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點!快要到地方了!」給金清石指著路的龍天霸突然說道。

「停!」金清石連忙拉住晶晶道。

「到了嗎?」

「嗯!我們輕輕的上去!等我一完事,我們立即離開這裡!記住!動作一點要快!」

「好的!」

兩道人影無聲無息的,在離唐玄武三十米遠的地下鑽了出來,緊接著一條一米多粗的水柱從金清石的手中噴了出來!

「嘩…..」

「不好啦!金清石殺過來啦!」有人聽到流水聲,立即從洞口中鑽出來,當看到金清石后,立即驚恐的大叫著道。

「殺了他!」唐玄武立即從二十多米深的石洞中衝出來,大吼著道。

「唐玄武!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交出精血!我可以饒你一命!」金清石左手一邊向外噴著汽油,一邊大聲的說道。

「做夢!大不了我們同歸於盡!」唐玄武怒吼著道。

「那你就去死吧!」金清石冷冷的說完,右手突然揚起!兩顆手雷向著已經有一尺多深的汽油中扔了過去!

「走!」隨著金清石一聲大喝,兩個人瞬間鑽進了地下。

「轟!轟!」兩聲巨響從汽油中響了起來!

「呼……」的一聲!一米多高的火龍向著衝過來的唐玄武撲了過去!

「快衝出去!」唐玄武一邊焦急的大叫著,一邊快速揮動著拳頭,將熊熊烈火轟出了一條通道。

「轟隆……」這個時候,石壁突然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緊接著將唐玄武他們死死的困在了五十米長的通道里!

「快!我們去洞頂!」唐玄武看著山洞的兩面已經全部被巨石堵死,他立即焦急的大叫著道。

十七個人剛剛衝到十米高的山洞頂上,突然一道金光從洞頂上的石壁中鑽了出來!

「噗」的一聲!金光從一個元嬰後期的頭頂扎了進去!

「啊……」一聲慘叫之後,一道十多厘米高的元嬰,立即從那個人的丹田中沖了出來!

「大家小心!」唐玄武一邊向著金光的方向沖了過去,一邊焦急的大叫著道。

「嘭!嘭!…」唐玄武瘋狂的攻擊著金光消失的方向。

「你們只要殺了唐玄武,我就放你們一條生路!」就在這個時候,金清石的腦袋突然另外一個地方冒出來,然後大聲的說道。

驚慌失措的十六個人,同時將目光射向了唐玄武!

「你們最好死了這條心!否則我現在就自爆!」唐玄武看著一道道射向他的凶光,他立即大吼著道。

「堡主!你不用擔心!我會與你同生共死!」這個時候,唐子云突然大聲說道。

「堡主!你放心!我們會與你同生共死!」唐家的一個個長老緊跟著大聲的說道。

「好!袁天風!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否則後果很嚴重!」唐玄武看到自己人都沒有叛變,他馬上向著袁家大長老袁天風冷冷的說道。

「唐堡主!你誤會了!我們怎麼可能會中這種離間之計呢?不過我倒是有一個想法!」袁天風連忙說道。

「什麼想法?」

「不如我們演一場戲,然後把那個姓金的騙出來!」袁天風飛到唐玄武的身前,然後小聲的說道。 「哦?你們不會是想來個假戲真做吧?」唐玄武冷笑著道。

「既然唐堡主不相信我,那就當我什麼都沒說!」袁天風皺著眉頭說完,身體一閃,立即飛回到了袁家人的身邊。

「啊……」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聲慘叫從唐玄武的不遠處傳了過來,唐家一個元嬰中期的長老,向著熊熊烈火中掉了下去。

