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就睡在了一起。

這是宋涼生這輩子第二個女人。

第一個是藍夢。

有了第一次的背叛,很快就有了第二次。

雖然第二天宋涼生醒來之後,覺得內心對藍夢有愧疚。

可是那種愧疚感並沒有持續多久。

他心情煩躁的時候,就會開車去A大,只為了看一眼似曾相似的面容。

漸漸的,他和那女孩上了很多次床,他背叛了藍夢很多次。

背叛來得悄無聲息,比愛情潛伏得更深。

宋涼生開始覺得,接受別的女人的身體,似乎也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相反,他做得非常得心應手。

那女孩很快就和大學的男朋友分了手,被宋涼生給包養了。

可好景不長,宋涼生既然開始了這場背叛,又怎麼會再留戀在一個女人的身上?

何況,這個女人,還是長著一張和藍夢有幾分相似的臉? 宋涼生要樣貌有樣貌,要錢有錢。

他想要找什麼樣的女人沒有?

這兩年來,他幾乎玩遍了允安市的各種明星名媛。

更是各大夜色場所的常客。

就算是宋老硬把蘇晚塞給他,也沒能改變些什麼……

宋涼生忽然間覺得很鄙視自己,開始唾棄自己。

藍夢是傷他最深的女人,可他竟然還深愛著她。

她去了美國之後,成為了家喻戶曉的明星。

他一直都在默默地關注著她的消息,但是卻沒有聯繫。

當初她走得決絕,宋涼生又是那麼驕傲的人,自然不肯開口先去找她。

是最近這幾個月,藍夢主動和他聯繫上的。

他以前曾經經常幻想,如果藍夢以後回來了,他該怎麼做。

可是到藍夢真正的回來了,還表示愛他,想和他再續前緣的時候,他卻發現,他沒有那麼期待了。

時間,終於一點一點磨滅掉,他對她深刻的感情。

如果不是知道,她曾經為了他而失去一個孩子,他是不會再和她糾纏在一起的。

宋涼生的心裡隱隱有些後悔,覺得在藍夢回來的第一天,他就該推開她。

可是當他看到她的淚水,他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一顆心被狠狠地揪得疼。

這個女人,就是吃定了他的弱點。

知道他最軟弱的地方在哪裡。

他就是沒辦法無視她的眼淚。

宋涼生忽然在想,當初在醫院溫柔照顧他的那個女孩,怎麼現在變得他都有些不認識了?

宋涼生一個人在高速路旁站了許久,才想起來宋老打電話給藍夢,在找他的事情。

他急忙把手機給拿出來,一看,皺了下眉,手機屏幕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摔碎了。

他的頭還有些疼,只隱隱約約記得,昨晚他和藍夢在床上,做到最激烈的時候,好像來了電話……

宋涼生按下了手機開關,手機開機之後,在幾秒鐘之內,就接二連三的有簡訊進來。

他愣了一下,點開收件箱。

發現簡訊提示有五十多個未接電話,還有十多條簡訊,全都是來自蘇晚的。

宋涼生有些愣住地看著手機,她怎麼會給他打了這麼多的電話?還發了這麼多的簡訊。

滿滿一個手機屏幕,往下拉,全部都是蘇晚的號碼。

宋涼生的心裡,隱隱覺得肯定是發生什麼大事了。

這讓惶惶不安的感覺,讓他的心臟就像是被一隻大手給緊緊攥住,很是不安和難受。

他先點開了簡訊。

「涼生,我弟弟心臟病發了,我在市人民醫院,你現在能趕來醫院嗎?」

「涼生,你現在在哪裡?求你接下電話。」

「涼生,你要是有事的話,方便把白光霽醫生的電話給我嗎?」

「涼生,我現在在軍區大院門口,警衛員不讓我進去,你出來下好嗎?」

「宋涼生,你接電話啊,我弟弟的病情很嚴重……」

「宋涼生,求你了,接電話,不要讓我找不到你。」

「……」

每看一條簡訊,就讓宋涼生的心口被攥緊了一分。

這麼多的簡訊和未接電話,表示昨天蘇晚整整找了他一個晚上。

他忽然就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個耳光!

宋涼生,你到底在幹什麼?

你可是有家室的人,居然還在外面搞婚外情,出軌??

這個無意識的認知,讓宋涼生嚇了一大跳。

他沒想到自己竟然認為,他和藍夢在一起是婚外情,是出軌。

而且,還把蘇晚看成是他的妻子?

看著手機里滿屏的未接電話,宋涼生心裡的某個位置被觸動了一下。

從心臟處有輕微的刺痛感傳來,這讓他莫名的覺得有些慌亂。

蘇晚該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就對他失望了吧?

