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是救你誒,美女,不過以身相許什麼的就太客氣了!」葉修笑得極其猥瑣,目光在人家上圍留戀片刻,才轉開視線。

好吧,他的確是因為劉怡菲的臉蛋和胸部才幫她的,至於什麼明星,他根本沒有興趣。

「男人都是一個模樣,花狼!」劉怡菲突然一腳就往葉修下面替。

葉修連忙調開,「我是好心救你,你竟然要毀掉我女人的幸福,女人,我要真的受傷了,你怎麼賠我?」

「你這種人活該!」劉怡菲氣得不停喘氣,胸前不停欺負,葉修嘆口氣,沒辦法誰讓他對美人下不了手呢。

「算了,現在這年頭好心沒好報啊!我走了!你還是快走吧,當了明星,很多事都不如意的,被一個人出來了,下次找個人陪著!」

葉修叮囑了幾句,轉身離開,唐鈺還在後門口等她,不能讓美女久等,不然他可罪過了。

劉怡菲震驚地看著葉修越走越遠,他竟然真的就走了?他難道不知道她是誰嗎?

送唐鈺回去之後,葉修開車往九盟集團回去。

南圖集團,葉修不會讓他在這場戰爭中得到最大的好處,黑屠集團的覆滅是他主導的,南圖集團想要把所有的矛頭指向他,而默默享受之後的勝利果實,南風瑾把一切想的太好了。

想到南風瑾,葉修就會想到沈青瑤,那個口口聲聲喊著要當他女朋友的可愛女孩,到底是在什麼情況況嫁給南風瑾,他要是不查清楚,決不罷休。

下午,葉修按時回到九盟集團車庫裡,上了總裁辦公室,看到沈清雪一臉嚴肅地處理文件,他嘴角勾起,走到沙發前坐下,悠閑地欣賞沈清雪的美貌。

「葉修,你真的要一直給我當司機嗎?雖然我很開心,但是你的計劃是什麼?」沈清雪把目光從文件上轉向葉修,一雙明眸看著他帶著淡淡的期許。

「南圖集團內部出事了,你知道嗎?」葉修問她。

沈清雪點點頭,從辦公桌前走出來,走到葉修身邊,坐在沙發上,微微嘆氣道:「南風瑾的野心太大,他早就有取代黑屠集團的想法,只不過還沒有那個膽量,你給他了一份大禮。南圖集團能夠在第一時間響應你,他早就計劃好了。」

「是嗎?可是我不打算輔助南圖集團登上壟斷地位,清雪,青瑤過得好嗎?」葉修想到那個女孩,總覺得心頭一震,那種無法形容的感覺讓他很痛。

沈清雪瞥了他一眼,低垂眼眸,「你為什麼不自己去問她!南圖集團在江州舉辦的明星之夜晚會,要請我出席,我現在走不開,你去吧,幫我看看青瑤!」

「清雪,對不起,如果我能早點回來,就不會這樣了。」葉修伸手摟住沈清雪,目光盯著遠處,眼眸如同暴風雨般的深黑,南風瑾,我們很快就會碰上的。

沈清雪渾身一震,抓住葉修的胳膊,默默閉上眼睛,「以後不要離開了。」

「嗯!」

葉修環抱著沈清雪,目光眺望出落地窗,沉默許久。 「你母親將你託付於我,眼見還有半年你就成人了,我也就完成你母親的託付了,此後……」

「你不要我了?」風玫話還未說完,就被沐音澈打斷。他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她,臉上的平靜再也維持不住了,染上了倉惶慌亂。

以前他不是沒想過脫離她,可是不知道為何,現在她真的有要他走的意圖了,他卻害怕了,不想走了,卻……委屈了。

就因為他利用她殺吸血鬼,她就不要他了嗎?他都答應了以後再也不會了。

風玫目光深沉的看了他一眼,還是將話說完:「此後,我將不會再為了你母親的託付守護你。」

所以你最好不要再作死,不然我揍不死你!