「家主!我們得趕緊想辦法啊!如果再這樣下去,我們就是不被姓金殺死,也會被活活的困死在這裡啊!」唐子云焦急的說道。

「唉!你們還是別管我了!交出精血活命去吧!」唐玄武苦笑著搖了搖頭道。

「家主!那你怎麼辦?」

「我一個人看能不能衝出去,如果沖不出去就自爆!」

「不行!我說過要與家主同生共死,如果逃不出去,我跟家主一起自爆!」

「你們這是何苦呢?我是唐家的家主,就是死也不可能當姓金的奴隸!」

「我們唐家沒有貪生怕死之人!家主!你不要再勸我們了!」

「嗯!我沒看錯你!一會你帶領唐家的人攻擊我!」

「啊?為..為..為什麼?」

「引蛇出洞!一旦姓金的出來,就是自爆也要把他留下來!」

「明白!我馬上去安排!」

三分鐘后,唐子云突然大吼一聲:「殺!」

唐家的八個長老立即向著唐玄武沖了過來!

「嗖嗖…..」密密麻麻暗器,在濃濃黑煙中急速向著唐玄武飛了過來!

「唐子云!你們想造反嗎?」唐玄武一邊在石壁上快速的移動著,一邊怒吼著道。

「家主!對不起!我們真的不想死啊!」唐子云痛苦的說道。

「貪生怕死的畜牲!我現在就殺光你們!」唐玄武怒吼一聲,雙手一抖,四把飛刀,向著唐子云射了過去!

躲在遠處石壁上的袁天風聽到唐子云動手了,他連忙向著身邊的四個人小聲的說道:「大家準備好!一有機會馬上向金清石投降!」

「大哥!那唐玄武怎麼辦?」袁家二長老袁天賜小聲的問道。

「唐家的人在給金清石下套!可是金清石也不是傻子!如果唐玄武不死,他是不會現身的!」

「唐玄武會死嗎?萬一他自爆怎麼辦?」

「唐家的那些長老也不是傻子!我想他們會做出正確選擇的!」

「唉!可惜家主受了重傷,否則唐玄武絕對不會這麼囂張!」

「家主雖然受了傷,可是並沒有那麼嚴重!」

「哦?那家主怎麼一直在閉關呢?」

「家主沒有閉關,而是去了散修聯盟的老巢!」

「哦?家主是去找那件東西?」

「嗯!有了那件神器,我們袁家就可以跟姓姬的或姓金的談條件!」

「那我們怎麼辦?如果跟了姓金的,那我們可就變成奴隸了啊!」

「你放心!家主會想辦法救我們出去的!」

「啊…..你….」就在這個時候,唐玄武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近接著他的身體向著火海中掉了下去!

「金大人!金大人!唐玄武已經中了我們唐家無葯可解的苦梅毒!他已經昏迷不醒!」唐子云興奮的大叫著道。

「哦?你說我會相信嗎?」唐子云的話音剛落,兩個腦袋從石壁上露了出來。

「金大人!我馬上可以把精血獻給你!」唐子云連忙說道。

「好!你們所有人立即把精血交出來!」金清石高興的說道。

「金大人小心有詐!」這個時候袁天風帶領著袁家的四個元嬰期的長老衝過來焦急的大叫著道。

「哦?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是聚隆堡袁家的人!我是袁家大長老袁天風!唐家的人很有可能是給金大人設下陷阱,我建議最好讓唐家的人砍下唐玄武的人頭、捉住唐玄武的元嬰!這樣才能證明他們是真心的!」

