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三位妖王,我如今才不到三十歲,你們可是上古的大能,我沒聽說過很正常啊。」葉修微笑說道。

「恩……還算你小子會說話,你被我們三兄弟吃了算你小子的福氣,我告訴你方圓三千里內可都是我們兄弟的地方,就算天帝境的大妖也不會輕易的招惹我們兄弟。」那名天王中期的火妖聽到葉修叫他們上古大能,似乎也是非常高興,於是對葉修也多說了兩句。

「那為何你們身上沒有自己的氣息呢?」葉修繼續問道。

火妖也是不急於吃葉修,畢竟,在他們看來,這個連天王境都不到的小子,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在他們兄弟三人手中逃走。

無數年的無聊歲月讓他們也很希望有個外來人和他們聊聊,於是他們向葉修說道:「我們在這裡面已經待了數千萬年,氣息早就被這裡的環境同化了,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適應環境,而且這鴻蒙之境的同化能力很強,我估計你要是待上兩三個月,氣息也會被同化的。」

葉修聽到這裡,也就釋然了,既然這樣,自己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了,自己在這裡肯定不會只待兩三個月,於是臉上露出了些許微笑,對三位火妖的回答,他已經很滿意了,畢竟這只是第一層最外圍的妖魔,於是葉修也不願意再逗留,說道:「多謝相告,在下告辭了。」

葉修也不願殺他們,雖然他們一開始襲擊了他,不過告訴了葉修這麼多消息,葉修也就不想拿他們下手了。

誰知這火妖彷彿吃定了葉修,三位火妖瞬間圍了上來。

「還想走嗎?」為首的那位火妖笑吟吟的看著葉修。

「非要我動手嗎?」葉修看向他們。

「呦呵,這個不到天王境的小子竟然敢動手?」為首的那位火妖面帶嘲諷的對著自己的兩個兄弟說道。

「哈哈,大哥,還和那小子費什麼話,今晚我們吃頓好的!」另外兩個火妖應和道。

話音未落,那三位火妖手上便翻起了複雜的印,三道紅光從三人身上飛了出來,紅光形成了一面面牆壁,將葉修圍在了中間。

葉修觀察著三人的手段,這紅光所形成的牆壁如同結界一般,想從裡面突破出去,就算葉修也得費一番手段。

緊接著,無數道如同剛剛襲擊葉修的暗紅色光芒,從四面八方向葉修射來。

襲擊時候葉修毫無準備,所以差點被偷襲成功,而此時,葉修也有了準備,並且這麼長時間的交談,葉修漸漸發現,雖然鴻蒙之境中的妖魔被同化,但是葉修依舊發現了一絲破綻與區別,比如這三個火妖,就比外界多了一層火屬性的氣息,雖然這股氣息很難被發現,可是以葉修的精神力,怎麼可能讓這氣息逃掉。

