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車,她不解的問:「你中午就過來等我下班?幹嗎來這麼早?」

紀景言啟動車子,冷笑說:「沒地方去唄。」

寧嘉低頭,有點歉疚的說:「我今晚回去和我媽說,白天你要沒事,就在家吧,天氣一天比一天的冷了。」

「不用,明天我就出差了。」紀景言斜眼看了她一眼,故作輕鬆的問:「中午你們倆在公司食堂吃的?他也太摳了,來找你,也不說帶你出去吃。」

「是我沒想出去吃,單位食堂挺好吃的。」寧嘉說:「以後你要沒地兒去,就去爬爬山,逛逛公園,帝都的名勝古迹這麼多,哪兒你不能溜達,偏來這工業園幹什麼呢?」

「不知道,開開車就開過來了。」紀景言自嘲一笑,「可能我太想你了吧。」

寧嘉聽他這麼說,一時間竟然語塞,嘴巴動了動,也沒說出什麼來。

紀景言這話說的是真的,雖然天天見,可心裡卻還是很想念她。今天在車裡看到雲寒的車開進去,他心裡就不是個滋味,就羨慕嫉妒恨全都有了吧。

此後倆人便是沉默,誰都沒有再說一句話。

幼兒園的門前如豪車展覽,門前排起了一溜兒的車。紀景言找了個位置,停好了。

「給。」寧嘉從包里拿出幾塊水果糖遞給他,說:「等下孩子會找你要的。」

紀景言接過來,放進了衣服口袋裡。

倆人上樓朝A班走,路過的其他班裡老師家長都穿上了裝扮的服裝,臉上畫著誇張的妝容,都是很可愛的小角色,像是要演出似得,看著很有意思。

A班教室里已經站滿了家長,有的換好了衣服,有的則在化妝,有的則和自己的孩子在互動。寧嘉和紀景言去的還算早,和老師打了招呼后,紀景言去領服裝,寧嘉則在孩子堆里找那小哥倆。

「雲熙,雲澤!」寧嘉在靠窗的位置那邊看到他們,叫了一聲。小哥倆聽到,轉過頭來找,看到寧嘉,隨即大叫的跑了過來。

「嘉姨!」倆個孩子撲進她的懷裡,齊聲問:「爸爸呢?」

冷麪首席俏逃妻 寧嘉則看著打扮好的他們,笑著說:「你們倆好可愛啊!剛才要不是看到你們的小臉,從後面看,真的認不出來呢。你們倆真的太好玩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拿出手機來,「來,嘉姨給你們拍幾張!」

小哥倆很配合,做出各種動物兇猛的動作,樣子可愛的叫寧嘉又是咯咯笑個不停。

紀景言拿來服裝,問她:「你選的是什麼呀?老師和我說,咱們一個是小王子,一個是小狐狸。」

「對呀,怎麼了?」寧嘉拿過他手裡的衣服展開看了看,說:「對,這不是小王子的衣服嘛!你那麼死板,稍微誇張一些的你肯定不喜歡,我看就這個小王子正常,就給你選了這個。」

