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逃不掉的!”那個女屍突然間飛了過來,她那長長的頭髮一下子圍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圈,把我和小婷父親給圈在了裏面。

我嚥了口唾沫,我從來都沒想到,鎮屍鈴竟然不管用了!這個水鬼,絲毫不受我鎮屍鈴的影響!

“我恨男人!你們想要離開的話,必須要變成太監才能離開!”那水鬼女屍惡狠狠的說着。

“好!好!我們做太監。”小婷父親連忙說,“不要殺我們,千萬不要殺我們,我們願意做太監。”說着。小婷父親就從身上掏出一把水果刀,就往他自己的褲襠裏割。

我腦子很疼,我總覺得哪裏不對勁,一切都是這麼的不合理!

“啊!”小婷父親現在不僅臉是血紅色了,就連下面都是一片血紅色,他踉蹌着朝着我走來,把刀給我,說:“趕緊的動手吧,不做太監,我們都得死在這裏了……” 我本想問容祁,什麼來了,就突然聽見,門外傳來“嘶啦”一聲。

那聲音很古怪,就好像指甲,劃在木門上,發出的摩擦聲。

聽見那聲音的剎那,羅晗整個人眼睛一亮,一把甩開我,撲到門上。

“爸爸!爸爸是不是你?”羅晗失控般地呼喊,“是不是你在外面?”

門外一陣悉悉索索,很快,一個滿是驚喜的低沉聲音響起。

“晗晗?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我臉色大變。

這聲音我認得,是羅晗父親的聲音。

門的另一邊,真的是羅晗的父親?

還是不知名的厲鬼?

我看向容祁,只見他點了點頭,用眼神示意我不需要擔心。

我這才微微鬆了口氣。

看來那個交那古的苗人沒有騙人,這扇門的確通往着陰間的望鄉臺,門的那邊,也的確是羅晗的父親。

羅晗此時已經泣不成聲,跪倒在門前,啜泣道:“爸爸……我特地來這裏,是要告訴你……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那天說的話不是故意的……我沒有嫌棄你……我很愛你……你是我最愛的父親……”

“傻孩子……”門的那邊,響起羅父慈愛的聲音,“爸爸當然知道……”

羅晗宛若如釋重負般,徹底痛哭起來。

看見這一幕,之前的我雖然萬般不贊同羅晗的行爲,但此時也不由微微紅了眼睛。

至少,羅晗是傳達了她的歉意,如果她能就此放下,也不失爲一件好事。

羅晗哭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門外的羅父,語氣裏突然有了幾分焦急。

“晗晗,爸爸要走了,你替爸爸跟媽媽問好。”

話語間,羅父的聲音已經越來越輕,似乎在離開。

“爸爸!”

羅晗突然整個人跳起來,撲在門上,大叫:“不!你別走!我還有話沒跟你說完!”

可門的那邊,已經沒有羅父的聲音。

羅晗這下子徹底崩潰了。

“爸爸!”

只聽見她慘叫一聲,幾乎沒有經過思考的,伸手就推向門。

嬌妻:總裁的小魔女 剎那間,我只覺得自己彷彿跌入冰窖,渾身發涼!

我突然想起,那古傍晚時對羅晗的吩咐。

千萬,不要打開那扇門。

囑咐的那麼得慎重,我脖子上的寒毛直豎。

“羅晗!不要開門!”我大吼一身,就朝着羅晗撲去。

一旁的容祁動作更快,我只看到一個白影閃過,他就已經躍到了門前。

可偏偏,羅晗只是一個推門的動作而已,我們再快,都趕不上。

電光火石之間,只聽見一聲沉重的吱呀。

門,開了。

我整個腦袋都懵了,只感到隨着門的打開,一股劇烈的陰風,灌入這窄小的廟堂。

容祁此時身形已經一轉,來到了我身邊,將我護在懷中,似乎害怕出現什麼東西,傷害我一般。

而另一邊的羅晗,在開門之後,似乎也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嚇得臉色慘白。

但心繫着自己的父親,她還是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羅晗!”我叫了一聲,趕緊和容祁追過去。

我原以爲,這門外,應該會有什麼可怖的東西,可讓我震驚的是,門外依舊是茂密的樹林和清冷的月光。

和我們進來的時候,一模一樣。

我不由呆住。

怎麼回事?

不是不能打開門嗎?

可爲什麼打開門後,什麼都沒有發生?

羅晗依舊瘋了一樣地四處奔跑,嘴裏大喊着:“爸爸!爸爸你在哪!”