只見葉修閉上了眼睛,天眼瞬間睜開,無數道金光迎上來那想葉修射來的紅光,剎那間,天地間彷彿被紅金二色分割。

可是這個局面也就維持了一個呼吸的功夫,金色光芒驟然大漲,紅色光芒瞬間被吞噬不見。

葉修只是釋放了天眼神通的一種最基本的攻擊手段,只是龐大的精神力的衝擊,經過天眼的轉化,化為了實質的攻擊,迎上了三位火妖的神通。

完全是碾壓式的局面,不過對於火妖剛才說的,他們可以與天帝境強者一拼,葉修不否認,如果遇到正好被克制的天帝,被困在這結界中,真有可能著了三人的道。

反觀這三位火妖,此時全身如同被灼傷了一半,冒著黑煙,身為火妖的他們,竟然會被灼傷,這讓他們無論如何也難以接受。

「為什麼,那小子為什麼這麼強?」三個火妖此時心裡都是這麼想的。

葉修邁著緩慢的步伐向著這三個狼狽的火妖走去。

「饒……求求你,饒了我們把。」火妖見葉修的表情不對,趕忙求饒,再也沒有剛才的囂張。

「我可是給過你們機會的,可是你們不要啊。」葉修你著眼睛,蹲在這兄弟三人面前,笑著說道

這三個火妖看著葉修那彷彿人畜無害的表情,心裡不禁毛毛的,可是就在下一句求饒的話正要從嘴裡蹦出來的時候,只見葉修的天眼又一次睜開了。

而這次,葉修的天眼收取了它誕生以來的第一條人命,不,是前三條人命。

沒有任何徵兆,這火妖三人臉上還帶著驚愕,可是他們的靈魂,已經消失了。

忽然間,三道火紅色的光團從火妖三人的身體上升起來了。

「這便是那所謂的真靈吧?」葉修心裡揣測,便用精神力拉著那三團真靈到了自己的嘴邊。

一張口,葉修便將其吞入了肚子中,葉修感覺到自己的靈力竟然對這真靈沒有任何排斥,將這真靈全部吸收。

葉修沒有想到,自己那已經到臨界點的靈力,就這麼突破了。

剎那間,靈力暴漲,精神力暴漲!

天王境,葉修在進入鴻蒙之境后第一次吸收真靈,便突破到了天王境。

這也給葉修注射了一針強心劑。

聽火妖說,方圓三千里沒有妖魔了,雖然三千里對葉修來說只是一瞬間的功夫,但是葉修如今剛剛突破天王境,境界還需要鞏固。

於是葉修決定,在此停留一夜,明日繼續向前殺戮。

令葉修沒有注意到的是,他心中的殺氣隨著殺今天這三人,比過去漲了許多,本來葉修並沒有說一定要殺這三人,可是就在葉修走到他們身邊的那一刻,葉修忽然心裡極其煩躁,於是,果決的將三人殺死。

這一晚,葉修除了鞏固自身的修為,也在感悟著這個天地,這鴻蒙之境如同另外一個宇宙,所以的一切都有它自身的運行方式。

而那所謂的鴻蒙之境的氣息,經過葉修一夜的觀察,其實只不過是鴻蒙之境自身的天地規則對人的改造,為了更適合這個地方規則的運行。

每當改變一個人,這個人便會是規則運行的助力,不過葉修發現,這個地方的規則並沒有太強的意識,只不過是本能而已,所以,葉修也不怕自身也被同化,於是,再不反抗這個地方規則的入侵。

經過一天的休整,葉修感覺自己的精力十分充足,於是他繼續向第一層深處走去,他的目標,便是自己可以達到可以從鴻蒙之境出來的標準,也就是千名天境,以及十名封境。

葉修初步估計,自己至少在天皇境以前出不去了,葉修只能默默祈禱自己能夠早些突破。 「我也不要求你幫他報仇什麼的,只要你在他遇到危險時,能夠保護他就行了。」

風玫說的輕飄飄的,奈瑞尼卻聽的面如土色。

「他怎麼不與全世界為敵呢!」還所有吸血鬼與吸血鬼獵人都是敵人,他咋不上天嘞!

風玫點頭:「若他願意,也不是不行。」

奈瑞尼:「……」他終於明白什麼叫物以類聚了。哦,不,那本來就是她帶出來的娃,與她想象也沒什麼,他要淡定,保持淡定!

淡定個頭啊!

就算他現在是二代親王了,也不是所有吸血鬼與吸血鬼獵人的對手啊!

食道升仙 「半年,你只需保護他半年,他成年之後,你就不用管他了。」風玫補充,等沐音澈成年,體內血脈力量覺醒,沒人會是他的對手,她自然不用擔心他的安全。

「還未成年?」奈瑞尼詫異,而後不可置信地瞪著風玫,「你禽獸啊!竟然啃未成年!您還記得您老人家多少歲了嗎?做人家老祖宗都綽綽有餘了吧!」

風玫黑了臉:「是他啃的我!」

奈瑞尼「嘖」了一聲,嘀咕:「沒你這老骨頭同意,誰啃得動你啊。」

風玫眯眼:「你說什麼?」

亂了流年傷了婚 「啊!我說你真的不準備再搶救一下嗎?你看你若是死了,人家小嫩草該多傷心啊,你忍心嗎?」

「誰說我要死了?」風玫冷睨了他一眼,要死她也要堅持到任務完成之後,「你是不是總是巴不得我死好繼承我的王位?」懶人聽書

奈瑞尼懵逼:「你還有王位?」

風玫高冷臉:「不像嗎?」

奈瑞尼很誠實地搖頭:「不像。」她當皇帝,就她這萬事不留心的性子,只怕早就亡國了。

哦,他忘了,現在的她對一棵嫩油油的小草很是留心來著。

「不像啊?」風玫起身,「其實我也覺得不像,看來我是真的記錯了,我並沒有什麼王位。」

奈瑞尼:「……」他真的懷疑,這真的還是他當初認識的那個不夠嚴肅,簡直能凍死個人的古紇嗎?!

