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他是一個什麼心態我不清楚,但是我相信如果他真的是一個很優秀很有能力的人,那不管現在暫時眼前的選擇是如何,他都應該是有能力為自己闖出一片天,所以,你根本不需要為他的未來擔心。」

「我當初比他的條件差遠了,也照樣可以通過自己的奮鬥一步步走到今天。他如果真的是一個有上進心的人,那他會有能力過好自己的一生。你現在可以幫他,可是人的一生會遇到無數的挫折,難道說你就要隨時隨地做他的護身符嗎?」

周啟文嚇得離開學校,這事情並不在王旭東的意料之中,他也沒有想到周啟文是這麼沒有膽子的一個人,反正對於這個人他是沒有任何的好感,當然也並不打算趕盡殺絕,只要周啟文不再去招惹林曉雅那他就不會再對周啟文做任何的事情。

但是林曉雅不知道這些她現在已經完全是歇斯底里的一個狀態:「王旭東!你是不是真的不打算給他留任何的活路?你說的簡單,你現在是一個成功者,可是這世界上失敗的人有那麼多,他們一定不如你嗎,他們很多就只是欠缺了一點運氣,還有的就是遇到了像你這樣對他們進行瘋狂打壓的人!」

「你不要借著這樣冠冕堂皇的話,來做著趕盡殺絕的事情,我告訴你我不會原諒你的所作所為。你是不是覺得你是東琪的老闆就很了不起很厲害就可以為所欲為,就能夠隨意主宰別人的命運?」

「我真的沒有想到,你會變成這樣的人。」林曉雅咬牙切齒地說著,「我會讓你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的!」

她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王旭東愣在那裡,聽著電話里傳來的嘟嘟的聲音,心裡頭說不上來的複雜與苦澀。

他做夢也想不到,有一天他和林曉雅會因為這樣的原因,以這樣的方式站在了對立面,他知道現在的林曉雅一定是恨死了他,但是他卻什麼也不能說。

回想著當初兩個人相識,到後來一點點的熟悉,林曉雅的固執與堅韌,對他的付出,當初的那個小女孩一點點長大,變成了如今這樣子。王旭東在心裡嘆息了一聲:就當是他對於林曉雅這幾年來的虧欠,現在是對她的償還。

相比較於林曉雅對他所付出的一顆女孩子的全部的真心,他現在所做的這些,真不算什麼。

王旭東收起手機,沒有再給林曉雅打過去,沒有再做任何的解釋。他知道林曉雅的性格,現在又是在氣頭上,他說什麼也沒有用,只會讓她更加的生氣和逆反。

他現在能做的唯有保持沉默,什麼也不去說,等到林曉雅冷靜下來以後,找個時間和她談談。

但是關於周啟文的事情,他是絕對不糊做出半點讓步的,這是他的原則性問題,林曉雅是他要保護的人,任何人要傷害她,都是觸犯了他的原則和底線,他都絕對不會有絲毫的手軟。

傲嬌亡夫太亂來 王旭東回去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短暫地休息了一會,其實他現在一點也睡不著,也沒有半點的胃口,張麗安排工作人員給他送來的飯菜就擺在桌上已經徹底涼了,他一口也沒有吃。閉著眼睛想了很多,都是關於林曉雅的電話。

他現在只能是強迫自己放下這件事,告訴自己林曉雅已經在不斷地長大,變得越來越清醒也越來越理智,終會有一天她能夠自己認清楚所有身邊的人,那個時候他就不必像現在這樣。

下午的時候,決賽繼續進行,王旭東也回到了現場,繼續觀看者比賽的進行。

決賽進行到這一階段,已經是最熱烈的時候,因為將要在晚上之前,選出最壓軸的冠軍以及最佳的一套服裝搭配,這也是所有人最期待的,關注這個活動到現在已經是幾個月的時間,不就是等著這一天等著最終的結果嗎?

