,出現:宿主本人,成爲惡魔城的地下城主。(完成獎勵:武神系統的升級程序)(失敗懲罰:清空宿主,所有副職業等級)!“

“兩個支線任務,都與惡魔城,有關?”

“將蒼哲,就是那個瘦弱的少年?”

乾坤劍神 “惡魔城主?呵呵,這一次,又要在這裏,耽誤不少時間了。不過,這兩個支線任務的獎勵,都很好,尤其是第一個,只要有了那個芯片,我就可以把流星機甲恢復原狀,讓小星復活!”

南天目光堅定,攥緊了拳頭。 “小子,你在哪裏,幹什麼呢?”

分管事,不知何時,從拐角處,冒了出來。

“雖然,少爺說了,你可以居住在蒼家。但是,你終究是外來人,我蒼家有許多地方,你不能亂跑!”

分管事,訓斥道。

“這個我知道!”

“不需要,你囉嗦!”

南天冷着臉,說罷,便走了。

分管事啐了一口:“可惡的小子,是該找人,收拾一下他了。”

分管事在蒼家裏頭,也算是頗有權勢。

七海揚明 一些旁支的蒼家子弟,都唯分管事馬首是瞻。

分管事,很容易地就找了,旁支裏頭的幾個刺頭小青年。

“你們去那個院落裏頭,把那個青年,給我打一頓!理由,你們隨便挑,事後,我罩着你們。”

分管事,叮囑道。

“是,管事!我們保證完成任務。”

幾個刺頭小青年,在蒼家旁支裏頭,就惡貫滿盈,臭名昭著。

不多時,這幾個人,就跑到南天的院落裏頭,來鬧-事情。

幾個僕從,都被打趴下來了。

他們叫嚷着:“還有沒有能打的?”

“你們都是渣渣,狗-屎一般的存在。”

這些人的叫喊,也是引起了南天的注意。

南天本來,比較舒暢的心情,都被這幾個小刺頭,給攪和了。

南天走了出去,淡然自若。

一個刺頭,獰笑一笑:“管事大人,說的應該就是他了!”

“打殘他!”

幾個刺頭叫囂着,他們紛紛召喚出機甲。

南天瞥了一眼,這些人,都是-八-九品機甲戰師修爲。

南天搖了搖頭,一臉不屑。

豪門無情:冷麪總裁霸道愛 手指頭,輕輕地動了動。

這幾個刺頭,全部被打飛了出去。

“分管事,那個笨蛋,就找這些貨色,來對付我嗎?”

南天,喃喃低語。

兩個支線任務的發佈,南天也不準備,這麼找急的離開蒼家。

最起碼,南天離開蒼家時,蒼哲要成爲蒼家之主。

當然,光憑藉,那個垂垂欲死的蒼不悔,就想要把蒼哲扶上蒼家之主,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南天現在,就打算,靜觀其變,儘快摸清楚,蒼家的一些基本情況,然後在關鍵的時刻出手,一舉將蒼哲推上家主的位置。

“噗通!”

“噗通!”

南天下手的力道,剛剛好,將這幾個刺頭,給打飛到了分管事的腳下。

看着,從天而降的,這幾個刺頭。

再看看,他們灰頭土臉的樣子。

分管事,氣憤極了。

“可惡,一個新來的傢伙,竟然敢如此跟我作對!”

“我若是不殺殺你的威風,你還清楚我的手腕!”

分管事臉色陰狠,甩着袖子離去。

分管事來到了一處,單獨的小別院。

在這個小別院的深處,有一個隱祕的通道。

通道直達蒼不儀的密室。

分管事來到密室門外,敲了敲。

蒼不儀正在氣頭上,先前在議事大廳上,被蒼不悔打成重傷,正無處發泄。

“是誰?滾進來!”

蒼不儀,怒喝一聲。

分管事,點頭哈藥,屁顛顛地,推門而入。

一見到蒼不儀,分管事就跪倒在地上。

“二爺,屬下有很重要的情報,要彙報!”

分管事大聲,呼喊着。

蒼不儀眉頭一皺,本來他想狠狠地抽-打幾下,這個分管事的。

可是,現在,分管事的話,引起了他的注意。

現如今,蒼不悔強勢迴歸,蒼不儀勢弱,急需要一些重要的情報。

“什麼,情報?”

