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既然不會,不如假裝考一考楓鬼好了。

楓鬼搖搖頭,道:「不知道。」

帝少的蜜愛嬌妻 我:「……」

失策了……

我硬著頭皮翻譯,道:「《廣陽雜記》中寫,黃妖像貓,頭大黃毛,家貓見到它就會跟它去,到了河邊家貓就會喝水來洗洗它的腸胃,然後到黃妖面前讓它吃,黃妖用舌頭添家貓,家貓的毛髮就會掉,然後就會分裂貓的身體用以食用,晉代的郭璞似乎叫它黃腰。」

我估計郭璞寫的那個腰可能是通假字,哦,通假字也就是現代漢語中名人的錯別字,腰可能通妖。

摔!

終於翻譯出來了!

總算沒露餡!

看來果然要沒事少裝逼啊!

要是沒翻譯出來,我說不定會被這楓鬼笑死!

我接著道:「這黃妖可能和民間傳說的野狸有那麼一點親戚關係,民間傳說的野狸也是吃家貓的,也是帶家貓去喝水,之後讓家貓漲破肚皮就開始吃貓。也有一個說法,說黃妖還有一個名字叫狸子。總之,我也不太能搞清楚二者的關係,也許野狸就是黃妖。」

楓鬼道:「嗯嗯,我也不清楚,但似乎那位黃妖不同尋常,手下有一群貓妖張牙舞爪,宴起明打算趁黃妖迎娶海蘇的時候殺掉那隻黃妖,這時一個紅衣女鬼自告奮勇冒充新娘吸引妖怪們的主意。」

楓鬼補充道:「海蘇和紅衣女鬼兩對人馬從不同的方向走,海蘇告訴宴起明說如果他真的殺掉黃妖的話,她就要嫁給宴新城。結果宴新城殺掉了黃妖卻一走了之,沒有迎娶海蘇。海蘇穿著嫁衣等宴新城,不吃不喝,一直等到死掉。她最後明白愛對於她來說只是累贅。她好恨,恨被愛情迷惑的自己,於是她許下願望,願自己有一世只要權力、財富、地位,不要再遇到愛情了。」

我擦!

她恨的居然是自己?

居然不是辜負她的宴起明?!

還有,兄弟你的故事是不是省略的有點多啊!那紅衣女鬼不是一開始以海蘇為人質逼宴起明的嗎?怎麼這會兒紅衣女鬼又幫海蘇了?

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啊!

那紅衣女鬼是什麼身份啊?!

我淡淡問道:「那紅衣女鬼呢?她是誰?」

楓鬼道:「不太清楚,這些都是我家先生告訴我的,沒那麼詳細,海蘇死了之後,步入輪迴,可她的怨恨卻隨著她的一縷頭髮永存人世,最後那縷頭髮被我家先生燒成灰做成如願香。」

我們兩個又交談一下,我問道:「你們家先生什麼時候放我回去啊?」

楓鬼道:「談生意呢,等結束應該會叫我放你出去了。」

我:「……」

原來你有能力放我出去啊!

「你們這邊有什麼好玩的東西嗎?」

楓鬼掏出一根香,道:「這種香你應該很感興趣。」

我嘴角抽抽。

怎麼可能,我對這些香料很不感興趣的!

慕容先生的香料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比如勾魂香,比如夢妃,比如如願香……

這根肯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委婉道:「謝謝,我對香料沒興趣。」

楓鬼道:「……這不是普通的香。」

卧槽!

你們店裡的香都不是普通的香料吧!

你強調什麼啊!

楓鬼接著道:「這根香叫做逆流香,逆的是時間、歷史的長河!點燃它我們就能去以前的時代。」

等等!

去以前的時代?那豈不是能穿越空間去古代!

哈哈哈哈!

江湖!說不定我能看到古代的江湖!俠客、大盜、各種非法組織,比如什麼日月神教、明教、葵花派……敖金沉思了一會兒,然後抬頭看著蕭老頭:「要想對付那條妖蛟,赤手空拳肯定行不通的。」

蕭老頭點了點頭:「是得有件合適的兵器才行啊!」

老秦忽然扭頭問旁邊的老劉:「老劉,我那東西你帶過來了嗎?」

老劉點了點頭:「放心吧!早就給你帶過來了,在我那帳篷的床低下放著呢!」

老秦點了點頭,然後神秘兮兮的笑著說道:「你們等一下,我有件好兵器,是那兵器的主人臨死前交給我的,我現在去給你們拿……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九十二章·神兵利器 與楚留香把酒問江湖,與郭靖誓死保護襄陽,與楊過乘坐大雕,與白展堂一起偷九龍杯……

不行,我得要看看攻略!

我掏出我的新手機,下載了四五部穿越小說,比如《穿越之XXXX》,《我在古代XXXX》等等。

下載完了之後我感嘆:這個破地方居然還有4G信號啊!