一個又一個模特穿著東琪的設計師和手工師傅為她們精心設計和製作的,最符合她們身材氣質和特點的服裝款款出場,每一個模特的出場都會帶動起場下不斷的狂歡,所有人都在不斷地鼓掌。

事實再一次證明了,東琪當初的活動方案,並不僅僅是吸引人眼球的噱頭,所謂的不限制和要求模特身材,不參照國際標準,並不是一句簡單的空話,出現在決賽賽場上的模特的確是環肥燕瘦,各自也是有高有矮,有的才只有一米五幾,不說按照國際標準,哪怕是按照正常標準,連做平面模特都很危險。

而且,這些人並沒有一個是現在流行的錐子臉尖下巴,而是各自有各自的特點,有的看起來並不怎麼好看,可是她們所有人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穿上東琪的服裝,昂首挺胸地踩著台步走到舞台上,那一刻讓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因為,所有人都看到了,的確是這些人無論身材和長相如何,當東琪的服裝穿在了她們的身上,那種渾然天成的氣質,無疑是給她們大大的加分。

而作為主持人的張麗莎,也在旁邊不停地感慨著:「我是今天站在這個舞台上,看到了這麼多的美女,這麼多美麗的衣服,才真正的明白什麼叫做美。美不是統一的巴掌臉混血鼻樑和大眼睛,美應該是有無數種最自然的形態,而不應該被標準化。」

「而真正美的服裝,也並不在於花哨的款式,昂貴的面料,而是當它穿在你的身上,它就是你的,它能夠最完美地貼合你的身材,展現出你的曲線,你的氣質。這才是真正的最美的服裝,這也是東琪服裝最美的特點。」 張麗莎所說的,當然也是全場所有人的感受,所以她的話還沒有落音,就響起了久久的掌聲。

而現場不少女孩子已經擦著眼睛,低聲地說著:「早知道就不用去辛辛苦苦節食還有吃什麼減肥藥了,其實不管胖瘦,健康自信大方的氣質就有了,才是最美的。」

「是啊,為什麼非得覺得瘦了才是美,到底多瘦才算美?這是誰定的標準?瘦下來了健康也沒了,再美有什麼用,何況,瘦成個皮包骨頭也並不好看啊。」

「就是,也根本沒有必要去做什麼整形,合理的搭配,挑選好適合自己的衣服做好形象管理,怎麼都好看。」

王旭東微笑地看著這一幕,也在網上刷著評論,看到的大多數都是這樣的言論,這一次不同尋常的選秀,也改變了很多人的審美,也讓他們真正開始覺得,美不應該被標準化,而且不應該是以犧牲健康為代價,同時也讓他們看到了,真正好的服裝和設計,是應該貼合一個人的形象氣質,起到一個襯托和提升的作用,就好像紅花綠葉一樣的關係。

王旭東看著這些評論,稍加思索以後,他在這次活動的官方網站發布了一段留言。

「看到大家對於這次活動的關注和熱情的留言,我很開心,很感動也很震撼,對於我來說,這才是我最想達到的效果,最想看到的情景。」

「我做這個活動,一定是希望它能夠取得成功的,但是成功不是這一個個的數據,不是我們的活動從開始到現在吸引了多少的線上訪客,創造了多少個熱搜,也不是說這些出場模特身上穿的衣服,還沒有開始發售,官網上就有多少的留言希望能夠儘快開始預訂。」

「我所希望的,其實一直以來我身邊的人都知道,我跟他們都反覆地強調過,我做生意不只是為了賺錢,這在很多人聽來可能覺得不可思議,可能覺得我就是個騙子,但是實際上對於我來說的確是如此,我做生意,不僅僅是為了錢,更多的是為了情懷,是我想為這個社會做點事。」

