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玫:「……」毛病。

反手將房門關上,風玫脫了鞋子上床——睡覺。

【宿主,你變成豬了啊!】系統震驚,這才醒還不到半天啊。

風玫沒理它,蓋上被子里閉上眼睛,開始醞釀睡意。

【難道是昨晚戰況太激烈?哎呀,宿主,縱慾傷身啊。】

風玫睫毛一顫抖:「閉嘴!」

【哼,凶什麼凶!不就是ooxx嗎?不讓人家看,還不讓人家說了。書上寫的可都有,別以為我不知道,若不是好心,我還不提醒你呢!】

「我謝謝你!」風玫咬牙,「能閉嘴讓我睡一會嗎?」真想直接屏蔽了。

【你……你睡吧。】它突然想起,在這個世界中,它家宿主似乎都沒能好好的睡過一覺,莫名有點心疼了是腫么回事?

事實證明,在遲嶼的身體中,想要入睡容易,想要睡的安穩真的不容易——

「阿奴,該回家了。」

「阿奴,他說娶你回家。」

「阿奴,他在等你回家。」

「阿奴,回家……」

「回家……」

風玫猛地驚醒,隨後被人攬入懷中:「又做噩夢了?」

是商尋。

風玫從他懷中抬頭,而後察覺到什麼,又猛地低頭。小說娃小說網

盯著自己的手腕,她愕然抬眸,緩緩舉手自己的手:「能解釋一下嗎?」

她手腕上多了一副鐐銬,一半在她左手上,連著另一半,在他右手手腕上。

商尋唇角一勾:「如你所見,日後你就別想再甩掉我了。」

風玫:「……」所以,他剛剛出去就是去找這玩意去了嗎?

「趕緊給我打開,我要去洗手間。」

商尋的回應是直接抱起她往洗手間方向走。

「你妹的!」風玫怒,「姓商的,別以為我不敢揍你!」

「你揍的還少嗎?」

商尋放下她,頓了一下,「至少你現在摔不了我了。」

「瞧把你能的。」風玫「呵呵」兩聲,抬手。

「別,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這破地方,弄來個鐐銬真的不容易,被她毀了,就沒了。

風玫手握在鐐銬中間的鐵鏈上,對他嫣然一笑:「呀,你這好不容易找來的,還真是垃圾貨。」

她鬆手,鐵鏈已經從中間斷開。

商尋:「……」媳婦的暴力指數似乎超過了預期。

風玫晃了晃手腕上還扣著的鐐銬,笑:「這手環還不錯。」

說著,拳頭一捏,「你說我現在摔不摔的了你?」

商尋咽了咽口水,扭頭就往外走:「你不是要用洗手間嗎,我先出去了。」

話落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風玫嗤笑一聲,扭頭對著鏡子,看著裡面自己的臉,那張與古屍一模一樣的臉,笑容微凝。

回家……

從來到酈城開始,她便感覺到了一股召喚,她也是循著那股召喚找到那片禁地,子夜族的遺址的。

那片幻境之下,子夜族又究竟是怎樣的模樣?

回家,要回家的人究竟是誰?古屍?阿奴?還是……遲嶼? 當徐茂天將陳天的那幅畫激活了以後,段輝秋雅等人終於感受到了這幅畫的神奇之處,誰都沒有想到這幅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話,竟然能夠有如此厲害的功效。

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在沐浴春風一般,能夠讓你的身體得到非常大的放鬆。

但是秋雅此時心裏面還是非常的疑惑,因為此時的徐茂天也只不過就是證明了這幅畫確實是個寶貝,但是他並沒有證明這幅畫很快便不能夠使用了啊!