不知道我打電話能不能接通呢……

不對,我下載的小說裡面的女主角個個都是武力值超強的,武力值基本上是第二(第一不用說肯定是男主),我到了古代之後沒有武力值這也是分分鐘被人弄死的節奏啊!!

楓鬼笑道:「果然,每個人都有一個穿越的夢想,幻想著自己擁有現代知識,到古代之後能混的風生水起,尤其是女孩子,到了古代之後大部分都是與皇帝談談戀愛,與宰相調調情,與將軍玩玩曖昧,與殺手刺客嘻嘻哈哈,當然還會有斗庶女、姨娘的情節。」

我扶額,從容道:「你是不是又看凡間那些奇怪的電子書了?」

楓鬼也掏出手機,道:「對啊,你別說,還挺好看的。」

卧槽!

這年頭,連楓鬼這傢伙都有手機!

而且他的手機還是蘋果的!

我的手機還是安卓的!!

這傢伙的手機居然比我的手機好!!

還有,你既然會買手機,為什麼你要穿著古衣啊!!你不會買個現代T恤嗎?

古風飄飄的你拿著手機是不是有點奇怪啊!!

楓鬼接著道:「上面的小說都要錢,不過我們這邊也可以用支X寶支付。所以很方便。小說也不貴,我的工資剛好能負擔得起。」

卧槽!!

連楓鬼這樣的傢伙都會用支X寶?!

真是到了信息時代啊!!

還有,你居然還有工資,是慕容先生給你發的嗎?不對,你不應該說工資,你應該說俸祿啊,這樣才對得起你這身紅色古衣啊!

我乾咳一聲,道:「前幾天,我在淘寶上買了個快遞,這兩天韻達鏢局應該把我的貨物押送回來了,我是不是該回去收快遞呢?」

楓鬼奇怪的看我一眼,道:「你難道一點也不想去古代玩一玩?開個古代後宮,讓幾位皇子神魂顛倒?讓一大票男帥哥為你死去活來?」

拜託!

我想要的不是開後宮,不是什麼陰謀朝廷宮斗啊喂!我想要的是江湖歷險啊!魔教眾多,快意恩仇,刀光劍影的舔血江湖啊!

我委婉道:「比起宮斗、宅斗,我更喜歡江湖歷險。不過我的武力值太低,不想去。」

楓鬼嘿嘿一笑,拿出一個楓葉紋樣的紅色玉佩,與我道:「你拿著這個,你就能擁有我的法力,到時候那些凡人在你眼中可就是軟腳蝦,你輕輕一揮袖,那些武林高手可就抖三抖。」

這……這誘惑太大了!!

有了楓鬼的法力,我在江湖絕對是神一樣的存在啊!!

我和那些武林高手簡直不是同一個檔次的啊!!

我拿過那塊玉佩,一剎那間,我感覺一股力量源源不斷的從玉佩里湧進我的身體,目光所及之處,全是片片楓葉,紅色的楓葉像是血一般,彷彿要燃燒了!

那些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紅色楓葉紛紛貼過來,一片一片交接,最後成為一件紅衣披在我的身上!!

紅色的衣服迎風飄揚,這件衣服似乎比楓葉還要紅艷,還要刺目!

我:……

這特么怎麼回事!

不過就是接了玉佩而已,為什麼我會穿上這件紅色的衣服啊!!

這一股濃濃的妖神花X骨、紅色X葵的既視感是腫么回事啊!!

總裁騙妻好好愛 我一揮手,無數楓葉像是從袖子里飛出來一般,翩翩飛舞著,我再一揮手,出現一壺茶折一枝白梅花,撐一把青傘泠泠雨落下,楓葉紛飛,血紅的錦緞會隨風擺起,獵獵寒風中如勝利的旗幟。

楓鬼氣道:「你別浪費法力變茶水、青傘啊!我的法力不是讓你做這種無聊事的!你不是要去江湖玩的嗎?你不是要體驗一下當個武林高手嗎?你現在是做什麼啊!!」

我乾咳一聲,不好意思笑笑,道:「太激動了。不好意思。」

楓鬼道:「你別得意,這是我的法力,我隨時可以收回的。還有,因為我的法力在你身上的緣故,在我沒收回之前,你身上會有我的氣息,你小心點,待會兒我們兩個去古代玩,可能會有道士把你當成鬼怪。」

我:「嗯嗯。我們快走吧!」

楓鬼問道:「你韻達鏢局不是要給你送快遞嗎?你不等你的快遞了?」

我:「沒事,讓鏢局再跑一趟好了。」

楓鬼:「……」

楓鬼點燃逆流香,道:「走嘍!」

香氣撲來,片片紅葉紛飛,沒有像是小說里那樣從空中掉下來,等香氣散了,我這才發覺自己已經到了古代。

寬闊的青石板路上,男男女女,絡繹不絕,有人騎著高頭白馬,有人拄著拐杖,路邊有大聲吆喝的商販,也有衣衫襤褸的乞丐。

我嘆息一口氣,道:「居然沒有人看到我們兩個憑空冒出來的人。」

楓鬼:「……」

我接著唏噓道:「不一樣,和我看過的古裝劇不一樣,古裝劇裡面,古人的衣服都是亮亮的糖果色,所有人無論男女都化著精緻的妝容。可是我看到的人好像大多數都是不施胭脂的。走,去胭脂鋪看看。」