我此時沒空管她,只是抓住容祁,問:“這門開了,會有什麼後果?”

容祁此時面色也有幾分凝重,他沒有急着衝到外面看,相反的,他退回了門邊,修長的手指,劃過門的邊沿。

夜,一片死寂,只能聽見羅晗撕心裂肺的哭喊。

我警惕地看着四周,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什麼都沒有發生。

難道是那古誇大其詞,其實打開門,根本不會有什麼事?

就在我要鬆了口氣時,不想我身邊的容祁,驀地變了臉色,脫口驚呼:“不好,這扇門是封印,快走!”

話落,他甚至不給我問話的機會,摟住我的腰,就朝前方的樹林沖去。

“還有羅晗!”我着急地叫。

容祁也躍到羅晗身邊,直接掐住她的脖子,帶着我倆人,躍入夜色。

羅晗本來想反抗,可看見容祁這非人的速度,她嚇得話都說不出來。

眼看着我們幾個人要躍入旁邊的樹林之中,我突然聽見,身後傳來轟隆一聲巨響。

好像什麼東西裂開的聲音。

我躍過容祁的肩膀,朝身後的廟宇裏匆匆瞥去。

這一看,我嚇得臉色慘白!

此時裂開的,竟然是廟裏所供奉的那座雕像!

只見那雕像表層的泥土迅速脫落,眨眼的功夫,就露出了泥土底下的東西。

看見那東西,我尖叫一聲。

泥土碎裂,露出來的,竟然是一個,和那雕像一模一樣的怪物。

黑暗血時代 一模一樣的苗人服飾,一模一樣多的手,一模一樣被手掌捂住的臉……

我捂住嘴,才讓自己不叫出聲來。

這座秒,供奉的竟然不只是一個雕像,而是正主兒!

這世界上,竟然真的有這樣的怪物!

她到底是什麼?是鬼?是妖?還是畸形的人?

容祁雖然沒有回頭,但顯然也知道背後發生了什麼,腳步更快。

可不想,那個怪物的動作也不慢。

只見她從雕像臺上猛地躍起,朝我們飛奔而來。

她的臉雖然被捂住,但彷彿還能看見一般,徑直朝我們衝來。

但容祁自然也不是吃素的,雖然帶着我們倆,但依舊比她還快,距離越甩越大。

我心裏正想鬆口氣時,可身邊突然傳來羅晗驚喜的叫聲。

“爸爸!”

我打了個激靈,趕緊看向容祁另一隻手裏的羅晗。

只見她此時正一臉欣喜地看向那個女怪物。

她在叫那女怪物爸爸?

億萬豪門:總裁的替身寶貝妻 我心裏嗶了狗了,直接吼道:“羅晗,你特麼的瞎了啊!這怪物哪個地方長得像你爹了?”

我猜羅晗是中了那女怪物的魔障,剛想將她罵醒,可不想,她已經劇烈地掙扎起來,拼了命地,想從容祁手裏跳下來。 我當然不能做太監了,那還不如殺了我算了,我現在連個正經的女朋友都沒有,更別提後代什麼了。

我只是覺得到處都不對勁,這白霧,這莫名其妙的鬼打牆,還有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水鬼竟然不怕鎮屍鈴!

一定是哪裏出問題了!

我大口的喘着氣。

這時候小婷父親已經急的不行了,他一身都是血的朝我走過來,手裏的水果刀遞給我,說:“快點吧,再不快點,我們就要死了。”

我開口想要說話,突然間,一股若有若無的香火味道傳來。

就是蠟燭香火的味道,長年累月的香燭味道!

那個破廟祭拜的味道。

味道從小婷父親身上傳來。

那麼一剎那。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我感覺到全身的血液都衝到了腦子裏。

緊張!恐懼!憤怒!死亡!

我努力又努力的調整着我的呼吸,我真的很害怕,腦子在一片空白之後,立即把一切都貫通了!

其實。根本就沒有水鬼,其實根本就沒有鬼打牆。

這一切,都是那個狐妖做的!

而那個狐妖,此刻就站在我身邊,她根本就幻化成了小婷父親的樣子!

我的手有點哆嗦。但是這個時候,我必須得保持鎮定,我根本不是狐妖的對手,而現在,我只是它眼中的一個玩物而已!

怪不得這白霧。和破土地廟前的那些白霧如此相像呢!

怪不得小婷父親臉上始終都有鮮血,但是他一直都沒有擦呢。

怪不得從頭到尾,小婷父親都沒有叫我的名字!