徐茂天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所以就在眾人都沉浸在震驚當中的時候,徐茂天的眼神突然一變。

下一秒,一整巨響,響徹了這個包廂。

緊跟著便是無數個鬼魂從畫中沖了出來,並且還伴隨著非常詭異的喊叫聲,給人的感覺非常的恐怖。

原本清爽的包廂瞬間便變的炎熱了起來,而且還伴隨著陣陣巨大的狂風,彷彿隨時都可能會把人吹飛一樣。

「啊!」

周雪琪跟秋雅兩個女生,瞬間便發出了一聲一聲驚叫。

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富朗克齊向東等人,全部都露出了恐懼的表情,但是唯獨陳天一個人眯著眼睛看著徐茂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的平靜,因為陳天心裏面清楚,現在這些人所看見的一切都不知道就是徐茂天的幻術罷了,陳天的眼睛根本就看不見這些東西。

「陳天,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怎麼這麼可怕啊?」

秋雅躲在陳天的懷中,語氣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你不用害怕,這些東西是沒有辦法傷害到你的……」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回了秋雅一句。

徐茂天看見眾人都嚇成了這個樣子以後,露出了一個非常滿意的微笑,然後面無表情的喊道:「收!」

原本懸浮在空中的畫卷瞬間便合上了,哀嚎聲跟狂風也是戛然而止,包廂瞬間便恢復了正常,就好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徐茂天面無表情的坐在椅子上面,臉上的表情十分的從容淡定。

但是此時看徐茂天的眼神也已經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齊向東表情激動的喊了一聲,然後快步走到了徐茂天的面前,神色激動的喊道:「徐大師,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不好意思,剛才是我激活了這幅畫,但是因為這幅畫壽命實在是太長了,根本就沒有辦法承受我的力量,所以剛才這幅畫已經徹底的毀壞掉了……」

徐茂天語氣十分平靜的解釋了一句。

眾人眼神激動的看著徐茂天的位置,現在就算是秋雅跟段輝兩人也都相信了徐茂天說的這些話,心裏面對徐茂天也沒有任何的懷疑了,畢竟剛才這些事情都是他們親身經經歷的,有些事情如果不是你親身去經歷,你真的永遠都沒有辦法體會。

「剛才是你們一直都不相信我說的話,現在好了,你們也見識到了這個法器的真正本事,但是它現在也變成了一副沒有用的畫了!」徐茂天面無表情的沖著眾人說道。

「徐大師,您的意思是現在的這幅畫已經真的就成了一副普通的畫了是嗎?」

秋雅愣了一下,表情激動的沖著徐茂天問道。

「你也可以這麼理解,如果不是因為你們非得讓我展示一下,估計這幅畫應該還能夠用一段時間,但是現在已經徹底變成了一副普通的畫,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價值可言了!」

徐茂天語氣平靜的回了一句。

眾人這次心裏面已經沒有任何的懷疑了,他們都覺得徐茂天說的這些話肯定都是真的,畢竟徐茂天剛才的本事他們都是看見的,如果徐茂天真的想要陳天這幅畫,完全可以直接從陳天的手中搶走,根本就沒有必要演這麼一齣戲。

「徐大師,之前我懷疑您的事情實在是太對不起了,我給您道歉!」

秋雅在猶豫了一下之後,連忙沖著徐茂天說道。

「不用道歉,畢竟你們都是普通人,有些事情不了解也是很正常的,只不過就是可惜這位陳公子的畫了,如果不是剛才我強行給你們展示,也不會這樣!」

徐茂天輕聲感嘆了一句。

富朗克知道現在秋雅等人對徐茂天的話已經是被深信不疑了,臉上露出了一個十分得意的微笑,輕聲沖著徐茂天問道:「那徐大師,現在這幅畫真的就一點價值都沒有了嗎?」

「……」

段輝秋雅等人聽到這句話連忙再次看向了徐茂天,畢竟他們也非常的關心這幅畫到底還有沒有什麼價值。

「價值這個東西嗎?」

徐茂天猶豫了一下,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價值肯定還是有價值的,但是前提是看這個東西在什麼人的手中!」

「徐大師,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

富朗克連忙繼續追問道。

「我的意思也非常的簡單,如果這幅畫要是放在普通人手中,那自然是沒有什麼價值的,但是如果要是放在懂法器的人手中,說不定還能夠將這幅畫修復過來,到時候應該還能夠使用一段時間!」

徐茂天緩緩說道。

「徐大師,您這麼厲害,您能不能幫忙修一修陳天的這幅畫啊?」

段輝彷彿再次看見了希望一樣,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徐茂天喊道。

而陳天則忍不住在心中暗暗感嘆段輝實在是太天真了,徐茂天說這句話明顯就是打算從陳天的手中買下這幅畫,怎麼可能幫助陳天修復這幅畫呢,而且陳天的這幅畫本身就沒有壞,哪裡來的修復這個說法?

