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夫強硬地要求,脖子扯得老長,厲聲道:「如果我真便宜給別家,毛小姐,如果你找到證據,我願意以半價買給你,可是如果您找不到,這些選好的東西,你們一樣都不能少,全部都要原價買回去!」

毛靚幽幽地拿出一張收據,在空中甩了甩,「約瑟夫先生,你剛才才用五千萬,一億的五折賣給松溪一個信息啊。」

約瑟夫氣得渾身發抖,一張臉再也沒有了笑意,一身冰冷的寒意,凜冽的殺意畢現,怒聲道:「你們在耍我?」

被對方的強大氣場震撼,毛靚和雲嵐只能勉強穩住自己。

葉修一把拉過來兩人站在他身後,他的力量被桃花寶典禁錮,但是作為一流雇傭兵,約瑟夫還談不上他的對手。

葉修雙腳扎地,雙手猛然用力一把抓住約瑟夫的胳膊,那招式出手竟然讓人看不出形態,手下如同鷹爪一般強悍。兩股放佛壓倒性的力量對峙著,葉修體內一股強大的力量在醞釀,卻爆發不出來在,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幾個月了,修真的力量在慢慢發酵,似乎遠離了那個道路。 葉修手下用力,約瑟夫的胳膊放佛要被捏碎一般。

約瑟夫竟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無法動彈,他是聽說過這片大陸開始有人修真,但是大家的能力都是平平,無法再多進步,可是葉修怎麼會有如此力量?

葉修聲音沉著道:「約瑟夫先生,你說過的話自己要打破嗎?」

約瑟夫不相信自己感受到的,眼瞳轉綠,身體開始虛化,一躍脫開葉修的束縛,,約瑟夫身形速度如豹,快得讓人看不清楚。

葉修冷笑一聲,閉上眼睛,耳聽風速。

在那裡!

龍爪出手,一把扯住約瑟夫系胸前的衣服,「雕蟲小技!」

桃花寶典雖然禁錮了他的修為,但是卻讓他的身體慢慢開始改變。

相信之後一定會有一個質的飛躍!

再次給抓住,約瑟夫終於相信葉修不一樣,連忙喘氣回話:「我賣,半價我也賣!」

葉修心裡也是一陣驚奇,約瑟夫一點都不弱,跟他所表現出來的力量完全不同,他這時候認輸,心想這人是不是有詐?

約瑟夫又說了一句:「我有個要求,我給你們半價,但是我要跟你一起會秀王國,葉修先生要招待我一段時間。」

這個要求讓所人都震驚一跳,難道這個老男人是個小姑娘喬裝的,也看上了葉修?

