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們聽到李承乾想殺他們的時候,兩人早就嚇得不行了。

因為看李承乾這架式,他確實是做得出來這種事,他們死了的話,也就是死了。

武元慶也是嚇得不行,那房遺直也不忘也給了他三巴掌,還說道:「兩兄弟自然不能厚此薄彼!每人三巴掌先!」

「剛你打了三巴掌,我卻沒打,我的讓老師打去了。所以,我也得再打三巴掌。」

於是他往著武元慶臉上招呼了過去。

兩人你一巴掌,我一巴掌打得可歡了。

武家兄弟:……

李承乾笑了,這房遺直和程處默兩人,真的讓人哭笑不得啊。

完后又道:「現在想起娘親了?是否太晚了一些!告訴你們,現在誰也救不了你們!」

這時楊氏慌亂了。

替嫁謀愛:醫妻要離婚 「公子手下留情啊,雖然他們兄弟這般,但罪不致死,如若打死他們,公子怕也脫不了干係!」

李承乾卻笑了,他是誰啊,太子殿下啊。

打死也就打死了,就憑剛才兩兄弟冒犯了自己,他就有權力教訓他們,這種人,殺了也就殺了,沒什麼大不了。

同時,也是高看了楊氏,這個女人十分高明,她的話綿里藏針,但他就不信這個邪。

那住持亦是怕出人命,說道:「是啊,還請施主高抬貴手!法師,還請你求求施主!」

唐玄奘又是出面道:「老師,這事怕不能這麼干,否則怎麼與……您父親交待!」

就連唐玄奘也是這麼說了,但是這兩兄弟冒犯了自己,說什麼也不能讓他們安然。

當大家都在為武家兄弟求情的時候,他們兩人就像是得看到了曙光。

也便不再那麼害怕了。

與此同時,武珝卻是走了過來。

大家不知道她想幹什麼,但當她說出話時,眾人都吃驚了。

因為大家完全沒有料想到,這種話竟然會出自於一個小女孩的口。

「公子,請將這兩人打死好了,求你了!」

這話一出,讓得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震驚,這武珝怎麼會如此歹毒。竟然要讓兩個哥哥死。

「珝兒,不可胡鬧!」

武則天的話讓楊氏著實嚇了一大跳,這是受了多大委屈啊,竟然要這倆兄弟死。

至於武順,亦是走了過來。

「對,讓他們死!」

兩個女孩的心可真狠,直接要他們死。

可將武家兄弟給嚇慘了。

如果李承乾真的聽了她們的話,那這事恐怕是不能收場了,自己的小命就要交待在這裡了。

怎麼辦?怎麼辦?

武力比不過人家,怕是要完了。

「你們,簡直胡鬧!」

楊氏叫了起來,將二女拉了回去。

「娘親,他們總是欺負我和姐姐,也欺負你,這種人就是應該死掉,死了最好!」

楊氏的委屈求全,並沒有得來好結果,武則天的小小年紀都比她要懂得多。

唐玄奘亦是驚訝得不行,這得有多大的戾氣啊,非得致人於死地。

李承乾也頓了好一會兒,之後便道:「你叫武珝對吧?如果我殺了他們,你要怎麼報答我?」

他的問題讓武則天有些吃驚,隨後便道:「若是殺了他們,珝兒長大之後,便嫁你為妻!」

這個小女孩真的是可怕,小小年紀就懂得色誘了,但是李承乾喜歡。

等她長大之後,希望還記得今天她所說的話。

程處默卻是挽起了袖口道:「此二人實在可惡,竟然太自以為是,打死便是打死,反正我爹可是盧國公,我才不怕他!」

程處默的話,如同一塊石頭一般,直接在水面上激起了一片漣漪。

這下眾人等都詫異了,盧國公,程咬金,可比應國公要強的存在。

拼爹誰不會?

房遺直也是不甘示弱。 「還有我爹叫邢國公!比你爹要排名還要靠前,就算是殺了你們,恐怕也不會受到處罰吧?」

房遺直也是這麼說道。

這話更能讓這些人畏懼,房玄齡的份量要比程咬金還要強出許多。

唐玄奘嘆了嘆氣,這太子所帶的人,真的是一個都不差啊。

即便是兩人亮出身份,可是武珝依然站在李承乾身邊。

這女人大概知道,能帶著此二人出來的,又是唐玄奘的老師者,一定不是什麼簡單角色。小小年紀就懂了這麼多,以後真的不得了了!事實證明也是這樣的,未來的武則天當上了女皇帝,不過有李承乾在,她怕是沒有機會,因為李承乾不會死,她就沒有機會。