「我要是能夠把這幅畫修好,那我肯定願意幫你們,但是我也沒有這個本事啊!」

徐茂天淡淡的回了段輝一句。

而段輝的眼神當中則閃過了一絲心疼,為陳天花出去的錢心疼。

「陳公子,剛才徐大師說的話您應該也都聽到了,這幅畫現在如果要是放在你的手中,估計也就沒有什麼用了,要不然我覺得這樣吧,你不如現在就把這幅畫賣給徐大師,到時候徐大師要是能夠找到修復這幅畫的人,他也算是不虧,而你也能夠彌補一點損失,你說是不是?」齊向東笑呵呵的沖著陳天說道。

如果要是之前聽到有人說這句話,秋雅肯定會第一個站出來反對,畢竟這東西是陳天花了六千萬買下來的,現在要是便宜賣出去,肯定非常虧。

但是現在秋雅已經知道了這幅畫確實對於陳天來說沒有任何的用,那還不如真的賣出去,彌補點損失。

「陳天,我覺得齊先生說的這個辦法不錯!」秋雅輕聲勸了陳天一句。

「這個辦法不錯?」

陳天聽到秋雅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

「齊先生,您不要在這裡開玩笑了,人家之前都已經懷疑我是跟你們串通好的,而且我現在也不缺這樣的法器,我買這幅畫幹什麼啊?」徐茂天大大咧咧的沖著齊向東喊道。

「徐大師,之前這些人不是在跟您開玩笑嗎?而且這些人還都是孩子,您這樣的大師還能夠跟孩子一般見識啊!」齊向東連忙回了一句。

「是啊,徐大師我們現在也都知道剛才是誤會您了,既然這東西留在陳天的手中真的沒有什麼用,要不然你就幫忙收下吧!」

段輝猶豫了一下,也連忙跟著勸了一句。

「徐大師,看在這些人都是我朋友的面子上,您就把這幅畫收下吧,畢竟您要是收下的話說不定還真的能夠有什麼用處,但是如果繼續放在我朋友的手中,那就是一副沒用的畫,咱們也不能浪費了這個寶貝!」

富朗克笑呵呵的沖著徐茂天說道。

徐茂天猶豫了一下,然後淡淡說道:「既然富朗克先生您都已經這麼說了,那我也就勉為其難的收下這幅畫吧!」

「那徐大師,您願意出多少錢啊?」

秋雅聽到了這句話以後,連忙問道。

徐大師看著秋雅想了一下,然後淡淡說道:「既然你們都是富朗克先生的朋友,我也就算是給你們一個友情價好了,這個數字吧!」

說著話,徐大師直接沖著眾人伸出了五根手指。

「五千萬是嗎?」

秋雅表情激動的喊了一聲。

豪門前妻:好聚不好散 如果真的是五千萬的話,其實秋雅等人覺得還是能夠接受的,畢竟陳天最多也就是賠了一千萬而已,那也比賠了六千萬強很多。

「不是,是五百萬!」

徐茂天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五……五百萬?」

眾人在聽到了這個數字以後幾乎全部都傻眼了,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不可思議,因為他們覺得徐茂天根本就是在開玩笑,要知道這幅畫可是陳天花了整整六千萬買下來的,現在到了這個徐茂天的口中竟然僅僅剩下五百萬了,把說明陳天就是在短短几個小時的時間內賠了五千五百萬,這一般人怎麼可能接受得了啊!