「現在東琪在服裝行業,乃至於在整個社會來說,已經具備了足夠的影響力,可以說我們的服裝我們的鞋子還有包包這些配件根本就不愁賣,我們可以源源不斷地創造很多財富,當大家想到是商業想到國內的品牌,第一個就能夠想到我們東琪,東琪有任何的動向發布任何的新品,都會引起非常大的關注,這是大家對我們的認可。」

「有了這樣的認可度和影響力之後,那麼反過來,我們應該為這個社會為大家做點什麼?自從創辦東琪以來,我們在社會公益和慈善領域一直在竭盡所能,每一年我們都會興辦希望小學,都會向貧困山區的學校捐資助學,以及殘疾人事業,還有其他的一些。」

「但是光是這些還是不夠,我們還是希望能夠用我們的影響力,去改變這個社會使它往更好的方向發展。尤其在外面本身所處的領域,我們關注到,一直以來,我們的審美就在逐漸地趨於同化。」

「對於美的追求是一件積極向上的好事情,但是當大家一味地追求過度的、統一的美,為了美不惜傷害自己的時候,這時候的美就已經不再是一種美了。相信大家都已經看過不少的報道,甚至於身邊人乃至於自己,也會做出為了追求美不惜傷害身體的事情,而最後往往付出的代價都是十分的慘痛。」

「美本身不是一種錯誤,對於美的錯誤認知,才是導致這一切悲劇的根源,所以我們希望通過這一次的活動,除了展示我們東琪的服裝,也能夠為大家展示更加多元化多樣化的美,能夠讓大家意識到,不只是瘦了才叫美,不只是高鼻樑大眼睛錐子臉才叫美,我們希望看到的是這個社會像是百花齊放一樣,人人心中都有著對美的不同理解和追求,都能夠正視自己的美。」

王旭東低著頭髮完這長長的一段留言,隨即他剛發出去,迅速地就被人發現了:「這是東琪的老總王旭東!」

「王總說的對!的確大家現在的審美方式都等於是被洗腦了,都在不停地逼迫自己減肥,甚至於去整容,但是實際上沒有了健康,再多的美也沒有用。」

大漠歡顏 「東琪這一次的活動很有意義,王總原來是這樣一個有情懷的人,難怪企業能夠取得這樣的成功。」

「支持王總,支持東琪。」

……

底下迅速地就是一大串的留言和評論,都是注意到他的留言以後跟著發出來的,根本就看不完,後面還在不停地刷新著。

王旭東微笑著退出網站,剛要收回手機,注意到手機上面好幾個未接電話,他點開一看,上面顯示的來電號碼卻是一個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的人:刑警隊的老王。

王旭東皺起了眉頭,以前他和老王可沒少打交道,那時候他和張曉芸還是夫妻關係,經常去警隊接張曉芸回家,還有幫助他們分析案情之類的,也時不時一起吃飯。

但那都是以前了,自從張曉芸流產之後,刑警隊的人都對他變得非常的冷淡,因為都覺得是他對不起張曉芸,所以,包括是老王也幾乎沒有再聯繫過了。

所以王旭東想不出來老王為什麼這時候忽然來找他,難道是因為張曉芸有什麼事?

王旭東的心頓時一緊,趕緊就起身離開坐席準備往外走去給老王打回去問問他是有什麼事情,結果這時候正好一個工作人員匆匆忙忙地走進來,見到他趕緊說著:「王總,外面有幾個人說要找你,說是東海市刑警大隊的,找你有點事情想要了解一下。」

王旭東頓時有些意外:這一定是老王,他親自過來了?這到底是什麼事情?

