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也是巧了,有一個女同學怯生生的說:「你們是找高三的第一名樂果橙嗎?我看到她朝那邊走了。」

幾人狂喜,連謝謝都沒來及說就朝著女同學手指的方向跑了。秦宇澤一邊跑一邊感嘆:樂果橙考第一還是有點好處的。

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宋明睿遠遠的就看到他媽和樂果橙一前一後進了前面路邊的小咖啡館,心裡更急了。

秦宇澤也看到了樂果橙,「快點,她們進去了。」

到了咖啡館的門口,秦宇澤卻把宋明睿給攔住了。宋明睿火起,「你又發什麼神經?」

秦宇澤斜睨了他一眼,「你們這樣跟土匪一樣衝進去,保安不把你們趕出來才怪呢。」

「你讓開!」宋明睿還是余怒未消,齊遠和張一鳴過來了,也勸他,「明睿你冷靜點,秦宇澤說的對。」

這是咖啡館,一般都是情侶或女孩子們結伴來的多,男生結伴進咖啡館本來就少,他們若急匆匆的衝進去,人家保安還以為他們是來鬧事的呢,哪敢讓他們進去?這不是白耽誤找人嗎?

宋明睿狠狠瞪了秦宇澤一眼,然後胡亂擦擦臉上的汗,調整了臉上的表情,這才推開了咖啡館的大門。

且說樂果橙和宋明睿他媽。

「阿姨找我有什麼事?現在總可以說了吧?」樂果橙低頭喝了一口咖啡。

姜子姍心頭的火又竄了上來,「你離我家明睿遠點!」

樂果橙很無辜,「我離他很遠呀!他在尖子班,我在普通班,我們都不在一幢教學樓。」離得挺遠的呀!

姜子姍深吸一口氣,「說吧,你怎麼樣才願意離開我兒子?」

樂果橙驚訝的張大嘴巴,不會是她想的那個意思吧?她和宋明睿?她怎麼不知道自己和宋明睿是那種關係了?看他媽這樣子,是把她當成勾引宋明睿的心機女了吧,難怪之前在外面一直強調宋明睿分心不分心的。

天哪!這可真是個可笑的誤會!

「阿姨,你弄錯了,我和宋明睿沒有關係。」樂果橙解釋說。

姜子姍一點都不相信,要是沒關係,兒子能比賽結束不回帝都跑去見她?要是沒關係,兒子能為她跟人打架?要是沒關係,兒子的成績能下降這麼嚴重?

要知道她的兒子從小就聽話,任何事,尤其是學習,從來沒讓她操心過。她的兒子有著明媚的未來,可現在全被眼前這個小狐狸精毀了。

「你說,要怎樣你才肯放過我兒子?」姜子姍壓著火氣。在她看來,她的兒子個人優秀,家庭出身又好,這個樂果橙接近她兒子不就是圖這些嗎?

復仇工具 樂果橙真的很想笑,小說里男主媽棒打鴛鴦的橋段居然被她遇上了,可她真的不是她兒子的女主啊!「阿姨,你真的誤會了,我和宋明睿不熟——」

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姜子姍聲音尖銳,咄咄逼人,「閉嘴,別的話我都不想聽,我就想知道你要怎樣才肯放過我兒子,我家條件是好,我兒子是優秀,可也不是隨便阿貓阿狗都能撲上來的。我兒子即使將來找女朋友,也必須門當戶對,門當戶對懂嗎?」

一副盛氣凌人而又輕蔑的樣子。

不熟?騙誰呢?她兒子都那樣了,她跟她說不熟,這不是吊著她的兒子嗎?姜子姍更加氣憤了。

在她們身後被隔斷擋住的另一邊,宋明睿被秦宇澤捂住嘴死死按住,他清楚的聽到那些尖刻的話從他溫柔知性的媽媽嘴裡說出,臉上全是羞愧。

在宋明睿的印象中,他的媽媽一直是溫柔通情達理的,他沒想到媽媽還有這樣一面,不用看他都能想象出此刻媽媽臉上不屑的表情。其實不用秦宇澤按住他,他也沒有勇氣站起來,他不知道該怎樣面對樂果橙,他害怕看到她厭惡憎恨的眼神。 秦宇澤呢,則是好奇,突如其來的好奇。之前想象中的哭哭啼啼被欺負的場景沒出現,秦宇澤就十分好奇樂果橙會怎麼應對呢。

樂果橙也生氣了,俏臉嗖的冷了下來。她自詡是個尊老愛幼的好孩子,之前宋明睿他媽冤枉她的時候,她都好聲好氣的解釋。哪怕她態度這麼不好,她都沒有生氣,就覺得她是長輩,著緊自己兒子的心情可以理解。

若是她奶知道有臭小子打她的主意,說不定會追人家暴打一頓呢。

可是宋明睿他媽也太過分了吧?連解釋都不聽就給她扣上罪名了,法官審案還允許申訴呢。

別說她和宋明睿沒關係了,就是有關係,哪怕愛的死去活來,就憑有這麼個媽,她也立刻跟宋明睿分手,絕不進他們宋家的門。

還門當戶對,她當她家是皇室嗎?