蒼不儀,焦急地問道。

“回稟二爺,前些天,護衛長昊子帶了一個來歷不明的人,非要入住蒼家。屬下自然不願意,可是蒼哲和蒼寒霜過來了,我不得已讓那個不明身份的人,入住蒼家府邸。”

分管事,緩緩地說道。

“一個來歷不明的人,蒼哲和蒼寒霜做保證,讓他入住蒼家?不對勁呀,以蒼寒霜和蒼哲的地位,安排幾個人,進入蒼家,不需要讓你知道吧!這其中,到底有什麼貓-膩?”

蒼不儀皺着眉頭,思緒萬千。

“給我盯上這個人,這個人肯定有些古怪。說不定,和蒼寒霜這娘-們兒,在計劃什麼!”

蒼不儀,一下就打起精神了!

分管事苦笑一聲:“屬下,剛纔派人過去,準備去打探一二。可沒有想到,那個人,好生霸道,直接將我們的人,給打飛了出去。”

蒼不儀,一拍桌子:“可惡!”

“罷了,既然已經暴露了,就想個辦法,直接弄–死他!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

“另外,這件事情,給我辦的乾淨利索些,另外,也要擴大宣傳,我要讓蒼家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情!我蒼不儀不是好欺負的!”

蒼不儀,獰笑道。

分管事-搓-着手:“二爺,屬下知道。可是,那個人,着實有些本事,屬下的人,不是他的對手呀。”

蒼不儀,瞥了一眼分管事:“你這個蠢貨,手底下有什麼能人?這一次,我會讓蒼震,去協助你!”

話音一落,一個黑衣青年,從蒼不儀身後的陰影裏頭,走了出來。

黑衣青年,全身肅殺,氣息陰冷。

分管事,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冷戰。

分管事想起了一些早些年的傳聞,蒼家二爺,喜歡培養隱祕的殺手,這些殺手實力很可怕,殺人如麻,是殺人機器。

“蒼震?二爺,您培養的一個殺手?”

蒼不儀微微頷首,兀自說着:“可惜,那天截殺蒼哲他們,我情報有誤,沒有派蒼震過去,不然的話,就算是昊子在又如何?”

“今天也會省很多麻煩!唉!”

“蒼震,把事情處理好!”

蒼不儀,命令道。

“諾!”

蒼震聲音冰冷,不帶一分生氣。

旋即,分管事,便驚駭地發現,自己的腳下,多了一道影子。

影子的大小和蒼震一模一樣。

至於,眼前的蒼震,則是消失不見了。

“蒼震,果然厲害!嘿嘿,你死定了,敢和我作對!”

分管事,信心滿滿,立馬跑到南天的院子裏頭。

南天正在院子裏頭,曬着太陽。

“管事大人,來我這裏,有何貴幹呀!”

南天抱負雙臂,呵呵一笑。

“小子,有沒有膽子,和別人在我蒼家的演武臺上,比試一二呀?”

分管事,陰側側地說道。 “和你比試?”南天面露不屑。

像分管事這樣的人,南天一隻手,可以打他十幾個!分管事,嘿嘿一笑:“當然不是和我。但是,我蒼家強者輩出,有的是人,來收拾你。”

南天無所謂地攤了攤手:“可以,既然你還想要你的手下,被痛打一頓,我奉陪到底就是了。”

分管事陰冷一笑:“不是被痛打一頓。我蒼家的演武臺上,就是人被打死了,也是沒事情的。”

南天亦然是冷冷一笑,這個分管事,看來是找了一個身手不錯的人,想要狠狠地教訓自己,甚至是殺了自己?

“哦,就是他腳下的那一影子!四品機甲戰王的修爲,的確不錯。但是,我若殺他,不過一招而已,今天,就陪你們好好玩玩。”南天心中暗道。

蒼震還以爲自己隱匿的手段,多麼的高超,其實一眼就被南天給看穿了。

蒼家的演武臺在蒼家府邸的中央,正好處於樞紐的位置上,人流來來往往的,很是熱鬧。

分管事在蒼家府邸裏頭,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一個人,他故意製造聲勢,加上手下一班僕從的叫喊,吆喝,四處宣傳,整個蒼家府邸上上下下,很快就有不少人,知道南天這個“新人”要和蒼家的一個隱祕“強者”比試交戰。

“那個新人,到底是是誰?竟然敢惹分管事!”

