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劉濤這就過分了,簡直可以說是指著鼻子罵了。

怪不得他今天蔫蔫的。

看來,在開會之前,他就應該知道路蘇寒的身份了。

視頻終於播放完了。

蘇寒笑眯眯的看著劉濤:"劉總,這些年,您在盛世辛苦了,只不過呢,小侄我,做了一個很不明智的決定,那就是,送你一份辭退信!"

蘇寒此話一出,眾人頓時嘩然。

劉濤雖然主抓財務部門,可是,他現在在盛世集團,負責的項目已經可以跟雲帆匹敵了。

就這麼辭退他,難道不怕他把這些項目的計劃外露嗎?

那可是無數的鈔票啊!

看著眾人震驚的目光,蘇寒倒是沒有多大反應。

他將辭退信給劉濤推過去:"劉總,你現在可以走了!"

劉濤氣的胸口劇烈的起伏,他死死的盯著蘇寒:"路蘇寒,你們路家這是卸磨殺驢,你會失去我們這幫老員工支持的!"

蘇寒挑了挑眉,他看向在座的各位:"劉總這樣辱罵我,難道我不應該開除他嗎?又或者說,我開除了他,就傷了大家的心,不至於吧,我又不會開除別的人!" 蘇寒一句話,就將自己的意思表達的清清楚楚。

他只會開除劉濤,至於其他人,他都不會動的!

這讓劉濤孤掌難鳴。

這樣的時刻,大家只會明哲保身。

既然蘇寒不會開除他們,他們又何必槍打出頭鳥呢!

劉濤氣的差點吐血:"你個黃毛小子,算你厲害,算你有手段,我今天是徹底領教了!"

蘇寒已經做到了這個份上,劉濤肯定是不可能,繼續在公司待下去了。

他憤怒的拿起辭退信,怒瞪著蘇寒:"你等著,我不會讓你有好下場的,還有你們,現在他能辭退我,下一個就能是你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你們等著看吧! 寵妻無度之強娶世子妃

劉濤說完,就氣勢洶洶的離開。

蘇寒皮笑肉不笑的看著眾人。

劉濤一走,他以前在公司凝聚起來的勢力,也就徹底土崩瓦解了!

雖然他也清楚,劉濤對公司的重要性,但是,關於劉濤所參與的那些項目,他自有辦法。

他可以帶走機密,但是,他帶走不了創新。

沒有人知道,他在來公司上班之前,就已經抽空,將劉濤負責的項目,挨個重新調整規劃了一遍。

本來,他打算來了公司,就要調整這些項目的。

正好,這個時候,拔出一根頑固的毒瘤,也是一舉兩得!

看著劉濤離開,蘇寒的笑容,慢慢變得和煦。

可是,他身後的戚薇薇,卻渾身發冷。

一個資歷那麼老的員工,蘇寒說不要,就不要了,到底是他能力出眾,能夠輕易掌握全局,還是他是個愣頭青,什麼都不懂,瞎干呢!

蘇寒讓戚薇薇去調視頻,去人事部門,解僱劉濤的時候,戚薇薇就已經覺得很恐怖了。

沒想到,他現在竟然一步一步的做到了。

其實,戚薇薇那會之所以來的那麼遲,就是因為,她說總裁要辭退劉總的時候,人事部的人,像是看瘋子一樣看著她。

她糾纏了半天,人家才給她開了證明信。

但是,人也說了,我就算是給你開了辭退信,你也開不了劉總!

戚薇薇好不容易弄來的東西,現在,就把會議室,弄成這個樣子了。

蘇寒看著劉濤離開,笑容越來越和煦。

在座的人,雖然都有點害怕他這種毫不留情的脾氣。

但是,他們之中,很多人卻都堅信著,公司的項目支撐不住的時候,這個黃毛小子,最後還是要請劉濤回來的。

他們在蘇寒開始說話之前,都異常的自信這一點。

可是,接下來的一個小時,他們徹底恐慌了。

因為,蘇寒一開口,就把所有人都鎮住了。

"大家不要擔心,我雖然開除了劉總,但是,你們保證以後,不會犯他那樣不可饒恕的錯誤,我還是能原諒你們的,還有,劉總手裡的那些項目,你們也不要擔心,因為在來之前,我已經把那些項目,全都重新做了一遍!"蘇寒說的風輕雲淡。

可是,各位高管,已經徹底愣住了。

一位高管,還是有點不信:"總裁,那麼多的大項目,您一個人做完的嗎?"