「正常嗎?」湖藍色長袍,只到他的膝蓋處,肩膀上立起的兩顆小星星一晃一晃的,叫人看了想忍不住伸手去碰一碰。

「嗯……除了袍子短了點,其他都還好。」寧嘉憋笑的說。

其實,紀景言這樣子有點滑稽,沒有一點小王子的感覺,那長袍穿在身上,如短款的雨衣。

「這什麼玩意兒啊!」紀景言不滿的說道。

寧嘉怕孩子聽到,忙輕推了他一眼,「挺好的。」

她指給他看那邊裝扮霸王龍的男家長,問:「還是,你喜歡那樣的?」

紀景言撇嘴加翻白眼的,委屈道:「就這個吧。」

寧嘉也穿上了她的狐狸衣服,再把狐狸頭的帽子一戴,可愛極了。

鬼醫難寵 「哇!嘉姨!」兩個孩子眨著星星眼,拍著巴掌的說:「你可真好看!」

寧嘉抓著帽子兩邊的毛茸茸的繩子,沖著紀景言晃腦袋,嬌笑的問:「看我像不像小狐狸?像不像?」

紀景言心臟突突跳,感受她少女一般的熱情,強忍著把她抱入懷裡的衝動,他輕抿著嘴角,半轉過身去,輕斥一聲:「別鬧!」

寧嘉沒看出來他的異樣,切了一聲,又對著兒子們搖頭晃腦,拿手裡的小毛絨蹭他們的臉玩。 總裁霸道晨婚 兩個寶貝被蹭的咯咯笑,躲來躲去。

萬聖節的派對,幼兒園準備了歌舞節目,以及各種遊戲。小孩子們在中間來回穿梭,手裡拿著個小籃子沖家長們要糖果。

紀景言和寧嘉也參加了遊戲,擠氣球。顧名思義,氣球放在倆人身體中間用力被擠爆。紀景言還好說,穿的不誇張,寧嘉就不行了,毛茸茸的衣服已經叫她渾身出了汗,隔著厚厚的衣服也用不上力。紀景言摟著她的腰,用力的去擠,倆人的身體親密接觸在一起。

遊戲結束,紀景言和寧嘉奪得了第一。

「可要熱死我了!」寧嘉摘下了狐狸帽子,用手扇著風埋怨紀景言說:「你剛才都要把我腰給勒折了!」

「不使勁,這平板電腦怎麼能到咱們的手上?」紀景言嘚瑟的用手拍了拍戰利品,看著台上還在玩遊戲的家長們,說:「這派對也不知道是給孩子們準備的,還是給咱們家長。」

下一秒,倆人都沒說話,都意識到了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好似手中還留有對方的體溫。紀景言臉上帶著似有若無的笑,寧嘉則有點不知所措。

兩個多小時后,派對結束。家長們一個個累成了狗,孩子們收穫了滿滿一小籃子的糖果。園裡也給孩子們準備了小禮物——電話手錶,孩子們都很高興。

一家四口進了小區,慢慢的朝家的方向走。

「你明天就出差了嗎?幾點的飛機?」寧嘉突然開口問他。 紀景言好整以暇的問:「幹什麼,你要送我呀?」

寧嘉笑了笑,「不送你,還不能知道你幾點的航班了嗎?」

「明天走的早,別送了,和孩子好好在家過一個周末吧。」紀景言伸手摸了摸哥哥和弟弟的頭,對他們說:「爸爸要出差幾天,你們在家要乖乖的啊,聽嘉姨和外婆的話,爸爸回來給你們帶禮物!」

