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走!」慕容成廣對著慕容世家子弟喊道,子弟應聲而跑,向著靈礦外跑去,怎料剛走去沒幾步,天上落下巨石,砸中幾個來不及躲避的子弟,這幾人被終究只是先天層次,被砸中之後,一命嗚呼。

巨石不斷下落,封住後路,慕容成廣看到家族子弟損命,雙目奪眶欲裂,不由大聲對公孫淵道:「公孫淵,別欺人太甚。」

「欺你又如何,今天你們誰都別想走。」公孫淵說完又對著家族子弟道:「公孫世家修士聽命,全力出手,全殲來敵。」

就在此時,一黑衣人快速地出現在靈礦之中,速度之快,以至於眾人都沒看清楚他是從何而出。

黑衣人手中變紋飛出,飛向九天落石陣紋,眾人無不為之驚訝。

黑衣人臉上帶著黑色面巾,對慕容成廣說道:「你們快走,這裡有我。」聲音低沉沙啞但卻有力。

「哪來的東西,敢參與我公孫世家的爭鬥,來人,拿下此人。」公孫淵看見黑衣人手中變紋飛出,不禁又是一驚,但由於之前許盛的變紋失敗,讓他對這九天落石陣很有信心,也不曾慌亂。

「多謝道友搭手相救,我慕容世家定不相忘。」慕容成廣拱手道謝,隨後在變紋致使九天落石陣失效之後,護著家族子弟,撤出靈礦之中,撤走之時,慕容成廣深深地看了一眼黑衣人的身影。

慕容成廣不敢停留,他認為黑衣人的變紋也不能完全破掉九天落石陣,因此在陣法暫時失效之後,迅速帶領家族子弟逃走,此時他的狀態也是極差,銅鐘被毀已經讓他身受重傷。

黑衣人正是王澤,這身黑衣正是王澤從儲物戒指中翻到的,是之前參加拍賣會,打劫王澤的先天修士的儲物袋中找到的。

之所以要隱瞞身份,是不想讓慕容世家的人認出,不想讓慕容世家的人知道他已經是初級八品的陣法師,升級太快會讓人起疑。

拿出八品陣盤並不能確定是初級八品陣法師,也沒人敢這麼想,但能破解八品陣法的肯定是八品陣法師,而許盛之所以失敗,除了這個九天落石陣有些特別之外,就是許盛妄圖以初級七品陣法師強行破解陣法。

公孫淵派出的修士攻向王澤,各種術法襲來,早有準備的王澤拿出銅鏡,抵禦住術法,隨後拿出了七星誅殺陣盤,陣法成形,青天白日之下出現了七顆星星。

七星射出寒光,幾個向王澤施放術法的修士,被寒光射中,瞬間斃命。

「這這這是什麼陣法,怎麼如此可怕。」其他修士看到這一幕,嚇得驚魂落魄。

公孫淵本來一直盯著九天落石陣紋,期待它能再次亮起,但等待了許久,期待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看到王澤的星光逞威,不斷有修士被王澤擊殺,公孫淵氣急敗壞,捏起法決,一個由黑色火焰形成的鳳凰沖向王澤。

王澤不敢小覷,再次拿出一個八品陣盤,大周天御陣,是小周天御陣的進階陣法。如果說小周天御陣能抵擋先天層次的攻擊一個時辰,那麼大周天御陣就能抵擋築基修士一個時辰的攻擊而不破, 王澤激發陣盤后,大周天御陣與小周天御陣一樣,有紋路環繞與王澤四周,不同的是,紋路更為複雜,更為密集,範圍也加大了不少。

公孫淵的黑色鳳凰扇動著翅膀,向王澤飛來,還沒到眼前,王澤就感受到熱浪襲來,衣衫衣角更是被吹動得停不下來。

黑色鳳凰撞擊到大周天御陣的紋路之上,匯聚成鳳凰的黑炎開始搖曳起來,紋路也消融了一些。

最終黑色鳳凰涅滅在紋路之上,而隨之消融的紋路,卻又出現。

「這黑衣人的陣法也太厲害了吧。」

「可不是嘛,淵長老的成名術法黑鳳凰,居然都攻不破那防禦陣法。」

「這星光陣法才是厲害,我們的防禦手段都擋不住,估計又是一個八品陣法。」

……

公孫世家的修士看到王澤的陣法擋住了黑色鳳凰,很是吃驚,紛紛議論起來。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與我公孫世家作對?」公孫淵看到自己的術法被如此輕易地擋了下來,雙目緊縮,不由再看了一眼九天落石陣的陣紋,結果卻絕望的發現陣紋已經消失。

