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塵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只能看見一道人影從那人身邊閃過,帶起一抹鮮紅。

“額…”那人身體僵硬,捂着自己的脖子,血液不斷涌出,最終腦袋骨碌的滾落在地上。

一擊秒殺!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剩下的三個小弟臉色大變,滿是驚駭和恐懼,身體幾刷刷的停了下來。

三人都一臉慘白,驚恐的看着那個無頭屍體,是他們中最強的一個,有着基因突變第六段的實力。

可是這樣一個高手,竟然被柳塵一擊秒殺,直接一個照面就削掉了腦袋死了。

“怎麼可能?”三人內心恐懼,想要後退,但突然齊齊一顫,只感覺渾身冰冷。

因爲柳塵消失不見,只有一道森然的刀光劃過他們的脖子,還能聽到那種脖子被割開的聲音,很清脆。

撲哧!

幾乎在一剎那,剩下的三個手下,身體齊齊僵硬,臉上表情還殘留着一抹恐懼和不信。

漸漸地,三人脖子滲透出一絲絲血跡,最終腦袋緩緩的滑落下來,切口平滑,血液噴涌而出。

“你是誰?”

那中年人震驚,但卻不慌亂,而是鎮定的看着柳塵,這個突然殺出來的強大青年。

柳塵沒有回答,而是說了句:“放了這個小姑娘,我允許你活着離開。”

“哈哈哈哈….”彷彿聽到了最可笑的話語,那中年人大笑不止,顯得很諷刺。

他冷笑道:“小子,你當真不知死活,以爲殺了我幾個不中用的手下就得意忘形了?”

“原來,你連基因重組都沒有經歷,看來,你最多也就是處在基因突變第九段層次罷了。”

中年人瞄了眼自己手腕上的一個手錶裝置,上面浮現一個小型虛擬光幕。

在光幕上,有着一組數據,那就是柳塵之前表現出來的力量,還有基因力量波動,竟然沒有基因重組的跡象。

這就是說,柳塵雖然看起來很強,實則並不是基因重組階段的強者,最多就是基因突變第九段。

他說的很對,柳塵並不是基因重組的高手,但,這中年人絕對不清楚他的具體實力。

“既然你殺我手下,那就先解決了你。”

那中年人冷哼,放下了手裏提着的小姑娘,拔出背後的巨大武器,一柄很巨大的戰劍。

咚隆!

戰劍落地,傳來一陣劇烈震動,哐當巨響讓人耳鼓生疼,可想而知它的重量有多重了。

“小子,你可以死了!”中年人兇狠的說完,一個箭步加速,揮起戰劍一劍劈殺。

直接乾脆的劈殺,渾身力量完全爆發,根本沒有任何試探和保留,而是想要一擊絕殺了。

“殺!”

柳塵雙目一睜,突然一聲暴喝,整個人宛若一頭人形暴龍,揮起戰刀迎了上去。

刀劍碰撞,哐噹的一聲巨響傳來,整個屋子彷彿颳起了一股巨大風暴,牆壁都被震碎了。

轟隆!

只聽一聲轟鳴,電光火石間,一道人影橫飛出來,狠狠的砸在牆壁,直接砸出一個大坑。

煙塵中,柳塵的身影漸漸現身,渾身上下毫髮無損,根本沒有一絲傷痕,就是衣服有些灰塵和皺紋。

再看之前的中年人,此刻正躺在破碎的牆壁裏,生生砸出一個大坑,臉色潮紅,張嘴哇的一口血噴出。

噗!

一口血噴出,中年人臉色瞬間慘白,雙目瞪大,顯得很不可思議,彷彿還沒從震撼中清醒過來。 “不可能的,不可能!”