「爸爸,你要去幾天啊?去哪兒啊?」小哥倆仰頭問。

紀景言說:「去國外。等你們再休周末的時候,爸爸就回來了。」

「爸爸,我們會想你的。」

「好,爸爸也會想你們的。」紀景言笑,抬頭又看著寧嘉,嘴角掛著一抹促狹的笑,說:「嘉嘉,我更會想你的!」

寧嘉看他一副惡作劇的臉,無奈的笑了笑,「你的心,可真夠大的了!」

回了家,小哥倆看到莫雨晴和妹妹來了,激動的大喊大叫,換了鞋后如衝出的子彈頭一般衝進客廳,撲進了莫雨晴的懷裡,嘴裡不停的叫著:「媽媽,媽媽,我想死你了!」

妹妹也沒躲掉他們的「攻擊」,抱完莫雨晴,就來抱她,一個抱頭,一個摟腰,想要給她抱起來,還在問她:「妹妹,想哥哥了嗎?哥哥看你重沒重。」

顧書婉被他們摟的上不來氣,一邊掙扎著一邊喊媽媽。

寧嘉走過來,解救了妹妹,對小哥倆說:「你們這樣會弄傷妹妹的。來,帶妹妹去兒童房玩吧。」

三個小朋友歡快高興的跑開了,寧姨也不在這打擾他們聊天,起身也跟著孩子後面去了。

紀景言問莫雨晴:「今晚在這住哦?」

「你不歡迎啊?」莫雨晴斜眼看他問。

「顧夫人駕到,誰敢不歡迎。」紀景言朝自己房間走說:「正好我明天也出差了,你可以多住幾天。」

莫雨晴吃著蘋果問:「派對有意思嗎?」

「就那麼回事吧,折騰家長玩呢。」寧嘉坐在她身邊,卻又很興奮的說:「不過,給你看看我兒子的照片,穿上動物的衣服,好玩的不得了!」

倆人低頭看手機,寧嘉一邊劃一邊歡躍的說:「你看這小模樣,是不是很可愛?你看,還皺皺著小眉頭,像不像紀景言?」

天價盲妻 「他兒子,像別人就怪了!」莫雨晴看完照片,發表言論。

「和那雲大總裁處的挺好的啊?」莫雨晴斜睨她問,「什麼時候勞煩你幫著給我們邵霆介紹認識一下唄。」

寧嘉從手機里抬起頭,嗔怪的說:「你怎麼說話也這樣呢?看我談戀愛,你是不是嫉妒了?」

「我嫉妒你妹!」莫雨晴哭笑不得,「他對你怎麼樣啊?好不好?」

「好,什麼事情都為我著想。」寧嘉如數家珍似得說:「每天都會給我打電話,中午沒有應酬的時候就會來工業園跟我一起吃飯;晚上沒應酬呢,就會來接我下班;很照顧我。像是今天中午我給你打電話,我說你們在吃烤肉呢,他放下筷子就要帶我去吃烤肉,給我都弄的一愣。反正就,感覺他很寵我。」

「嘖嘖嘖。」莫雨晴咂舌,「我就問了一句,你跟我說了這麼一大堆,我不關心細節。」

「誒呀!」寧嘉嬉笑的靠在她肩膀上,「人家這不是想跟你分享一下嘛。」

莫雨晴也忍不住的笑,「你開心就好!」

寧嘉哼了一聲,「可不就我開心了,我和雲寒在一起,你們沒有一個高興同意的。」

「我不同意,是因為我覺得你心裡還有紀景言,你心裡帶著個人和雲寒在一起是不道德的。寧姨是不想失去外孫子才不同意的,你說誰會為你開心?」

「我心裡可沒有紀景言了,你別亂說!」寧嘉嚴肅道,「孩子固然重要,我也沒說拋棄他們。撫養權的事,我盡量和紀景言談。」她繼續說:「說句不好聽的,以後我要真和雲寒結婚了,也會有孩子的,那就不是她的外孫了?」寧嘉心裡其實並沒有想這麼遠,可聽莫雨晴的話,就忍不住的要拿這話做反駁。

莫雨晴說:「你生的,都是你媽的外孫。我也不知道寧姨心裡怎麼想的,喜不喜歡雲寒,反正她和我說,雲家,你們高攀不起。」

「紀家我也高攀不起呢。」寧嘉哼了哼,「可現在眼下是高攀不起的事嗎?他們倆都喜歡我,我有什麼辦法?」

「可把你給能耐壞了!」莫雨晴說:「所以咯,你媽說不管你的破事了,隨你們怎麼折騰去吧,只要孩子在身邊就好!哦,對了,她還問我,你和雲寒到哪步了,感情淺的話,不行就斷了吧,讓我勸勸你。」

