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排隊的時候,拍在他們前面的是一個小男孩,粉嘟嘟的臉蛋,圓溜溜的眼睛,六七歲的樣子,看上去特別的萌。

盛雪落有些好奇,不是說小孩子不可以玩過山車嗎?

為什麼這個小孩會排隊過來玩?

看到盛雪落若有所思地盯著自己,小男孩有些緊張小聲地說道:「小姐姐,你不要告訴別人,我真的是特別想坐過山車。」

盛雪落:「你是一個人來的嗎?」

「不是,我媽媽在那邊照顧妹妹。」說著,小男孩朝一個方向指了指。

盛雪落看過去,果然看到一個女人抱著一個小女孩站在那邊。

看來是他母親因為要照顧另一個小孩,所以沒辦法陪這個小男孩玩。

小男孩煞有介事的對著盛雪落說道:「小姐姐,你等會兒不要害怕,我會保護你的!」

說完還用胖乎乎的小爪子拍了拍胸口,一副小大人的樣子。

引來了孟星寒毫不留情的冷笑,「呵!」

他的女人還需要這個小鬼來保護?

盛雪落被逗樂了,反問道:「你不怕嗎?」

「不怕!我是男子漢!」小男孩非常驕傲地說道。

他看著盛雪落,面色微紅,「小姐姐,你長得好漂亮哦,我好喜歡你~」

說完還羞澀地捂住臉,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

一旁的孟星寒莫名有種危機感,這麼小的孩子居然也喜歡他的女人?

小男孩見盛雪落沒有回應,他頓時有些緊張地仰著頭說道:「小姐姐,你不喜歡我嗎?」

那忐忑的小模樣,萌得盛雪落一臉血。

她摸了摸小男孩的腦袋,笑著說:「喜歡!」

聞言,孟星寒的臉色頓時更加難看了,還惡狠狠地瞪著小男孩。

小男孩被嚇到了,立刻躲到了盛雪落的背後,「小姐姐,這個人好可怕,我好怕怕哦!」

孟星寒:……

盛雪落瞪了孟星寒一眼,你跟小孩子置什麼氣?

她安慰小男孩,「不怕不怕,小姐姐會保護你。」

「小姐姐,那等下你跟我坐一排好嗎?」

面對小男孩的盛情邀請,想到他是自己一個人,又長得這麼萌,所以盛雪落就把孟星寒給拋棄了,點頭道:「好!」

孟星寒:……臭小鬼!

於是在輪到他們坐過山車的時候,盛雪落就和小男孩坐一排,孟星寒自己坐在他們後面的一排。

重生七零我把大佬渣了 其實本來工作人員是要安排一個人坐在孟星寒旁邊的,不過被他冷冷的一記眼刀甩過去,嚇得那個遊客不敢坐在孟星寒的旁邊了。

隨著「叮」的一聲,山車開始緩緩地動了。

盛雪落抓緊的身上的液壓安全帶,小臉滿滿都是興奮。

過山車的速度越來越快,感覺整個人都要飛起來了。

一些膽小的人已經開始尖叫了,聲音很刺耳。

就連坐在旁邊,剛剛還信誓旦旦說不怕的小男孩,也嚇得不停的尖叫。

盛雪落覺得很無語。

相比之下,還是孟星寒最淡定,從坐上過山車開始,全程都是面無表情。

盛雪落忽然就想起之前在新聞上有看到過,遊樂園的設施突然壞掉的新聞,遊客掉下來死掉了。

不過這種事情應該是千萬分之一的發生率吧,不會那麼巧合就發生在他們的身上?

她正在想著,忽然就聽到旁邊傳來了咔嚓的一聲。

狂妃有毒,妾居一品 這個聲音本來是很小,旁邊又有好多人在尖叫,本來是不容易被聽到的。

是盛雪落識海里的天機石,忽然就開始瘋狂刷屏,「危險!危險!警報!警報!」

盛雪落心裡猛的一跳,發現坐在她旁邊的小男孩的液壓安全帶忽然就彈了起來,小男孩整個人都甩飛了出去。

這一幕發生得太過突然,讓所有人都大驚失色,尖叫聲此起彼伏。

地面上的人也被嚇到了,誰都沒有想到會突然發生這一幕。

有人甚至捂上了眼睛,不敢去看小男孩摔在地上那慘烈的一幕。

盛雪落看到小男孩被甩飛出去,她一咬牙,也鬆開了自己的安全帶,奮力往前,朝著那個小男孩撲過去。

同時,她跟天機石溝通:「系統爸爸救我!!」

天機石馬上接管了他的身體,讓她的腳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勾住了過山車的扶手,才堪堪沒有掉下去。

現在盛雪落抱著小男孩,倒掛金鉤在過山車上面,而過山車還在運行當中,她整個人晃動得就像是暴風雨中的小舟一樣,隨時都有傾覆的可能。

這麼高又這麼快的速度,兩個人如果被甩到地上去,必死無疑!