樂果橙深吸一口氣,壓下心裡滿腔怒火,不怒反而笑。

「阿姨,你家有礦嗎?」樂果橙脆生生的問。

「沒有。」姜子姍一怔,不耐煩的揮手,「你不要轉移話題,小姑娘,我告訴你,哪怕你用盡了手段迷惑了我兒子,我也不會答應,不會承認你的。」一副你死心吧的樣子。

樂果橙又深吸了一口氣,在心裡拚命的念叨:不生氣,我叫不生氣。這才沒把巴掌扇到宋明睿他媽的臉上。

「阿姨,你家有皇位嗎?」樂果橙又脆生生的問。

「沒有!」話一出口,似乎也意識到了不妥,「你什麼意思?」姜子姍惡狠狠的問。

「沒什麼意思啊!」樂果橙的表情無辜極了,小姑娘睜著大大的眼睛,一臉不解的樣子,「就隨便問問嘛,我還以為你家有皇位等著繼承呢。」

與對面咄咄逼人的姜子姍形成鮮明的對比。

附近桌的顧客也有好奇看過來的,聽到樂果橙這句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姜子姍惡狠狠的朝四周瞪去,所以她們都可同情樂果橙了。哎呀,這漂亮的小姑娘說話太有意思啦,也好可憐啊!可惜那女人那麼凶,她們也不敢幫忙。

樂果橙的聲音嗖然一變,冷冷的說:「你家既沒有礦,也沒有皇位,你哪來的自信覺得我會看上你兒子呢?論長相,比他帥的男生多了去了;論成績,他也就在我不在的時候稱稱王,我一來,他立馬成了萬年老二;論家庭,你家連礦都沒有。用得著我費盡心思去迷惑他嗎?阿姨,你說說,到底是誰給的你這種自信?」

「在你看來你兒子是塊寶,在我眼裡他連草都算不上。在你看來我就是個心機深沉纏著你兒子的不要臉,可在我家長輩的眼裡,我是他們最貼心懂事珍愛的小乖寶。阿姨,你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連這點道理都不懂呢?你連對別人最起碼的尊重都沒有,你老公知道嗎?你兒子知道嗎?」

樂果橙一連串的質問讓姜子姍很下不來台,她氣瘋了,「果然是伶牙俐齒,所以才把我兒子迷得死死的嗎?他今年高三,人生中最關鍵的時候,你這是要毀了他嗎?小小年紀,心腸卻這樣惡毒!」

隔斷後面的宋明睿心裡都難受死了,媽媽怎麼可以這樣說呢?不,這不是他的媽媽,他的媽媽不是這樣的。

齊遠張一鳴等也覺得宋明睿媽媽過分了,怎麼可以對一個無辜的女孩子說這樣的話呢?

「惡毒?」樂果橙笑了一下,笑意卻不達眼底,「我覺得惡毒這個詞用在阿姨你身上更加合適,回去好好問問你兒子,我跟他有一毛錢的關係嗎?就沖著有你這樣的媽,我樂果橙發誓,這輩子絕不對看上你兒子的。」

頓了下,又補充了一句,「畢竟你家也沒有皇位給他繼承。」諷刺卻又俏皮。

說完這句話樂果橙就站了起來,準備離開,這樣不講理的人多看一眼都是傷害。

附近的人都笑了起來,同時響起的還有姜子姍尖利的聲音,「你給我把話說清楚,你不許走!」就要來抓樂果橙。

有個扎著高馬尾的女孩跟著湊熱鬧,「嗨,我家有礦!」

樂果橙循聲望去,那女孩對她眨眨眼睛,樂果橙笑了,說:「那恭喜你,不過得小心渣男了,畢竟你家有礦嗎?」還生怕別人不懂的看了宋明睿他媽一眼。

姜子姍更加生氣了,渾身顫抖,「過分,過分,怎麼會有這樣沒教養的女孩子呢?」她從來沒像現在這樣生氣過,也從來沒像今天這樣難堪過。這一切都是拜這個勾引了她兒子的女生所賜,她撕碎了她的心都有了,也更加堅定了她的決心:絕不能再讓兒子被迷惑了。

「媽,你別鬧了。」宋明睿再也忍不住了,只能站出來去攔他媽。

「兒子,你,你怎麼在這?」姜子姍一看到兒子,還看到了兒子的朋友,心就慌了。明睿看到了,明睿全看到了,她讓他在朋友跟前丟了面子,他會不會怪她恨她?可她都是為了他好呀!