「如果你們要是覺得我出的價格比較低的話,那我也沒有什麼辦法了,剛才我已經把話跟你們說的非常的清楚了,這幅畫的價值最多也就是一百萬而已,我現在能夠出到五百萬,那完全就是給富朗克先生一個面子,要不然就連這五百萬我都是不願意出的……」

徐茂天面無表情的沖著眾人說道。

「但是徐大師,如果您要是得到了這幅畫,你還有機會讓這幅畫便的有價值啊!」秋雅似乎有些著急的喊道。

「我就算是修復好了這幅畫,我也得需要找到比我還厲害的人來修復,到時候我也會承擔很大的風險,所以我絕對不可能出更多的錢買下這幅畫,你們要是覺得不合適,你們也可以去找其他人問一問!」

徐茂天假裝出了一副無所謂的態度,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真的不能再多點了嗎?」

秋雅十分可憐的沖著徐茂天問道。

「不能再多了,畢竟我手中的法器有很多,我並不缺這一個……」徐茂天直接沖著秋雅搖了搖頭。

而眾人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紛紛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彷彿是是想要看看陳天是個什麼態度。

陳天心中忍不住的有些好笑,弄了半天最後這些人還是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只不過陳天萬萬沒有想到徐茂天這個人竟然這麼黑心,一副六千萬的畫竟然只給五百萬,這還是一臉的不情願,如果要是其他不懂行的人,估計現在還得是感恩戴德把畫賣給徐茂天。

「陳天,你怎麼打算的啊?」

秋雅看見徐茂天那邊的態度非常的堅決以後,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陳天看著秋雅,心裏面還是非常感動的,因為陳天知道秋雅段輝周雪琪等人現在就是在幫助陳天挽回一些損失。 誰也不曾想到,原本陳天在拍賣行裡面花了六千萬買下來的一幅畫,這才僅僅過了不到三個小時的時間,竟然只能買到五百萬了。

秋雅段輝等人看著陳天的位置,發現陳天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一句話以後,他們覺得陳天可能是因為傷心難過,所以才沒有說話的。

「徐大師,陳公子花了六千萬買下的這幅畫其實也有我很大的責任,你出一千萬買走,就當是給我一個面子好不好?」

富朗克在這個時候再次出來假裝了一下好人,畢竟他現在也非常的擔心萬一陳天嫌棄五百萬太少,直接選擇不答應,那就尷尬了。

但是如果是一千萬就不一樣了,陳天賣了也算是能夠彌補一些損失,而且這一千萬正好也是富朗克能夠承受的範圍之內。

「一千萬,富朗克先生,您這不是在為難我嗎?」

徐茂天皺著眉頭彷彿有些不太情願的說道。

「哎呀,都是朋友,反正你也不差這五百萬,實在是不行這五百萬我出了還不行嗎?」富朗克十分大方的說道。

秋雅段輝等人看著富朗克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感激,因為他們都沒有想到富朗克竟然如此的講義氣,這個時候竟然能夠幫助陳天多要了五百萬。

「行吧,既然富朗克先生您都已經這麼說了,我要是不給您這個面子也不好,那就一千萬吧!」徐茂天猶豫了一下,輕聲回了一句。

秋雅看見徐茂天竟然真的答應了下來以後,連忙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陳天,你還愣在這裡幹什麼呢啊?徐大師答應一千萬買下你這幅畫了,你還不快點答應下來!」

「一千萬買下我這幅畫啊?」

陳天聽到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然後直接扭頭看向了徐茂天的位置,語氣十分不屑的說道:「一千萬你可能買不走,但是如果你現在要是出一個億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陳天的這句話說完以後,在場的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紛紛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光看著陳天,他們覺得陳天肯定是瘋了,要不然怎麼有膽子說出這樣的話呢?

「陳天,你胡說什麼呢啊?人家徐大師是給富朗克的面子所以才給你出價一千萬的,現在這幅畫留在你的手中根本就是一文不值,你要是賣給徐大師的話,還能夠彌補一些損失你知道不知道?」秋雅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是啊,陳先生,剛才是富朗克先生給您求得情,徐大師才同意一千萬的價格的,您現在竟然要一個億,您這不是開玩笑呢嗎?」齊向東也連忙沖著陳天說道。

此時陳天臉上的表情非常的平靜,平靜的讓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要知道,如果是一個正常人碰到了這樣的事情,那絕對現在已經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花了六千萬買到的只不過就是一副沒有任何用的畫,這樣的事情誰能夠受得了啊?

但是此時陳天卻非常的平靜,平靜的讓人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看來這位小兄弟也不是特別想要把這幅畫賣掉,如果要是不想賣掉的話,那也沒有什麼關係,畢竟我也不能強買強賣……」

徐茂天笑呵呵的沖著陳天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