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傭人看著滿穀倉的武裝軍人,惶恐的說,「我什麼都不知道,我是被他們逼迫的,求求你們放過我。」

「慕先生呢?」

「慕先生,慕先生不是被你們的人帶走了嗎?」老傭人不明所以。

抓住她的男人聞言擰了眉頭,「我們的人剛衝進來,根本沒人帶走先生。是不是你們的人,把先生帶走了? 醫亂情迷,高冷男神在隔壁 說,他們在哪裡?」

老傭人嚇得瑟瑟發抖,可還是不停地搖頭。

男人拔出腰間的配槍,抵著她的腦袋,厲聲呵斥:「再不說先生的下落,一槍崩了你。」

老傭人嚇得眼睛一番,暈了過去。

男人準備再把他喚醒時,旁邊的男人制止了他,「不用逼問她了,她如果真的知道,不會被留在這裡。命令手底下的人,四處分散開來找先生的下落,這麼短的時間,他們應該跑不遠的。」

婚色撩人:部長,前妻不承歡 「是。」

霹靂逆世之龍帝風雲 ……

與此同時,帝都——

蕭雁南接到手底下的人電話,是凌晨三點多。

聽到電話那邊說慕江墨已經死了,他眼裡的睡意頃刻間消散。

「真的死了嗎?親眼看著他死的?」

慕江墨是九尾狐,每次他覺得他該死了,卻偏偏又活了下來。

這麼多年來,他無時無刻的不想置這個曾經的摯友如今的敵人於死地,可真的聽到他的死訊,蕭雁南發現自己反而不敢相信了。

因為慕江墨就這麼死了,是不是太輕易了?

他在亞馬孫叢林和毒蛇猛獸待了一個月沒死,在敘利亞水深火熱的戰場沒死,在中緬邊境和兇狠手辣的毒販子火拚時沒死,就這麼一個小小的圈套死了? 第1315章慕江墨是他的王牌

蕭雁南有種做夢的感覺。

大腦有幾秒鐘時間無法思考,等回過神來,他聽到電話那邊回答,「先生,我們親眼的確看著他死的,陳明亮在扎了他第三刀之後,在他的心臟上狠狠地插了一刀,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只不過,當時沒來得及把他的屍體處理,他手底下的那些人就趕了過來。」

「你讓陳明亮接電話。」

「是。」

電話那邊靜默了幾秒,然後響起了陳明亮的聲音,「蕭先生。」

「小陳,你真的把慕江墨給殺了?」

「是的,先生,我當時為了折磨他,在他身上插了三刀,放足了血,才了結了他的性命。這樣,才能抵消,他當初在我父母身上施加的痛苦。」

陳明亮的聲音里充滿了恨意。

蕭雁南這才有了一絲的相信。從十年前,姚明琪倒台時,他就有意識的關照這些被牽連的孩子,告訴他們,白年錦也就是慕江墨,害的他們家破人亡的。

陳明亮就是其中一個,他恨慕江墨,所以只要給了他機會,他一定會殺了慕江墨。

蕭雁南沒對陳明亮起任何疑心,語氣淡淡地說:「這次你終於幫你父親報仇了,也為我解決了一個心腹大患。小陳,你想要什麼,就儘管跟我開口,只要我能滿足你的,一定會幫你做到。」

「蕭先生,您能幫我父親翻案嗎?他是被冤枉的,是被慕江墨害死的……」

鐵證如山,如何翻案?

要是能翻案,他何必藏在暗地裡不見天光十四年?慕江墨當初撒下彌天大網,把他們逐一趕盡殺絕的時,根本沒有想過給他們翻案的機會。

「抱歉,這件事牽連很廣,而且沒有真正的證據,所以已經沒辦法翻案了。不過,不管怎樣,小陳,你爸爸在我心裡都是一個清正廉明的好官。」

「……好的,我知道了,蕭先生,謝謝你。」

「嗯。」

掛斷了電話,蕭雁南再無睡意,想起自己這二十年來的過往,似乎只有慕江墨一個人,能堪稱是他的對手。

當初他們惺惺相惜,成為摯交,志趣相投,他真的以為自己是伯牙,而慕江墨是鍾子期。

什麼時候,他們的關係變了?