葉修倒是欣然接受,「好啊,能夠接待約瑟夫先生,是我們的榮幸。這半價,謝謝您了!」

到了最後,葉修滿載而歸,額……還帶回來一個客人,姑且先當作客人吧。

約瑟夫一路上都在觀察葉修,不能確定之前提,他什麼都不會說。

回到王宮裡,這些讓人聽到駭人的武器,頓時讓王宮的安全指數多了好幾倍,誰趕進來,絕對讓他站著進來,橫著出去。

喵蓮臘端起金絲繞的透明盒子,非常有興趣地觀察,她之前是一國王后,自然對這些金光閃閃的東西非常親切。

「葉修,這個是什麼?」喵蓮臘,問道,正好想要伸手去碰。

葉修倒吸一口氣,那可是連他都解不開的金絲繞。

一個身影更快一步,拉開喵蓮臘的手,「這個不能碰,一碰就死,你會被抽成一個肉球!」約瑟夫寶貝地抱住他的金色繞,一臉嚴肅地對喵蓮臘說。

喵蓮臘先是震驚有人打開她的手,然後聽到他的解釋臉色蒼白,最後看著還被人拉在手裡的手,怯怯地紅了一張臉。

葉修還在擔心,喵蓮娜突然推了他一下,一臉興奮地小聲問道:「那個男人是誰啊?是你特地帶回來的嗎?」

葉修不懂喵蓮娜為什麼這麼興奮,好像比見到他還興奮,頓時有些吃味,捏捏她的小臉蛋,故意問道:「你怎麼關注那個老男人比我多?」

喵蓮娜嬌嗔一下,道:「討厭,人家以為你給母后找到的新丈夫,好興奮啊。你看,母后都害羞了!」

葉修這才看過去,發現喵蓮臘真的一臉羞澀,而約瑟夫則是一臉謹慎地提醒她。

這對人年齡和外貌倒也合適,重要的是,給喵蓮臘找個對象,她以後就有依靠了。

秀女王手裡拿著一個精緻的瓶子,走過來問道:「你們湊在一起想什麼壞主意呢?」

葉修看了她手裡的瓶子,笑著問道:「女王,你覺得這個如何?」

秀女王盯著葉修,笑得好不得意,那眼睛的深意讓葉修都有些害怕,「不錯,要是有人想要欺負我,我就把他放倒,然後拉去處遊街!」

「你幹嘛要看著我說?」

「葉修,你以後要小心了!」

失策,他應該等他去參加國際會議的時候再給這些女人的,現在她們每個都能輕易殺人於無形了,他的日子慘了。

一想到自己接下來幾天的日子肯定不好過,葉修就覺得該找個人陪自己一起度難!

很不幸,唯一的男性,約瑟夫中選了!

「約瑟夫,我有個事要跟你商量一下?」葉修弔兒郎當地走過去,攬住約瑟夫的肩膀,一邊往外走。

「葉先生,你要商量什麼事?我的錢都已經給財務了,我出來只帶了一點,所有跟有錢有關的事情,很抱歉我不能跟你談!」

被葉修坑過了,約瑟夫現在看到葉修,就覺得荷包都在打顫!

有這麼誇張嗎?葉修翻了個白岩。

約瑟夫的眼神明明確確告訴他,就是這麼肯定!

葉修眯著眼睛,像個狐狸一樣,聲音都帶著勾兒,「我不跟你談錢,咱們來談談女人的事,如何?」

「女人?」約瑟夫不解地問。

葉修單刀直入,問:「你覺得喵蓮臘如何?」

約瑟夫對這附近國家的主要情況還是有做過調查的,於是誠懇地道:「她曾經是九江國的王后,氣質出眾,儀態萬千。怎麼了?」

葉修建議道:「她既然如此優秀,娶她如何?」

「咳咳……」約瑟夫嚇得被自己的口水嗆住了,葉修連忙幫他拍拍後背,現在約瑟夫可是他心裡一個好丈夫的人選,不能讓他出事。

緩過氣來第一句話,約瑟夫就強硬拒絕:「不行!」

葉修驚訝地問道:「為什麼?」

他剛才看到了約瑟夫對喵蓮臘是有感覺的,不然不會那麼緊張,怎麼拒絕得如此快?

「我有妻子的,我答應只娶她一人,我很有原則的。喵蓮臘夫人的確是個大美人,不過我有心愛的妻子。」

看到約瑟夫說起妻子一臉幸福的模樣,葉修心裡也跟著懷念起來小氣和沈清雪,幸而她們兩人同一張臉,每次想念起來,混合著兩種思念,愛意更濃。

約瑟夫笑著開口:「不過我們分開了,很長時間都不能見面,她害怕我招惹桃花就故意……」最後幾個字,約瑟夫悄悄消了聲。

葉修沒有在意,也跟著笑了,「我也有很深愛的女人,我們有一年沒有見到了。」

約瑟夫震驚地看向他,似乎很難相信他說的話,回頭看看大殿里的女人,又看看葉修,疑惑地問:「她不在這些人裡面?」

「當然不在了。約瑟夫,你好好考慮一下喵蓮臘,她很棒的,只要你想,你就能擁抱一個風情萬種的美人,不動心嗎?」葉修故意攛掇他。

約瑟夫又回頭看了一眼喵蓮臘,吞了下口水,連忙回顧頭搖掉腦里的旖旎想法,憤怒地瞪葉修,「我不能,我妻子會殺了我的,我也不會讓她傷心!」

回頭再不舍地看了一眼喵蓮臘,嘴裡嘀嘀咕咕一句話,「這個世界誘惑太多了,快點回去吧!」

葉修在想沈清雪,一時沒注意,回頭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約瑟夫白了他一眼,「這世界誘惑太大了,我妻子讓我一定要自重,我答應過她的。葉先生,請問我的房間在哪裡,我想去休息了!」

