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因為他知道蘇錦溪要什麼,才會都給她,才第一天上班蘇錦溪就已經進入了狀態。

司厲霆沒有刻意包庇她,像是之前她在唐茗身邊,唐茗為了心疼她,很少會讓她做事。

然而司厲霆卻是對她很嚴厲,給她安排了很多事情,蘇錦溪獲益匪淺。

第二天下班,蘇錦溪提前去了約定的餐廳。

司厲霆前一秒微笑著送別她:「好好去玩,多吃點。」

「嗯,那我先下班了。」

蘇錦溪離開的后一秒,司厲霆臉上的笑容已經收起。

司厲霆咬牙切齒道:「林助理,你去給我好好盯著蘇蘇,要是有任何異性敢靠近她半步,殺無赦!」

林均抹了抹頭上的汗水,「是……爺,你要是這麼擔心的話為什麼不自己過去?」

「廢話,那樣不是顯得我忒小氣?」

「額……」林均竟然無言以對,只好出門去追蘇錦溪。

今天的同城聚會一共有十個人,都是門裡平時比較活躍的。

大家也都是頭一回出來面基,眼角眉梢都帶著喜氣。

小B拉著小A道:「小A,你就是小A,怎麼和我想象中不同?」

小A撫了撫黑色鏡框,「哪裡不同?」

「你明明就是一副學霸的樣子,我還以為是個小痞子呢。」

「嘖嘖,你還不是不同,沒想到你這麼高,都快190了吧?」

大家都很熱鬧的聚在一起談論。

「其實我最期待的還是咱們的門主大大和副門主,我覺得咱們門主肯定是高富帥。」

「富是肯定的,一個遊戲而已,門主大大砸了多少錢了,帥不帥就不知道,說不定是滿臉橫肉的大叔呢。」

「誰是大叔?」顧南滄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

大家循聲看去,門口的男人西裝革履,一看就是總裁的標準裝扮。

「你,你是門主?」大家都不敢相信這樣裝扮的人會玩遊戲!

「我是滄海。」顧南滄的視線在眾人身上掃去,場中有一個女人,那女人臉上化著濃妝,穿著超短裙。

這樣惡俗的裝扮要是小鎚子的話,他有點無法接受。

「天啊!門主大大,你比我想象中還要帥,你該不會是哪個明星吧?」小A誇張的朝著顧南滄撲來。

顧南滄順勢一躲,「人都到齊了?」

「小鎚子還沒來呢,剛給她發信息,她說快了,門主大大,咱們群裡面除了你之外我最好奇小鎚子。

她的空間一張照片都沒有,也從來不發動態,連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萬一進來的人五大三粗怎麼辦?」

顧南滄最期待的就是小鎚子,其實他心裡也沒有底,要是網戀對象突然變成了大男人他接受不了。

還好不是那個化著濃妝的女人,他暗自鬆了口氣。

「應該不會的。」他只能自我安慰。

「說不定小鎚子真的很漂亮呢,小A,咱們要不要打個賭。」

「賭什麼?」

「就賭小鎚子長得漂亮還是丑,我直覺應該是個大美女。」小B倒是充滿了信心。

「哼,要是美女早就露面了,我看她肯定又丑又矮,所以一直才不好意思露面的。」

開口的正是那個大濃妝,她在群里叫紅玲。

紅玲本來就不滿每天在群里他們都圍著那個鐵鎚轉,自己都勾搭門主好幾次了,門主都沒有理會。

沒想到門主居然這麼帥,她更是想要進一步發展一下。

「紅玲,你又沒見過小鎚子,怎麼知道她又丑又矮的?」

「我只是按照常規猜測,你要是大美女會不昭告天下么?」

「那可未必,你可別忘記了,咱們門主也一直都很低調呀,總之我對小鎚子很有信心。」

「那我們就走著瞧,霸道的鐵鎚一定又丑又……」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一道好聽的聲音傳來:「請問,這裡是見面會嗎?」

來自未來的神探 大家朝著說話的人看來,入眼的首先就是兩條修長又筆直的大長腿。

黑色高跟鞋勾勒出小腿優美的線條,一套得體又優雅的OL套服。

視線移到臉上,精緻的五官,上面只化了淡淡的妝容,清新又靚麗。

要是可以打分的話,她一定是滿分。

從長相到身材,從膚色到氣質,完美。

小A驚訝到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你,你是……」

也許是她的網名太過於粗曠,以至於本人和網名有著巨大的差別,大家都沒有反應過來。

蘇錦溪大方的自我介紹:「你們好,我就是霸道的鐵鎚。」

這個樣子怎麼都和鐵鎚聯繫不上來啊!