「這莊園挺大的,你自己去找個何意的房間住著。」風玫往樓上走去,走之前還不忘帶幾瓶「酸奶」,這個現在可是她的救命必備品,雖然看情況也快要沒用了。

奈瑞尼不幹:「我認床,我要睡我的棺材板!」

風玫腳步不停:「你開心就好,只有一點,在他成年的這半年裡,他只要出了整個兒莊園,一個安全都由你負責。」

奈瑞尼表示很不開森:「我能拒絕嗎?」

「不能。」風玫已經到了樓梯口轉角,唇角揚起。她知道,奈瑞尼也只是說說,他不會拒絕的,而他答應了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

奈瑞尼哭喪著臉:「你不能這樣推我入火坑啊!大不了,咱不做朋友了!」

風玫的聲音已經消失在樓梯口,沒人回答他的問題。

奈瑞尼一個人裝可憐沒意思,立即收了表情,「噔噔噔」上樓了,看了看房間,對著空曠的走廊吼:「那我就住在樓梯口靠右的第一間了啊。」 出了火妖的領地,葉修小心翼翼的向前慢慢推進著,對於這些事情,葉修還是十分小心的,雖然他的精神力現在可以細微的觀察到一些事情,可是,畢竟他不能時時刻刻都在緊張的觀察著周圍。

於是只能慢慢推進,兩個時辰,葉修也就前進了三萬里左右,在路上葉修只不過碰到了一個天王境初期的小妖。

「這裡的人都去哪了?」葉修不禁疑惑道,以鴻鈞仙人所說,這第一層關押的妖魔就算不是滿地跑,也應該是非常常見的。

但而今,葉修不過遇見了小貓小狗兩三隻。

這個速度,雖然葉修也沒有不滿意,可是那所謂的危險呢?王宇林都說封境以下的人有死無生,可是以現在的情況看來,只要穩穩的在第一層不緊不慢的修鍊,時間一長,境界依舊可以上去,是一個很好的試煉地啊。

平靜的氣氛讓葉修警惕性漸漸降低。

葉修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漸漸邁入了一個極度危險的環境之中。

忽然,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極度血腥的味道,葉修聞到,不禁皺了皺眉頭,他精神力又一次橫掃過去,可是並沒有發現什麼東西。

天空中的血日慢慢被紅雲蓋住了。

驟然間,天地間狂風大起,一個個如同地球上的蟑螂般大小的蟲子漸漸聚集了起來,遠遠看去,就好像被風吹起的灰塵。

可是這「灰塵」驟然勢頭一轉,向葉修沖了過來。

葉修看到形式不對,即可運轉起了桃花寶典,無數層金光色的壁壘在葉修周圍出現了。

只見那數不清的蟲子衝擊上了葉修的防禦壁壘。

「噗……噗!」

葉修的靈力壁壘如同火焰一樣燃燒著那些蟲子,而那些蟲子卻如同飛蛾撲火一般不斷衝擊著壁壘,所以被葉修靈力擊碎的蟲子都化作了血霧,其他的蟲子就將那些血霧吸收進自己的體內,漸漸的,那些蟲子之中有許多開始變大。

