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只他一個人出力了,但他是出力最多的一個,而且,最後致命的那一拳是他打出去的。

「我考慮考慮。」

聽宋黎說還要考慮一下,姬唯頓時就著急了,「考慮?丫頭,這還需要考慮嗎?我的實力絕對是超強的,而且收費是最低的。」 「告訴你,丫頭,錯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抓緊機會。」

身邊的少女依舊無動於衷,那雙漂亮的杏眸玩味地瞧著他,姬唯扯了扯嘴角,又繼續說道:「丫頭,我收費真的很低,低到你無法想象」

「多低?」

「你別讓我餓肚子就行。」

宋黎愣了愣,微揚起那一張白凈的小臉,粉唇翹起,「就這麼簡單?」

大鬍子嘿嘿笑了笑,一如既往地笑得憨厚,試探性地問道:「要不,你每個月再給我點績效獎金?丫頭,我保證讓你用得划算。」

「那,成交!大鬍子,從今以後,我的人身安全可就交給你了。」

「沒問題。」

……

於是,這天晚上大鬍子就跟著宋黎在宋家住了下來。

用宋黎自己的來說,人家大鬍子連工資都不要她的,她怎麼好意思不管人家吃住。

宋敬業一開始是不同意的,可宋黎說,她放學回家的路上,被幾個小混混攔了,是大鬍子捨命救了她,要不然她很可能回不來……

再說,她現在入了娛樂圈,保鏢肯定是少不了的,又何必捨近求遠呢!

一想到宋黎被小混混糾纏,宋敬業心裡就慌得不行。

這萬一有個好歹,薄少肯定會嫌棄她,到時候別說嫁入薄家了,就是求著給人家薄少當個小情人,人家也未必看得上眼。

想了想,宋敬業綳著臉,嚴肅地教訓道:「大鬍子是吧!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以後好好保護大小姐,我少不了你的獎金。但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那你可得……」

不等宋敬業把話說完,大鬍子不屑地輕嗤一聲,「真沒勁兒!」

撂下話,他轉身就走。

宋敬業頓時就愣住了,眼裡滿是錯愕之色,手指顫抖地指著大鬍子的背影,既氣憤又大聲地指責道:「你,你這是什麼態度?」

大鬍子的步伐依舊穩健,絲毫不受影響。

倒是宋敬業,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氣得他差點沒吐血,一個臭保鏢,他嘚瑟什麼啊!

……

躺在床上,宋黎翻了好幾個身了,小綿羊都被她數了上千隻了,可還是睡不著,只要一閉上眼睛,腦子裡就會浮現一張英媚的臉。

猶豫了一下,她噌地坐起來,將放在枕頭邊的手機抓在手上,然後打開微信,在通訊錄里找到那個男人的備註,輕輕點擊。

「薄大哥,想來想去,有件事情我覺得應該跟你說一聲。」

「我接了寧弈導演的新電影,明天開始為期一個半月的封閉式拍攝。」

「也就是說,你會有一個半月見不得我。」

「薄大哥。」

「我就是想知道,你一個半月見不到我,你會不會想我?」

「反正,我會想你。」

一連發了好幾句話過去,宋黎停下不段敲擊的手指,默默地盯著對話框里的留言,撤回!這兩個字立刻從腦子裡蹦出來。

有所想,就有所行動。

從第一條開始。

可,當她撤回到第四條的時候,對話框里突然彈出來一條消息——

「我也會想你。」 呃,我也會想你?宋黎愣了愣,狐疑地眨了幾下眼睛,旋即她滿心興奮的歡喜,一雙漂亮的眸子幾乎眯了起來,眼角彎彎的。

薄大哥說,他也會想她……

「薄大哥,你真的會想我?」

「嗯,你唱歌還不錯。」

看著剛回復的這句話,宋黎噎了一下,瞬間就不淡定了,腦子裡無限循環著那一句:「我手裡拿著小皮鞭,我心裡正得意……」

「誇你。」

見她半天沒反應,手機那端的男人又回復了一句,簡單明了。

還能不能好好聊天了?此刻的宋黎,心裡有一隻馬匹跑過去。

「薄大哥,我睡了。」

「你先別睡,等十分鐘。」

「為什麼?」

半分鐘過去了,一分鐘,兩分鐘……他睡著了?宋黎皺了皺眉,好半天過去了,倆人的聊天記錄最後一句還是她發的「為什麼」。

正當宋黎等得不耐煩的時候,被她抓在掌心裡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迫不及待地拿起來,看到屏幕上顯示的昵稱,笑意幾乎從她眼裡溢出來。