雖然他做出的讓她失望的事情,遠遠不止這一件事情。

而且,他也不是第一次不接她的電話。

更加不是第一次不回家,不是第一次在她眼前,帶著其他女人鬼混。

可他莫名就是覺得心慌,好像這一次的事情,會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的一根稻草,會讓蘇晚對他徹底失望一樣。

宋涼生撐著頭,閉著眼睛,腦袋此刻亂成了一團漿糊。

蘇晚不會走的,對不對?

婚後才知顧總暗戀我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她不都是一直在哪裡嗎?



此刻,在醫院裡,蘇晚走到病床前,拿著一張擰乾水的濕毛巾,細心地給蘇子同擦拭著臉頰。

看著弟弟白皙俊秀的臉龐,蘇晚的心裡充滿了憐惜。

她的弟弟是一個多麼好的孩子,卻為什麼要承受這麼多的苦難。

她一心想要把最好的東西都給弟弟,可是她卻一再的讓弟弟受到傷害。

這時候,病房門悄然被打開。

蘇晚抹了下臉上的眼淚,轉過頭去,驚訝地看著來人。

竟然是宋老來了。

「爺爺,您請坐。」蘇晚急忙起身,在病房裡拉了把椅子,讓宋老坐下。

「行了,別忙了,我站著就好。」宋老擺擺手,走到了床邊,看了看蘇子同的情況,問道:「子同現在怎麼樣了?」

「手術很成功,白光霽醫生親自給子同做的手術,他現在已經沒事了。」

「什麼時候才能醒?」宋老又問。

「白醫生說,子同的身體比較弱。今天可能要到下午的時候,才會醒來。」

「嗯,那就好。」宋老看著蘇晚說道:「你在這裡一天一夜了,還是回去休息下吧。這裡我找人來把你看著。」

「不用了,我也沒有一直熬夜,剛剛還眯了一會兒,睡了兩個小時,我撐得住的。」蘇晚婉拒。

她的眼神一直都落在子同的身上,不同移開。

宋老沉默了一下,轉頭看向蘇晚,問道:「這一次的事情,你也不要怪涼生,他……他也是有別的事情,才沒有過來吧。」

至於宋涼生是被什麼事情給耽誤了,宋老沒說,蘇晚也沒有問,大家都心知肚明。

所以,當宋老這麼說的時候,蘇晚只是笑了笑,語氣淡淡地說:「這事我也怪不了他,畢竟他也沒有什麼義務幫我照顧弟弟。是我應該早一點要到白光霽醫生的聯繫方式,就不會這麼措手不及。」

在早上,秦朗已經把白醫生的聯繫方式給她了。 以後,萬一子同再有什麼事情,她可以直接打電話去聯繫白醫生。

宋老聽到蘇晚這麼說,嘆了一口氣,說道:「小晚,你是個好孩子,我知道是涼生對不起你。」

蘇晚沉默不語。

宋老又說:「你還記得,我第一次見你,說過的話嗎?」

蘇晚楞了一下。

宋老無奈地嘆了口氣,說道:「我當初費勁千辛萬苦,才找到你們姐弟。雖然我是宋家,為了宋氏集團的未來,想要借用你的調香能力,可是這只是一部分原因,還有一部分原因,是我覺得你是配得上涼生的人。」

蘇晚微微垂著眼,內心毫無波瀾。

「小晚,你應該也看得出來,在我們這樣的家庭里,很多時候兩個人的結合,看重的並不僅僅只是感情。而更多的是,能夠幫助家族的發展,能夠擔得起宋家當家主母的位置。」

「我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雖然拘謹,在知道我的身份后,卻並沒有曲意奉承,還表示要給宋氏提供一百個香料配方來報答我。那時候我就知道,我沒有看錯人。」

蘇晚淡淡地說道:「宋老,您當年在我們姐弟走投無路的時候,給了我一筆錢,讓我給弟弟治病,這份恩情,我是不會忘記的。一百個蘇氏的香料配方,是我應該為宋氏集團做的。」

宋老頓了頓,盯著她平靜的臉看了好一會兒,才繼續說道:「宋涼生這個孩子,因為他父母親的原因,從小性格就比較冷。我一直都希望,能有個溫柔懂事的女孩子能在他身邊照顧他,這也是為什麼我希望你們結婚的原因,並不僅僅只是因為你能夠幫助宋氏的發展。」

「可我能夠做的,也許只有給宋氏提供香料配方。」

宋老驚訝地看著蘇晚淡然的臉龐,說道:「涼生其實個是個外冷內熱的孩子,他父母從小感情不和,他的內心非常敏感,感情又極其脆弱。 遇見你,春暖花開 可他本性並不壞,他只是太渴望愛了。」