沐音澈盯著她,突然大步向前,一把抓住她的手:「古紇,既然接下了我母親的託付,你就要負責到底,別說我十八歲了,就算我八十歲了,你也還要在我的身邊,不許離開!」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但是他此刻絕對能確定的是,他不願離開她,一點都不願。

想到沒有她的日子,他就止不住的恐慌。

風玫皺眉。

不是為他的話,而是……空氣中香甜的血腥味。

絲絲縷縷,在空氣中蔓延,極致的勾人。

沐音澈抓住風玫的手正是受傷的那隻,此時傷口又流血了。

風玫止不住咽了下口水。

想吃!

難怪那些吸血鬼都盯著他了,聞著就十分美味。

注意到風玫的神情,沐音澈眸光一顫,突然笑了。

他鬆開手,將冒著血珠的掌心對著風玫:「我可以給你提供血液。」

一個萬分憎惡吸血鬼的人,卻主動要給吸血鬼提供血液,只為將吸血鬼留在身邊。

在今天之前,沐音澈絕對想不到自己會這樣做。

他恨不得讓所有的吸血鬼都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甚至是眼前這個算得上養大他的人……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風玫看著他滿是血液的傷口,微抿了一下唇角,抬手扣上他的手腕,將人拉到廚房。

沐音澈指尖一顫,乖乖地跟著她,卻是耳尖微紅。

之前她攬著他的時候,還隔著衣物,現在卻是真真切切的肌膚相貼。

她的指尖有著沁人的涼意,觸在皮膚上卻讓他渾身宛若著火了一般,尤其是手腕處,火燒火燎,灼燒心房。

「嘶!」

他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氣,在理智還未回歸時,便已經下意識地對她道:「疼~」

語氣中不無委屈與撒嬌之意。

沐音澈自己都被自己給嚇到了,有一瞬間的呆愣。

而風玫對他的撒嬌委屈仿若未聞,不容拒絕地將他的手按在水龍頭下沖洗,連傷口處凝固的血液都被清理掉。

「嘶~」

沐音澈被疼的回過神來。

真疼!

比剛划的時候都疼!

離婚強制令,總裁別鬧 風玫終於抬眼看他了,紅唇微啟,吐出兩字:「活該。」

自作孽不可活!又不是別人划的。

沐音澈:「……」不敢吱聲了。

風玫臉上嫌棄,手上的動作卻輕了許多。

當血痂被清理掉,她終於關掉了水龍頭。

但是,連血痂都被清理掉的傷口,此時血流的更歡了。

在沐音澈不可置信的目光下,風玫低下了頭…… 晚上回到家,一大家子的人都在忙著商量給葉妍准婚禮事情,葉妍作為現在的重點保護對象,一個人悠閑地抱著薯片看電視,上官瑩和白小白兩師徒正在桌前計劃結婚要準備的東西。毛靚被沈清雪派出國負責一樁生意的接洽工作。