蘇寒點了點頭:"對啊,我記得我剛開始就說了,我什麼都會,你們不要想著糊弄我,否則,後果不是你們能承受的起的,不怕你們知道,你們口中的大項目,對於我來說,就是兩三天的事情,我便可以全部搞定,而且,等我的項目計劃書,發到你們手裡的時候,你們就會知道,你們跟我之間的差距!究竟在那裡!"

這會,所有人,不是震驚了,他們的神情,已經是驚恐了。

按照這麼說,蘇寒在來公司之前,就已經打算辭退劉濤了。

所以,才將他手下的項目,全都重新做了一遍,為的就是,他就算是走了,對公司也不會有多大影響。

這一招,簡直太狠了。

他們以前,只是聽說過,蘇寒是個天才。

什麼都會,可是,他們不知道,竟然這麼厲害。

看他信誓旦旦的樣子,他做的項目,肯定他們這些常人都無法企及的。

看來,他們以後可得好好努力了。

萬一總裁看誰不順眼,將他手裡的項目全都重新規劃一遍,然後,順勢找個借口,將你辭退。

公司也不會有任何損失!

這招,簡直太可怕!

這一個人,都可以扛得起一個公司了啊!

當然了,眾人只是害怕,震驚這樣的蘇寒。

可是,他們沒有人知道,蘇寒為了趕這些項目,回國后,基本每天都要熬夜。

他在來公司之前,就了解了一些公司的情況,劉濤,他是非除掉不可的,所以,他才會那麼拼。

正好,這樣也可以給眾人一個下馬威。

就算這樣,他也不放心,在上班前一天,還特地來實地考察了一番。

他這個人,從來都不喜歡打沒把握的仗!

蘇寒看著眾人精彩的表情,笑了笑:"大家也不要太緊張,接下來,我就會把劉濤原本手裡的項目,做一個重新分配,將我做好的項目計劃書,順帶給你們,我也看了,劉濤手裡的項目,只有一個開始實施了,其他的,基本都是交了一個計劃書而已,不會影響每一個項目的進度!至於那個已經實施的,我們後期稍微改變一下,不會有太大損失就行!"

蘇寒說完,將自己開會前,帶來的文件夾,讓戚薇薇拿下去,讓各位高管先瀏覽一下,會議結束后,再給他們列印,讓他們好好看看!

戚薇薇快速的將文件夾拿過去,遞給最近的幾位高管。

說實話,連雲帆都沒有想到,蘇寒會覺得這麼絕,這麼果斷。

當然了,他這是早就有計劃的。

但是,往往這樣的,才是最可怕的。

大概三十分鐘的時間,辦公室里的高管,基本每個人,都大體瀏覽了蘇寒所做出來的計劃書。

他們現在已經不是嘆服了,而是徹底折服。

在這之前,他們只知道,新上任的總裁才二十一歲,是路南的大兒子,很聰明,小時候,好像是個天才,名叫路蘇寒。

其他的,他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了。

畢竟,蘇寒這些年,一直都在國外。

可是,他們萬萬沒想到,路南的兒子,會這麼厲害。

他做出來的項目計劃書,跟他們那些人做的,哪裡是一星半點的差距啊,簡直可以用來當做標本觀摩了。

蘇寒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

他輕笑了一聲:"大家也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我是不會把對自己的要求,強加在眾位身上,我只希望,大家能夠共同努力,將盛世集團,帶上一個新的高度,還有,我再重申一遍,劉總的事情,只是一個意外,我是打算將他手裡的項目重做一遍,給大家當個範例,可是,我沒有想到,他能那麼對我,所以上,最後的結果,大家是知道的,以後,公司還要靠眾位,我也沒有大換血的打算,所以,眾位安心的干吧!"