蘇晚迎上了宋老的眼睛,「爺爺,當年您把我帶回宋家,其實那並不是我第一次見宋涼生。」

「你們以前認識?」宋老驚訝道。

蘇晚沉默了一下,點點頭,繼而苦笑道:「我認識他,可他卻把我給忘了。」

宋老想了一下,有些吃驚地說道:「涼生在他高三那年,因為他父親要離開,他媽媽帶著他一起開車去追他的父親,兩人一起在路上遇到了車禍。」

「他媽媽雙腿落下了殘疾,涼生運氣好,沒有受嚴重的外傷,可是他卻撞到了腦袋,失去了幾個月的記憶。難道說……」宋老不可置信地望著蘇晚,「難道說,他當初忘掉的那部分記憶里,也包括了你??」

宋老怎麼也沒有想到,蘇晚居然很早就認識宋涼生了。

蘇晚苦笑著:「是的,他忽然消失不見,我還以為,這輩子都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他了。直到我在宋家再次見到他。」

她的神色黯淡了下去,輕聲道:「可是沒用了,他全都忘了。這樣也好,我也就不必再抱著過去的回憶了……」

這個事實,讓宋老震驚在原地。

他這才回憶起,當初蘇晚見到宋涼生的時候,那份欣喜若狂。

那個時候,他還以為,是蘇晚對自己的孫子有意思。

可現在想起來,原來他們竟然早就認識。

可惜的是,涼生因為車禍,失去了幾個月的記憶,那蘇晚給徹徹底底的忘記了。

把她丟失在少年時代的迷霧森林裡。

「小晚……」宋老的話,卡在了喉嚨里。

他對蘇晚和宋涼生的命運,感到了不公平。

兩人明明少年時代就有情,卻因為意外而分離。

那一場車禍,讓宋涼生忘記了蘇晚,也開始了他和藍夢的另一段緣分。

要怪的話,就能怪命運。

怪他們,有緣無分。

最後,那些話,在宋老的嘴裡,全都變成了一聲嘆息。

蘇晚覺得,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那有些事情,也許她可以趁機攤開來說了……

「爺爺,我很感激你看得起我。 諸天一頁 可我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我渴望有一個家,希望能夠有一個疼愛我的丈夫。也許我和涼生一開始就是錯了,他不愛我,勉強是沒有幸福的。現在藍夢也回來了,他們才是彼此相愛的一對。我相信,現在我的離開,是對所有人都好的一種結果。」

聽到蘇晚要離開,宋老有些急了:「小晚,不要這麼草率的就說這樣的話。」

「爺爺,您聽我說……」

「不,小晚,你聽我說。」宋老拉著蘇晚的手,語重心長地說著:「涼生現在只是一時被蒙蔽住了雙眼,藍夢那個女人根本就不適合他。等不了多長時間,他就一定會後悔的。男人不管在外面怎麼樣,都始終要回歸家庭的,那時候他才會明白你的好……」

望著宋老懇求的目光,蘇晚動了動嘴皮,忽然就下定了決心。

她誠摯地開口說道:「爺爺,對不起,其實有件事情我早就想要跟您坦白了。」

「到底是什麼事情,你說得這麼嚴重?」宋老不解地看著蘇晚。

蘇晚看著宋老蒼老的容顏,頓了一下,然後一咬牙:「爺爺,其實我和宋涼生根本就沒有……」

就在這個時候,病房的門被人從外面給推開。

蘇晚的話被打斷了,她和宋老的目光都同時朝著門口看過去。

是宋涼生。

他的臂彎里搭著外套,身上的西裝扣子沒扣上,還有些皺巴巴,身上的襯衣領口也是打開的。

他臉上帶著倦意,一手正捏著眉心,抬頭看到蘇晚時,也怔住了。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就這麼靜靜地看著對方。

過了好一會兒,蘇晚才若無其事地移開了目光。

她轉頭看向了宋老,繼續說道:「爺爺,我其實和宋涼生……」

「蘇晚!」宋涼生忽然開口,重重地呵斥了一聲。

宋老立刻就怒了,沖著宋涼生怒氣沖沖地說道:「你昨晚跑到哪裡去了??你知不知道昨天的事情有多嚴重?你居然連電話都不接?」 宋老的聲音很大,蘇晚不動聲色地皺了皺眉頭,擔憂地看了一眼還在床上昏迷的蘇子同。

這麼大的聲音,她怕會吵到弟弟的休息。

畢竟,弟弟是剛剛才做完手術。

她也不願意在弟弟的面前,和宋家人發生爭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