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上奶奶殷切的目光,紀宇航一肚子的話說不出來了,心裡特別難受。

紀平抹了一把臉,沉痛的說:「小航,聽你爺奶的。我就是砸鍋賣鐵,也會把你供完大學。咱家為什麼會有今天?就是因為你爸我學歷低被人騙了,你不能再走我的老路了。」

紀宇航眼底發熱,他低下頭,重重的嗯了一聲。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好好上大學,一定要讓爺奶過上好日子。

樂果橙也在打電話,打給的是謝文穎。

謝文穎接到她的電話十分意外,要知道自那次道歉之後兩個人就沒有聯繫了,現在樂果橙主動和他聯繫,是幾個意思?

「謝文穎,你還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嗎?」一句話砸的謝文穎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於是他問:「什麼意思?有話你就直說吧。」

樂果橙有些糾結,之所以選擇給謝文穎打電話,是因為他隨手就能拿工程做人情,似乎很有門路的樣子。

可非親非故的,她能張嘴就問人家要工程嗎?肯定不行,她也張不開那個嘴。所以就想著看謝文穎需要幫忙嗎,她幫了忙,自然就能換人情了。

「那個,你上次不是給了我一個工程做嗎?我覺得挺掙錢的,所以就想自己搞一個工程隊,承接工程——這不就想起你了嗎?謝文穎,我也不讓你白幫,你看我先幫你怎麼樣?」

謝文穎有點懵,還能這樣操作?不得不承認樂果橙這拉關係拉的清新脫俗。

他本想回絕的,轉而一想她似乎也挺不容易的,尤其是聽說她爸媽離婚了,她和她弟弟都跟著媽媽,她媽媽又是個軟弱的女人,心裡就有些鬆動了,「我也不確定有沒有不過可以幫你問一問。前提條件是你那工程隊各種證照手續都得齊全,施工的質量也得高。」

送人情可以,但他不能給家裡惹麻煩。

樂果橙十分高興,「那是當然了,我的為人你還不清楚嗎?上回那個工程,我是找別人的施工隊做的,質量都是杠杠的,自己的工程隊,我更要保質保量了,我是要長遠發展的,可不是一鎚子的買賣。」

「謝謝你了啊!回頭我請你吃飯哈!」樂果橙頓了一下,又說:「你確定不需要我幫忙?我覺得我的能力還是有一些的,現在我手底下還有一個保全公司,幾十號人,全都是和我一個師傅練出來的,你不考慮考慮?就是過來切磋也行,秦宇澤都天天跑來找虐。」

謝文穎心中一動,樂果橙的武力值他是認可的,和她一個師傅學出來的肯定差不到哪去,幾十號人啊!

「這樣吧,我現在沒什麼需要幫忙的,你先欠著,什麼時候我這邊需要了你再兌現,怎麼樣?」謝文穎提議。

「行呀!」樂果橙十分爽快的答應了。

許多年後,謝文穎十分慶幸自己當時的靈機一動,在謝家的幾次動蕩中,樂果橙的龍威保全人員都出了大力。那個時候,龍威已經名揚國際了,許多有錢有權的人都以能請到龍威的人而自豪。

此外,在財力上,樂果橙更是不吝支持。這都緣於他當時的一個善念,而樂果橙還給他的,卻是十倍百倍。

「耶,開門紅!」樂果橙高興的在床上翻了個跟頭,然後給宋章引打電話,詢問組建這樣一支工程隊需要辦那些手續,那些證件,盡量在最短的時間內辦齊全了。

此外她還得惡補些相關知識,雖不要精通,但怎麼也得保證不能被人蒙了去。奶奶說紀大叔人品好,但誰又知道呢?

嗯,還得再招些人,是找中介公司,還是自己去勞動市場看看?

千頭萬緒都是事兒! 姜晴好回到家裡已經快十一點了,家裡靜悄悄的,只是燈還亮著。

看著這溫暖的亮光,姜晴好的心裡湧起一陣溫暖。無論她回家有多晚,媽媽都會給她亮著燈。

她輕輕推門,小心的換上拖鞋,正準備悄悄上樓,就見沙發上冒出一個人頭來,「回來了。」

姜晴好嚇了一大跳,見是她弟弟才鬆了一口氣,捂著胸口抱怨,「元寶你嚇死我了,這麼晚了你還沒睡。」

姜別的聲音淡淡的,「等你。」

「我又不是小孩子,等我幹什麼?」姜晴好把包放在架子上,走過去坐在姜別對面。

姜別不說話,一直看著她,直看得她心生不安,「這麼看著我幹嗎?怪嚇人的。」

「姐,你這麼晚回來,是和應旭一起嗎?」姜別問。

姜晴好臉上閃過什麼,故作輕鬆的說:「怎麼,姐和誰在一起還得和你報備?別忘了你還比我小好幾歲呢,你呀,把自己管好就行了。你的小女友人不錯,爺爺早就盼著你結婚成家了,媽媽看別人帶孫子也早就眼饞了,以前你——」她含糊了一下,「現在既然好了,也認定了她,什麼時候帶回家來給媽媽看看?只要你安定了,咱們家就安定了。」