葉修嘆氣道:「稍等一下,我找人帶你去。」

葉修回到宮殿里,幾個女人正抱著盒子探討,葉修走到喵蓮臘身邊,「母后,我還沒有安排約瑟夫住的地方,你看你方便帶他去一下客房嗎?」

「約瑟夫?」喵蓮臘疑惑地看著他。

葉修指著門外的人解釋道:「就是剛才就了您的人。」

喵蓮臘看著門外的人,一張臉又紅了個透,約瑟夫已經超過五十歲了,可是那雙藍色憂鬱的眼睛依舊充滿了深邃的魅力,再加上一身貴族氣息,喵蓮臘這種嫁過人的女人,自然躲不開他的魅力吸引力。

喵蓮臘點點頭,走出大殿,走到約瑟夫身邊,小聲道:「約瑟夫先生,我帶你去客房!」

約瑟夫立刻行紳士禮,「謝謝夫人!」

喵蓮臘雖然羞澀,但是多年的宮廷禮儀,依舊讓她保持一股風采,莞爾開口道:「叫,叫我喵蓮臘就好,我已經跟我的丈夫離婚了,不是夫人了。」

「是!」

國際商貿會議舉行倒計時五天,九江國已經漸漸來了許多外國的人。

沈清雪從飛機上下來,身邊站著韓武和上官瑩,自從消失無蹤之後,上官瑩就帶著兄弟們待在沈清雪身邊。一來因為她和小七一模一樣的臉,另外一個也是葉修之前就服務於沈清雪,他們來這裡也是順理成章。

「這裡的安保工作都是由黑屠集團的人負責,清雪,不管什麼時候,你都不要離開我的視線。」上官瑩提醒她。

沈清雪點點頭,臉上漾起一抹笑,「知道了,瑩姐,一起都聽你的。」

這一年時間,沈清雪身邊已經習慣了上官瑩的存在,上官瑩不止身手好,頭腦也好,現在已經是暗影閣的一把手,其他幾個人都已經歸入暗影團,在大家眼裡,沈清雪已經是葉修,也就是他們老大『龍影』的妻子。

沈清雪戴上墨鏡,一系銀白色的長裙,讓她宛若女神一般降臨,淡淡地開口:「不管那個葉修是不是我們認識的人,都找人去探探底,不要落後黑屠集團。」

「知道,已經有人去往秀王國了。如果他真敢在秀王國辦後宮,我幫你教訓他!「上官瑩眯起眼睛,一臉憤怒。

沈清雪眼裡也閃過一絲受傷,但是都掩藏在墨鏡之下。

「時刻準備戰鬥吧!「 這一天傍晚,整片九江國海域和上空都是禮炮煙花齊射,那波瀾壯闊的場面,讓整乘坐游輪往九江國走的葉修一行人也著實開了眼。

所有人都被這場面的華麗炫目給震懾住了。

秀女王盯著天空,呆住了,出神中喃喃自語,「好漂亮啊!」

毛靚和周欣欣也被這畫面震憾的無法淡定,幾個女人趴在欄杆上,盯著天空的五彩星空,讚歎連連。

葉修看了一眼秀女王,見她故作矜持,明明都快望眼欲穿了,還這樣擺著身份,不由地挪揄一句,「女王殿下,可是不喜歡這景觀?」

秀女王白了他一眼,一扭頭不理他,「明知故問!」

葉修哈哈大笑,心情極好。

站在甲板上的約瑟夫,也震撼於這幅畫面,心中極為疑惑地站到葉修身邊,「九江國何時如此大方了,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

葉修點點頭,道:「的確讓人匪夷所思!」

依照他之前跟九江國國王的相處,這個國王完全是一個色厲內荏的人,怎麼會一下子闊綽得掏出這麼多錢來。

唯一的可能……

似乎想到什麼,葉修眯起眼睛,九江國國王跟黑屠集團達成某項協議了,這次的國際會議,黑屠集團到底有什麼目的,還不知道,但一定不簡單!