葉修身前的壁壘越來越薄,漸漸的,那蟲子之中有許多變做了老鼠一般的大小。

葉修早已經睜開了天眼,可是他發現,就算自己殺死那些蟲子,依舊會被其他的蟲子吸收。

一開始,那些蟲子不過是都天魄境的,可是這麼一段時間以後,葉修發展,那些老鼠大小的蟲子,竟然已經是天人境中期或者了。

以這個進化速度,如果繼續殺戮這些蟲子,這些東西甚至有可能進化到封境。

沒辦法消滅,葉修這時真不知道該如何了。

經過無數蟲子的衝擊,葉修所構建的壁壘,終於被衝破了。

無數血紅色的蟲子攻擊著葉修,葉修只能用天眼神通防禦著,精神力不斷釋放。

又是無數的蟲子被殺戮,那血紅色的氣息不知被其他蟲子吸收著,葉修也在不經意間將那些蟲子死後的氣息吸入體內。

就連葉修自己也沒有發現,他的雙眼已經變得血紅,只有當中的天眼還依舊散發著金光。

「殺……殺!」葉修的心漸漸被殺戮侵蝕了,不可遏制的殺意讓葉修從單純的防禦開始漸漸變得主動起來。

在他的手中,終於又出現了朱雀大印,自從葉修來到陸壓境以後,再沒有用過這方大印,因為如今葉修的手段變多了,有時候沒必要藉助外物,靠自己的能力還會鍛煉自己。

可是現在的葉修,殺戮之心讓他只以殺戮為目的。

朱雀領域展開,所有還處在天魄境的蟲子被瞬間擠壓成了粉末。

這時,那群蟲子之中已經有了天王境的存在,當然,蟲群的數量也減少了許多。

但對於葉修來說,什麼境界已經沒有區別了,如今,就算是封境的強者在他面前,葉修也敢上去與他一戰不知過了多久,蟲群已經消失了,剩下的,就只有數十隻,可是,這數十隻蟲子都已經是天王境。

而葉修的靈力,彷彿沒有一絲劇烈的感覺,從剛剛開始被動的吸收怪蟲死後所產生的氣息,到後來主動吸收。

好像是這怪蟲氣息對於葉修來說就是補藥。

終於,蟲子中出現了天帝境的強者,數量也只剩下兩個,可是給葉修的壓力,不必剛剛開始時的小,而這時的葉修,已經收了天眼神通,只是靠本能來殺戮。

可以說,葉修這時已經失去了自己的意識。

金色的靈力不知不覺之中被染上了一層紅光。

天帝境的強者當然不容易對付,葉修以命相搏,也只是與這兩個蟲子戰成平手。

沒有了血紅色氣息的吸收,漸漸的,葉修的身體越來越沉重,速度也越來越慢,甚至於朱雀領域都開始慢慢變得不穩。

終於,葉修手上出現了失誤,被其中一隻蟲子衝到了身前,只見那如同貓一般大小的蟲子,張著猙獰的巨顎,咬向了葉修的胸口,緊接著,便縮成一道紅光,鑽入了葉修的體內。

葉修的眼神瞬間獃滯,剛剛吸收的殺戮之氣瞬間湧向那道紅光,紅光不斷的壯大,在殺戮之氣整個被吸收完以後,那紅光終於向葉修大腦衝擊了。

而葉修,也就在殺戮之氣消失的那一刻恢復了清明。

可是這紅光完全沒有給葉修反應的時間,變沖向葉修的大腦。

終於,那紅光衝破了葉修的防線,無數強大的毀滅意識入侵著葉修的靈魂,葉修的意識又一次變得模糊了。

葉修知道,如果這一次他又失守了,這輩子可能都不可能再恢復了,於是葉修整合自己所有的精神力向那紅光發起了反擊,又一次精神力的碰撞。

只是葉修在最開始的時候消耗太大了,現在自己所剩的精神力已經難以與那入侵者抗衡了。

就是這時,葉修的天眼不受控制的又一次睜開了,瞬間,龐大的吸力攻向那紅色的意識,如同黑洞一般,那剛剛將要侵佔葉修意識的東西瞬間消失了,可是那黑洞依舊沒有消失,彷彿在等著什麼。