雖然說的是實情,也符合她的身份,姜別卻覺得她是為了轉移話題,「近期我會找時間帶她回來的,我的事已經定了九成九了。」剩下的那一丁點是細枝末節,不重要,「倒是你,準備什麼時候和應旭結婚?」

「你對他的印象很好嗎?」姜晴好臉上的笑容淡了幾分,認真多了幾分。

姜別垂下視線,復又抬起,「帝都年輕一代中,他能力不是最突出的,但他沉穩,能守得住。只是他一直駐守國外市場,大家不太知道罷了。私生活也是少有的乾淨嚴謹,從不濫交女朋友,也不包養模特小明星。最重要的一點是,他上學的時候就暗戀你。」

姜晴好愕然,「你怎麼知道?」

應旭暗戀她嗎?她怎麼從來都不知道?他以前就認識她嗎?他們不是最近才認識的嗎?

姜晴好蹙著眉頭,心裡有些亂。

姜別神情冷淡,說出口的話卻堅定,「他是我姐夫重要人選,他的所有事情我自然會調查的清清楚楚。」

「元寶——」姜晴好望著面無表情的弟弟,又動容,又糾結,「元寶,這樣不好。」

「怎麼不好了?你怕什麼?我是不會讓你受委屈的。」姜別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好,只要姐姐開心幸福,別的感受,呵呵,跟他有關係嗎?

姜晴好微側著頭,好像在思考,也好像在組織語言,「元寶,我和應旭才認識不久,談婚論嫁還有些早。」

姜別並不贊同,「這不是理由,當初樂小橙一見到我,就決定要把我撩到手了。」

姜晴好看著臉上隱隱帶著得意,偏又一本正經的男人,眼裡滿是訝異,這是她弟嗎?這麼臭屁怎麼沒被人打死呢?

等等,元寶這是對自身的認知存在著什麼誤區?他常年冷著一張面癱的臉,又討厭女孩子對著他的臉犯花痴,一般女孩子見了他都是懼怕,就這還有女孩子一見面就要嫁給他?

姜別一眼看穿他姐在想什麼,嘴角微勾,「所以說我家樂小橙與眾不同呢。」畢竟可沒有女孩子不怕他的,更沒有女孩子敢在他跟前這樣作的,也沒有女孩子成天哭著喊著要給他生猴子的。

只有她,樂小橙!

姜晴好猝不及防被餵了一嘴狗糧,望過來的目光卻更加柔和了,那個跟在她身後的小不點長大了,本以為會孤苦一生的弟弟也有了喜歡的姑娘,真好!

「那你就好好對人家,女孩子要哄著寵著,你比她大這麼多,要多讓著她一些,千萬別傷人家的心。」姜晴好語重心長的教育弟弟,「人家那麼漂亮的小姑娘,什麼樣的找不著?你又不會說好聽的話討人歡心,人家跟著你圖什麼?你一定要對人家好!」

姜別想說,她圖我的臉,還有我的八塊腹肌,她覬覦我整個人。至於錢,他是絕對不會承認樂小橙看上他的錢的,因為就是到現在,樂小橙還在努力奮鬥要包養他呢。

不過姐姐也是為了他好,姜別點頭,「我知道的。」樂小橙那麼能作,他不也寵著了嗎?

「你知道就好。」姜晴好淡淡微笑。

姜別看了她一眼,突然說:「姐,你是不是還想著梁重言?」

姜晴好一驚,被口水嗆住了,劇烈的咳嗽起來。

姜別眉頭一皺,坐過去幫她拍背,心裡有點愁,他姐反應這麼大,看樣子還是在乎那個姓梁的。

姜晴好好半天才直起腰,「好好的怎麼提起他?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姜別看著姐姐的臉,直看在她很不自在,才又開口,「我聽說他回來了,還有人看到你和他一起在錦年吃飯,姐,你是怎麼想的?要是實在喜歡他,也不是不行,我——」

他想說我來想辦法。

姜晴好尖銳的打斷了他,「不!我和他早就不可能了,這次見面也只是普通朋友罷了,我,我也沒有再喜歡他。所以——」她看著姜別,艱難的說:「元寶,不需要你做什麼,你自己好好的就行了。」