王澤並不應答,而是繼續操控著七星誅殺陣滅殺著公孫世家的先天修士。

「欺人太甚。」公孫淵看眼前的黑衣人不管不顧,依舊滅殺著公孫世家子弟,那一聲聲慘叫,衝擊著公孫淵的心神。

「眾弟子聽令,退出陣法範圍,保全性命。」公孫淵實在不忍弟子再白白浪費生命,他看得出來,這些弟子在陣中毫無作用,只能任人刀俎。

「哼,一個都別想跑。」王澤繼續拿出一個八品陣盤,陣法名為九天遮雲陣。

陣法一經激發,靈礦頓時被白雲所瀰漫,在場之人紛紛被白雲遮擋了視線,迷失了方向。

「該死,我怎麼走不出去。」有一公孫世家子弟朝著一個方向不斷突破,卻發現怎麼也走不出去。

在操縱著陣法的王澤的視野中,其實這個弟子一直在轉圈圈,看到這一幕,王澤嘲諷一笑。

九天遮雲陣,作為一個八品陣法,裡面的白雲可不只是遮擋視線,還會迷幻人的心神,讓人迷失方向。

綜當男主愛上男配 陣中的公孫世家的子弟要麼原地不動,要麼就是在打轉,沒有一個人能走出陣法範圍。

在白雲中的公孫世家的子弟,置身與其中,看不到同伴,只能聽到那不時傳來的一聲慘叫。

「該死!」此時的公孫淵氣急敗壞,他也迷失在了陣法當中,任他使用百般手段也無法驅散眼前的陣法,只能聽著弟子的一聲聲慘叫,心中更是在滴血。

過了一會,公孫淵沒有再聽到慘叫聲,四周靜謐得可怕。

就在這時,天空一道星光落下,早已做好防禦的公孫淵撐起一個傘狀法器,星光落在傘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星光不斷落下,打擊在傘狀法器之上,剛開始法器還能承受,隨著時間慢慢變長,傘狀法器出現裂紋,堅持了一刻鐘后,傘狀法器支離破碎。

公孫淵早就捏好防禦術法,一面土盾擋在公孫淵頭上,擋住了落下的星光。

公孫淵雙手撐起,為土盾輸出靈力,阻擋落下的星光,靈力不足時還會服下一顆丹藥恢復靈力。

王澤沒想到這公孫淵如此難纏,他已經為七星誅殺陣續上幾十顆中品靈石,操控陣法如此之久,他的心神也有些消耗過度,困意更是不斷襲來。

王澤在強撐著,現在就是在和公孫淵耗著,看誰能耗得過誰。

大周天御陣盤已經被王澤收起,三門陣法太耗心神,所以他只留下了必須得七星誅殺陣和九天遮雲陣。

公孫淵此時依舊在強撐著,伸出的雙手已經有些發抖,而王澤也是在克服著想要睡覺的慾望,他的腦袋感覺要爆炸了一樣。

王澤擰著大腿的肉,擰得大腿的肉麻木了,就換個地方繼續擰,以此來提起精神。他完全可以現在離去,但是想起剛來到這個世界時,林海對他的幫助,對他的關心,還有喝酒吃飯時的胡吃海塞,這些都讓他知道自己絕對不能放棄。

終於,在王澤把大腿變成紫色之後,公孫淵靈力已經枯竭,丹藥也服用完了,被星光擊成重傷。

「道友,繞我一條狗命,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求求你,繞我一命。」公孫淵此時跪在地上,不斷磕頭,向王澤苦苦哀求。