寧嘉朝天翻了個白眼,「所以,你現在要開始勸我了嗎?」

「你看呢?你覺得我勸的動你嗎?你個一根筋的東西,我可不敢勸。」

紀景言在房間里收拾好行李,拉著箱子出來了,立在牆角,說:「帶孩子去洗漱吧,折騰折騰,也到點該睡覺了。」

「我去給客房收拾出來。」寧嘉站起來對莫雨晴說:「你去叫孩子,讓他們跟爸爸去洗澡。」說完,朝客房走去。

莫雨晴看著紀景言,感慨的說:「這麼看著,可真像兩口子啊。」

「小雨晴,多日不見,你往我心口插刀子的本事又精進了不少呢。」紀景言手握成拳頭,捶了胸口兩下。

莫雨晴咯咯笑,「你得努力呀!剛才她可和我說了不少雲寒對她的好呢!」

「切!」紀景言一臉瞧不起的樣子,「就讓他先嘚瑟幾天!」

晚上睡覺安排,也起了一點小爭執。三個孩子非要在一起,加個大人的話就會很擠,寧嘉和莫雨晴好說歹說,他們才同意分開,妹妹抱著小被子,和莫雨晴去了客房。

早上天剛蒙蒙亮,紀景言收拾好,從房間里輕手輕腳的出來,剛要給寧嘉發微信叫她過來自己房間陪孩子,就見她從房間里出來了。

「你現在就要走?」寧嘉揉了揉眼見,小聲的問。

紀景言說:「你去完洗手間,就去我那屋陪孩子睡吧,我先走了。」

寧嘉又捂嘴打了個哈欠,說:「我不是出來上廁所的,你時間來得及嗎?我給你煮點餃子吃你再走。」

紀景言心內一動,抬腕看了眼時間,隨即說道:「好吧,你給我煮點吧。」 紀景言心裡美滋滋的跟著寧嘉去了廚房。一個坐在中島台前等著,一個在爐具前下著餃子。

「上車餃子下車面。這十一月份的天了,早上冷的很,你空著肚子走,身子會冷的。」寧嘉用勺子在鍋里輕輕的動,對他說。

紀景言在後面笑眯眯的看著她,也不答話。

「芹菜肉餡的。」寧嘉繼續說:「知道你愛吃韭菜三鮮餡的,可味道大,有損你總裁身份。」她回頭看他笑著問,「芹菜肉餡的也可以吧?」

紀景言也跟著笑了笑,「你煮的,什麼餡我都愛吃。」

寧嘉看著鍋里的餃子,輕輕嗤了一聲。

餃子很快煮好了,盛盤端了過去。

「你也陪我一起吃點吧,自己一個人吃沒意思。」紀景言說。

寧嘉也覺得肚子空蕩蕩的,答應說:「好吧,陪你吃點。」

倆人相對而坐,透過熱氣,寧嘉看著他說:「在外照顧好自己,回來可千萬別忘了給孩子買禮物。」

「不會忘的。」紀景言吃掉一個餃子,問:「你想要什麼?我在那邊給你買了。香水?包包?」

「謝謝你,你什麼都不用給我買。」寧嘉說:「你也知道,我對那些都不感興趣。」

紀景言聞言,沒有再問。

「嗯……」寧嘉沉吟一下,遲疑的對他說:「等你回來后,咱們倆好好的談一談可以嗎?」

紀景言面沉似水,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角,微微挑了眼角,「原來你早起給我煮餃子,是在這等我呢?」

寧嘉白了他一眼,輕罵道:「你真是狼心狗肺!」

她放下筷子,不悅道:「我就提了一句,可以就可以,不可以就算了,你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白瞎了我的好心!」她猛地站起,凳子腿刮著大理石地面,劃出一道刺耳的聲音,「行了,你走吧,不送了。」

看著她氣呼呼的出了廚房,紀景言無奈一嘆,收拾碗筷洗乾淨后,離開了。

寧嘉去了兒子的房間,躺在紀景言的位置上,繼續陪著孩子們睡覺。不知又睡了多久,聽到房間門開的聲音,過了一會兒,她手摸向身邊,兩個孩子早都不在了,客廳里傳來他們玩鬧的尖叫聲。

她慢悠悠的坐起來,撓了撓頭髮,這回籠覺睡的她腦袋疼。莫雨晴進來,對她說:「起來吃飯了。景言什麼時候走的?」

「四點多。」她打了一個哈欠,「我不吃了,早上我陪他一起吃的餃子,現在不餓。」

「哦?你起來給煮的?」莫雨晴好整以暇的問。

「很奇怪嗎?哦個屁啊,出去,我還要睡一會兒!」寧嘉給她攆了出去。

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也睡不著,客廳里不停的傳來孩子的吵鬧聲,沒一會兒,三個孩子忽地一下闖了進來,手裡拿著個電話,還在響著音樂,對她說:「嘉姨,嘉姨,你的電話。」

寧嘉接過來,對他們道謝,三個孩子又風一樣的跑出去了。

「喂?」寧嘉柔聲的接了起來,「雲寒。」

雲寒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語氣有些委屈的說:「身為你的男朋友,你可不可以給我起個昵稱呢?叫我大名,是不是顯得太外道了?」