是在他發現,慕江墨是中情局的糟老頭子,派去A市做卧底,想要毀滅他們蕭家經營了那麼多年的人脈網的時候?還是在慕江墨拒絕為他所用,堅決不背叛中情局的時候?亦或者是慕江墨毫不猶豫向他開槍的時候?

太多的轉折點,讓他已經忘記了,自己什麼時候割捨對慕江墨最後一絲溫情。

現在慕江墨終於死了,他反倒有種惋惜的感覺。

但惋惜歸惋惜,他不後悔對慕江墨下手。

因為世上只要有慕江墨一天,他就絕無可能重新創出當年蕭家最輝煌的時刻。

所以,慕江墨還是死得好。

蕭雁南緩緩地閉上了眼睛,重新沉入了睡眠。

……

而就在蕭雁南接到電話不久,安家慕洛琛卧室的電話也響了起來。

此刻應該躺在床上慕洛琛,卻是佇立在靠窗的位置,食指和中指之間,夾著一支煙,他的面容籠在一層淡藍色的煙霧裡,看得並不真切。

在聽到電話鳴響之後,他掐滅了煙,快步走了過去。

「喂,清華,事情辦的怎樣?」

「還能怎樣?我跟子澈一起出馬,當然是辦成啦!」沈清華在電話那邊嘰哩哇啦的誇耀了自己一通,話題一轉,說道,「不過,阿琛,他的情況有些不太對勁啊。那些人是下了狠手的,我們衝進去救人時,他已經被人插了幾刀。還有,醫生說他胃出血,現在在急救室里,情況不怎麼妙。」

「找最好的專家給他治療,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要把他搶救回來。」

慕洛琛冷聲對電話那邊說。

沈清華說,「哎,你看你,可真是矛盾,要他死的人是你,要他生的人也是你。這麼折騰來折騰去的,到底圖的是什麼?」

「我自有我的安排,現在不能說。你只要幫我好好的治療他,並對外保守住秘密即可。」

「嗯,好,我知道啦,做兄弟的一定給你辦好這件事。」沈清華拍著胸脯說道,「回頭你可得好好的請我吃飯,這次行動子澈出的力氣可沒我多,那傢伙自從……嗯嗯走了之後,對什麼事都不怎麼放在心上,只一心撲在了為人民服務上。上次你們家出事,他就問了一句,便沒再問了,我現在都有種他快變成工作機器的錯覺。」

「好了,知道你辛苦,別再抱怨了,等我回了A市,一定幫你好好在映雪跟前說好話。」慕洛琛打斷了他的絮叨。

沈清華嘿嘿一笑,「那我先謝謝你啦。其實,你也不用擔心子澈,他現在這樣,總比以前埋頭酗酒好。而且,我最近聽說,容家動用了關係,說是想讓子澈頂替容爺爺的位置,這事情已經有七成能確定了,剩下的三成看看天意。」