想著她朝兒子望去,就見她的兒子痴痴的望著樂果橙,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宋明睿!」她大吼著,什麼心慌內疚全都沒有了。

宋明睿都不敢對上樂果橙的目光,他害怕。

樂果橙的眼裡沒有厭惡和憎恨,只有同情,「宋明睿,你還是趕緊跟你爸說說吧,不要把你媽放出來,太特么招打了。」要不是她教養好,她直接就動手揍人了。

攤上個這樣拖後腿的媽,宋明睿以後要找一個喜歡的女朋友怕是不容易了,哎呀好可憐啊!和宋明睿的媽媽比起來,樂果橙覺得她媽媽還是有優點的,至少她媽媽干不出這樣高逼格的事。

宋明睿傻獃獃的目送著樂果橙揚長而去,心好像被挖掉了一大塊,絕望浮上心頭。完了,他和樂果橙再也沒有可能了!他第一次喜歡的人啊,就這樣被他弄丟了,而他的媽媽是幫凶。

「宋明睿!」姜子姍緊緊抓住兒子的胳膊,表情憤怒。「走,你跟我回家。」

宋明睿卻一把甩開她的手,傷心又憤怒,「媽,你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呢?」

被兒子的態度傷到的姜子姍眼圈一下子紅了,「我,我這還不是為你好?」

「為我好就可以這樣了嗎?」宋明睿大聲吼著,他知道這樣不對,可就是忍不住,「你找她幹什麼?是我喜歡她,是我單戀她,她根本就不喜歡我!」說出最後這句話,宋明睿的心都空了。

他大喊一聲,轉身衝出了咖啡館。

「宋明睿!」

「明睿!」

「兒子!」

幾個人一起喊。

姜子姍更是慌了,兒子這樣情緒失控衝出去,要是被車撞了怎麼辦?「快,你們快去追他!」她看向兒子的朋友。

不用她說,齊遠幾人也都追了出去,秦宇澤是最快的那一個。

姜子姍失魂落魄的站在路邊,她真的做錯了嗎?害怕無助之下只好撥通了老公的電話。

咖啡館里,目睹了這樣一場大戲的顧客全都在興奮的議論著。 樂果橙回到奶奶家,看到她媽媽也在,正抱著果粒給他洗手,笨拙,卻又耐心。

樂果橙愣了一下,嘴角慢慢翹起,直至臉上揚起大大的笑容。「媽媽,我愛你!」她衝過去抱著媽媽的腰。

江雪一驚,隨即像明白什麼似的,「果橙,媽媽也愛你,愛你和果粒。以後媽媽會好好照顧你和果粒的。」

卻又有些難過,她不過是帶果粒洗個手,果橙就這麼吃驚的樣子,可見她這個當媽的做的多麼差勁,有多失職了。

江雪也是這些日子才漸漸明白過來的,只覺得以前的日子過得渾渾噩噩,以前的自己太傻了。好在她生了個好女兒,她的女兒不恨她,不嫌棄她。還有她拼了命生下的兒子,她以前怎麼會嫌棄他厭惡他呢?這可是她身上掉下的肉,她以前真是腦殼壞掉了。

以後可不能再犯糊塗了,雖然她很笨,但她一定會努力學習做一個稱職的好媽媽,好好把兒女養大。誠如婆婆所言,她有兒有女,底氣足著了,她怕什麼?

江雪也十分感激婆婆,是她把果橙教育的這麼好,比在她身邊成長的還要好。就沖著這一對兒女,她也會好好,學著堅強,學著做一個好媽媽。

樂果橙知道媽媽是想岔了,卻什麼也沒說,把臉貼在媽媽的後背上,愉快的笑了。

看吧,命運是可以改變的,上輩子,直到媽媽自殺,她們母女倆都沒有這樣溫馨相處過。看著截然不同的媽媽,樂果橙對未來的信心更足了。

宋青城聽著老婆在電話里語無倫次的話,立刻就意識到不好了,「你現在哪?把地址報給我,你在那等著別動,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宋青城就立即開車出門了,在離一中大門不遠的路邊找到了老婆,「上車。」