煙塵中,中年人躺在坑裏,渾身破裂,血液絲絲滲透出來,染紅了地面。

他臉色煞白,雙目凸起,直勾勾盯着柳塵,彷彿在看待一個怪物一樣,充滿不可思議。

“你,你明明不是基因重組層次,爲何能重創我?”中年人不甘心,更不敢相信。

他之前就在柳塵出手殺他手下的時候,已經用探測器探查到對方基因力量的波動,並非基因重組層次。

柳塵,其實就是基因突變層次,而且還是第二段,但中年人不知道他的真正實力。

雖然柳塵僅僅是基因突變第二段層次,但能爆發出來的力量卻足足有10噸爆發力,可以說相當恐怖了。

如此力量,已經相當於基因第一次重組層次才能達到的,可柳塵卻在基因突變第二段就達到了。

“你怎麼做到的?”中年人掙扎着爬起來。

他不甘心,想要弄明白內心的疑惑,只可惜,柳塵自然不會告訴他這個祕密。

“死人不需要知道!”

柳塵一步一步走來,站在中年人面前,話音剛落,手裏的戰刀瞬間劃過對方脖子。

只聽撲哧一聲,中年人眼球凸起,雙手捂着自己的脖子,卻止不住血液不斷地噴涌出來。

最終,他的腦袋緩緩滑落下來,無頭屍體噴着濃濃的血液,砰然倒下,徹底沒了聲息。

致死,他都不明白,柳塵爲何那麼強,可惜他永遠不可能知道這個祕密了。

正如柳塵說的,死人不需要知道!

呼!

殺了這五個人,柳塵輕輕吐了一口氣,轉過身,正好看見那小姑娘滿臉恐懼的瞪着他。

但卻死死的護在牀邊,彷彿要阻擋柳塵傷害那個老者,小姑娘很勇敢。

“別怕,壞人都被我殺了。”柳塵收起戰刀,臉上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

他沒有走過去,而是站在那裏,靜靜的看着牀上躺着那個奄奄一息的老者。

柳塵一眼就看出來,對方已經要死了,油盡燈枯,能支撐着沒嚥下最後一口氣,證明對方之前也是一位強者。

或許,老者放不下這個小姑娘,又或者他有着未了心願,無法嚥下這口氣。

“老人家,你可有什麼心願未了,若我能辦到的,一定盡力幫你辦到。”

柳塵想了想,最終說出這句話,不知道爲何,看到那老者灼灼的雙目,心裏想起自家老頭子。

他還記得,老頭子臨終前的模樣,就像是眼前的老者,奄奄一息,卻擁有着一股令人懾服的氣勢。

“謝謝你…”

許久,老者緩緩開口說了句謝謝,隨後,他臉色猛然紅潤起來,彷彿迴光返照。

“爺爺…”小姑娘兩眼淚汪汪,哭得很傷心。

老者一臉慈祥,抓着她的小手,安慰道:“小婻,不哭,爺爺沒事,只是有些累了。”

“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老者隨即擡頭看向柳塵。

“我叫柳塵!”

聽了柳塵的迴應,老者緩緩點頭,上下打量着他,雙目中透着一絲絲滿意和讚賞。

但這時,柳塵突然開口:“老人家,我聽我家老頭子說過,你是一位鑄甲師,他說過我若是需要戰甲就來找你,可惜看您的樣子是無法幫我鑄甲了。”

“哦?”老者驚訝,大量他一眼,問道:“你家老頭子,是不是東邊廢墟藥店的那個糟老頭?”

“額…是吧。”柳塵一臉尷尬的點頭。

老者一聽,雙目大放光明,灼灼的目光盯着柳塵,顯然很意外一樣。

“原來是那老傢伙,看來,你就是那老傢伙提起過從無人區撿來的孩子了?”老者恍然大悟道。

他彷彿陷入回憶,喃喃自語道:“那老東西,好多年沒見了,想當年…”

很快,老者醒悟過來,自嘲道:“人之將死,就是容易胡思亂想,罷了罷了。”

“柳塵,我想拜託你一件事,可否答應我?”老者鄭重的看着柳塵。

他點點頭,肅穆道:“老人家,有什麼吩咐儘管說,我能做到的一定不推辭。”

“好!”