盛雪落閉上了眼睛,不敢看下面恐怖的高度。 忽然,盛雪落就感覺到落入了一個溫暖熟悉,讓她安心的懷抱之中。

孟星寒先是穩穩地抱住了盛雪落,眼看著小男孩要掉了下去,盛雪落大叫了一聲,「救他!」

孟星寒趕緊又伸出手拽住了小男孩,地面上的人們不停的發出尖叫聲,那個小男孩的母親更是嚇得花容失色,在下面不停的哭。

孟星寒雙手用力將盛雪落抱入懷裡,將小男孩甩在了肩膀上,然後用了速度的超能力。

以肉眼幾乎看不見的速度,雙腳踏在過山車的軌道上面,幾個快速的起落,只留下一道道殘影,最後終於安全落在了地面上。

孟星寒將小孩放在地上,抱著盛雪落又是幾個閃現,跑進了一個荒涼的沒有人的小道才停了下來。

盛雪落捂住胸口,大口地喘著氣。

剛才可真是嚇死她了!

忽然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盛雪落心中一驚,猛地抬頭就看到孟星寒正陰沉著臉瞪著她。

盛雪落連氣都不敢喘了,眼睛也不敢看他。

兩人誰都沒有說話,氣氛安靜到詭異。

孟星寒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她。

幸好……她沒事。

在確認她沒事之後,他的臉色就更差了。

他的周身都如同築起了一道冰牆,能把人的血液都給凍結成冰。

盛雪落鼓起勇氣回視他,半天才說了幾個字,「我不後悔。」

雖然知道剛才她那麼做太衝動了,有可能沒有救到小男孩,連她自己也會摔死了。

可是在那種情況下,如果她不出手去救的話,小男孩就肯定沒命了。

幾分鐘前還和她說說笑笑,萌得她一臉血的小男孩就那麼死在她的面前,讓她無動於衷,她真的做不到。

孟星寒只是目光沉沉地看著她,「我可以陪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但前提是你要保證你自己的生命安全。」

說完就扭過頭去,異常高冷。

盛雪落像個受氣的小媳婦一樣,亦步亦趨地跟在他的面前。

她的心裡有些苦惱,剛才她確實是太衝動了,現在想來,還是一身冷汗。

如果不是孟星寒出手的話,她肯定會跟著小男孩一起死的。

孟星寒一邊走,一邊拿出手機來打電話給歐明宇,讓歐明宇立刻黑掉遊樂場的監控錄像。

盛雪落聽到他打電話,這時候才反應過來,孟星寒剛才可是用了超能力救了她!

這種超能力怎麼可以展示在世人的面前呢?

人們會把孟星寒當作是怪物的!

想到前世孟星寒發狂的那兩段視頻發布之後,引起了多麼大的轟,動。

搞得孟氏幾乎要破產,孟星寒陷入輿論的漩渦,被當作是殺人兇手,受到世人的指責。

甚至還有人跑去總統府示威,要求總統先生必須要嚴懲兇手。

而今天,她卻讓孟星寒陷入了危機當中,在這麼多人的面前暴露了他的超能力……

一想起這個,盛雪落整個人都不好了。

歐明宇接到電話后,立刻入侵了遊樂場的監控系統,將孟星寒和盛雪落救人的那一段監控錄像給刪乾淨了,還清除了他們在遊樂園購票的記錄。

孟星寒使用的是速度超能力,在短短的幾秒鐘之內就完成了高空救人的整個過程。

現在只能祈禱,這短短几秒的過程沒有剛好被人給錄下來。

否則的話,視頻放到網路上,一定會引起軒然大波。

歐明宇在銷毀一切的證據之後,給盛雪落髮了一條微信。

歐明宇:小雪落,你和星寒少爺就儘管放心好好的玩吧!就算是有人把這段視頻放到網上,我也一定會幫你們黑掉的,絕對不會暴露少爺的身份。不過你也悠著點,別再給少爺闖禍了。