「喂!薄大哥。」

「出來吧!我就在你家門口。」

……

掛了線,看著漸漸暗下去的手機屏幕,一時之間,宋黎有些回不過神來。

好一會兒,她興奮得不能自已,雙手握成拳頭,做了一個「耶」的姿勢,然後飛快地從床上爬起來,又從衣櫥里拿了一套乾淨的衣服換上。

宋黎做賊似的打開房門,兩邊都瞅了一眼,見沒人,她立刻躡手躡腳地走出來。

可,她才走出去沒幾步遠,就看到旁邊的門開了,大鬍子從裡面走出來,「丫頭,這大半夜的你不睡覺,是想要去哪兒?」

「才不告訴你!」

微揚起那張白凈的小臉,宋黎挑了挑眉,朝他傲嬌地翻了個白眼。

「丫頭,我是你的貼身保鏢,貼身倆字很重要。」

「你……」

「說吧!」

宋黎氣得吃鬍子瞪眼的,壓低了聲音,沒好氣地說道:「大鬍子,你又是我媽。」

「我女兒要是大半夜跑出家門,我肯定半步不離地跟著她。」

「……服了你!我跟我朋友見個面,不會有危險,你趕緊去睡覺。」

「行吧!有事呼叫我。」

……

兩分鐘之後,宋黎坐在了一輛黑色越野車的副駕駛倉,她低著頭,唇角微微抿起,臉頰有些發燙。

因著晚上光線不足,身邊的男人並沒有發現她臉上的紅暈。

「薄大哥,你……找我有事嗎?」

大晚上的把她從床上叫出來,總不能就一直讓她「陪坐」吧!好歹得說點什麼,比如你為什麼會想我?是因為喜歡?

可,一想到他之前說,她唱歌不錯,她就忍不住想要抓狂。

男人側過上半身,右手搭在副駕駛座的椅背上,左手搭在方向盤上,那一雙湛黑的眸子,不動聲色地注視著眼前的少女。

目光灼灼,如一團燃燒著的火焰。

路燈散發出暈黃的光線,有些昏暗,從敞開的車窗灌進來,襯得身邊少女的面色晦暗不清,可,她的那雙眼睛卻很亮。

就好像是蒼穹中那條銀河的星子,全都落進了她的眼中。 她的短髮有些凌亂,有幾縷剛好落在額前,發梢遮住了她眼裡的光。

唇色透著粉嫩,說話的時候,唇瓣一動一動的。

男人輕斂眸,凸起的喉結微微滾動了一下,握著方向盤的手指,也不經意地緊了緊,那雙幽黯的瞳孔更是深邃得讓人探不見底。

他不動聲色地穩了穩心神,薄唇微勾,漫不經心地說了一句:「沒事就不能找你?」

宋黎:……

你是跑來找茬的嗎?

她微揚起唇角,淺笑倩兮,彎起的眉眼,像極了夜幕中的那一抹月牙兒,「沒事啊!」

聽著語氣似是有些遺憾,頓了頓,宋黎又笑眯眯地補充了一句:「既然沒事的話,那我就先回去睡覺了,明天還要早起呢!」

說著,她轉身就要去開車門。

見身邊少女真要離開,薄寒池連忙伸手拉住她,修長的手指牢牢抓著她的胳膊,無奈地笑了笑,輕喚她的小名:「阿黎。」

很輕,很軟。

她的名字在他的唇齒間流連,然後毫無徵兆地闖入她耳中。

就連心尖兒也跟著輕顫了一下。

壓下心底生起的異樣,宋黎抿唇一笑,扭頭,璀璨的星眸望向身邊的男人。

她嘴角蠕動,剛想要說什麼,下一刻的時候,宋黎整個上半身被一股突如其來的力道拽住,不受控制地朝一個方向撞去。

緊接著,她撞上那個滾燙的胸膛,

耳邊是一個強有力的心跳聲,如搗鼓般,好像她的心跳也跟著加速了。

她的鼻尖縈繞著屬於他的味道,一股濃烈的荷爾蒙,一股清新的柚子茶。

宋黎愣了一下,白凈的小臉瞬間漲紅,滾燙一片。

她下意識地抬起手,溫熱的掌心抵在他胸口。

隔著他身上單薄的白襯衫,宋黎能清晰地感覺到,來自掌心下面的變化,她頓時心頭一跳,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嚅囁道:「薄,薄大哥……」

「嗯,別亂動!讓我抱一會兒。」

男人暗啞到了極致的嗓音,在宋黎耳邊緩緩暈開,心底深處的某個地方瞬間塌陷了下去。

她愣了愣,纖眉微微蹙起,「薄大哥,我……」

她想說,能不能換個姿勢?這樣抱著,她有些不太舒服。

可,眼前的男人根本不給她說話的機會,低沉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閉嘴。」

宋黎:……

你什麼意思?連我說話也要管嗎?