王旭東沒有多想,跟著工作人員過去找老王。

老王帶著兩個刑警,都是一身便服並沒有穿警服,在會客室裡頭等著,見到王旭東來站了起來:「王總,知道你們今天很忙,東琪今天這個活動是大事,那我也就不多說廢話,就開門見山吧。」

「今天下午,有人報警說你涉嫌綁架和非法拘禁,請我們調查此事,所以我們來找你了解一下情況。」 老王看著王旭東,神情很平靜但是又帶著點疑惑:「王總,我們也知道今天東琪這個選秀已經不僅僅是你個人旗下企業不僅僅是東琪公司的事情,甚至於牽動著整個東海乃至於全國上下多少人的關注,所以,我們特地低調前來,就是不想把事情的影響搞得太大,想要弄清楚真相。」

「但是呢,我們的報案人說她是有明確的證據可以證明是你所為,另外我們也是不希望你身上真是有什麼牽扯不清的案子,所以,特地來找你了解一下,想要搞清楚。」

老王看著他:「王總,要不然你把事情交待給底下人一下,然後跟我們走一趟吧。」

顯然這已經是老王很給面子,看在過去的交情,還有東琪現在的影響力上面,都儘可能地考慮降低影響。要不然的話,在今天這樣的場合,他們直接穿著警服帶上手銬來抓人,那東琪的活動會演變成什麼樣子,還真不好說。

王旭東皺起了眉頭,他已經明白過來,這隻能是林曉雅所為,是林曉雅報警說他抓了周啟文。但是他的確是沒有想到,林曉雅已經失去理智到這種地步,居然會去報警說他綁架。

而且,王旭東很清楚,林曉雅要說報警還的確是有證據,昨天晚上事情來得突然,他和李小天兩個是直接從賓館把周啟文給帶走的,畢竟賓館那地方,大廳和走廊裡頭少不了又監控之類的,而且前台當時也看見了。

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按照林曉雅現在的脾氣和不甘心,還有她對周啟文的重視,她的確是會徹底去查這個事情,她都能想到套路王旭東去套他的話,所以想到去賓館調查監控和問前台,那也是確實不稀奇。

當時她也說了,會用自己的方式讓王旭東付出代價,王旭東萬萬是沒有想到,最後是用這種方式。

「是華海集團郭總的女兒,林曉雅林小姐是吧?」王旭東問著老王,「是不是她報警說我綁架了她的男朋友,東海大學的周啟文。」

老王有些意外地看著王旭東,顯然有點搞不懂這是怎麼個情況,不過他還是點點頭:「對,林小姐向我們報案,說是你涉嫌綁架她的男朋友。」

「因為我們目前聯繫不到他本人,然後林小姐也提供了一段監控錄像,從監控錄像來看,的確是你夥同另外一個男子,從賓館裡帶走了周啟文。」

「而且,恐怕是在違反當事人意願的情況下強行帶走的。所以,證據擺在這裡,我們必須要來調查清楚。」

一切都如同王旭東所猜測的一樣,王旭東只有苦笑了,苦笑著搖搖頭,這個林曉雅,還真讓她不知道說什麼好,永遠都還是這麼的固執這麼的倔脾氣。

老王看了看時間,催促道:「王總還是跟我們走吧,你這邊也忙,我們警隊案子也多,我是聽到這個事情,特地過來處理,換了其他人我怕把握不好分寸和影響把事情鬧大了,到時候對王總你自己和對東琪都不好。」

「所以,就請王總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爭取儘快把這個事情搞清楚。」

老王的確是很顧全大局,充分照顧到王旭東的面子了。只不過,兩個人也確實不可能像以前那樣稱兄道弟的了。

王旭東平靜地笑著說道:「謝謝王隊的信任和體諒,也麻煩王隊大老遠地趕過來,確實是辛苦了。」

「這個事情其實很簡單,一切我都可以解釋,也不用說還要去警局一趟。」

「只不過,這個事情的真相,我希望王隊能夠保守秘密,尤其是不要讓林小姐知道。」

王旭東平靜地說著,他只不過是要瞞著林曉雅,並不是說他真的對周啟文做了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所以,現在老王調查到他頭上了,那他顯然是要對老王去做一個解釋。