約瑟夫問他:「葉修,你在想什麼?」

葉修雙眼一轉,突然邪邪地笑道:「約瑟夫,喵蓮臘沒有跟上來,你是不是很失望啊,沒有了賞心悅目的美人傾慕你,是不是很不爽?」

約瑟夫瞪大眼睛,氣得半天說不上話!

葉修攬住他的肩膀,湊到一塊去,小聲道:「還有一個女人,也很美,完全不輸給喵蓮臘,想不想去看看美人?」

約瑟夫一臉正色,推開葉修,字正腔圓地教訓他,道:「葉修,你不該如此花心,你不覺得你心愛的女人會傷心嗎?作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就不該如此做!」

葉修翻個白眼,「那如此的話,我就自己去了。」

葉修剛要轉身離開,約瑟夫一臉慌張,直接追上去,一臉慌亂,道:「我說過我要跟在你身邊,我當然要時刻關注你!」

葉修瞭然點點頭,那眼裡的打笑之意絲毫不掩飾,哈哈大笑道:「我知道,你如此關注我,自然要跟著了!「

約瑟夫眼神閃爍,還硬著脖子強調:「我有深愛的妻子!「

葉修不看他,心裡卻知道自己已經開始懷疑這個年紀超過五十的男人,他的身份,他一路都要跟著葉修的目的,這些都是疑點!

這點疑惑暫且放在心裡,只要不是葉修的直面地面,那這一刻依舊可以當作盟友。

他們的游輪停在九江國為了迎接各國使團的專用港口—納尼彎,周圍已經有數個大型游輪,每個都是精心準備,沒人想要在這裡被他人嘲笑。

葉修這次低調了許多,沒有挽著美女一同走下,而是站在了秀女王和毛靚身後。

秀女王挺頭提胸,一股王者之氣從身體逸散到四周,每個看到她的人,都不約而同微微俯下身,那是一種本能發自內心的臣服。

緩緩伸出手,秀女王露出淡淡的微笑,「大家不必多禮!「

緊緊跟在秀女王身邊的毛靚,穿著一襲緊身帶兩片的長裙,胸前風光無限,讓人心癢難耐卻又看不到更多的東西。

之後才是葉修,他帶著面具,像一個總管一樣,站在兩個女人身邊,恭敬地75度低著頭,目光卻在不被人發現的前提下,默默觀察四周的防衛哨崗。

真是黑屠集團的模式,每個哨崗都不露臉,同樣的裝扮身材一致,甚至高矮胖瘦都保持一個高度的統一。

一旦這種情況下,沒人知道輪崗的時間,就沒辦法找到一個突破口,看著四周來回巡邏的哨崗。

葉修突然想這九江國突然像一個封閉的布袋,正有一個控制一切的人在引誘獵物一個i一個走進去,然後他們就能收網。

越是這樣才想,葉修就越是不舒服!

看來夜談王宮是必須的了!

使者把他們帶到秀王宮專門休息的宮殿里,這裡跟其各國使者之間距離差不多有一里路的距離,不算遠,但是要來往一次也有些浪費時間。

第22個男特助 等到使者一離開,葉修就說了自己的打算。

「你要夜探王宮?」秀女王震驚的喊道。

葉修點點頭,道:「是的,你不了解黑屠集團是多麼危險的阻止,九江國不要命跟他們合作,這個我可以不顧。但是我們現在都來了,我必須搞清楚他們到底打什麼主意!」

秀女王緊張地問道:「你確定嗎? 我的技能不正經 葉修,這是里九江國的地盤,我們本身就是被動的。你這樣做,會不會有危險?「

葉修笑著拉住秀女王的手,「我的女王大人,放心,我跟約瑟夫一起去。他可是製造武器的高手,一定不會有問題。更何況,我怎麼會有事?我說過,你不用擔心任何事,我都會提前幫你鋪好一切路,你只要按照你的想法,好好發展秀王國的經濟。這裡這麼多國家,你不如好好想想怎麼擴展秀王國的生意,這才是你該擔心的事情!「