蘇寒說完,看了看雲帆:"雲副總,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如果沒有,那就散會吧!"

雲帆搖了搖頭,蘇寒會意,他轉身站起來,向著外面走去。

會議室里的眾位高管,跟石化了一般。

今天開了六個小時的會議,這個二十一歲的,他們眼裡的黃毛小子,給他們好好上了一課。

果然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賠拍死在沙灘上啊!

戚薇薇跟在蘇寒的身後,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她雖然覺得,面前這個男人,有點太冷血無情了。

可是,他的手腕剛硬,雷厲風行,還有他的頭腦,簡直是無人能比啊!

她的心在發抖的同時,也在佩服他。

當然了,沒有人能知道,蘇寒之所以採用這樣的手段,就是因為,這樣的方式,最見效。

他和蘇凜剛剛掌控龍行組織的時候,比這個情況糟糕了不知道幾百倍。

那些人,可都是一個個從系統里出來的怪胎,雖然沒有他跟蘇凜那麼厲害。

可是,跟公司里這些人,簡直就不是一個級別上的。

就算這樣,他們最後,還是徹底讓他們信服了。

他和蘇凜的能力,讓龍傲天看好,組織里的跟隨者,心甘情願的信服!

來到盛世集團,如果他都不能讓這些人,信服自己,那他這些年,可真是白混了!

看著他們一個個目瞪口呆,震驚不已的樣子,蘇寒就覺得,真的是少見多怪。

因為,這只是冰山一角。

他這次來公司,本來就打算立威的。

別看他漫不經心,可是,其實所有的事情,基本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呢!

這第一把火,他也是覺著,燒的越旺越好。

地球圖騰 至於公司員工大換血的事情,他不是沒有考慮。

只不過,現在只能安慰高層,自己不會這樣做。

可是,事實是,大換血,勢在必行,只不過,要溫水煮青蛙,今天一個,明白一個,這樣,再不會動搖公司的根本。

那些老員工,年紀都大了。

也是時候,回去頤養天年了。

他需要新的一批,年輕的血液。

否則的話,公司根本發展不起來。

在蘇寒的計劃里,第二把火,就是員工大換血。

但是,他很清楚,這件事情,只能無聲無息,慢慢的來,不然的話,會引起很大的反彈。 那些不知道真相的人就知道傳播謠言,聽得梁淺很生氣,正要過去打斷那些人談話,就聽到耳邊傳來葉玫佳壓制不住喜悅心情的語氣,「怎麼來了,也不進去坐坐。」

停下腳步,梁淺回頭就看到走來的葉玫佳,本來在電視上,葉玫佳愧疚成那樣,真心實意道歉的樣子還讓前來的梁淺有所顧及,可是現在看到葉玫佳笑得那麼開心,梁淺就覺得自己特別傻,此時的梁淺,即使身上穿著名牌,但是和迎面走來的葉玫佳比起來,梁淺更像是靠衣著撐住氣場,「好……」

本來答應要進去談的梁淺,在葉玫佳過來后,聽到有個秘書快步走到葉玫佳面前說話后,頓時火大了。

「葉經理,有記者想要來採訪您。」

哎,人要紅,擋都擋不住,葉玫佳特別矯情用手輕輕撥動頭髮,「嗯,我這邊還在接待客人,半個小時以後可以抽出時間來。」說完后,伸手摟著梁淺的胳膊,「梁淺,好久沒見你了,怎麼都不出來玩,班長說過幾天舉行遊艇派對,你……」

梁淺猛地停下腳步,用力甩開葉玫佳的胳膊,「葉玫佳,你也算對得起我!」

知道梁淺為什麼生氣的葉玫佳,顧及面子,不想跟梁淺在這裡吵,趕緊拉著梁淺的胳膊,「我知道你生我氣,但是你聽我說,那都是誤會,咱們進去說。」

進去說?