「嗯!有道理!不過你們的精血還是要交出來!」

「沒問題!」

袁天風和另外四名長老,立即從身體里逼出一滴精血。

「你們呢?」金清石收了五滴精血后,向著咬牙切齒看著袁天風的唐子云冷冷的說道。

「大人!為了證明我們的衷心!我們現在就去把唐玄武的人頭砍下來!」唐子云說完,立即帶領著八個長老向著火海中沖了過去。

唐玄武全身赤裸,一動不動的趟在火海中。

「家主!為了保住唐家的血脈,我們只能對不起你了!」唐子云說完,揮起手中的長劍向著唐玄武的脖子砍了下去。

「噗」的一聲!一道血痕出現在了唐玄武的脖子上!近接著一把把長劍插在了唐玄武的丹田上。

「大人!這是唐玄武的首級和元嬰!」唐玄武雙手提著唐玄武的腦袋和元嬰,回到金清石的身前,大聲的說道。

「好!馬上交出你們的精血!然後我帶你們離開這裡!」金清石立即將唐玄武的腦袋和元嬰收進空間里,然後興奮的大叫著道。

「是!」

九滴精血出現在了金清石的識海里。

金清石再一次多了兩個元嬰巔峰、兩個元嬰頂峰、兩個元嬰後期和八個元嬰中期的高手!

「大哥! 步步驚婚:總裁的心尖前妻 不要怪我出手幫他!萬一他中了毒,那你就危險了!」白楚墨看著洋洋得意的金清石,他苦笑著搖了搖頭道。

「石頭!叫你二哥出來!」龍天霸的聲音響了起來。

「霸哥!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不對啊?」金清石連忙問道。

「沒事!我就想跟他嘮嘮嗑!」

「哦!」

「二哥!二哥!霸哥找你有事!」金清石大喊著。

「老大!你找我什麼事?」金清石的話音剛落,一隻巨大的虎頭,立即出現在了金清石的身前。

「楚墨!一會你把大陣撤了!然後跟我一起走!」龍天霸充滿磁性的聲音,從金清石的嘴中傳了出來。

「把大陣撤了?裡面可是還有不少半步化神啊!」白楚墨吃驚的道。

「不下點猛葯,他就不可能迅速成長起來!我要讓他在最短的時間內突破到龍嬰後期!」龍天霸認真的說道。

「明白!」白楚墨說完,巨大的虎頭瞬間變成了一個兩米多高的彪形大漢,近接著雙手開始快速舞動起來! 「轟隆隆………..」

「什….什麼情況?」

「難道..難道有重寶出世了嗎?」

「………..」

正在監兵神君的洞府里尋寶和瘋狂挖靈石的三百多人,還沒有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眼前景色突然一變,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離監兵神君洞府十公里遠的地方,而千米高的監兵神君洞府,在劇烈的震動之中,快速的下沉著!

就在大家驚魂未定,看著正在快速消失的監兵神君洞府,突然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了他們的不遠處。

「我靠!這..這..這是什麼情況啊?」剛剛掌控身體的金清石,還沒有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突然發現近千隻眼睛,死死的盯著自己!

「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沒想到你竟然躲在這裡!」呼延震廷看到突然出現的金清石,先是一驚,緊接著激動的大笑起來。

「金清石!只要你乖乖的跟我們去見九幽大人,我們保證不會為難你!」郭天力冷笑著說道。

「霸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是不是挖過白楚墨的牆角啊?」金清石一邊慢慢向後倒退著,一邊焦急的用神識向著龍天霸問道。

「咳咳…..我..我怎麼可能挖兄弟的牆角呢?這是我讓他這麼乾的!你天天像縮頭烏龜一樣躲著,你不覺得丟人,我還覺得丟人呢!」龍天霸看一眼坐在對面,撇著嘴,滿眼鄙視他的白楚墨,他尷尬的說道。

「臉比命還重要嗎?我看你就是在作死!」

「作你妹啊!你現在也有了半步化神的實力,而且還收了那麼多的馬仔!如果有危險,直接讓他們自爆就好了!」

「靠!你真是站著說話不嫌腰疼!這些人可是我歷盡千辛萬苦才得到的,是我金家軍的班底!如果都死了,那我不就成了光桿司令了嗎?」

「嘿嘿….那你就留著吧!如果你死了,我一定會照顧好你的那些女人的!誰讓你是我兄弟呢!」

「你…你..你太特么無恥了!等老子去了神界,一定要搶光你所有的女人!」

「好啊!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只要你五肢夠硬,我不介意你來挖我的牆腳!」

「哼!你就放心吧!我的五肢會像神龍霸王槍一樣堅硬!」

金清石知道龍天霸是什麼意思,兄弟如果搶他的衣服,他就斷了兄弟的四肢加一小肢!