總不可能說,他為了這事情真的是蒙上不白之冤,甚至於會影響到東琪以及現在正在搞的活動,所以他也是必須要做一個解釋。

「事情其實非常的簡單,只不過,是我自作主張,為了保護林小姐,所以不希望她知道真相……」

王旭東簡單地把大致的情況說了一下,保鏢和李小天發現周啟文對林曉雅別有企圖,然後他趕過去,發現周啟文要對林曉雅做出不堪的事情,他忍無可忍地把周啟文帶走,然後逼著周啟文做一個徹底的交代,並且要他離開林曉雅。

想要證明王旭東說的這些話同樣並不難,畢竟保鏢還有李小天以及當時的一些信息和通話往來都可以作證,包括林曉雅被送去醫院,醫生方面也會有就診記錄可以證實。

還有就是,王旭東手裡頭還有周啟文的錄音,這個就是最直接也是最有力的證據。

所以,王旭東直接拿手機出來,放了周啟文的錄音。

老王其實本來也知道,王旭東要是真想做什麼事情,絕對不可能留下這樣的把柄,他也知道王旭東不可能說參與到這樣的事情來,所以王旭東把事情的經過一說,然後又放了下錄音,他就完全明白了也相信了。

「所以現在就是王總你不想讓林小姐傷心,就選擇了隱瞞,結果造成了這樣的誤會。」老王點點頭,有些無奈地說著。

王旭東也點點頭很坦然地承認了:「沒錯,我在這個過程當中逼他交待,的確是因為上火,對他是動了手腳,但是我很肯定不會說造成多嚴重的傷害,因為我的目的是想要教訓他,但是更多的是想要他徹底離開曉雅,不再對她造成進一步的傷害。」

「至於他的離開,只能說是做賊心虛再加上嚇破了膽,跟我就不存在任何的關係了。」

老王點點頭沒有說話,他聽到這裡心裡頭也清楚,比起周啟文惡劣的行為,王旭東對周啟文做的那些事情,也就不值一提了,所以他肯定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不去計較這些了。

王旭東說著:「雖然說曉雅找不到他,但是你們警方應該不難找到,現在這個社會,只要這個人還活著,還以他的身份出現,那就一定會留下痕迹,何況,從早上到現在這短短的時間,他能去的地方有限,很有可能根本就沒有離開東海,找到他應該不是一件難事。」

「到時候自然就能夠證明我說的情況是否屬實。」 老王皺著眉思索道:「那王總你的意思是,不希望我們把這個真相透露給林小姐?」

王旭東點點頭:「對,這個你們應該也能理解,她畢竟只是一個年輕女孩子,第一次談戀愛如果說就遇到這種事情,對於她的心靈是一種很大的傷害。你們做警察的也都會去想辦法保護當事人的身心,所以就麻煩你們,幫忙隱瞞一下這個情況。」

「具體的辦法也並不麻煩,曉雅她既然報警了你們也受理了,那肯定是要參與進來,至少要把他人給找出來。再說他現在是個學生,就算是請假也要走流程也要出現,麻煩你們到時候跟他談一下,讓他跟曉雅一個直接徹底的交代,了斷他們這個關係,也讓曉雅徹底死心就好。」

老王很是無語地搖搖頭,估計他從警這麼多年來,也是還沒有遇到過這樣稀奇的事情。不過,考慮到事情雙方牽扯到的人物,他也肯定是要儘可能地去把這個事情處理好,所以,他點點頭說道:「行,我們會儘力處理。」

老王本身過來就是要低調處理這個事情,所以現在了解情況以後,顯然也不用把王旭東給帶回去,再說他也很清楚,事後還有同學能夠聯繫到周啟文,那就不可能說是綁架,不會說周啟文還在他手裡。

再說東琪現在搞這麼大的活動,王旭東也不可能說一點大局觀都沒有,在這個節骨眼上去搞什麼綁架。

「只不過,目前還沒有找到這個周啟文,也不能完全說洗清你的嫌疑,考慮到東琪目前的活動,所以暫時我們就不帶你回去警局。但是也希望王總能夠配合我們,暫時不要離開東海市。」