韓武走到門口,帶著圍裙,一臉委屈地看著葉修和沈清雪,「大哥,這是我的婚禮,可是師傅和二姐不要讓我參與!」

沈清雪朝他打了個招呼,「你照顧好葉妍就夠了。」

葉修也跟著點點頭,「就是,以前沒有看出來你還有家庭煮夫的天賦,現在知道了別浪費啊。小武,我明天的機票要去一趟江州,可能要待上三天。」

葉妍聽到他要走,驚得站起來,手裡的薯片都掉了,一臉委屈地看著他,「哥,你又要去哪裡?」

「你哥幫我去參加一個晚宴,放心。」沈清雪走到葉妍身邊,看著她還沒有顯懷的肚子,微微一笑。

「嚇死我了,哥,你要是敢錯過我的婚禮,我恨你一輩子!」葉妍瞪葉修一眼。

葉修摸摸鼻子,趕緊走到大公主身邊,「小的怎敢!公主殿下,你不是怕過段時間肚子大了穿禮服不好看嗎?怎麼還敢這麼吃零食?」

葉妍立刻出賣准老公,「都是小武哥給我的,他說不能餓著他家寶寶!」

韓武無奈地再背上黑鍋,「是我的錯!」

葉修揉揉妹妹肉肉的臉,走到師叔跟前,「白師叔,我師傅去哪裡了?」

「他嫌這裡太鬧騰了,去找老朋友了。你師傅說你準備去蓬萊島的時候,他就回來了!」

葉修點點頭,這家子都是年輕人,師傅又不像師傅這麼愛玩,自然住不慣。

葉修走進地下室,這裡已經被約瑟夫變成了他的笑實驗基地,到處都可能是劇毒無比的毒物,所以他讓上面那些人不要輕易下來。

「葉修,你好悠閑啊!」約瑟夫手裡抓著一條小紅蛇,蛇鱗鮮艷而細密,信子吐得又快又急,約瑟夫輕輕安撫地摸著舌頭,看向葉修,「黑屠集團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的,一旦對方捲土重來,這裡就是他們重點打擊的大本營!」

「我當然知道,一旦我去蓬萊島,他們就有可能毀掉跟我相關一切人和事。在去之前,一定要把黑屠集團徹底解決。」

「嗯!」

葉修第二天一大早就乘飛機準備參加江州的明星之夜晚會,跟他一同前往是沈雍,還有南子,其他人都在龍海市幫葉妍準備婚禮。南圖集團主要以娛樂產業為主,旗下三大娛樂公司,涵蓋了影視歌三棲,而起各個都是行業里的翹楚。

現在打開電視,看大的影視劇《江山》就是南圖集團旗下的影視產業公司拍攝的,幾乎風靡全球,如今誰不知道這部電視劇,那就是老土掉渣。連葉修都跟著懷了孕的妹妹看了十集,看著葉妍一邊看一邊哭,一邊哭還一邊罵,他只能感嘆一句,女人啊,懷孕就不能講邏輯。

坐在飛機上,葉修閉上眼睛,在心裡給自己做計劃書,參加完這個明星晚會之後,回去小妹葉妍的婚禮就差不多準備好了,等到葉妍結完婚,他就要去蓬萊島了,找那個神秘的寶藏。

一下飛機,九盟集團在江州的分公司就來人接他,來得人叫做萬博,是分公司的經理,葉修看到他一下子就想到了韓武,不過他跟韓武比,單純多了,很機靈也有心思,不過能力不夠的小夥子。

「總裁特地吩咐過了,我叫萬博,在江州的一切事宜都有我負責,沈先生,葉先生,請上車,酒店已經定好了。」

「嗯!」

南子跟他們不同路,葉修讓他暗中去查查南風瑾的勢力,上了車,沈雍一臉笑意地看著葉修,如果看得夠仔細,就會看到他的笑中帶著一絲謙卑,「葉修,這個明星晚會雖然是類似於一個明星慈善會,但是出席的都是南圖集團旗下的藝人,這已經足夠頂上半個娛樂圈。九盟集團本來也打算開個分公司,把娛樂事業引進來,但是一直受到南圖集團的打壓。」

「大小姐想要開娛樂公司?」 女孩也能這樣酷 葉修詫異。

「是啊,娛樂圈是最快回利的行業,高回報高收益,誰不想要參一腳,不過南圖集團壟斷娛樂圈就像黑屠集團壟斷殺手行業一樣,都是一個概念!」

「我知道了,南圖集團這是要給我們一個下馬威?」葉修眼裡閃過光芒,南圖集團,你不要太囂張了,能對付得了一個黑屠集團,你們自然不在話下!