秀女王喏喏地加了一句,「我也擔心你啊!「

毛靚一直沒有開口,這時卻插了一句,「我最近感覺不太舒服,好像有雙眼睛一直在盯著我們。你去看看也好,不過千萬要小心暗中監視我們的人……可能是我多想了。」

葉修點點頭,還是叮囑一句,「這次國際會議感覺沒那麼簡單,你們隨時都要小心!」

「我們知道了。」

葉修跟約瑟夫一直等到黑夜鋪遍了整個大地,四處的燈火輝煌依舊照不亮全部的地方。

一對宮廷巡邏部隊從長廊走過去,寂靜的夜,兩抹影子突然從角落劃過。

他們正是葉修和約瑟夫!

約瑟夫靈活的身手,一躍跳進另外一邊的小通道里,蹲在巨大的花盆後面,小聲問道:「葉修,你為什麼要拉著我,你不覺得我這麼大年紀了,應該要休息嗎?」

葉修正閉上眼睛努力聽清周圍的聲音,他的桃花寶典,第二層就能講視力和聽力提高百倍,以念力傳遞百里之外,耳聽八方,眼觀百里。

現在雖然達不到那個程度,不過比常人已經是很厲害了。

「那個地方!」葉修指了一下遠處的位置,再一回頭順便回答了他的問題,「你身上有多少寶貝,有你在,我肯定能全身而退!」

約瑟夫瞪大眼睛,半天說不出話來,這下子太邪了!

兩人在夜晚,像兩道靈活的幽靈一般,穿梭在王宮的各處。

約瑟夫在前面,伸手灑出一把粉末,遠處的一對人立刻身體一僵硬站在原地像是被定住一樣,兩人衝過去,百米之外,葉修回頭一看,那堆人已經開始繼續行動,像是沒事人一樣,似乎一點痕迹都沒留下。

葉修對約瑟夫的身份越來越好奇,他們也越來越接近九江國國王的寢宮。魯達卡雖然很懦弱,但是喜愛奢華,他的寢宮修建得極其奢華,到處都是金碧輝煌的建築。

約瑟夫拐進宮殿里旁邊的側道上,剛要繼續前進,就被葉修拉住,「別動,他們在裡面,你以為那些人感覺不到有人靠近嗎?」

「那要怎麼辦?」

葉修言道:「我來,你在這裡等我!」

說完就一躍上了房頂,葉修屛住呼吸,身輕如燕,斂去身上的一切氣息,這是他還是『龍影』的時候學會的龜息大法,高手必須隱藏自己,才能殺人於無形。

靠近到能聽清裡面的人說話,葉修靜靜一動不動,一隻手按在屋頂,靜心去聽裡面的人說話。

魯達卡坐在王座上,身邊站著魯王子,但是兩人現在都不開心,一臉鐵青,宮殿里的氣氛一觸即發。

他們對面站著三個男人,每個人身上都帶著不容小覷的戾氣,而三個男人旁邊悠閑地坐著一個丰神俊朗的男人,只見那個男人一雙眼睛,竟然有一隻是淺紅色的,如妖魅一般的眼瞳,讓人不自覺地想要細細觀看,直到差點連心神都被吸收進去才渾身一陣冷汗,剛才竟是死裡逃生一次。

「黑屠集團打算破壞協議嗎?」魯王子硬聲硬氣地問道。

俊美男人莞爾一笑,絕色傾城亦可贊,他道:「自然不是,黑屠集團這次也出了大半的人手來這裡,國王還沒有感受到我們的誠意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