盛雪落心裡羞愧極了,只給歐明宇回了三個字:知道了。

她本來還信誓旦旦的對孟星寒說,她不後悔。

可是現在……她後悔了。

她的良心讓她當時必須要救那個小男孩,可是如果救小男孩的前提是會曝光孟星寒超能力的事,那她是絕對不會出手相救的。

可惜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只希望當時沒有人用手機拍下來。

那些人就算在網上說看到超人,只要沒有視頻和圖片,想來也不會引人注意的。

口說無憑,最多就是傳一陣,這段風波就會過去了。

不過……孟星寒好像很高冷,很生氣的樣子啊……

盛雪落咬了咬唇,像個小受氣包一樣,趕緊跟在孟星寒的後面。

盛雪落非常的懊惱,孟星寒好像真的很生氣的樣子。

孟星寒冷著一張臉,目不斜視往前走。

在經過盛雪落身邊的時候,就連眉角都不帶抬一下的,就那麼傲慢地走了……走了……走了……

盛雪落:……

盛雪落想到孟星寒為了救她,在這麼多人的面前暴露了超能力,就不淡定了。

來不及多想,她立刻追上去。

忽然,孟星寒停下了腳步,那雙深沉的眸子盯著盛雪落,陰沉地瞪著!

盛雪落則是一臉無辜地看著他。

孟星寒高冷臉:「不要跟著我。」

說完,就快步往前走。

盛雪落頓時急了,他真的好生氣!

來不及說話,盛雪落飛快跟上。

孟星寒越走越快,幾乎快得要飛起來了!

不過好在他是在走的,不是用速度超能力瞬間移動,否則她根本就跟不上!

「聽不懂我的話?」孟星寒猛地頓住腳步,回眸瞪著盛雪落。

盛雪落狗腿臉:「不要不要,我就要跟著你~」

孟星寒:……

在路過滑冰場的時候,盛雪落忽然聽到了主持人響亮的聲音。

「女士們,先生們,歡迎來到花樣滑冰比賽,今天可是我們茉莉島上一年一度的花樣滑冰大賽,第一名將會得到由贊助商提供的免費環島一日旅行!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歡迎大家踴躍報名!」

盛雪落的眼睛頓時一亮,她急急拉住了孟星寒的手,眼睛亮晶晶地對著孟星寒說道:「我想報名參加比賽,等我拿到了第一名,我就帶你去浪!」

孟星寒的額頭掉下三道黑線。

他們已經住上了島上最好的酒店,還要怎麼浪? 一家人商量了下,謝師宴就安排在拿到通知書後,免得影響餘珍的婚禮。

和前世一樣,余淺沒有當姐姐的伴娘。

上一次是因為剛好遇到期末考試,這一次是她自己拒絕的。

以她藝人的身份來說,不管在外界看來出不出名,在親戚朋友間卻是稀罕的。如果她是伴娘,很多人的眼神都會在她身上的。

婚禮上唯一的關注點只能是這對新婚夫妻,她不允許任何人搶走姐姐的關注度。

所以,伴娘依然是姐姐的朋友。

家裡條件好了,姐姐的婚禮也不像前世那麼簡單。

不說婚禮場地了,就新郎新娘的三套禮服都是文秀設計提供的。要設計有設計,要逼格有逼格。

文秀設計的三套,除了常規的婚紗,另兩套一個是傳統的鳳冠霞帔,一個是旗袍。

全是量身定製。

如果用網友的話來說,都是可以掛上收藏的藝術品。

婚禮前兩天,余淺結束自己的工作帶上自己的造型團隊回到老家。

不止是姐姐姐夫,伴娘伴郎,家裡老老少少都需要打扮的漂漂亮亮卻又不喧賓奪主的去參加婚禮。

婚禮當天,余淺從接親到婚禮都陪在姐姐身邊,看著她哭看著她笑看著她開心幸福。

餘珍想過將捧花給妹妹,但這個想法被家裡人否決了。

余淺剛戀愛呢,都沒到結婚年齡拿什麼捧花?

最後這個捧花給了三表哥,那個上一世三十歲都沒結婚讓父母操心的男人。

周景琛站在余淺身邊看著捧花從自己頭上飛過也沒動。

不急,還早。



即使余淺足夠低調了,她參加姐姐婚禮卻還是上了熱搜。

她是川省高考榜眼,剛被教育局,共青團等官方誇了正能量偶像,熱度正高。

網友一方面驚訝周景琛剛轉正就見了父母還能作為家屬參加姐姐婚禮,一方面又對姐姐的禮服眼饞羨慕。

誰不想穿上專屬的鳳冠霞帔呢,而且還是獨一無二純手工製作的。

有人扒了紅粉設計師接量身定製禮服的價位,再算了算三套禮服的設計費材料費手工費等等,酸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