她的臉色很難看,馬上要崩潰的樣子,卻又竭力忍耐著。

姜別沒想到姐姐的情緒會這麼激動,他看著她哀求的目光,最終點了點頭,「好!」大不了暗暗盯著,反正不能讓他姐吃虧的。

「我累了,上樓休息了,你也早點睡吧。」扔下這句話,姜晴好落荒而逃。

姜別看著他的背影,嘴巴張了張,最終什麼也沒說,只是身側的拳頭卻緊了緊。

這一刻,他無比想念樂小橙。

樂小橙的性格多好呀,愛就是愛了,恨就是恨了,絕不拖泥帶水。高興了她就大笑,難過了她就痛哭,一點都不作偽。

若她是姐姐,梁重言絕不敢回來找她,因為她會拿刀剁了他!樂小橙驕傲的不屑吃回頭草。

所以,還是樂小橙適合他! 坐在房間里,姜晴好輕顫,她的眼神沒有焦距,整個人都無比茫然。

就這麼坐了好一會,她才慢慢拉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一本書來,翻開,一張照片掉了出來。

照片上是一對青年男女,女的是她,男的則是梁重言。那個時候他們都還年輕青澀。

姜晴好目不轉睛的看著,然後兩手捏著照片,想要把它撕碎。手又頓住了,最終嘆了一口氣,又把它放回原來的地方。

她知道許多事情都回不去了。

紀平很快就到了帝都,除了他們父子倆,還有四個願意跟著他幹活的鄉親,三個本村的,另外一個是他的小舅子。

此外還有一個讓樂果橙意想不到的人,她的發小王妍。

樂果橙高興壞了,「你要來怎麼不打個電話呀?」

王妍也十分高興,「這不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嗎?大橙子,你是不是特別驚喜呢?」

樂果橙笑著點頭,「特別驚,特別喜。」她的這個小夥伴一點都沒變,還是原來的開朗性子。

然後看向她的另一個小夥伴紀宇航,緊緊是一年沒見,這小伙兒又長高了,也變得沉穩了,看來是家庭驟變讓他快速的成熟起來了。

「行呀,又帥了!不過看你這小體格,好久沒練了吧?見了師傅他肯定得削你,不過你叫我一聲姐姐,我就幫你說情。」

紀宇航嘴角抽了抽,心情一下子就放鬆了。

剛才他看到大橙子從豪車裡下來,又漂亮又耀眼,像雲端的神女,沒來由的他就怯步了。

可是只要一張嘴,大橙子還是原來的那個大橙子。明明比他小四個月,卻喜歡讓他喊她姐姐。

來了七個人,一輛車自然坐不下,樂果橙又招了一輛計程車,招呼他們,「紀大叔,走,咱們回家。」

紀平有些不安,「大橙子你告訴我們坐哪路車,我們坐公交車就行。」打車得花不少錢呢。

她看出他們的局促,所以並沒有多說什麼,很快和計程車司機談好了價錢,並付好了錢,「叔,今兒我來接你們,哪能讓你們坐公交車呢?那太慢了,我爺爺奶奶都在家裡等著呢。」

一邊說一邊把他們的行李都放到後備箱里,紀平幾人一見,只能上前幫忙。

幾個人上了車,樂果橙的車在前,計程車在後。

樂果橙車上是王妍、紀宇航和紀宇航的舅舅,紀平則領著剩下的三人在後面的計程車上。

透過車窗,看著外面的高樓大廈和乾淨無比的街道,每個人的心底都生出來不安,帝都比他們老家不知道繁華多少倍,在這座城市裡,他們能順利的安定下來嗎?

唯一例外的就是王妍,她無比興奮的摸摸這,看看那,「大橙子,你居然都開上車了,這車不便宜吧?」

經過一年的無證駕駛,現在的樂果橙已經有駕照了。她轉頭瞥了一眼伸著頭的王妍,說:「紅色的寶馬本來就不多,至於價格嗎?也就一百多萬吧!」

「也就?一百多萬?」王妍倒抽了一口氣,「大橙子,你真成款姐了!我這一輩子能掙一百萬不?」

樂果橙失笑,從後視鏡里看到紀宇航和他舅舅也一臉震驚的樣子,想了想,說:「瞧你那沒出息的樣,你現在都是准大學生了,四年後大學畢業,積累兩三年工作經驗,一個月的薪水至少都得近萬。你學的又是會計,只要再做兩份兼職,一個月輕輕鬆鬆就一萬多了。一百萬,幾年而已。」