不少人,都在議論紛紛。

南天倒是不懼,率先登上演舞臺,抱負雙臂,淡然自若。

昊哥也是得到了消息,心急火燎地跑了過來。

“分管事,你這麼做,不厚道吧,你莫非要與蒼哲少爺爲敵?這人,是蒼哲少爺點名道姓,要入住蒼家的。”

昊哥怒目圓瞪,指着分管事罵道。

分管事心道:蒼哲?算個屁?蒼哲,就是一個瘦弱的少年。哪裏,能夠和正當壯年的二爺相比?這人,是二爺說的,要弄–死掉的,昊子,你管不了,也沒有能力去管!

“昊子,這件事情,他可是親口承認的。比試,是兩個人的事情,生死由天,弱者被殺,天經地義罷了。你是護衛長,好好的守衛蒼家府邸就行了,不要羅裏吧嗦的干涉其它事情!”

分管事,揮了揮手。

“可惡,我這就去找蒼哲少爺!”

昊哥咬牙切齒,甩袖子而走。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影,漸漸地,凸-顯而出,面目冷峻的蒼震,身披一身黑色暗光機甲,突兀的出現了!

“殺氣,凌厲的殺氣,這人實力,好強呀!”

昊哥也是不禁,渾身一凜,感受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嗖!”的一聲,蒼震跳上演舞臺,直視着南天。

蒼震的眼神,不帶着一絲光亮,似乎南天已經是一個死人一般。

昊哥倒吸了一口涼氣:“分管事,南天的對手,是他?”

“那人,難道是傳聞當中,二爺豢養的黑暗殺手?”

昊哥問道。

“嘿嘿,沒錯,那人,的確是二爺的手下。他的名字,叫蒼震!”分管事,洋洋得意地說道。

“蒼震?”昊哥渾身發冷,隱約間,知道一些關於這個青年的消息。這個叫蒼震的青年,早些年,被蒼家二爺,派出去執行過一次任務。 幽閉的沉默 那一夜,城南幫三百勇士暴斃城門;那一夜,血腥酒館十二經理,橫屍街頭。

無論是城南幫的三百勇士,還是血腥酒館十二經理,都是成名已久的高手。其中不乏,有一些老牌機甲戰王。但是,他們一夜之間,全部被一個蒼震的殺手給殺害了。也是從那以後,蒼家二爺的威名,響徹惡魔城。

坐擁黑暗殺手的蒼家二爺,儼然是死神的代表。

“和蒼震交戰,他肯定是必死無疑。我必須馬上找到蒼哲少爺,請少爺出面,方可制止比試發生!”昊哥不敢耽誤,連忙快步跑開,去尋找蒼哲。

南天倒是挺輕鬆地,打量着蒼震。蒼震的脖頸上,還掛着一連串的骷髏珠子。

蒼震嘴角泛起一絲獰笑,把-玩-了幾下骷髏珠子。

“我每殺死一個人,就喜歡將他的大拇指頭骨頭給切下來,做成骷髏珠子。不過,那只有機甲戰王,才具有的待遇,像你這樣的人,只能被分屍!”蒼震猙獰一笑,旋即,撲向南天。

“倏!”地一聲,蒼震憑空消失,徒留下一道彌散的黑影。

這也是,蒼震身上機甲,所具有的獨特功能,那就是黑暗隱蔽,匿藏身形。

“去死吧!”蒼震看到,南天還傻愣愣地站在原處,根本不去動作,也不去召喚機甲,心中更是猙獰,彷彿已經看到南天被擊殺當場。

“愚蠢的傢伙!”蒼震冰冷一笑,只可惜蒼震的冷笑,還未持續多久,就徹底的凝固住了。

南天一手揮出,化掌爲刀,竟然直接切開了蒼震身上那厚厚的機甲,將蒼震的心臟,都給剖開了。

“你是怎麼發現我的?”

蒼震雙目圓瞪,一臉的不可置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