沈雍嘆口氣,「自從青瑤嫁給南風瑾之後,明著看我們跟南風集團根脈同生,但是處處也都防著對方,我們的電子產業對方參不進來,他們的娛樂產業我們也進不去,現在一直都僵持著,就是那個分利談不攏。不能談僵,青瑤的日子會不好過。」

葉修看向窗外,聲音低沉有力,「我知道了!」

一切都要在見了青瑤以後再從長計議,如果青瑤過得不好,葉修勢必就將她奪回來,他決計看不下去青瑤受委屈。

南博聽到兩人沉默了,他才小聲提了一句,「我們到了。」

他們住的地方是江州市最大的五星級酒店,走進酒店大堂,就看到很多狗仔隊藏在角落,葉修聽說這裡住了很多大牌明星,看來他晚上的生活要熱鬧了。

有狗仔的地方就有明星,更何況他來的就是明星扎堆的地方。

沈雍跟葉修走到房間門口,回頭道:「先休息一晚,我去跟南風瑾打聲招呼,怎麼說都是親戚了,總要見一面的!」

前任爹地:媽咪好新鮮 「好的,二叔!」

在酒店裡休息,葉修正在洗澡,就聽到外面門卡使勁刷的聲音,心想對方肯定是喝醉了,才認錯地方,他就沒有管,正打算洗頭髮,外面的聲音還沒有消停,無奈他只好圍了浴巾走走到門口,輕輕打開一個縫,就看到門外,劉怡菲一臉嫣紅,眼神迷離,嘴角一直帶著淡淡的傻笑,靠在門邊的牆上,手指拿著房卡不停地刷,「呀,開了,哈哈!」

一把推開門,葉修驚訝地看著她無視自己,就這樣踉踉蹌蹌跑進房間,然後把外衣一脫,就穿著一身包臀裙撲到床上睡著了。

這一系列動作行雲流水,葉修連提醒的機會都沒有,只好惺惺地關上門,然後走進浴室繼續把沒洗完的澡洗完。

床上躺著一個大美人,而且size還是少見的大,葉修讓自己一定要眼觀鼻,鼻觀心,心中無色,結果……

「靠,主動送上門的,不吃太虧了吧!」走到床邊,辦坐在床上,看著被頭髮遮住臉的劉怡菲,葉修突然笑了起來,「不是說大明星什麼時候都要保持最佳狀態嗎?這麼囧的時候被拍到,你明天就該上頭條了吧?」

嘆口氣,怎麼說他還算一個正人君子,這種小人行徑,絕不會做的!拿過被子蓋住她的身體,葉修靠坐在床頭,拿起手機給大小姐打個電話。

「怎麼了?」沈清雪剛洗完澡,接到他的電話,坐在床邊聲音也少了白日里的冷淡。

「清雪,我想你了!」葉修看著窗外的明月,聲音也帶了一絲憂鬱。

「……」沈清雪尷尬了一瞬,隨即臉頰嫣紅一片,聲音也跟著溫柔下來,「就三天時候,你就回來了,傻瓜!」

「說正事吧,你想要開娛樂公司?」葉修直接問她。

沈清雪愣了一下,才緩緩開口,「二叔說的?」

「嗯!」

「也不是想開,而是現在的娛樂行業正式興起階段,一旦做得好,一夜暴富都不是夢。賺錢的營生,九盟集團都想沾,不過南圖集團早就壟斷了一半,我們還不能跟他們劃破臉皮。」

葉修笑著點點頭,「也是,如果以個人名義呢,我來開個娛樂公司,一旦我打開這個僵局,九盟集團就算想要參一腳,就無可厚非了。」

「你想怎麼做?」

「唉,要好好找個營生啊,不然老婆本都賺不夠呢,怎麼娶你啊!」

沈清雪嬌嗔一句,「別胡說!」

「相信我,親愛的!」

「嗯!」

打完了電話,身體好像更加燥熱了,看著睡的香甜的美人,葉修嘆口氣,坐在地上開始修鍊。

劉怡菲緩緩睜開眼睛,看到一個男人就在咫尺,驚嚇一跳正要發怒,就看到自己的手緊緊摟住人家的腰,而她的頭正枕著葉修的胳膊。抬起頭看到葉修坐靠在床頭低頭睡著了,人家很正經的坐姿。

劉怡菲瞅瞅自己,似乎是自己扒上去的。

仔細看這個男人,她震驚地發現,這竟然是那個在咖啡屋救了她的男人,這人……這人……他的唇好性感啊!