王妍兩眼冒光,「還能這樣?」

樂果橙點頭,慢慢和她解釋,「有不少小公司都不招聘財務,與其多養一個人,不如花少些的錢找個兼職的人做賬。做財務的其實也就月底和月初忙一些,多做兩份兼職完全忙得來的。」

「那真是太好了。」王妍心花怒放,「我本來是不喜歡這個專業,是我媽媽非讓我選的,說會計好找工作,沒想到會計這麼掙錢,還歪打正著了。」

「你媽倒是沒說錯,哪個單位能缺會計呢?你看咱們村小學,才二百個學生,不也有會計嗎?」樂果橙說。

「乖乖,會計真掙錢,小航你咋沒報會計專業呢?」紀宇航的舅舅一臉的嚮往。

樂果橙就笑了,「他的專業也很好呀。」紀宇航考的是醫科大,「救死扶傷就不說了,光是家裡人看病就十分方便。而且醫生的工資很高的,尤其是主刀的,光是獎金多的時候一個月都能拿到幾萬塊。」

「幾萬?」紀宇航的舅舅嘴巴都張大了,轉頭對外甥說:「小航,你好好學,爭取做那什麼主刀的。」

紀宇航點了點頭。

紀宇航的舅舅感嘆,「還是上學好,我和你爸這代人就是吃了沒有知識的虧。以前上學的時候家裡人也不懂,自己也覺得上學沒啥用,後來知道了,也晚了。你看大橙子她爸,上了大學,都成大老闆了。再看看我和你爸,累死累活一個月也就兩三千。」

樂果橙就說:「帝都的工資倒是比老家高,只要能吃苦,有手藝,建築工人一個月能掙大幾千呢,像我紀大叔這樣的,能拿到一萬出頭。」

紀宇航的舅舅眼睛都亮了,「那真好!要掙錢還能怕吃苦?咱都是農村人,干慣了農活的,還能怕吃苦嗎?大橙子啊,你放心,咱一定好好給你干。」

樂果橙就笑了,「看舅舅說的,咱們都是鄉親,我不相信你還不相信紀大叔嗎?」

幾個人都笑了,紀舅舅不住點頭,「對,對,我姐夫這人就一個優點,幹活實在。」

很快就到家了,樂爺爺和樂奶奶都在樓下等著了,老遠就迎過來了。

老家的幾個人見到了熟人,還這麼熱情,忐忑的心才放了下來,喊叔的喊叔,喊大爺的喊大爺。

午飯是在家裡吃的,大家吃的特別高興,樂爺爺樂奶奶見到了家鄉人,別提多高興了,那嘴就一直沒合上過,拉著他們問老家的這一個,那一個。

他們在客廳里說話,樂果橙就和紀宇航、王妍在房間里說話。

「妍妍——」樂果橙才喊了一聲,王妍就舉手投降,「我自己交代,我是來帝都打工的,你也知道我家裡的情況,雖然我爸媽都能幹,但今年我和哥都考上了大學,光是學費就一萬多,再加上生活費,家底掏空都不夠。這還只是第一年,後面還有三年呢。所以我也準備和紀宇航一樣,來帝都打工,掙點生活費,順便也熟悉熟悉環境。」她也考了這邊的大學。

樂果橙皺眉,「光你一個人打工?你哥呢?他還是男孩子呢。」

王妍聳聳肩,「他那性格你還不知道?跟個大姑娘似的,我還怕他跑丟了呢。再說了,我奶也不讓。」

樂果橙撇嘴,雖然她和王妍是好朋友,但還真看不上她哥王磊。明明是哥哥,卻多愁善感跟個小姑娘似的。 拒嫁男神33次 妹妹呢,反倒大大咧咧的,有事都是她出頭。就是哥哥被人欺負了,也是妹妹跑過去幫著報仇。

樂果橙無數次的感慨這兄妹倆的性子要是能換一下就好了。

好在王妍爸媽十分明理,對兒女都一般看待。就是他們的奶奶重男輕女,眼裡只有她大孫子。

「那你想過找個什麼樣的工作了嗎?」樂果橙問。

王妍說:「紀宇航說你給他找了個保安的工作,我功夫學的不比他差,我也能幹這個的。」

因為有樂果橙帶頭,她們村的孩子練武的特別多,都覺得那麼聰明的孩子都學武,他們的孩子也不能落後。

樂果橙心中一動,「行!」

昨天才接了一單生意,有個富豪想給女兒請個女保鏢,貼身保護的那種。樂果橙正愁沒人用,王妍來了,多好的人選啊! 樂果橙就把這事說了,「這活不累,那位千金是個初中生,她身邊還有別的保鏢,不過她上輔導班的時候他們不好跟著,所以就想找個年輕的女保鏢,陪她上課逛街,一直做到開學。這簡直就是給你量身定做的,人家開價八千,我一分不拿,全給你。怎麼樣?」