老者讚賞的點頭,臉上的紅光愈加明顯了,他聲音洪亮無比。

“我要走了,但放心不下小婻,你既然是那老東西收養的,我信得過你,我走後,小婻就託付給你了。”

老者說完,一臉慈愛的看着小婻,這位小姑娘,是他幾年前遇到的一個被遺棄的嬰孩,一手收養大的。

在聯邦,其實丟棄小孩是違法的,任何遺棄嬰孩的行爲都要受到聯邦法律的嚴懲,一旦發現,最低100年的監禁,最高直接死刑。

“爺爺…”小婻傷心欲絕,加上之前被中年人捏着脖子,哭了幾下就暈過去了。

柳塵看着哭暈過去的小婻,心裏隱隱觸動,點點頭:“好,我答應你,小婻從今往後就是我柳塵的妹妹。”

“好,好,好!”老者一連三個好字,欣慰道:“總算沒看錯人,那老東西的人品雖然不咋地,但重情義,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的走了。”

他看着暈過去的小婻,梨花帶雨,惹人憐愛,小小年紀卻要經歷生死離別了。

“還有,這東西留在我這沒意義了,現在就送給你吧,算是我還了你家老頭子的一份人情。”

接下來,老者從胸口前摸出一條項鍊一樣的東西,吊墜閃閃發光,彷彿一顆奇異晶體。

柳塵很好奇,驚訝道:“老人家,這莫非是…”

“不錯,它就是外界傳聞的,超級基因甲。”老者直接承認了這東西來歷。

醫神嫡女:盛世寵妃傾天下 它,就是超級基因甲!

但老者卻搖搖頭,諷刺道:“其實,外界的人都搞錯了,我研究的並非是超級基因甲,而是一種更強大,更完美的基因甲。”

“我稱它爲完美基因甲。”

老者說這話時臉上露出一絲絲驕傲,顯然這個成果,是他嘔心瀝血創造出來的。

“完美基因甲?”柳塵瞳孔一縮,心臟忍不住跳了跳。

只見老者頷首解釋:“是的,完美基因甲,只要注入體內,就能跟人體的基因組完美融合,藉助基因進化不斷地蛻變,跟隨着身體基因的一次次進化變強。”

“也就是說,你越強,它就越強,就像是一個會自主成長的東西,隨着你基因一起成長。”老者說完氣息忽然變得有些虛弱。

柳塵心思一動,立刻明悟過來,眼前的老者已經要油盡燈枯,即將嚥下最後一口氣。

“柳塵,我時間到了,最後提醒你一句,這東西不要泄露一點消息,否則你將迎來無數追殺。”

老者嚴重的警告,他氣息漸漸微弱,斷斷續續道:“記住,你一定不能泄露…”

“還有,當未來你有足夠能力了,就帶小婻去天河中心星系找….找….”

啪嗒!

話沒說完,老者雙目漸漸渾濁,暗淡,最終斷氣,蒼老枯槁的手鬆開,那條吊墜吧嗒一下掉了下來。

“爺爺…”

正在此時,小婻驚醒過來,但看到自己爺爺竟然死去,受不了這個打擊,白眼一翻,再次暈過去了。

柳塵沉默不語,愣愣的看着逝去的老者,已經沒了聲息,確定完全死亡了。

“天河中心星系?”

他自言自語,回想着老者最後的一句話,可惜沒有說完,根本不清楚他要自己帶小婻去天河中心星系找什麼?

這問題太遙遠了,目前柳塵都沒有踏出地球,更不提外面浩瀚無垠的天河星空,乃至無垠宇宙。

“老人家,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小婻的。”柳塵輕聲說了句,彷彿在作出承諾。

他看着昏迷的小婻,心裏暗暗嘆息,走上前,拾起那條滑落下來的吊墜。

“這就是完美基因甲?”柳塵盯着吊墜,晶體裏面有着一種神祕的,透明的液體。

這種液體,就是老者說的完美基因甲,也就是外界傳聞的超級基因甲。

柳塵對此很好奇,這種液體,真的能夠注入體內,跟基因組融合後化作基因甲?