此刻的宋黎,只覺得在心裡有一萬隻馬匹在奔跑,在咆哮。

可,她還是慫得一比,到嘴邊的話在嘴裡打了個轉兒,硬生生被她咽了回去。

好一會兒,薄寒池才不舍地鬆開手,然後又強勢地在她頭頂上揉搓了幾下,將宋黎原本就有些亂糟糟的短髮,弄得更亂了。

呃,我的髮型!宋黎無奈地嘆了口氣,索性自己也伸手抓了幾下。

她低垂著腦袋,心裡莫名覺得煩躁。

「我都看到了。」身邊的男人突然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

宋黎微怔,眼底閃過狐疑,看到什麼了?呃?那些已經撤回的消息? 一想到自己說的那些話,她恨不得原地立刻挖個坑,把自己埋了。

不等宋黎反應過來,又聽身邊的男人沉著嗓音說道:「你如果想我了,就藉手機給我打個電話,我會抽時間過去看你。」

宋黎微微一怔,下意識地抬起頭,狐疑地瞧著身邊的男人。

幸福不要來得太突然,我會膨脹的!

頓了頓,見身邊的少女沒有作聲,薄寒池湛黑的眸子,微微暗了暗,不動聲色地補充了一句:「我說話算數,不會騙你。」

對上那一雙深邃如潭的黑眸,阿黎只覺得心頭一跳,心跳不由得加速,如搗鼓般。

她連忙垂了垂眸,壓下心裡的悸動,粉唇輕輕掀了掀:「薄大哥,你,你為什麼要抽時間過去看我?」

男人挑眉,「你不喜歡?嗯?」

宋黎愣了一下,旋即撥浪鼓似的搖搖頭,「我喜歡啊!可是……」

就因為我喜歡,所以你就去看我?

「沒什麼可是的。」

聽到身邊男人給出的答案,宋黎的心裡瞬間被失落填滿。

她咬了咬唇角,抬眸,很認真地注視著身邊的男人。到最後,所有的情緒都融匯在一起,輕輕應了一聲:「哦,我知道了。」

薄寒池眸色微變,不動聲色地說道:「你可以下車了。」

宋黎:……

他到底什麼意思?處心積慮把她騙出來,話沒說兩句,又要趕她回去。

見身邊的少女沉默著不作聲,薄寒池忽然愉悅地笑了,抬起手,修長的手指勾起她的短髮,緩緩從她的耳尖旁劃過。

指腹溫熱,輕觸她皮膚的那一刻,似是有一團火焰燃燒起來。

蓋世武神 滾燙!

她輕輕蹙起眉,不著痕迹地躲開了他的手指。

薄寒池微怔,湛黑的眸子,瞬間暗了暗,也眼裡的笑意地暗了幾分。他沉著聲音說道:「小丫頭,你剛才不是說很晚了,要早點回去休息嗎?」

「我,我是說了,可我……」

此刻的宋黎,心裡有一種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無力感。

明明是他從一開始就撩她,明明是他不經同意就奪了她的初吻,明明他也說會想她……

她現在當真了。

可,他好像一點反應都沒有,明明又說不會騙她,那說一句喜歡她會死嗎?

除非,從一開始,他就是無聊逗她玩。

下一刻的時候,那一張英媚的臉在宋黎眼裡無限放大,她頓時愣住了,一雙漂亮的杏眸瞪得滾圓,死死盯著那張越發湊近的臉。

甚至,連他的呼吸她都聞到了。

很燙。

像是要將她白嫩的小臉燙熟。

阿黎心裡咯噔一聲,上半身連忙往後倒退,右手掌心飛快地捂住男人的嘴唇。

她邪氣地勾起唇角,笑意緩緩漫開,眉眼彎彎的。

憑什麼你想吻我就吻我!

這一次,我偏不讓!

薄寒池愣了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