就在這時,有一道紅光沖了進來,葉修知道,這是另一隻天帝境的怪蟲,可是當這紅光將要補上去的時候,好像是發現了那個莫名出現的黑洞。

便如同老鼠見了貓一般想要逃出葉修體內,可是,那詭異的黑洞怎麼會讓它就這樣逃跑。

一陣更強的吸力想那股紅光席捲而去。

葉修不知道這黑洞到底是什麼,至少他現在安全了。

但是令葉修一陣發虛的是,那黑洞再吸完怪蟲意識后並沒有消失,而是轉向葉修的意識,彷彿也要連葉修一起吞噬了。

可是就在這是,葉修的天眼如同有有意識一般,放出了一道極其龐大的威壓,瞬間,那黑洞便乖巧了下來,吸力也慢慢消失了。

葉修終於鬆了一口氣,也不禁驚嘆道,「這天眼神通到底是什麼,為何如此怪異?如果以後有機會碰到二郎真君,一定要問問他。」

然後,葉修就不自覺的將精神力探向自己天眼的所在地方,畢竟,這天眼剛剛救了他兩命。

誰知葉修一看,不禁有種錯愕的感覺,那天眼此時已經變成了血紅之色,而當葉修的意識觸碰到它的時候,自己的內心不禁就會升起一股殺戮的慾望。

「難道這天眼又一次變異了?」葉修暗道。

最開始,天眼只是純白色的,當葉修吸收了仙帝的精神力后,天眼便成為了金色,而如今,天眼又一次變成了血紅色。

葉修還發現,天眼以前的那些能力還都在,可是這一次變異所賦予的能量到底是什麼。

葉修不斷的思考著,也不斷以精神力向天眼試探著。

「殺?」葉修發現,自己唯一的發現就是當他開啟天眼的時候,殺意便會湧上心頭,而且自己的心在這一刻也會變得非常冰冷,感官能力大幅度增強。

意識到這點,葉修異常驚喜,對於他來說,主要的手段便是精神力,可是精神力耗盡以後,自己的力量便會去了大半。

男神請入甕 這次的變異,讓他覺得,就算精神力用盡,自己也能保持一個清醒的頭腦,從而異常從容的應對一切,比如這次,如果他早有這個能力,葉修便能堅守靈台,那意識無論如何也侵蝕不了他,等葉修的精神力恢復,便可以反攻過去。

終極三國之諸葛亮是女生 所以這個能力對於葉修現在來說,就如同久旱逢甘霖。

葉修不斷的試著這個能力,他竟然又發現一個事情,那天眼竟然還在不斷的吸收這個鴻蒙之境的氣息,壯大它剛剛拓展的能力,雖然這個速度極其緩慢,可是一直在持續。

葉修不禁佩服創造這個神通的人。

可是他不知道,就算創造這個神通的人如今來這兒,也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靈力與精神力的枯竭讓葉修感覺自己的身體快要散架了,如果不是天眼的新能力,可能此時葉修已經暈過去了。

但葉修不能暈,他不清楚,這附近到底有沒有妖魔,此時的葉修,只要來一個普通的天將境的妖魔,都能輕易的殺死他。

葉修就只能按原路返回,因為他發現,越向外圍,妖魔越少,所以,急需要恢復的他,如今只能向外圍飛去。 回到了火妖的領地,葉修急忙為自己布下一層結界,馬上便進入了冥想狀態,來恢復自己的精神力與靈力。

漸漸的,天黑了下來,經過了幾個時辰的冥想,葉修的狀態恢復了一半,他便從修鍊中醒了過來。

葉修雙眼微睜,忽然又一種錯覺,葉修感覺彷彿自己與這周圍的環境融入在了一起。

沒錯,葉修已經與鴻蒙之境的氣息融入到了一起,火妖們說過,至少兩三個月才能如此,可是葉修經過這場戰鬥,直接融入了。

葉修覺得,那蟲子可能是這鴻蒙之境的本土生物,以至於葉修吸收了那蟲子的氣息而使自己提早融入。

既然已經和環境融合了,葉修也就不再遲疑,他要趕快戰鬥,增強自己的靈力境界。

葉修決定了,這次再走就不會再回到這兒了,一定要殺翻第一層。

葉修站起身來,掃視了一遍這寂寥的天地,帶著血腥氣息的風吹拂著葉修的臉龐,但是卻不能帶給葉修一絲一毫的影響,其中所帶的殺戮氣息早已被葉修的天眼吸收。

如同炮彈一般,葉修騰身飛起躍向遠方。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