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對上葉簡汐滿含厭惡的眼睛,他的動作頓了一下。

葉簡汐寧願摔倒,也不肯讓他扶!

身體不停地往旁邊倒,葉簡汐以為自己註定要被狠狠地摔一跤,可下一刻,身體驀地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熟悉的冷松香湧入鼻中,她鼻子不自覺的變酸。

阿琛……

是他扶住了她。

葉簡汐抬眸,看向自己的上方,對上那雙漆黑的眸子,淚水止不住的落下。

是他。

哪怕失去了記憶,他依然會下意識的扶住她。

這樣的他,讓她怎麼捨得。

「阿琛。」

葉簡汐低聲叫出慕洛琛的名字。

慕洛琛凝視了她片刻,低聲道:「這位女士,我們之前是不是認識?我們是什麼關係?」

葉簡汐滿心的酸楚,可還是笑著說:「我們認識很久了啊,阿琛,我是你妻子,葉簡汐,當初你出事,我怎麼都找不到你,沒想到,你跑來帝都了。」

她笑著,淚水卻止不住的落下。

慕洛琛望著她,薄唇緊抿,像是在考量,她話里有幾分真實性。

兩人維持這個姿勢很久,久到凌南晟覺得,自己的眼睛快要被刺瞎了,他忍不住上前,強行拉葉簡汐,試圖把她從慕洛琛的懷裡拉出來。

慕洛琛察覺到他的意圖,面色淡漠的把葉簡汐扶起來,往自己的身後一掩。

凌南晟面部肌肉顫抖了下,幾近低吼道:「她騙你的!她根本不是你妻子,她跟你沒有任何關係,說這些,不過是因為跟我吵架了,讓我生氣!」

「凌南晟!」葉簡汐咬著牙吼出他的名字,他怎麼就不明白,自己跟他永遠沒有可能,這樣一意孤行下去,只會令她越來越討厭他,甚至是厭惡他!

「葉簡汐!」凌南晟漂亮的臉上,青筋暴起,激動到了極點。

慕洛琛望著眼前的凌南晟,漆黑的眸子沒有任何波瀾,可抓著葉簡汐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的更緊,「這位先生,我不管你說的是不是真的,但簡汐不想跟你走,我就不會讓你帶走她。」

「誰讓你叫她簡汐的!」凌南晟高聲怒吼。

慕洛琛眸子微眯,什麼話也沒說。

凌南晟的怒火卻一再的躥升,「你沒資格叫她的名字,你把她給我放開!」

凌南晟再次伸手去搶葉簡汐,慕洛琛護著葉簡汐,往旁邊一躲。

而此刻,溫如意也趕了過來,要拖拽住凌南晟。

凌南晟怒極之下,猛地推了她一把。

溫如意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被甩了出去,咚的一聲,撞在了牆上,腦袋暈眩的厲害。

「如意!」

葉簡汐驚叫,同時走廊的入口也響起一道聲音——

「凌南晟,你還是不是男人,你竟然敢打如意!我跟你拼了!」

容子澈剛從大廳里出來,就看到凌南晟把溫如意甩了出去,腦子裡的怒火轟得一聲燃燒了起來,他衝到凌南晟跟前,就跟他廝打在了一起。

葉簡汐放開慕洛琛的手,匆匆的走到溫如意跟前,把她扶起來后,檢查了下她的後腦勺,發現她後腦勺,沒流血,也沒起包,吊著的心放了下來。

溫如意見她一臉擔心的模樣,咧著嘴笑了笑說,「我沒事,就是頭有些暈,緩緩就好了。你先去跟慕洛琛說話吧,等下人聽到動靜來了,你就沒機會了。」

溫如意說著,把她推到慕洛琛跟前,又道:「好好照顧葉簡汐,她要是少了半個毫毛,我就宰了那個安二小姐。」

慕洛琛神色淡淡地,對葉簡汐說:「跟我走。」

葉簡汐微微的點頭。

兩個人並肩往僻靜的地方走,溫如意看他們身影沒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疼得嘶了一聲,剛才真的沒什麼感覺,可現在疼得要命!

這個凌南晟,可真是該死!