青石板路兩邊小販、商鋪、擺攤的都有,一想到在我面前的是幾百年前真實的世界,我就忍不住一陣激動,很想掏出手機拍照片,發到朋友圈……

路上,不斷有人回頭看我們兩個。

楓鬼:「我們兩個是不是太高調了?穿著這麼鮮紅的綢子,簡直是要告訴那些道士們,我們是邪祟,快點弄死我們啊!」

我:「呵呵。」

我去!你是邪祟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又不是邪祟!

我是人好不好!

再說了,道士要弄死你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左拐右拐,終於找到一家胭脂鋪,然後又買了幾個發簪,等出來的時候,楓鬼的眼睛珠子都要掉了!

楓鬼:「等等,你這半遮面的劉海是怎麼回事?第二天一早,敖金便掀開帳篷叫醒了我們:「你們還沒有起床啊!」

睡眼朦朧的蕭老頭嘆了口氣:「現在連睡個覺都不得安生,好吧好吧,我們這就起床陪著你去找神兵利器。」

我起床穿上衣服之後就來到蔣亦夢的帳篷門口:「夢夢,起來了嗎?我們要出發了哦!」

蔣亦夢掀開帳篷門帘走了出來:「我早就起來了,走吧!」

「我們走水路還是陸路啊?」蕭老頭看著敖金說道。

「走水路吧!會近一點,不過我……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九十三章·兩隻悲慘的單身狗 楓鬼:「等等,你這半遮面的劉海是怎麼回事?還有,你這大紅色的口紅是怎麼回事?還有,你的眼線為什麼畫的這麼長,還有這鮮紅色的指甲油是怎麼回事!! 總裁你中招了 還有你這邪魅狷狂浮誇的髮型!!你這簡直是告訴別人我是邪祟,快來收我啊!!」

芸檀傳 我微笑道:「你又看奇怪的電視劇了。誰告訴你妖魔和人類的區別是口紅的顏色啊?誰說塗大紅色口紅就是妖魔了?」

楓鬼簡直要炸毛,道:「你看看你周圍,哪個好姑娘會塗大紅色口紅啊!」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一說:「他們說的是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懂?」

一說:「他們大概有病吧。」

一說:「他們好丟人啊……」

我撥了撥自己半遮面的劉海,撫平腰間帶著的玉佩,笑道:「妝容雖然有點浮誇,但是可以帶給我與往日不同的感覺。走吧。」

楓鬼:(T▽T)

楓鬼跟我走了一段路,問:「你要去幹嘛?」

我極為優雅的用袖子捂嘴一笑,不急不慢的走著,聽著自己腰間玉佩的撞擊聲,道:「去吊打這個時代的武林高手。」

楓鬼:「……你好無聊。」

華爾街傳奇 路邊有兩地痞流氓,推搡著一個老人。

我幽幽走過去,道:「對老人客氣點。」

一地痞賊兮兮的笑道:「喲,這誰啊,這麼愛管閑事?滾滾滾,別耽誤大爺我發財!」

另一地痞則是對著老人陰笑道:「臭老不死的,你撞了勞資一下,不陪點醫藥費應該嗎?不給十兩,你休想從這裡離開!!」

老人可憐巴巴道:「明明是你撞我的……」

那地痞怒了,一巴掌就要打過去,我一揮手,一片紅色的楓葉直接割傷了他的手!

「啊啊!!」

那地痞捂著流血的手慘叫,驚恐的盯著我,罵道:「妖怪妖怪!!!」

我疑惑。

難道江湖中沒有飛花摘葉皆可傷人的武林高手嗎?

難道我看的武俠小說都是假的嗎?!

他被我的楓葉打傷第一反應應該是我是高手啊!

哦,想起來了,這是夏天,楓葉不應該是紅色的。

另一個地痞狠起來,抄起木棒就朝我頭砸過來,我輕輕抬手就擋住那木棒,接著輕輕一腳就把他踹到小販的攤子上,轟隆一聲,攤子就被砸個稀巴爛!

我微笑道:「不堪一擊,魚唇的凡人們,不堪一擊!」

楓鬼:「你丫的也是凡人啊!!再說了,你不覺得你太卑鄙了嗎!跟普通人打什麼,有本事你跟法力高強的道士打啊!」

那兩個地痞站起來,罵道:「妖怪!妖怪,你休得猖狂!近日我們這兒來了一個專門收你們這些妖怪的道長!我這就把他請過來,你別跑,你要是跑你就沒種!我們走!」說完那兩個地痞連滾帶爬跑走了。

呵呵!

這就去找幫手了!

我才不怕呢!

楓鬼:「我們快走吧,不然會被替天行道的。」

我微笑。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