王澤停止七星誅殺陣的攻擊,來到公孫淵身旁,問道:「你可知道林海?」

「知道,知道,他是昨天被送過來的。」公孫淵趕緊說道。

「他現在在哪,帶我去見他。」王澤語氣有些急切。

「回大人,他現在不在靈礦。」

「在哪裡?」

「林海因為煉丹天賦不錯,被送去了江陽城。」

「江陽城,在哪裡?」王澤沒想到林海居然不在這裡,不過聽到公孫淵的話,也放下心來,知道至少現在林海應該是無恙。

「江陽城望靈礦東方向走一百五十里左右就到了。」公孫淵老實回答道,他抬頭瞄了眼周圍,發現還是白雲繚繞,並沒有發現王澤的身影。

「大人,大人,繞我一命,我不想死…啊。」公孫淵話還沒說完,就被王澤操控七星誅殺陣,誅滅了他的生機。

王澤是不可能留他一命的,且不說公孫世家是林海與他的仇敵,以他築基中期的實力,要是被偷襲王澤就很難應對了。

王澤盤膝打坐調息,恢復著消耗的心神,四周遍布屍體,血液染紅了大地,血氣瀰漫四周,王澤彷彿已經熟悉了這種味道,他知道這個世界並不太平,只有小心謹慎,心狠手辣才能在這個世界很好的生存。

收起公孫淵的儲物戒指還有其餘公孫世家子弟的儲物袋,有些儲物袋上還殘留著血漬,強忍著噁心的感覺,王澤一一撿起。

撤掉兩個陣法,靈礦洞中的礦工探頭出來,發現只有王澤一個黑衣人站著,不禁張大了嘴巴。

「你們走吧,我不為難你們。」王澤大喊了一聲,他發現這些人也是可憐,也就不忍滅口,任他們離去。

王澤從公孫淵的儲物戒指中找到一串鑰匙,丟給礦工。

礦工聞言狂喜,紛紛向王澤磕起頭來,爭先恐後的拿起鑰匙解開腳上的鐐銬,向王澤不斷鞠躬道謝后,在王澤不耐煩的揮手后,才離開。 脫下黑衣與面巾,王澤回到之前的巨石旁。肖鵬依舊獃獃地站在原地,眼神獃滯。