葉玫佳都把她當傻子耍,她還有必要給葉玫佳面子?有仇不報,忍氣吞聲不是她梁淺的個性,梁淺用力甩開葉玫佳抓著自己的手,「我當你是朋友,你卻踩著我上位,葉玫佳,這就是你把我當朋友的原因嗎?」

梁淺當眾揭她短,讓葉玫佳臉色掛不住,葉玫佳也不管了,「梁淺,如果你不是我朋友,我會冒著風險替你打招呼,現在出事了,你就來找我算賬,沒有你這樣,過河拆橋,倒打一耙的!」

「我倒打一耙,哈哈哈哈……」梁淺雙手叉腰轉身望著前面盯著這邊看的員工,當著大家的面指著葉玫佳,「看好了,都看好了,這個葉玫佳,在我讀書的時候,跟我搶男朋友,搶不過我,就到處說我壞話,還以我的名義把我男朋友約出來把他睡……」

「梁淺,你別胡說八道!」心虛的葉玫佳衝過來拉著梁淺,還壓著聲音警告一句:「別忘了你身份。」

梁淺用力甩開,「老娘我現在光腳的還怕你一個穿破鞋的!」用手戳著葉玫佳的胸口,一步步把葉玫佳逼近牆角,「從上學開始,你就跟我攀比,處處搶風頭,捐款也是,我捐五十,你就捐五十一,葉玫佳,你他媽的能不能要點臉,別以為你爸仗著賣三角褲發家致富,把你送進了一個貴族學校,你就真的以為自己是千金小姐了,你知不知道別人在背後是怎麼說你的,知道嗎?」

梁淺轉身拍掌,看著大家笑著說道:「大家都叫她做土豪,指的就是氣質,品味,教養,人格還沒和金錢同步,差一大截的土鱉土豪。」

臉色掛不住的葉玫佳,看到幾十雙眼睛都盯著這裡看,還有人拿手機好像在偷偷錄像,葉玫佳忍住梁淺對自己的羞辱,沖著秘書不停揮手。

秘書趕緊打電話叫保安上來。

越罵越停不下口,感覺自己特別過癮的梁淺,壓制了那麼久的各種委屈,終於得到了發泄的途徑,此時的梁淺猶如找回了自己,衝到辦公桌那邊,抓起文件就對著葉玫佳砸過去,「品味還沒提升,居然就學會玩陰的,在背後踩著我和我閨蜜上位,不要臉的東西!」

「啊!」葉玫佳用手捂著臉,直接裝弱勢群體,用胳膊擋著梁淺砸過來的東西。

大家都被梁淺彪悍的舉動嚇到了,沒有一個員工敢上去,大家都站在一旁目睹這一切。

很快保安上來了,三四個人架著梁淺把人拖下樓。

梁淺走的時候,還指著葉玫佳,「葉玫佳,你給我記住了,從今天起,老娘不跟你這個白蓮花玩,要是再讓我知道你敢對我耍心眼,老娘饒不了你。」

秘書沒想到葉玫佳那麼能忍,居然任由梁淺砸罵,梁淺走了以後,秘書正要過去,剛剛還捂著腦袋的葉玫佳,突然放下手一臉兇狠看著她們,「都不用幹活了是不是!」

剛剛還同情葉玫佳的員工,被吼了一頓后,大家趕緊回到工作崗位。

秘書揮手叫人處理現場,隨後跟著葉玫佳進辦公室。

辦公室的門剛關上,秘書就挨了葉玫佳幾個耳光。

被打懵的秘書後背靠著門。

葉玫佳用手指著秘書的額頭,「你眼瞎了是不是,沒看到那個瘋子在打我嗎?」

「對不起,葉小姐,梁小姐是你朋友,我……」

又繼續用手指戳著秘書的額頭,「除了說對不起和狡辯你還能說什麼,沒用的廢物,你還站在這裡幹什麼,快去給我拿藥箱!」

「是,對不起,我馬上去拿。」

秘書快步往辦公室的收納櫃方向走去。

在秘書找藥箱的時候,後面傳來葉玫佳罵罵咧咧特別難聽的話。

「要是我臉留了疤痕,你就等著滾蛋!」

「氣死人了,這個死梁淺,居然敢跑到這裡來揭我短,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吧!」

「砰砰砰!」用力拍擊桌子發脾氣。

總裁的捉鬼新娘 拖出公司后,梁淺被幾個保安對門推了出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