容子澈年紀輕輕能坐上廳長的位子,已經是很多人無法企及的高度。

若是能在頂替容爺爺,那隻怕會刷新A市政壇的記錄。

的確是件好事。

只是眼下,他沒時間恭喜子澈。

慕洛琛讓沈清華多看看容子澈,別讓他太拼了,然後又再三叮囑他好好照顧慕江墨,直到沈清華不耐煩了,他這才掛了電話。

……

第二天,慕洛琛接到了老太太發來的簡訊,說是慕江墨已經死了。

慕洛琛看著簡訊,編輯了好幾次。

最後還是給老太太發了一條信息——奶奶,別想太多。

他暫時不能把慕江墨活著的消息告訴太多的人,現在知道這件事的只有他,沈清華和容子澈,連奶奶和安管家都不能告訴。

因為知道的人越多,越有風險。

慕江墨是他對付蕭雁南的王牌,現在又是最虛弱的時候,不能再有任何萬一了,所以只能暫時讓奶奶難過幾天了。

理智上告訴他,瞞著奶奶是對的;但情感上,還是不希望讓老太太傷心。

慕洛琛呢正在出神,門口忽然響起了敲門聲。 第1316章關係破裂

把手機收起來,慕洛琛對著門口說:「進來吧。」

周文達推開門走進來,說:「少爺,美國洛杉磯機場那邊傳來消息,說是有一位美籍華裔的女士,自稱何漫楓,搭乘了今天回國的航班,預計明天從東京轉機,下午便會抵達國內。」

「確定是何漫楓嗎?」

「沒辦法確定,對方身邊有人在嚴密的保護她,無法靠近她,得到任何消息。目前我們得到的消息,只是對方在洛杉磯登記的消息。」

慕洛琛沉眸思索了片刻,說:「嗯,不管是不是真正的何漫楓,都不要錯過。你帶人提前兩個小時,在機場布置好,務必在何漫楓下飛機的第一時間,把她攔截住。」

「是,少爺。」

……

一夜沒有睡好,第二天早上起來時,蕭雁南的眼皮子一直跳,找了醫生給自己針灸,也沒多大的效果。

莫名的情緒有些暴躁,偏偏傭人失手在他跟前,打碎了他最愛的一套瓷器。

蕭雁南臉色陰了下來,正要發脾氣時,手底下的人彙報說,沈正君又來找他了。

這是這一周,她第十一次要求見他了。

前幾次,他找了借口,把她抵擋了回去。後面她可能是察覺到不對勁,開始每天來這邊堵他。

蕭雁南目光里一閃而逝的兇狠,「把她請進來。」

現在慕江墨已經死了,慕洛琛又沉迷吸毒,沈正君對他來說,根本沒什麼用處了。

她來的正好,剛好把話同她說清楚。

沒多會兒,傭人就折了回來,一起回來的還有沈正君,這個平日里穿著精緻的女人,此刻有些狼狽,頭髮有些凌亂,臉上的妝容是昨天的,眼球里有些血絲,看起來像是一夜之間老了好幾歲似的。

蕭雁南身著寬鬆的浴袍,懶洋洋的坐在沙發上,拿出一支煙隨意的抽著,冷漠的問:「你找我有什麼事?」

沈正君聞言,臉上的肌肉無法控制的抽搐了下,「我找你什麼事?這幾天來,你為什麼不見我?」

「我忙,沒時間見你。」

蕭雁南依舊疲於應付的語調,徹底惹怒了沈正君,她攥著手,蹭蹭的衝到他跟前,扯著嗓子尖利的罵:「你忙?我看你是利用完了我,想徹底把我甩掉吧?」

蕭雁南吐了口煙圈出來,嘴角露出一絲嘲諷的笑意,「看來,你也沒那麼笨。」

沒笨到,到底都看不出來,他是在利用她。

這潛台詞,沈正君怎麼會聽不懂?她腦子嗡的一聲就炸開了鍋,抓住蕭雁南的衣領,揚手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蕭雁南的臉上,罵:「蕭雁南,你還是不是人?我為你做了那麼多,犧牲了那麼多,你到頭來就是這麼對我的?」

「放手。」蕭雁南眉頭微擰,顯然不耐煩到了極點。

「我不放!你這個臭男人,想利用完就把我丟了,想都別想!我要把你那些事情,全都捅出去!讓你身敗名裂!」沈正君威脅,可心底的深處,還是希望蕭雁南能對她服軟,說一聲他在開玩笑。

但令她絕望的是,蕭雁南根本弄沒有任何服軟的跡象,眸子冰冷的望著她說,「你確定要魚死網破?」

沈正君聽到他無情的話,眼淚差點就掉下來,「是你逼我的!蕭雁南,是你逼我跟你魚死網破!」

蕭雁南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嘴角勾起抹嘲諷的笑容,「我從來沒有逼你,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心甘情願做的,我可曾逼迫你半點?本來看在我們一場情分上,我還想與你好聚好散,既然你這麼不識趣,那我也不客氣了。」

他說著,用力的推開她,而後起身走到房間的書桌前,拿出了一份資料,砸在了她臉上。

那沓資料很多,都是用的新鮮的A4紙列印的,砸在沈正君的臉上,宛如給了她一巴掌。

可她顧不得疼,拿起那些資料就開始翻看。

沒幾分鐘,沈正君抱著那堆資料,瘋了一樣拚命的落著淚,瘋狂的撕扯。

蕭雁南!