「解魂!」王澤指向肖鵬,解除了肖鵬的封魂狀態。

肖鵬逐漸清醒過來,看到眼前的王澤,眼中有怒意升騰,王澤隨意地對他使用術法,讓他很是憤怒。

但想到自己現在丹田被廢,小命也掌握在王澤的手中,他也只能忍住心中的不滿。

「你可知道江陽城?」王澤看到了肖鵬的不滿,卻並不在意。

「江陽城是公孫世家掌控的城池,你問這幹嘛?」肖鵬問道。

「林海被帶到江陽城了。」王澤淡淡的看了一眼肖鵬,繼續說道

「我發誓說的是,你帶我找到林海,我就放你一命,所以你現在還得帶我前往江陽城找到林海。」

「林海被帶到江陽城了?」肖鵬有些難以置信,隨後意識到了什麼,情不自禁的問道:「你怎麼知道的,難道你去偷襲了某個公孫世家的修士?」

「沒有。」王澤搖了搖頭,望著靈礦的方向,繼續道:「是公孫淵親口和我說的,說完我就把他殺了。」

「怎麼可能,公孫淵是築基中期修士,你怎麼可能殺得了他。」肖鵬瞪大了眼睛,下意識懷疑起王澤說的話。

「你愛信不信,現在給我指路去江陽城。」王澤也不想多說,或許在肖鵬認為,先天修士是絕不可能殺得了築基中期的公孫淵。

但他不知道的是,王澤不僅是一個先天七層的修士,還是一位初級八品的陣法師,而初級八品陣法師是比築基中期更為稀有的存在。

肖鵬還是有些不相信,但王澤也沒有理由騙他,加上又得到了林海的消息,難道真如王澤所說,公孫淵被他擊殺。

想到這肖鵬再也忍不住,走出阻擋了視線的巨石,向靈礦張望過去。王澤也不阻擋,任他前去。

入目之處,屍橫遍野,一具具屍體,橫七豎八的倒在靈礦中,肖鵬看著這一幕雙腳發軟,後背發涼。

他相信王澤說的話是真的了,但令他更為震驚的是,王澤不僅殺了公孫淵,更是一個不留,把公孫世家的子弟全殺了。

看向王澤的眼神帶著一絲畏懼,平時眉清目秀的王澤,竟如此兇殘。

「好了,看也看了,快帶路吧。」王澤對著肖鵬說道。

「在…在東邊,往那邊走一百五十里。」肖鵬親眼見到了如此地獄般的場景,對於生命更加珍視,以至於面對王澤很是畏懼,說話聲音都有些打顫。

「對了,掌管江陽城的公孫世家實力如何?」王澤問道。

「江陽城的城主是公孫世家的長老公孫德,公孫德是築基後期的修士。」

「築基後期嗎。」王澤若有所思。

似乎有所打算,王澤聽聞公孫德是築基後期之後,並沒有退卻,伸手抓住肖鵬,向著東方向疾馳而去,縮地之術運轉中,一百五十里猶如一百五十步一般。

江陽城,城門口上刻有江陽二次,王澤遠遠就能看見。

正午之時,太陽高照,城門口有人進進出出。

王澤與肖鵬順利地走進江陽城,剛從城門口走進,就有一身材瘦削,滿臉麻子之人迎上前來。

「二位大人想必是第一次前來,我叫王麻子,對這江陽城很是熟悉,只要五塊下品靈石,我可以為你們作嚮導,你們想去哪儘管跟我說。」 豪門之霸道總裁偏愛乖乖生 來人自稱王麻子,帶著滿臉笑容的對王澤兩人說道。