「事情牽扯到王總的聲譽清白,加上是林小姐報案,又確實中間出現這些事情,所以我們還是要繼續深入調查下去,直到找到周啟文的下落,確定他沒有生命危險為止。」

「在找到他之前,王總就不要隨意外出,我們會有人監控你的行為,確保你不會有出逃的舉動。」

王旭東也完全能夠理解,他笑著點點頭說道:「我這兩天正在舉行這麼大的一個活動,全公司上下都忙瘋了,現場這個情況王隊你也看到了,我哪有那個心思去綁架,更別提說跑路了,我工作人員都能替你先把我抓回來。」

老王當然也看到了這個情況,淡淡地說著:「王總的確是年少有為,是事業成功的典範。」

這要是放在以前,老王是說什麼都不會對王旭東說這樣客套的話,搞不好要腆著臉逼王旭東請他吃頓飯。可是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隨著和張曉芸關係的破裂,他也失去了老王這些朋友。

老王也沒有過多地廢話下去,站起來說道:「那既然情況是這樣,我們就不打擾王總工作了,現在先回去繼續調查,去找這個周啟文的下落,有了進一步的消息的時候,我們會通知王總。」

王旭東也站起來跟老王握手:「也拜託王隊,這件事情儘可能地保密,不要讓林小姐知道。」

老王點點頭準備要走,王旭東還是沒忍住問了一句:「王隊,曉芸她現在還好嗎?」

他已經很久沒有張曉芸的消息了,也沒有再見到她。以前兩個人時不時還能偶遇一下,可是現在他才感覺到,東海市那麼大,有時候他開車路過警隊,遠遠地看一眼,可是卻從來沒有看到張曉芸,甚至於連她的車都沒有看到過。

老王已經轉身離開了,聽到他這話,沉默了一下,平靜地說著:「隊長已經離開東海了。」

王旭東一下子愣住了:「離開東海?去哪裡了?」

「去南部邊境,那邊走私和毒品泛濫,犯罪事件一直是屢禁不止。隊長自己申請去了那裡,說要整治那邊的問題。」

儘管現在老王已經是隊長了,可是他還是習慣把張曉芸叫做隊長,不管張曉芸是直接辭職成為一個普通老百姓,還是說以後在警察這個行業做到任何的位置,在他們東海市刑警隊這些人心目中,張曉芸都是他們永遠的隊長,這是一種永遠的尊敬,也帶著彼此之間不可磨滅的手足情。

王旭東徹底呆住了,腦海中嗡嗡作響。他完全沒有想到張曉芸會做的這麼徹底,會一走了之去到南部邊境。

他以前在那裡執行過任務,非常清楚那邊的毒品種植和販賣,還有走私各種案件多麼的嚴重,可以說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而張曉芸居然一聲不響地去了哪裡,半點消息都沒有告訴他,甚至於走的時候都沒有跟他說一聲。

可想而知的是,張曉芸對他到底是失望到了什麼程度。

「我們都不同意她去,都想盡辦法去勸她攔她,甚至於局長直接把她的申請給撕爛了,可是她就只是說著,如果不同意她調過去,那她就直接辭職然後過去,到那邊重新去考警務考試入職,或者哪怕就是以一個普通老百姓的身份去打擊犯罪。」

「所以到最後,誰也拿她沒有辦法,只能是看著她就這麼走了。」

王旭東獃獃地愣了好一會,如果是他知道這件事情,那說什麼也不會同意說張曉芸去那裡,可能這就是張曉芸不辭而別的原因吧。

老王看他發著呆,淡淡地說著:「王總還有什麼事嗎?沒什麼事情我就先走了。」

王旭東這才回過神來,連忙問著:「她是什麼時候去的?」

老王說了一下日期,王旭東猛地回想起來,也就是他和張曉芸領過離婚證正式離婚以後的不到一個禮拜。

去南部邊境因為是屬於跨省,再加上一些其他的行政級別,多種手續,辦起來非常的複雜,不是說直接一句話就能夠過去的,可見張曉芸是早就已經想的很清楚,做好了準備把一切的手續都給完成了,所以才在領證之後直接就過去了。