姜子姍一上車就緊緊抓住老公的手,「老公,明睿,快找明睿!」語無倫次,一臉的焦急,想要說清楚,卻怎麼也表達不清,急得眼淚險些掉下來了。

宋青城連忙安慰她,「你別急,慢慢說。明睿都這麼大了,還能丟了不成?別著急。你不是來找樂果橙的嗎?怎麼明睿也在?你和他吵起來啦?你說你也是的,明睿這個年齡的男孩子自尊心都強,你讓他在女孩子跟前沒面子,他能不跟你急嗎?好了好了,你也別上火,回頭我和他好好談談。」

他以為老婆來找樂果橙的時候看到兒子正和她在一起,然後母子倆發生了爭吵。心中還意外了一下,沒想到兒子真和這個樂果橙談起了戀愛,感慨:臭小子果然是長大了。

宋青城並不覺得這有什麼,都是從這個年齡過來的,早個戀怎麼了?只要不影響了學業不算什麼大事,相反還是一種美妙的體驗和回憶呢。何況他兒子這麼優秀,肯定不會影響成績的。

就聽老婆說:「不是,我正和樂果橙說話,明睿突然出現了,他,他——」她說不下去了。

宋青城了解妻子的為人,立刻就瞭然了,「你說了那女孩什麼?」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姜子姍還很委屈,「我哪知道他在呀?可他也不能為了個外人指責我呀,我是他媽,我辛辛苦苦養大他,我,我是為了誰?他怎麼能這樣對我?」她更加委屈了。

宋青城更加肯定是老婆的錯了,「你呀,讓我說你什麼好呢?聽風就是雨,什麼事不能等明睿回家問清楚了?你冒冒失的找上人家女孩子,不是讓明睿為難嗎?若事情不是真的呢?若只是咱兒子單相思呢?」

見老婆低頭不吱聲,宋青城也不忍再說她了,就問:「你看到明睿朝哪個方向跑了?」

姜子姍茫然的搖頭,「我沒看到。」連忙又補充了一句,「不過齊遠他們追過去了。」

「齊遠他們?」宋青城皺起了眉頭。

姜子姍點頭,「就是常和明睿一起玩的幾個,齊遠,張一鳴,姜濤,還有宇澤。」

宋青城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立刻拿出手機打電話,他雖然沒有兒子朋友的電話號碼,但有他們爸爸的,打了幾個電話終於把號碼搞到了。

「喂,小遠嗎?我是你宋叔。對,明睿呢?」 烙印殘妻 說著說著,臉色便凝重起來。

姜子姍緊盯著老公的臉,心急如焚,「怎麼樣,怎麼樣?追上了嗎?在哪裡?咱們過去接他。」

宋青城放下手機卻緩緩搖頭,「沒追上。」

「什麼叫沒追上? 寵妻成癮:總裁大人,體力好! 婚不可逃:誤惹腹黑帝少 他們前後腳出去的。」姜子姍慌了。

宋青城看著她的臉,「沒追上就是追丟了。」齊遠說,不過是拐了一個彎,再追,人就不見了。

「怎麼就追丟了呢?齊遠體力多好呀,對了,還有宇澤,他在最前頭的,他跑得可快了,他肯定追上了,你給他打個電話。」姜子姍抓著老公的胳膊。

「他也沒追上。」宋青城說,然後啟動了車子。「回家。」

姜子姍不敢置信的叫了起來,「不行,兒子還沒找著呢。這孩子,你說他能去哪?」

宋青城說:「上哪找去?他一個男孩子,出不了事。等他氣消了,自己就回家了。」

「那他要是氣不消呢?」姜子姍滿心擔憂,指責「你,你這人怎麼這樣?一點都不關心兒子。」

宋青城的手一頓,看她,「他怎麼跑的?就是你關心的結果。」

「你也怨我?!」姜子姍含著淚看著老公,只覺得委屈極了。她關心兒子有錯嗎?現在出了事情老公卻怨她,他這個當爸的沒一點責任嗎?

宋青城沒有吱聲,他不擔心兒子嗎?他就這麼一個孩子,能不擔心嗎?他心裡不是不生氣的,本來什麼事都沒有,全是老婆一個人搞出來的。兒子喜歡個女孩子不是很正常嗎?兒子要是不喜歡女孩子,他這個當爸的才發愁呢。

被老婆搞得好像兒子明天要結婚似的,就算兒子要結婚,那也是兒子自己的選擇,她還準備棒打鴛鴦不成?