武家兄弟兩人直接嚇尿了。

但是他們只被程房二家嚇到,對於李承乾,他們並不待見,頂多他也算是這些人的老師,至於權勢,沒說的話,他們也不會去往高處猜,畢竟有才的人不少,多他一人,又是怎麼。

但楊氏卻突然沖向程處默之所在。

用身體擋住了兩兄弟道:「如若要殺他們,必先從我身上跨過!」

李承乾一陣無語。

「夫人,你這又是何苦呢?」

「公子,這是我的選擇,請先殺了我吧,是我沒有教育好他們兄弟倆,才會出現今天的情況。」

這事,李承乾還真不好斷,萬一哪天真娶了武則天,這個未來的丈母娘如果死於自己手中,那以後武則天怕是要恨自己一輩子了。

「娘親,你怎麼還幫著他們!」

武則天說道,顯得有些著急。

那武順更是說道:「讓他們死了,好無牽挂!」

「孩子,不管怎麼樣,他也是武郎的孩子,以後你們長大了就會知道。」

「迂腐!真是迂腐之極啊!」

李承乾嘆了嘆道。

唐玄奘也來說道:「老師,這巴掌也打了,不如這事就這麼算了吧。我們本是來此地禮佛的,佛祖以慈悲為懷,得饒人處,且饒人,這事就這麼過了吧。」

「那怎麼行?武元慶二人招惹到了此位貴人,珝兒以為,公子的身份必定不在盧邢國公之下!」

武則天突然這麼說道。

這是眾人沒有想過的,當場恐怕只有李承乾和唐玄奘兩人知道。

李承乾便走向武珝摸摸她的小腦袋道:「那你以為,我是誰?」

眾人將目光匯聚於李承乾身上。

武則天睜大了眼睛,那一雙眼睛漂亮得不像話。

「少說也得是親王之後,或者是親王……」

親王……

武則天竟然猜測出親王,那可是無限於接近李承乾的身份。

她卻是沒有猜測到,李承乾可能就是太子,或者是皇子。

或者是她不敢猜測到罷了。

眾人皆醉,武則天獨醒。

她的話,引得大家是震驚不已,包括於住持,甚至於楊氏。

自然也少不了武家兄弟。

剛才武元爽還在罵李承乾是半人。

這下禍事惹大了。

「珝兒,你求求公子,放過你兩個哥哥吧,如果你兩個哥哥有三長兩短,為娘的也活不下去了。」

忽然楊氏這麼說道。

武則天兩眼淚目,這娘親還真的是……讓人無語。

楊氏又是說道:「縱然是親王,如若是殺了人,怕也是會受到處罰,你一定不希望公子受到處罰的吧?」

親王以上,還有皇帝呢,真殺人的話,皇帝也是救不了。

武則天遲疑了,她看著李承乾,過了好一會兒時間便道:「公子,珝兒請你放過我的兄長!」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人是有些驚訝。

這種轉變,讓李承乾有些難受。

「求你呢?」

「那你的話還作不作數?」

情不厭詐 李承乾突然說道,這話讓人大跌眼鏡。

「自然如此,只不過公子叫什麼名字,可以告訴我嗎?不然不公平。」

李承乾這便湊到武則天的耳邊道:「本王姓李,名承乾,你可記好了,不可與外人道起!」

武則天一聽,整個人一激靈,她怎麼想也想不到,站在她面前的竟然與太子殿下同名,但,是不是太子殿下,她不敢妄下定論,可也猜出七八分,同時心中又有了一些想法。

李承乾敢這麼告訴她,也是知道,她一定會來找他的。

就憑她是一代女帝,為了目的,一定會不擇手段達成。

「答應我!」

武則天重重的點了點頭。臉上暈紅,有些上了心。

她知道,李承乾掩蓋身份一定是有他的道理存在的,否則誰會沒事掩蓋身份?

李承乾則是道:「夫人,你不必護著他們了,看在珝兒的份上,我不會殺他們的。」

這武則天的面子,可是真的大啊。

完后,楊氏便起身。

「如此多謝公子!」

「但是,死是免了,這活罪還得受!處默、遺直,打他們!」

他話一落音,程處默與房遺直二人直接揮起了拳頭,往著武家兄弟身上招呼了過去。他們口中傳出了慘叫聲音。

而過了好一會之後。

兩人早就鼻青臉腫了,人不成人了。

李承乾卻是又道:「以後,如果這武家兄弟敢欺負你們,直接到英雄樓來尋我便可,我一定為你們出頭!」

武家兄弟哪裡還敢這麼做,在他們覺得,有一個親王一般的存在保護著武則天母女,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也是不敢啊。

「謝謝公子……」

武則天道。

「好了,你們兩人馬上從這裡滾!有多遠滾多遠!」

武家兄弟這便下了山,至於武則天則還是留在這裡。

「公子,這大懷寺有許多名勝古迹,您不陪小女走走嗎?」

可以看出武則天,真的是有心機啊,懂得聯絡感情。

直接邀請李承乾去走走,培養起感情。

李承乾當然是來者不拒了。

至於唐玄奘則是被他拋於腦後,頂多到時候再和他談些佛法之事。

如此一直到了傍晚時分,他們才離開大懷寺。

絕品神相 今天可真的是完美的一天啊。

亂世卿臣:將軍,請寬衣! 武則天說的婚嫁事,只能徐徐圖之,有了今日的聯繫,以後的事情就好辦了……

武則天你要快些長大,以後,她便是自己的了。 一行人等下個山,往著長安城而去,其間唐玄奘有些微言。

「老師這一天又過了,可有領悟?」

他沒有得到他想要的東西,十分著急。

對於佛理,他的求知慾十分之強。

李承乾卻是說道:「有是有,不過需要消化消化!回去再慢慢說吧。」

這也是他隨口說說。

「太子殿下這……」

「晚上回去說!」

李承乾沒有心情的說,他眼神一瞟。

程處默和房遺直立即會意。

程處默問道:「法師,我有一事不明,這天分幾層?」

「三界有二十八天的其果報雖然各有優劣、苦樂等差別,都屬於迷界,仍然難脫生死輪迴之苦。其中,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和無色界四天……」

唐玄奘只能回復他的問題,可是當他回復完后,房遺直接著問了其他的問題。

少了唐僧的問題,讓李承乾是心情舒服多了。

步子也快了起來。

突然之間,有一支軍隊直接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此時有人喝道:「前方的人站住!若是再走一步,休怪我們不客氣!」

這時李承乾停了下來,到底是誰,竟然敢阻止自己?

真的是不開眼了。

他轉身,定晴一看。

看著來者這其中竟然有熟悉的人等,竟然是武家兩兄弟。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