劉怡菲痴痴地望著他的臉,緩緩伸出手,還沒有碰到葉修,就被葉修握住她的手。

如同剛睡醒的雄獅一般,帶著一股慵懶還有一股殺意,劉怡菲的心怦怦狂跳。

「你,你怎麼會在我的房間?」劉怡菲顫抖著聲音看著他。 葉修邪佞一笑,一翻身把美人壓在身下,兩人穿著都很薄,這樣緊密相貼,女人的柔軟酥嫩立刻清楚感覺到,葉修眼裡燃起熊熊慾火,「真是個睡覺都不安分的女人!」劉怡菲被葉修的陽剛之氣鎮住,身體慢慢酥軟下來,感受到葉修身體的強壯,她竟然連一句斥責的話都講不出來。

葉修把頭埋在她鎖骨間,輕吻幾下,立刻聽到劉怡菲溢出口的呻吟,「不要!」

鈴鈴鈴!

房間內的電話響起,葉修皺眉一望,不悅地翻身起來,大喘一口氣,「誰啊?」

「您好,請問需要早餐嗎?」 重生空間之忠犬的誘惑 早上七點,準時的客房服務,呼~

「不用,謝謝!」掛了電話,回頭看劉怡菲一眼,轉身走進浴室,對著浴池,腦海中不停地浮現沈清雪和劉怡菲交叉的身影。

等到葉修泄了火走出浴室,劉怡菲已經穿好外套,站在床邊一臉拘束,葉修慵懶地靠在牆上,「大明星,你這喝醉了跑錯房間最好不要多來幾次,不然你要是碰到的人不是我這種正人君子,恐怕你就危險了。」

「你,你才不是正人君子!」劉怡菲羞澀得不敢用眼睛看他,天知道她現在腿還是軟的,如果剛才沒有那通電話,她自己都知道會不會拒絕葉修。

「男人早起嘛,要理解啊!」葉修走到門口打開門,「大明星,請吧,再晚等到記者衝過來,可就說不清楚了。」

「你,你趕我走?」劉怡菲一臉憤怒地盯著他,好像葉修當了陳世美一樣。

「呃……不然你還想跟我共度早餐嗎?」要是平常他肯定沒問題,但是今天要去見南風瑾和青瑤,葉修要做好準備,沈雍恐怕很快就出來了,還是避免沒必要的麻煩吧。

「鬼才想跟你共度早餐!」劉怡菲氣沖沖地往外沖,路過葉修身邊,還伸腳踩了他一腳。

衝出房間,走到拐彎處,劉怡菲還眼巴巴地回頭忘了一眼,混蛋,竟然不來找她?!

叩叩叩!

葉修扭頭看向門口,他立刻感覺到外面的人絕對不是劉怡菲。

會是誰呢?

……

七點半到點,沈雍果然從房間里出來來了,兩人到樓下的餐廳用早餐,剛吃完飯就接到了南風瑾的邀約,去他的的私人游泳館然後一起用午餐,當然沈青瑤也在。

說起南風瑾的私人游泳館,恐怕該改為高檔娛樂場所,葉修跟沈雍一走進去,就看到一個大派對一樣的場面,就連葉修這個對娛樂部怎麼關注的人都能認出這些人裡面的某些事電視上的熟客,而且各個都是娛樂圈的一哥一姐。

沈雍不悅地皺眉,「他竟然把我們約在這裡?」

「二叔,放心,這裡也不錯啊,這麼多明星可不是常見的!」

一個穿的西裝革履的男人走過來,「兩位,先生和太太已經等候多時了」

一說到太太,葉修就迫不及待去見沈青瑤,那個丫頭他已經一年多沒有見過了,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模樣!

上了二樓,隱約看到完全透明的房間,南風瑾身邊站在一個穿著短裙的女人,兩人似乎正在鬧著玩,時不時能聽到一兩句歡聲笑語。

「總裁,沈先生和葉先生到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