顧南滄此刻心情複雜,更是不知道怎麼來形容他的心情。

「蘇……小姐。」

「顧總,你怎麼在這?」

兩人都愣在了當場。

「啊?原來你們都認識?」小B也在一旁煽風點火。

此刻顧南滄的眼中只有蘇錦溪一人,他對蘇錦溪有過一些好感,但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她就是自己網戀了兩年多的人。

「我是滄海。」

蘇錦溪想到上一次在美國的時候,兩人在餐廳裡面擦肩而過,那時候就該聯想到了。

後來在晚宴上面顧南滄的介紹就是滄海桑田,那時候她還曾經想到過滄海,但她都沒有將他和滄海聯繫起來。

「顧總,我們還真是有緣。」蘇錦溪無奈的笑了笑。

小A一臉羨慕:「小鎚子,你果然沒騙人,你長得何止是不醜,簡直美爆了!」

「你就是小A?」蘇錦溪試探性的問道。

「你怎麼知道?」

「口氣,你和在網上的口氣一模一樣。」蘇錦溪和顧南滄一來,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她們兩人身上。 秦辛是天之驕子,夜空中的月光,那麼自己就只是微不足道的小螢火蟲而已,人們只能看到那輪皓月,又有誰能注視他?

在他面前所有的勇氣都化成了卑微,就連表白都難以啟齒。

穆七也只得點頭,「謝謝。」

她很不喜歡秦辛的那種口氣,彷彿有錢就是一切。

顧少,情深不晚 秦辛則是高冷的看了高傳一眼,「算你識相。」

像是這種沒錢的人就連競爭都不配,高傳手指緊緊拽著那個首飾盒。

他沒有忘記之前秦辛送她幾十萬的手鐲她都沒有多看一眼,更不要說現在自己送她這麼便宜的東西,他連拿出來都沒有勇氣。

穆七神情淡淡看著擋住她的秦辛,「麻煩你讓開。」

「讓開可以,就是想要給你看個東西。」他打了個響指。

黯淡的會場亮起了漂亮的光芒,四處用漂亮的白玫瑰所布置,看得出是很用心的安排。

什麼聯誼舞會,原來也是有錢公子哥追求女生一手操辦的。

地上也是鋪滿了薔薇花,他手中捧著一束包裹得十分精緻的薔薇。

「我知道你最喜歡薔薇,這束薔薇是我特地讓人從國外找來的特殊品種,我會特地為你準備一個漂亮的薔薇基地,小七,我對你是真心的,做我女朋友吧。」

周圍的人都在起鬨,各種口哨聲,各種起鬨聲,「在一起,在一起。」

周瑤則是變了臉色,之前聽到兩人的對話已經夠扎心了,沒想到秦辛竟然會當著她的面說這樣的話。

「瑤瑤,他不是你的男朋友嘛?怎麼又去追求穆七了?」

「誰不知道秦大少最是花心,他身邊的女朋友就沒有超過一周的,男人么還不是賤,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你們懂什麼,都給我閉嘴!」

旁邊的人說著這樣那樣的話讓她怒極,這些蠢貨,當著她的面說什麼。

虧得她今天打扮得這麼好看,那個男人卻如此對她,可恨,太可恨了!

手指將裙擺都已經拽得變形,周瑤盯著穆七的臉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

在這種浪漫的氛圍下穆七想的不是秦辛,而是那一晚穆塵在樓頂上準備的一切很像是今天的場面。

見穆七發獃,秦辛還以為她是動搖了繼續道:「小七,做我的女朋友,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穆七回過神來,「我說過很多遍了,我對你沒有感情,請你不要再說這種奇怪的話了。」

好好的一個舞會卻因為他的話讓穆七心裡很是煩悶,塵哥哥讓她考慮的問題,她到現在都沒有答案。

「不答應我,難道你要答應這個窮光蛋?」秦辛手指往高傳身上一指。

高傳羞得滿臉通紅,和秦辛這種家世的人比較起來,他和窮光蛋無異,可被人這麼說他無法反駁。

「你憑什麼這麼說學長?感情是和金錢掛鉤的嗎?」穆七有些憤怒。

面對她的憤怒秦辛笑了,「難道不是?你們女人喜歡衣服,喜歡首飾,喜歡名牌包包。

我交過那麼多女人,我比你更清楚,只有物質才能給女人安全感。

穆七,我家很有錢的,只要是你開口的,我一定都給你,像是他這種窮光蛋能給你什麼?」

秦辛說著將高傳手中的那個小首飾盒給搶了過來,「嘖嘖,瞧瞧這做工,他送你的就是地攤貨……像你這樣漂亮的女人戴上這樣的東西可就掉價了。」

那是一條小吊墜,上面只有一顆很小很小的鑽石,應該價值幾千塊,在秦辛的嘴裡就成了地攤貨。

高傳臉漲的通紅,「這不是地攤貨,是我辛苦做兼職掙的錢買來的,我花我自己的錢有什麼錯?」

「呵,做兼職,你打算以後每天洗盤子來養活小七?