因爲狐妖不可能完美的變成一個人,所有它要在臉上弄上鮮血,掩飾真相。

因爲狐妖根本不知道我的名字。所以它纔不會叫我宋飛。

怪不得這個水鬼不怕鎮屍鈴,因爲它根本就是真正的鬼屍,這一切,都是茫茫白霧中的幻覺,都是身邊的這個狐妖搞的鬼!

我大口的喘息着,越是這個時候,我也是必須要鎮定。

我再次深吸幾口氣,確認了一下,的確是香燭的味道,他的確是狐妖無疑。

“快點吧。”小婷父親把水果刀已經遞到了我身前。

這幾秒鐘的時間裏,我終於緩過勁來了,既然完全不是狐妖的對手,那乾脆就把生死置之度外,只有一拼了!

我裝出痛哭的樣子,說:“叔,不行啊,我還是初男!我還沒有嘗過女人的滋味呢,叔,我不想做太監啊。”

“不做太監就得死,你趕緊的吧。”小婷父親說。

我拉着小婷父親的胳膊。我說:“叔,我真的不想,我真的不想。”說着,我就抱着小婷父親的肩膀,痛哭流涕。

小婷父親好像有點不耐煩了。

而我這個時候,也聞到了那種濃郁而古老的香燭味道,我沒有再猶豫,這是我唯一的機會。

現在狐妖的目的不是殺死我,而是要折磨死我,報復我把彭建的鬼魂給超渡飛走。

這真的是我唯一的也是最後的機會了。

我在抱着小婷父親哭泣的時候,手已經從口袋裏摸出了瑞士軍刀,那一刻,我勇氣倍增,我右手拿着軍刀,猛地就朝着小婷父親的脖子刺了下去。

這一刀刺的很用力。用盡了我吃奶的力氣!

那一刀,直接全部插進了小婷父親的脖子裏,同時我猛地旋轉,幾乎把小婷父親的脖子給割斷了一半。

做完這些,我往後就跑,想也不想。

“你……死……卑鄙的人類……”

我跑出去十幾米,纔敢回頭。

剛纔那個地上,躺着一頭很漂亮的小狐狸,狐狸的脖子幾乎完全斷掉了,它一雙仇恨的眼睛看着我。

而這個時候。周圍的白霧消散了,那水鬼也消失了,只剩下一條河,還有密密的樹林子。

“你說過的,都過去了,你會放了小婷,放下對彭建的感情,沒想到你還真夠不講信用的。”我大口的喘着氣,說。

“卑鄙的人……”狐妖說着,眼睛中仇恨的光芒逐漸消失。然後它徹底的死掉了。

我站在那裏,一直站了二十分鐘,我現在一點都不相信這些狐狸精了,它們不遵守諾言,而且也很有心計。我生怕這狐狸是裝死,想要等我過去的時候再把我給弄死。

等了二十分鐘,狐狸一動不動,連心跳都沒有了。

我鬆了口氣,慢慢走回去,我有點驚訝,這個可是一個狐妖啊!我竟然真的把一隻修煉百年、接受香火的狐妖給殺死了!

我把瑞士軍刀給拔了出來,當時買的時候花了我一千五百塊錢,我還挺心疼得,沒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場,要是普通的匕首,真的未必能夠一擊就殺死這狐妖。

椒房之寵 我隨手在地上挖了一個坑,然後把狐狸拎起來,準備扔到坑裏。

狐狸雖然小,竟然挺沉的。

我有點驚訝。隨後想起來,這可是一隻狐妖!不會有什麼金丹之類的好東西吧!

我趕緊拿起匕首,給狐狸開膛破肚,這一開我才發現,狐狸身上的皮毛竟然堅韌的很,如果當時不是我用盡了吃奶的力氣紮下去,我還真的未必能夠刺破它的脖子!

我費勁力氣,才把狐狸肚子給劃開了,不過,肚子裏面除了內臟。什麼都沒有,根本沒有金丹。

我嘆了口氣,不過也沒有太失望,畢竟,金丹之類的東西都是從小說裏面看來的,現實中沒有也很正常。

親愛的莫老闆結婚嗎 我想了下,從包裏拿出牛皮紙,把狐妖給包了起來,我決定不把它埋葬了,回去我找個高壓鍋,把這狐妖給燉了吃。怎麼說這也是修行的動物不是,它的皮肉這麼結實,還這麼沉,肯定大補!

我把狐狸裝在登山包裏,然後往上面走。

走了四十多米。就看到小婷父親躺在地上,頭破血流,腦袋磕到了一個石頭上,留下了一個拳頭大的洞。

肯定是不能活了。

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