結婚這麼多年,他也算是看出來了,老婆其他地方都挺好,就是有些勢利眼,只看得起她那一個圈子的,總把門當戶對掛在嘴上。可她也不想想,都什麼時代了,要嚴格說起來,他們的婚姻也算不上什麼門當戶對。

宋家是書香門第不假,可哪比得上姜家有錢有勢?他能娶到姜家的公主,還不是因為他們兩人之間有感情?

夫妻倆回到家裡,一個沉默不語,一個暗自垂淚,連架都沒心情吵了。

「不行,我要出去找兒子。」姜子姍坐不住了,再這麼等下去她會發瘋的,她心裡無比後悔,今天就不該去那家咖啡館的,離學校太近了,肯定是被兒子看到了,她應該選個離學校遠的談話地點的。

「你上哪找去?」宋青城攔著她,「你消停點吧,別兒子回來了我還得再去找你。」

姜子姍遲疑了一下,她的手機就響了,她連忙接通,直接就喊:「兒子,兒子你在哪?你別嚇媽媽,兒子——」

「你還知道你有兒子?趕緊給我滾過來。」電話里傳來親爹威嚴的聲音。

姜子姍卻是一喜,「爸,明睿在您那?」

回答她的卻是姜老爺子掛電話的聲音。

「明睿在岳父那?」姜子姍一抬頭就對上老公詢問的眼神,她點頭,「應該是在爸爸那,可他怎麼到爸爸那呢?」她怎麼也想不通。

「你管他怎麼去的,趕緊過去吧。」立刻推門出去開車,姜子姍連包都沒拿就急忙跟在後面。 宋明睿怎麼在姜家老宅的呢?說來也是巧合。

今天姜老爺子出門看望一位老友,回來的路上,司機突然說:「老爺子您瞧,那是不是子姍小姐家的明睿少爺?他似乎不太對勁!」

姜老爺子抬眼往車窗外一看,那個沒頭沒腦往前跑的小子可不就是他的外孫嗎?就如司機說的,不大對勁,跟有鬼在後面追他似的,連路都不看,險些被車子撞到了。

「追過去。」姜老爺子不放心。

司機加速追了上去,車身橫在宋明睿的前面才把人攔住,「上車。」姜老爺子喊。

宋明睿一看是他尊敬的外公,好似看到了親人,更加委屈了,乖乖上了車,跟著姜老爺子回了姜家老宅。

姜子姍和宋青城匆匆趕到姜家老宅,下了車子她就一路小跑,進了屋就見她爸坐在太師椅上看報紙,左右看了看,沒看到兒子,不由焦急,「爸,明睿呢?」

姜老爺子抬頭,從老花鏡後頭看了她一眼,對著她身後的女婿招呼,「來啦。」

宋青城對岳父一向敬重,「是的,爸爸,您最近身體挺好吧?」

「還行。」姜老爺子也很欣賞這個女婿,不然也不能把親閨女嫁給他,「坐吧。」

姜子姍急壞了,「爸,不是說明睿在你這嗎?」

「啊,在呢。」姜老爺子這才應了她,冷冷淡淡的。

「人呢?」姜子姍都要急死了,不看到兒子的人,她是怎麼也放心不下的。

「書房裡了。」姜老爺子淡淡的說。

姜子姍立刻就朝書房走去。

「你站住,回來。」姜老爺子低喝了一聲。

聲音不高,姜子姍卻停住了,轉過身不滿的喊:「爸!」

姜老爺子看都不看她,對女婿說:「青城,你去。至於你,給我過來。」

宋青城立刻站起來,「謝謝爸,那我過去看明睿了。」一邊往書房走,一邊朝妻子使眼色,示意她趕緊過去。

姜老爺子又開口了,「你還不過來杵那幹什麼?還得我請你啊!」

姜子姍只好過來,不滿的說:「爸,您有什麼事?我還得去看明睿呢。」

「他不用你看,你就算過去了他也不想見你」姜老爺子推了推老花鏡。

「爸!」姜子姍更加不滿了,「明睿那孩子做錯了事情,我這個當媽的得教,您別老護著慣著。」

姜老爺子哼了一聲,不高興的說:「我不護著慣著他,難道也護著慣著你呀?是他做錯事情了嗎?我看你是吧!你說你也四十了,做的那是什麼破事。」

姜子姍不服氣,「爸,我做錯什麼了?我也是為了明睿好,他還小,哪裡知道現在外頭的小姑娘手段厲害著呢,我也是怕他被人騙了,走上歪路。再說了他今年這麼關鍵——」

「所以你就跑去找明睿喜歡的小姑娘了?」姜老爺子打斷她的話,「明睿今年十七了,喜歡個女孩子有什麼錯?我記得你初二就和小男生談戀愛了呢,我像你一樣去找人家了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