溫如意殺氣騰騰的去和容子澈一起去教訓凌南晟。

三人打的不可開交,大廳那邊聽到動靜,漸漸的有人聚集了過來。

安亦舒來的時候,走廊口已經被堵了里三層外三層。

她站在外面,聽旁邊的人說——

「這兩人為什麼打架?」

「男人打架能為了什麼?為了一個女人唄,真是紅顏禍水。」

安亦舒想到裡面是慕洛琛在為了別的女人爭風吃醋,和別人打架,臉色瞬間扭曲。

拚命的往人堆里擠。

好不容易擠到了人堆里,卻發現裡面沒有慕洛琛,只有容子澈、凌南晟,還有和白髮女人一起的同伴!

偏偏少的人是慕洛琛和那個女人!

安亦舒想也不想,衝到溫如意跟前,問:「阿琛和那個女人去哪裡了?」

溫如意正打的眼紅,哪裡看得清眼前的人是安亦舒?

被人抓住手的剎那,揚手一拳頭就打了下來,正中安亦舒的胸口。

安亦舒疼得尖叫出聲。

溫如意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不是凌南晟,是安亦舒!

可她一點也沒後悔的意思,反而覺得打的好!

這安亦舒一看就知道對洛琛心懷不軌,凡是跟簡汐搶男人的女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活該被打!

溫如意心裡痛快,面上卻露出抱歉的模樣,伸手往安亦舒的胸口摸,邊摸邊說:「對不起,安小姐,我剛才打紅了眼,沒注意到你,我給你揉揉,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千萬別和我一般見識。」

安亦舒長這麼大,還沒被人襲過胸!

氣的臉成了醬紫色。

抬手一巴掌打開溫如意的手,就要還給她這一拳。

可這拳頭還沒落下來,容子澈就擋住了溫如意。

「安小姐,我未婚妻傷到了你,實在是對不住,不過,我剛才看到阿琛了,他往那邊去了。」

容子澈指著慕洛琛離開的相反方向說。

安亦舒瞪了溫如意一眼,跺了跺腳走了。

容子澈看著她離開,將實現移向凌南晟,冷笑著說:「凌少,你這腿可不瘸啊,怎麼前一段時間那麼喜歡裝瘸子?你是不是腦子有病,還是有特殊的癖好?哦,對了,你應該是有病,不然怎麼會出手打女人呢?凌家的家教可真是好。」

凌南晟抬手擦拭去嘴角的血漬,說:「容子澈,你別跟我得意,改天我再好好的跟你討今天的賬。」

他說著,轉身要走。

溫如意看他那囂張的模樣就來氣,過了一會兒,她盯著凌南晟忽然露出一抹壞笑。

下一秒,她利索的彎下腰,脫下了一直鞋,朝著他的後腦勺,猛地砸了過去。

高跟鞋不偏不倚的,正好砸在凌南晟的腦袋上。

凌南晟憤怒的回過頭望著她。

「凌大總裁,這是還給你的!」

溫如意笑眯眯的說完,吹了一聲嘹亮的口哨,女流氓樣十足。

容子澈愣了兩秒,很快臉上露出笑容,攬住溫如意的腰,猛地把她公主抱抱在懷裡,「做得好。」

溫如意下意識的環住了他的脖頸,抬眸對上容子澈含著笑意的眸子,心頭泛起漣漪。

但她很快,就錯開了眸子,挑釁的望著凌南晟。

凌南晟垂在身側的手,一點點的握緊,看著兩人的目光,也越發的陰寒。 第638章慕洛琛是她的男人,不是別的女人可以染指的!