他沒有多研究,小心將這東西收入空間手腕裏放好,這纔看向死去的老者。

“嗯?”下一刻,柳塵瞳孔一縮,兩眼瞪着牀上的老者屍體,正一點點的瓦解,化作一點點灰燼消散。

這一幕曾經他見過,就是自家老頭子死後,身體一樣的化作一種灰燼,彷彿灰飛煙滅。

如此詭異情景,讓柳塵心神猛的一顫,彷彿想到了什麼,一縷靈光劃過心頭,可惜想要把握住的時候卻消失了。

“爲何…難道,任何基因強者死後,身體都要化作灰燼消失在宇宙中?”柳塵眉頭深蹙,內心有着諸多的不解。

他老頭子一樣,眼前的老者一樣,死後身體竟然自主的化作一縷縷灰燼消失。

不久後,老者的身體徹底消失了,只有空中飄蕩着一絲一縷灰燼,證明之前老者存在過。

柳塵愣愣出神,久久不曾動彈,心裏面正有一道道念頭閃過,可惜無法獲得答案。

“嚀…”

昏迷的小婻突然眨了眨眼,茫然的甦醒過來,當看到空空如也的牀榻,上面的老者已經不見了。

“爺爺…”小婻兩眼一紅,淚眼滴答滴答的滑落。

柳塵被驚醒,深吸一口氣,說道:“小婻,別傷心,你爺爺沒有死,只是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

“大哥哥,真的嗎?”小婻豁然擡頭,一雙大眼睛眨巴眨巴,淚花閃閃,卻充滿了希望。

柳塵愣了下,不清楚爲何自己會這般說,但還是點點頭。

他笑道:“不錯,你爺爺沒死,只是去了很遠的地方,只要未來你有足夠實力,就能前往那個地方找他了。”

說完,柳塵心裏一震,忽然想起老者臨走前說,未來有能力了就去天河中央星系找,找什麼?難道是找他?

難道,這老者沒死?

一想到這裏,柳塵心裏頓時掀起一股驚濤駭浪,想起自家老頭子來,若是真的,那自家老頭子是不是也沒死?

自這一刻起,柳塵的心已經不再平靜了! 傍晚,廢墟藥店,一大一小兩道人影正坐在桌子上吃飯。

“小婻,以後你就住旁邊的一個房間,這裏就是你的家,以後我就是你哥哥。”

吃着飯,柳塵看向有些忐忑和不安的小婻,輕聲安慰,說完給她夾了一塊異種豬肉。

“嗯,謝謝哥哥!”小婻怯怯的應了聲。

她低頭吃飯,不敢看柳塵,因爲之前柳塵在小巷那裏殺了五個人,每個都是被削掉腦袋,有些血腥了。

小婻就是一個九歲的小姑娘,從沒見過那種血腥可怕的場面,恐懼是很正常的。

而且剛剛認識柳塵,又是她遭遇自己爺爺過世,這打擊沒有崩潰就不錯了,還能保持着一點點冷靜算是難能可貴。

至於恐懼,那是因爲陌生,因爲不瞭解柳塵纔有的正常心理和防備心理。

對此,柳塵並不在意,而是說道:“小婻,接下來我會幫你配置一些藥劑,讓你服用開啓基因突變,未來不明,你必須擁有能夠保護自己的實力。”

“嗯…”小婻應了聲,埋頭吃飯,菜都不敢夾來吃。

看到這裏,柳塵心裏暗暗一嘆,這樣的一個小姑娘,遇到這樣的遭遇和打擊,真的難爲她了。

他打算配置一些超級突變藥劑,讓小婻服用,完成基因突變,走上強者的進化之路。

畢竟柳塵不能時刻帶着她,更不能做到時刻保護她,唯有提高她的實力纔是真正的保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