王澤兩人身穿寶衣,估計是這人當成了身家富裕之人,因此兩人才剛進來,他就殷勤的迎了上來。

「我想買一些陣盤,你可知道哪裡有賣?」王澤問道。

「知道知道,就在東街的寶器閣就有賣,我可以帶你們過去。」王麻子滿懷期待地看著王澤,就差伸手出來向王澤討要靈石了。

王澤也不讓王麻子失望,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五塊下品靈石,丟給王麻子。

王麻子反應靈敏,全部接了下來,收到儲物袋后,伸手向前,道:「寶器閣就在前面,兩位請隨我來。」

王澤跟著王麻子,肖鵬很是疑惑,他不是要去救林海嗎,為何現在又去買陣盤了。

帶著王澤兩人來到寶器閣之後,王麻子並沒有就此離去,而是跟著王澤一起走了進去。

江陽城的寶器閣與雲都的寶器閣裝飾差不多,同樣有樓梯通往二樓,不同的是,江陽城的寶器閣的櫃檯要少一些。

三人進來之後,就有一小廝上來接待,小廝對著明顯三人中的主導者的王澤笑著說道:「不知客官要買些什麼?」

「帶我去二樓吧,我要買些陣盤。」王澤拿出十顆中品靈石,證明了自己有上二樓的財力。

「好的,客官你隨我來。」小廝笑得更是燦爛了,眼前這位明顯是大主顧,看來又有一單大生意交到他手中。

在小廝的引領下,三人來到二樓的一處櫃檯。

「我想買些初級上三品的陣盤。」王澤來到櫃檯之後,直截了當地說出自己的需求。

王澤身後,肖鵬驚訝地望著王澤的背影,他驚訝於王澤購買陣盤等級如此之高。

難道他是初級七品的陣法師,或者更高,越想肖鵬越是覺得離譜,王澤如此年輕,怎麼可能成為初級七品的陣法師,估計是為以後做準備。

「客官,初級上三品的陣盤售價一千一百下品靈石,不知您要買多少?」小廝拿出一個陣法玉盤。

王澤看著眼前的陣法玉盤,外觀與雲都的陣法玉盤並無差別,但卻憑空多了一百下品靈石,讓王澤不由感嘆江陽城寶器閣的黑心。

「給我來十個。」王澤也不打算講價,剛剛獲得大量儲物袋的他,並不缺這點靈石,拿出一百一十顆中品靈石,放在櫃檯之上。

小廝大喜過望,趕緊收起靈石,然後從櫃檯中拿出十個陣法玉盤,交給王澤。

在小廝的熱情歡送下,王澤三人走出了寶器閣。

「江陽城哪裡有較好的旅店,帶我過去。」王澤又拿出五顆下品靈石,丟給王麻子。 太和旅店,遍布羅雲國,江陽城也不例外。

王澤二人在王麻子的帶領下,來到了這家富麗堂皇的旅店門口。

「大人,沒有什麼吩咐,小的就先告辭了。」王麻子說完之後提步正要離去。

「等等,我還有件差事要託付與你,可以給你一百下品靈石的酬勞

需要你這幾天觀察城主府的動靜,一有什麼風吹草動,比如城主的行蹤,稟報於我,另有賞賜。」

王澤想了解公孫德的情況,但是目前又抽不開身,就想到把這事交付給眼前的王麻子。

本來以及打算離去的王麻子,聽到王澤的話,眼睛一亮,這可是好差事,只需要在城主府晃蕩幾天,就能獲得一百下品靈石,這可抵得上他作半個月的嚮導了。

「大人,你這事我王麻子接下了,您放心,一旦城主府有一點動靜,我馬上通知您。」王麻子拍拍胸脯,應下此事。

拿到王澤的靈石后,王麻子立刻前往城主府,他如此著急前往,是怕錯過了什麼大的動靜,這樣可就拿不到王澤的賞賜了。

這王澤出手闊綽,賞賜一定很高。

吩咐完王麻子后,王澤就走進了旅店,要了兩間客房。

王澤一間,肖鵬一間,只所以如此,並不只是因為他靈石充裕,更主要的是王澤想要在救援林海之前,刻畫好能對付築基後期的陣盤,而這些,王澤並不想讓肖鵬知道,因此沒有訂雙人房。

他並不擔心肖鵬會跑,肖鵬丹田被毀,沒有靈力在身,跑了也翻不出什麼大浪。

肖鵬的房間就在王澤的隔壁,以王澤先天七層的修為,肖鵬就算要跑,也避不開他的耳目。

王澤關上房間門后,並沒有立刻刻畫陣盤,他如今只能刻畫初級八品的陣盤,經過與公孫淵爭鬥之後,已經了解到,初級八品陣法只能勉強擊敗築基中期的修士。

公孫德是築基後期的修士,又是一城之主,身上的法器不會少,單憑初級八品陣盤絕對無法擊敗,因此王澤打算刻畫九品的陣盤。

「系統,打開積分商店,購買陣法小人。」

「好的,宿主,初級陣法經驗購買成功,是否現在使用。」

「使用。」

陣法小人憑空出現,融入王澤的腦海。

前身記憶中的九品陣法迅速被王澤掌握,不知如此,隨著九品陣法全部被王澤掌握,陣法小人的效果並沒有消耗完全。

在陣法小人的效果下,已經沒有陣法可以學習的王澤,開始對之前的陣法作更為深入的感悟,陣法的玄妙之處浮現於王澤心間。

一刻鐘之後,王澤清醒過來,這次的陣法小人讓他成為了初級九品陣法師,但不同的是,王澤感覺自己與別的初級九品陣法師又有很大的不同。

拿出陣法玉盤,王澤開始刻畫九品陣盤,這次他要刻畫的陣法是萬雷誅滅陣。

含著幾顆回靈丹,王澤才敢刻畫萬雷誅滅陣,以他先天七品的修為,靈力就算掏空了也不可能刻畫出來,因此需要回靈丹來讓他恢復靈力,支持他刻畫完萬雷誅滅陣。

陣紋一條一條地出現在陣法玉盤上,每條陣紋皆是蘊含著道韻,普通人看了肯定承受不住,頭暈目眩都算輕的。

萬雷誅滅陣的陣紋更為複雜,王澤刻畫了一個時辰也僅僅完成了一小半,回靈丹也服用了一顆。

三個時辰之後,萬雷誅滅陣陣盤終於刻畫成功,陣盤上的陣紋看似與萬雷誅滅陣紋相同,但細微處又有些不同。

這些是王澤在使用了陣法小人,透徹的了解了陣法之道后,自行作出的改動,這改動不僅不會削弱陣法的作用,還會在之前的基礎上有所加強。

調息了一會,王澤繼續刻畫第二個九品陣盤。

第二天早上,王澤甩了甩有些發脹的腦袋,一晚上都在刻畫陣盤,讓他也有些吃不消。

可喜的是,陣盤都成功刻畫出來,有了九品陣盤的王澤,終於有信心前往城主府,救出林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