她應該是早就打算好了要走,是想徹底離開東海,離開這個生養她的家鄉,也是她的傷心地。

王旭東沒法形容內心的感受,張曉芸依舊是那個耿直的倔強脾氣,大概是經歷過婚姻和感情的失敗以後,她更加地不顧個人的安危,直接是把打擊犯罪維護治安當做是自己一生的職責了。

「王隊,如果有什麼她的情況,麻煩及時跟我說一聲。」王旭東鄭重地對老王說著,「警隊里有任何需要幫忙的地方,也及時跟我說,我可能做不了多少,但是我一定會儘力。」

他說著,遞給老王一支煙。 他在這段婚姻當中,對張曉芸的虧欠實在是太多了,現在離婚了張曉芸也走的那麼徹底,他能做的補償也只有這樣。

老王點點頭說了聲謝謝,接過來他的煙,隨即轉身離去。

王旭東自己一個人坐在會客室里發了半天的呆,外面活動還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可是此刻他卻只想一個人靜一靜。

王旭東獨自坐在會客室里抽了好一會煙,然後把外面的工作人員叫進來,寫了張紙條讓他聯繫東琪的基金會,要調撥一千萬的專款購買一批車輛等警用物資,捐給南部邊境的刑警人員,提升他們的工作條件,而且以後每個季度都要去做。同時,再捐五百萬的物資給東海市刑警隊。

他知道他不可能改變張曉芸的心意,不可能把她從南部邊境拉回來,他唯一能夠為張曉芸做的,就是儘可能地去幫助她。

工作人員顯然是想不明白,明明這個選秀現在正進行到最激烈最關鍵的地步,為什麼王旭東沒有去觀看,反而是忽然想到往南部邊境捐獻物資的事情,他們顯然是都不能夠理解,不過,王旭東既然是這樣下命令了,那他們就這樣照著辦。

而就在當天晚上,老王他們就找到了周啟文的下落,他確實如同王旭東所說的,並沒有離開東海市,甚至於就躲在東海大學旁邊的一個小旅館裡頭,不敢出去,生怕被人給見到。

老王打電話給王旭東告訴他這一切,而這也都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王旭東並沒有任何的意外。

不過,老王還是提醒了他一句:「我們私底下跟周啟文溝通了一下,他所做的那些事情,除了對林小姐下藥這一樣,其他的都頂多屬於個人道德素質敗壞,夠不上違法犯罪,所以我們也不能追究他的法律責任。」

「而下藥這件事情,因為你要保護林小姐,不想讓她知道這一切的真相,那我們就不太好追究這個事情,否則的話就會暴露出來,林小姐最後也可能會知道。」

「特殊事情特殊對待,你如果說想瞞著林小姐,而我們也的確要考慮保護好當事人,所以這個下藥的事情到底要不要追究,你是怎麼想的?」

王旭東毫不猶豫地說著:「不用追究了,我給他的教訓也夠深刻的了,足夠他記一輩子,何況,他也知道我手裡頭有他的把柄,諒他以後不敢亂來,所以,沒有必要讓曉雅知道這些事情。」

老王也答應了。其實這麼做應該說是非常不合理的,畢竟老王作為一個刑警,肯定是既然知道周啟文有犯罪的事情,那他說什麼都要將周啟文繩之以法,但是即使他是警察,也要考慮各方面的一個平衡和現實,這件案子其實非常的簡單,隨便挖一下都能夠挖出來所有的真相,可是考慮到對林曉雅的心理、對華海、東琪所造成的的社會影響卻是不肯估計的,所以,老王也不得不這樣做。