「我去。」王妍答應的特別爽快,離開學也就一個多月了,能掙這麼多她開心還來不及呢,「不過這工作是你介紹的,你該抽多少抽多少。」

樂果橙斜了她一眼,「你可拉倒吧,咱倆誰跟誰?我鑽錢眼裡去了?」

王妍也不再矯情,「行,那我就占你的便宜了。」這份情她記在心裡了,以後慢慢還就是了。

樂果橙看向紀宇航,「我聽我奶說你鬧著不上大學了?我不知道你還這麼能呢?」

王妍捂嘴笑,紀宇航也十分不好意思,「那是之前,之前我想岔了,現在我不那麼認為了。」頓了一下,又說:「我家裡出的事你都聽說了吧?全家的擔子壓在我爸一個人的身上,我都這麼大了卻幫不上一點忙,我就覺得自己特別沒用。」

對著小夥伴,紀宇航是有什麼說什麼,都一塊長大的,她倆也不會笑話他。

樂果橙支著下巴,「所以你更得上大學呀,不然怎麼改變命運呢?知識改變命運,這話咱們從小就聽老師說,對於農家子來說,這就是真理。你現在不上學打工,掙得也就幾千塊,十年二十年後還是幾千塊。上了大學就不一樣了,隨著年齡的增長,經驗的豐富,你的工資也會大幅提高。懂?」

紀宇航笑著點頭。

樂果橙表情一變,十分嫌棄,「都說你聰明,我看你是笨死了。學費可以貸款,生活費可以打工,努力學習還有獎學金可以拿,你知道你們學校最高的獎學金是多少嗎? 重生打造幸福人生 兩萬!」

她伸出兩個手指頭,「你要是能拿到,學費加生活費都解決了,還能給家裡寄點。就算拿不到,你早上去送牛奶,晚上去做家教,周末兩天再去肯德基當服務生,一個月下來也不少掙。 狼小姐請入席 再不然批發點生活用品什麼的到學生宿捨去推銷,我告訴你,這個做好了,更加掙錢。只要肯做,怎麼掙不到錢?活人還能讓尿憋死?」

「紀宇航,你讓我說你點什麼好呢?」

紀宇航聽樂果橙數落著,一點也不生氣,他知道大橙子是看在打小一起長大的情分上才說他的。所以他真誠的說:「大橙子,謝謝你!我以後不會了。」

王妍也說:「他以後再犯蠢,咱倆一起揍他。」

紀宇航斜了她一眼,「我說王妍你還是個女孩子嗎?成天揍這個揍那個的。」

王妍也斜睨著他,「就揍你怎麼了?不服你打回去啊,你打的過我嗎?」

「我打不過你?」紀宇航指著自己的鼻子,「好男不跟女斗,我那是讓著你。」

「大言不慚!明明是打不過,不行咱倆現在比試比試。」王妍摩拳擦掌就準備來一場。

樂果橙趕緊把她拉住,「打住,打住,你倆怎麼還像小時候一樣幼稚!走吧,我帶你們去保全公司看看。」

連著紀平幾人一起,樂果橙先帶著他們去了龍威保全公司,公司里只留了一個人在值班,其他人要麼上班去了,要麼就在宿舍里睡覺,晚上還要換班呢。秦總的展會只剩下幾天了,越是這個時候越是要慎重,不能出了紕漏。

「走,再帶你們去看看宿舍。」樂果橙說著,率先走了出來。

原來準備二樓當宿舍的,後來想了一下,這麼好的辦公樓做宿舍太可惜了,隨著員工的增多,二樓也住不下。樂果橙就在這附近另租了宿舍樓,先租了兩層,男女員工分開。本來兩層都有許多空房間的,現在男員工那一層都住滿了,住的還是架子床,四個五個人一屋。

女員工這一層只住了葉曉冰母女倆,樂果橙沒打算讓工程隊住在這邊,一是混雜著住不好,二是這邊離工地太遠了,來回不方便。

暫時住個兩天,等她在工地附近找好住的地方,立刻就搬過去。

樂果橙問王妍,「你是住宿舍,還是住我家?」

王妍立刻說:「住宿舍。」要是一天兩天她肯定厚著臉皮去大橙子那蹭住了,可她是來打工的,一個多月呢,住大橙子家裡算什麼?

樂果橙也沒強求,她也很忙,有時到很晚才回家,她也怕王妍住著不自在。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