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像是她這種女人就應該住在大房子里,由一堆傭人伺候,不用因為物質而發愁。

你要是真的喜歡就應該識趣一點,不要讓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像是你這樣的人壓根就配不上她。」

說著秦辛當著高傳的面扔掉了那小吊墜,這種舉動很讓人氣憤。

可大家知道他的背景和身世,哪怕心中為高傳抱不平也沒人敢說一句話,這就是社會的現實。

吊墜落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響聲,穆七看著高傳那雙無助又窘迫的臉,她不明白為什麼人與人之間相差這麼大。

一個男生被人逼到這種境地,他心裡一定不好受吧。

還記得自己初來那天,高傳清爽乾淨的笑容,不,不該是這樣的。

她蹲下身,緩緩撿起了那枚吊墜,擲地有聲的聲音傳來:「誰說他配不上我?」

高傳猛地朝著穆七看來,「小七,你……」

「學長,這條項鏈是送給我的嗎?」她看著高傳,面具下的大眼睛一片溫柔。

好像有星光在她眼中溢出,高傳忙不迭回答:「是,是送給你的,你要是不嫌棄……」

「我很喜歡。」穆七開口。

這句話就是在打秦辛的臉,秦辛臉色大變,「你說什麼?你喜歡這種玩意兒?」

「這是學長辛辛苦苦自己掙來的錢買的,裡面全是他的心血,我們應該尊重而不是嘲諷。」

高傳被她的話打動,心裡一片溫暖,「謝謝你……」本來被秦辛破壞的勇氣又從心裡蔓延開來,「小七,其實我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就很喜歡你了,我……我知道我很窮,買不起幾十萬的手鐲送給你,但我一定會……一

定會努力給你想要的生活,你,你可不可以做我的女朋友?」

穆七很猶豫,她剛剛說這話只是為了給他解圍,讓他不被秦辛嘲諷。

自己並不喜歡他,現在這裡全是人,自己要是拒絕會讓高傳更下不來台吧。

尤其是高傳眼中那期待又恐懼的目光,穆七心裡很矛盾,她不想傷害高傳,可……

想起穆塵的話,她要弄明白自己對感情究竟是怎樣的心態,喜歡的是他還是他那樣類型的人。

猶豫再三,她開口:「我們可以試試。」

得到她的回答,高傳幾乎要起飛了,她終於答應自己了!自己不是在做夢吧。

畢竟以前那麼多優秀的人追求穆七都無疾而終,而他一個窮小子憑什麼?

「我,我是不是在做夢?」

穆七搖頭,「不是,我說我們可以試試。」

只是試一試,也許她就知道了什麼叫感情。

周圍的人都大驚,不選擇有權有勢的秦辛,而選擇這樣的高傳,穆七是不是腦子秀逗了?

高傳開心極了,「那……我可以給你戴上這個吊墜嗎?我挑選了很久,一定很適合你的。」

穆七對上他那興奮的眼神,她說不出拒絕的話。

「好。」

秦辛激動的拿起吊墜,就連手指都在不知覺的顫抖。

指尖不小心觸碰到穆七脖子的肌膚,僅僅只有一秒他便臉紅心跳連忙移開,面具下穆七的眉頭卻是緊皺,她不習慣陌生男人觸碰她。

忍著心裡的異樣,盡量在這麼多人面前維持高傳的自尊,其他的話等私下再說吧。

美人如玉:總裁老公勾妻上癮 高傳看著她白皙的脖子上那一條鎖骨鏈,「很漂亮,你喜歡嗎?」

穆七淡淡回了一句:「謝謝,我喜歡。」

不遠處站著一人,身材高挑,眉眼如冰。

腦中只有穆七說的那句話,我們可以試試。

男孩給女孩戴上項鏈的表情是那麼認真和神聖,充滿了初戀那小小的甜蜜溫柔。

這是從小到大除了自己以外,第一個接近穆七的男生。

七兒,這就是你的選擇,對么?

穆塵拂袖離開,如果是,我會尊重。你的任何選擇,我都會好好尊重。 穆七彷彿感覺到了穆塵的目光,猛地朝著一個方向看去,然而那個方向並無旁人。

第一寵婚:總裁的心肝寶貝兒 她是想多了么?還以為是穆塵來了,想想也知道不太可能,穆塵在家怎麼會來這裡呢?

秦辛被兩人的動作給刺激到不行,一張臉更是憤怒無比。

穆七不答應他就算了,竟然還答應了一個臭小子窮光蛋,這不是明擺著打他的臉嗎?說他連一個窮光蛋都不如。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