寧嘉呵呵笑了笑,「那叫你什麼啊?像奶奶一樣,叫你小寒?」

「昵稱並不局限於名字,你也可以叫我親愛的,哥哥,或是叫老公我也很樂意!」雲寒好整以暇的說。

老公?寧嘉心裡不知怎麼回事,咯噔了一下,這個稱呼,她只叫過紀景言。

「你這都是跟誰學的呀?」寧嘉說:「你要覺得叫名字不親近的話,那我以後就叫你,嗯……軒軒爸爸吧,你看怎麼樣?」她說完,自己先哈哈大笑出聲。

雲寒好笑的說:「行吧,你願意叫什麼,就叫什麼吧。」

「吃早飯了嗎?我還沒起來呢。」寧嘉抻了個懶腰,懶洋洋的說。

雲寒說:「剛吃完,就給你打電話了。今天我沒什麼事,一會兒出來看場電影吧。」

他說完,莫雨晴端著飯碗晃晃蕩盪的進來了。

寧嘉看她一眼,遲疑片刻,對雲寒說:「雨晴來了,我們想今天帶孩子出去玩的,恐怕不能陪你了。「

雲寒說:「那這樣正好,我可以開車帶你們去玩,帝都我都熟悉,孩子們能玩的地方我也都知道,你們倆個女人帶著三個小魔頭太累,我陪著也可以幫著看看孩子,背背包,再好不過了。」

莫雨晴在旁邊也聽到了,一個勁兒的用胳膊撞寧嘉,不住的點頭小聲說:「可以,可以!」

寧嘉說:「這多麻煩你啊?你難得休息沒應酬,在家好好休一天,就不要出來陪著我們受罪了。」

雲寒卻不在乎的說:「這麻煩什麼呀,我們一起,你也不用那麼辛苦。」他又深情的說:「主要的,我還是想要見你。」

「咦……」莫雨晴在旁邊咧嘴,小聲的說:「他有車,多方便啊,邵霆和阿澤今天都有事出不來,咱倆又都不會開車,這有個現成的司機,幹什麼不用。」

寧嘉聳了一下她,對雲寒說:「那好吧,你過來吧。」

掛了電話,莫雨晴不解的看著她問:「你確定剛才打電話的是你男朋友?天哪,你們倆怎麼會那麼生分呢?」

寧嘉疑惑的問:「有嗎?我覺得很正常啊。」她看著她手裡的飯碗,好奇的問:「這什麼意思?」

「寧姨看你不吃飯,叫我直接給你端進來。要不要吃?」莫雨晴問。

寧嘉下床找拖鞋,說:「不吃了,你和孩子們也快點吃吧,等下哥哥就來了。」

哥哥?

寧嘉說:「你不說我們生分嗎?那我就親近給你看,膩死你!」

莫雨晴翻著白眼往出走,「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膩死我的!」

吃過了早飯,寧姨給孩子們洗漱換衣服,兩個媽媽對著鏡子描眉畫眼,試衣服,好一頓忙乎。

「你們倆帶孩子出去玩,得穿輕便的衣服和鞋子,別整的花里胡哨的,不方便。」寧姨看著她們倆找出高跟鞋出來,忙勸阻道:「穿高跟鞋,你跟的上孩子嗎?怎麼抱孩子?」

「寧姨,沒事,我們今天有苦力。」莫雨晴照著鏡子美了美,說道。

寧姨說:「那男人再怎麼會帶孩子能比得上女人啊?我可跟你倆說,別一出去你倆就不管不顧,把孩子都給我照顧好了!」 寧嘉說:「媽,你放心吧,有雨晴在呢。」

雨晴也給老太太吃定心丸,「寧姨,孩子我們一定會給看住了,安安全全回家來!」

等都準備就緒,雲寒的車子也到了小區門口。

寧嘉看到他發的信息后,大手一揮,「走!出發!」

「噢!去遊樂場咯!」三個孩子高興的手舞足蹈,匆匆的和外婆說了拜拜后,拉著媽媽的手就衝進了電梯里。

雲寒在車外面等著,沒一會兒就見兩個打扮時尚的女孩子帶著三個孩子朝這邊走來。都是當媽的人了,可身上還有那股少女氣息,再這麼一打扮,看著就更年輕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