另一邊。

葉簡汐跟著慕洛琛走,慢慢的,大廳里的喧嘩被拋在了身後。

葉簡汐的目光沒有看著前面的路,只是一瞬不瞬的望著身邊的人。

望著望著,她忍不住伸出手伸出手假裝不經意的碰了碰他的手,見他沒有任何反應,她深吸了一口氣,緊緊地扣住了他的手。

十指纏連,像是枝與葉。

慕洛琛的手微微頓了一下,之後再沒有反應。

葉簡汐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淺笑,「阿琛,我們走吧。」

慕洛琛輕輕的嗯了一聲。

葉簡汐拉著他的手,小跑著向前。

微風拂過面龐,葉簡汐嘴角的弧度漸漸的變大。

掌心是他的溫度,眼底里他的容顏,耳邊是他的呼吸……

她想就這麼丟下全世界,和他一直在一起。

走廊越發的僻靜,轉彎拐到了花園裡,花園裡高大的樹木,隔絕了酒店的繁華,也將那些人徹底的隔離。

葉簡汐停下腳步,走到慕洛琛的對面,微微的喘息著,什麼話也不說。

慕洛琛也沒說話,只是靜靜的和她對視。

兩人相視了好一會兒,葉簡汐笑著說:「阿琛……」

「你……」

同時發出了聲音,葉簡汐噗的一聲笑出聲,「你先說吧。」

「你先說吧,說說我跟你的事情。」

低沉的嗓音,帶著絲絲的沙啞,像是有羽毛輕輕的撩了下心,葉簡汐整顆心都安靜了下來,頓了兩秒,輕啟唇瓣說:「該說的我其實說的都差不多了,阿琛,我是你的妻子,這點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去民政局查,我保證,我對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你現在失憶了沒關係,你跟我一起回A市,我們慢慢的回憶起以前的事情,我……」

葉簡汐話越說到這,慕洛琛忽然伸手抱住了她。

他的力道很大,葉簡汐直直的撞入了他的懷裡。

堅硬的胸膛撞疼了鼻子,葉簡汐卻一點也不覺得疼,心裡只有開心。

阿琛,還是相信她的……

葉簡汐從他的胸膛里,開口想要說話。

可慕洛琛抬手,捂住了她的嘴,拉著他往樹木的後面走。

而就在兩人身影藏起來的下一秒,安亦舒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阿琛,你在哪裡?阿琛,我知道你在這裡,你快出來!」

那聲音越來越近。

慕洛琛眉頭緊皺。

葉簡汐心頭剎那閃過失落,原來他不是相信她,而是因為安亦舒過來了。

葉簡汐抬眸,望著慕洛琛。

她看不到他此刻的神情,只看到他堅毅的下巴。

他喜歡上安亦舒了嗎?

在他失蹤的三個月里,他一直和安亦舒在一起嗎?

葉簡汐忍不住的多想。

安亦舒的聲音越來越近,慕洛琛擔心她看到葉簡汐,會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低頭說:「你先離開,亦舒她……」

脾氣不好。

話還沒說完,唇瓣忽然被穩住。

慕洛琛一時失去了聲音。

葉簡汐咬住他的唇瓣,茶色的眸子里情緒錯雜。

她不想從他的嘴裡,聽到別的女人的名字。

他是最愛她的啊,為什麼要忘記她。

葉簡汐心裡傷心和失望交織,吻的也越發的深,她甚至想,就這樣讓安亦舒看到,讓安亦舒知道,慕洛琛是她的男人,不是別的女人可以染指的!

慕洛琛滯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

抬手想要把她拉開,可他用力,葉簡汐更加用力。

慕洛琛輕輕拉扯了幾下,就不再用力了,任由她吻著。

吻著,吻著……

葉簡汐的淚順著眼角落下,她不怕安亦舒挑釁,可她怕慕洛琛不愛她了。

現在,他對她的吻都沒感覺了。

她吻他,他一點反應都沒有。

葉簡汐越發的絕望。

抱著慕洛琛的手,也漸漸的放開。

她想放開他,問問他是不是喜歡上安亦舒了。

可在她放開的那一剎那,慕洛琛緊緊地扣住了她的手,反身將她壓在了樹榦上,扣住她的後腦勺,深深的吻了下去。

粗重的氣息在耳邊響起,唇瓣密密的糾纏在一起。

他像是要把她整個都吞入腹中

葉簡汐像是愣住了一樣,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慕洛琛,連安亦舒的聲音,都被她自動的過濾掉了。

慕洛琛吻了她好一會兒,稍微拉開了兩人的距離,唇瓣輕輕的磨蹭著她嫣紅的唇,說:「我相信你說的話,不過我現在在帝都還有一些事情要做,等我一段時間,好不好?」

葉簡汐下意識的點頭。

慕洛琛俯首,又啄了她的唇瓣一下,說:「今天先到這,我要回去了,亦舒脾氣不好,讓她見到你,會發難的。」

他說完,轉身走出了大樹。

葉簡汐抵在粗糙的樹榦上,抬眸望著天空,愣了好一會兒,忽然捂著嘴無聲的笑起來。

他相信她!

相信她呢!

他說,要她等著他!

心歡呼雀躍的幾乎要衝破胸膛,葉簡汐滿世界都瞬間綻開了千朵萬朵桃花!

「慕洛琛!」安亦舒得不到呼回應,惱怒的大喊,剛才侍應生告訴她,兩人往這裡來了!

現在找不到人,是慕洛琛在故意躲著她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