這個時候,三百多人開始分散開,從兩側向著金清石的方向包圍過來。

「奶奶的!都特么是坑貨!三十六計,走為上策!」金清石雙腳一用力,身體立即向著後方沖了過去

「別讓他跑了!快追!」

「我們的時間不多了!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一定要殺了姓金的!」

「殺……..」

一道道人影衝天而起,向著金清石急速沖了過去!

十幾個半步化神的強者,駕馭著形態各異的極品靈器,緊緊跟在金清石的身後!

「奶奶的!變身!」金清石感覺到一道道殺機鎖定了自己,十幾個半步化神正快速向著自己靠近著,他知道如果不變身,根本不可能甩開這些人!

「嗷……..」

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

一條二十多米長的金色巨龍出現在了呼延震廷他們的眼前!

金龍一出,十幾道身影立即停了下來,他們可是親眼看到過,金清石變身之後,直接將半步化神龍騰雲幹掉了!而且還是魂飛魄散! 錯嫁金婚:總裁求抱走 十幾個半步化神雖然都想殺了金清石,可是誰也不想單獨面對金清石。

「機會難得啊!」金清石沒想到這些人竟然停了下來,他心頭一喜,龍尾一擺,一道金光向著遠處沖了過去!

「大家不要怕!他的實力最多也就是半步化神!誰先殺了他,他身上所有的寶物就歸准!」呼延震廷看到金光越來越遠,他焦急的大吼著道。

「我同意!不過大家還是要下發下毒誓比較好!」崑崙掌門楊鴻劍冷笑著道。

「是啊!人心隔肚皮!如果發下毒誓,大家也放心一些!」熊王堡郭天力緊跟著冷笑著道。

「好!我呼延震廷在這裡發誓!如果違背誓言,讓我死在劫雷之下!」呼延震廷冷冷的看了一眼大家,然後咬牙切齒的說道。

修真的人,輕易不敢用劫雷發誓!因為違背劫雷誓言的人,從古至今,在劫雷之下沒有一個不是灰飛煙滅!

「呵呵!既然呼延盟主都發了劫誓,那我還怕什麼呢?」長相猥瑣的鬼手,向著呼延震廷獻媚的說道。

十七個半步化神發下劫誓之後,天空中的雲霧開始翻滾起來,緊接著一道道白光穿過雲霧,鑽進了十七個人的神識里,所有人都感覺到劫誓已成,如果違背了誓言,只會有一個下場,那就是魂飛魄散!

「追!」

十七道人影向著金清石消失的方向全速追了過去。

「什麼情況?難道我龍氣外露,這些害怕了嗎?」金清石一邊向前急速狂奔著,一邊回頭張望著。

「你妹的!我對你真是無語了!以後千萬別跟別人說我是你大哥!我丟不起這張龍臉!」龍天霸憤怒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放心!我不會向別人提起你是我大哥!你人緣那麼差,仇家那麼多!如果被別人知道你是我大哥,那除非我腦袋被驢踢了!」金清石撇著嘴,鄙視著道。

「好!你有種!現在已經有十七道神識鎖定了你!你就等著被爆菊花吧!」

「我當然有種了!沒種的是女人!他們鎖定我又怎麼樣?別忘了我還有晶晶!還有藏身的寶貝!」

「好!好!好!你有種!那你就在這裡躲一輩子吧!不過,如果有人逃出去,你的那些小情人恐怕就是別人的了!」

龍天霸的話就像一把重鎚,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心上!

瘋魔!一直沒有出現的瘋魔!他知道離開這裡的辦法!

姬鵬!如果那個通道是真的,那他也會離開這裡,他會放過自己的親人嗎? 在萬獸山的深處,有一片一眼望不到邊的金色平原,而從天空俯看平原,卻發現在金色的平原表面布滿了一道道深不見底的裂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