蕭雁南!

他怎麼就敢一邊同她柔情蜜意,一邊搜索她的所有黑料!

這個渣男!

沈正君氣的發瘋,撕扯完那些資料,起身跌跌撞撞衝到蕭雁南跟前,扯住他的衣服,破口大罵:「蕭雁南,你到底還有沒有良心!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

「問我有沒有良心?我當然有,不過不是對你。」蕭雁南身子不動,眉眼間充斥著厭惡,「像你這種下賤的女人,也不看看自己這身子有多臟,你也配跟我談感情!」

話音落,他像是丟垃圾一樣,把她重重的推開。

沈正君跌坐在了地毯上。

蕭雁南抽出一張濕紙巾,狠狠地擦著自己的手,好像要把自己身上沾染的她的氣息,全都抹去。

沈正君的臉色一寸寸的蒼白了起來。

「沈正君,我跟你說過,我最厭惡的就是女人不忠。從跟你在一起,我就知道你生性放浪,和你度過的每一晚,事後,我都噁心的想吐。你還想指望我愛你,這是我有生以來,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蕭雁南一字一句,惡毒的說,「話,我都、已經跟你說明白了,你要是想魚死網破,盡可以來,我等著。我倒是想看看,最後誰死的快。」

說著,他朝著外面喊了聲,「請沈小姐出去!」

沈正君這才明白,他是真的要拋棄她了!

心底頓時慌亂的,連自尊也不要了,滾爬著到了蕭雁南跟前,抱住他的腿哀求,「雁南,雁南,你別生氣,我乖乖的聽你的話,你別趕我走,好不好?你厭惡我,我以後幫你找乾淨的女孩子服侍你,只求你別跟我斷絕往來,雁南……」

她苦苦的哀求。

蕭雁南只覺得嫌惡更甚,抬腳毫不猶豫的把她踹開,「你們都在幹什麼?還不快把沈小姐請出去?」

警衛聞言,哪裡還敢耽擱?

趕緊上前,把沈正君抓住,往外拖。

眼看著離蕭雁南越來越遠,沈正君凄厲的喊,「蕭雁南,我會讓你後悔的!你給我等著,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第1317章慕洛琛,我要跟你合作

被拖出去很遠,沈正君還在不停地嘶喊。

蕭雁南卻是神色不變,依舊淡定從容的端起桌子上的咖啡,繼續品嘗。

終於恢復了平靜,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嗡嗡的震動了幾下,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見上面寫著——先生,根據消息,何漫楓已經搭乘上了回國的飛機。

蕭雁南握著咖啡杯的手一緊,咔嚓,瓷質的咖啡杯炸裂開,褐色的水漬濺到他的身上,他卻絲毫沒有察覺。

佇立良久,他扯出一個嘲諷的笑容。

難怪自己眼皮一直不停地跳,原來是那個賤女人要回來了。

……

沈正君被拖出了蕭雁南的住宅,丟在了馬路上。

她爬起來還想衝進去,卻被那些警衛又擋住,並狠狠地推倒在了地上。

「蕭雁南……」

掙扎著欲站起來,但這次沒能起來,因為腹部那裡傳來一陣陣的揪痛,沈正君疼得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她原本以為是自己摔著了,才會腹痛,緩和幾分鐘就會好。

哪知,越等,腹部那裡的疼痛就越發明顯。

痛……

沈正君捂著腹部,開口向那些警衛求助,「我肚子疼,你們能幫我叫下救護車嗎?」

「你別再耍花招了,不管你在怎麼耍賴,蕭先生都不會見你的。」

警衛的神色不耐而厭煩,和蕭雁南的如出一轍。

沈正君只覺得心都涼了,實在疼得沒辦法了,她給沈含煙打了電話,讓她過來接自己。

電話掛斷後半個小時,沈含煙開著車姍姍來遲。

沈正君坐在地上,疼得臉色發青。

沈含煙自打出生,就沒見過她這麼虛弱的模樣,連忙上前扶她說,「正君姐,你怎麼這樣了?」

沈正君氣若遊絲的說,「含煙,我小腹疼的沒力氣說話,你先帶我去醫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