「對了,還有個情況,你自己注意一下吧。」老王說著,「看得出來你很照顧林小姐,當然,你和郭總的交情是人盡皆知,所以你對她盡心儘力也是理所當然的。」

「只不過,這個林小姐可能並沒有那麼的感激你。」

老王簡單地說了一下,周啟文本身就已經是做賊心虛嚇破膽,所以老王他們找到他的時候,見到老王他們找上門來,更是直接嚇破了膽,一五一十地跪在地上直接全部認了,然後求老王他們放過他。

老王本來也只是為了找到他的下落,把林曉雅搞出來的這個所謂的綁架案正式地了結,對於這其中周啟文和林曉雅之間男女戀愛那些事情,這不屬於他們警察的工作範圍,所以已經打算好了不再去過分追究他的事情,再加上王旭東的叮囑,所以就只是多管了一點,就是讓周啟文去跟林曉雅當面說清楚分手。

周啟文現在是巴不得離林曉雅越遠越好,能重新選擇的話,他會恨不得這輩子都沒有見到過林曉雅,要不然也不會倒這麼大的霉。

「你跟林小姐既然是談過戀愛,那對她的性格應該也是很清楚,你這麼藏起來不出現,她既然能夠選擇報警,那就說明不找到你不罷休。她一個華海集團的大小姐,想要找你那是上天入地都能夠找到你,你能躲多久能躲到哪裡去?」

「所以,你最好是跟她講清楚,讓她徹底死了心,不然的話,她真的發起脾氣來自己去查,搞不好就連你所干過的那些事情都查出來,到那個時候,你想想你是個什麼後果吧。」

老王是老刑警,對付周啟文這樣的小毛頭根本就是殺雞用牛刀,要不是因為王旭東和林曉雅,這樣的事情根本用不著他出面。

周啟文果然是被嚇癱了,硬著頭皮答應下來,去見了林曉雅,跟林曉雅費了半天的勁去解釋,說他已經感覺兩個人並不合適,早就想提分手只不過是怕傷害到林曉雅,所以一直拖著,那天喝醉酒之後其實他已經說了,只不過是林曉雅忘記了。

「那個周啟文,確實是情場老手,反正說那些謊話眼皮子都不帶眨一下的。」老王很是鄙夷地說著。

「只不過,現在這個事情算是結束了,證實並不是所謂的綁架案,與你更是沒有半點的關係。但是你的麻煩還並沒有結束。」

「林小姐不相信周啟文的話,不相信他所說的分手是因為覺得兩個人不合適,她依舊堅持是因為你,是因為你對周啟文做了什麼事情,威脅到他,所以周啟文才被迫提出分手。」

老王說著:「所以提醒你一下,林小姐可能不會那麼容易善罷甘休,她現在應該是恨上你了覺得是你棒打鴛鴦,估計還是要找你的麻煩。」

王旭東不是不知道林曉雅是個什麼性格,他早就領教過的,現在對於他來說,只不過是林曉雅又回到之前的那個中學小太妹,又重新恢復了本性罷了。

他苦笑著說道:「行,我知道,這事情本來也的確跟我有關係,她的事情我也不能不管,所以她要找麻煩就讓她來吧。」 至於說林曉雅再找他王旭東的麻煩,除非是要殺了王旭東,總之只要她沒有做出實質性的會對王旭東造成傷害的事情,那肯定都跟老王他們沒有關係,再說老王也是知道王旭東的實力,要是連林曉雅都擺不平,那也就不用混了,所以剩下的事情顯然他也不打算多管了,只是客客氣氣地說著:「那行吧,有什麼情況需要幫忙的,及時聯繫我。」

妻寶無價,總裁大叔超完美 結果就是老王的電話掛上沒幾分鐘,王旭東的手機就再一次響了起來,上面顯示的是林曉雅的號碼。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