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意思,不就是和我票的顏色不一樣嗎?我告訴你,我這兩張票可是一等座位。」

唐明運只是瞟了一眼工作人員手中的票,繼續囂張的叫喊到。

在他的眼中,陳立一直都是廢物一般的存在,當工作人員接過陳立遞過來的票時,他都有些不屑於看上面的內容。

一個一無所有的廢物,他的票能有什麼好看的,難道還能比自己這兩張看台下第一排中間位置更好,開玩笑,一個被所有唐家人都看不起窩囊廢,能夠得到一張門票就算不錯了。

「你的眼睛長到後腦勺上了嗎?」

工作人員的笑容在臉上凝固了,整個劇場只有兩個包廂,一號包廂和二號包廂,在今天這樣盛世空前的晚會上,能夠持有包廂門票的人,在海州都是屈指可數的人物,豈是他一個小小檢票員能夠惹得起的。

「你就到後面乖乖排隊去吧,在這麼鬧下去,我就叫保安把你轟出去了。」

看到唐明運這麼沒有眼力,檢票員徹底失去了耐心,翻臉比翻書還要快,剛才對唐明運還是笑臉相迎,現在就變成了一副冷冰冰的模樣。

相對於一支好煙,他更看中自己的這份工作,如果因為這件事而被這個神秘人看上的話,自己或許還能夠獲得更好的工作。

「什麼,居然是一號包廂的票!」

唐明運不敢相信的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根本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在唐明運花高價錢買下這兩張門票的時候,對方拍著胸脯向他保證,他手裡的這張票是位置最好的兩張票。

當然,對方也說過,除了天家大公子專用的一號包廂和二號包廂之外。

讓唐明運意想不到的是,其中的一號包廂的門票居然在陳立的手中,不是說這兩個包廂有專門的入口通道嗎?

怎麼陳立會帶著唐夢雲跟著普通門票的人一起排隊等待檢票?

「這兩張票一定是假的,你仔細看看,包廂有專門的VIP通道直達,正常人怎麼可能會和普通人一樣排隊!」

唐明運突然大聲的喊道,要求檢票員檢驗陳立手中門票的真假。

「就是,你看他們兩個那副窮酸樣,怎麼看都不像是能夠買得起包廂門票的人啊!」

唐明蘭在一旁隨聲附和的說道,自己的哥哥憑藉著多年來積攢下的人脈和高價好不容易才買到兩張一等座位的票,他一個窩囊廢怎麼可能會有包廂的門票。

檢票員看著容貌確實不凡,但衣著卻有些寒酸的陳立,心中也有些打鼓,雖然旁邊的唐夢雲長得漂亮穿著又很得體,但兩個人站在一起,確實沒有那種讓人一看就很有錢的樣子。

「那個,這位先生,能不能再讓我看看您手中的那兩張票?」

檢票員試探性的問道。

如果真如唐明運所說,陳立手中的兩張票是假的話,就這麼讓陳立和唐夢雲矇混過關的話,說到底也是他的責任。

如果只是被領導罵一頓還好說,真要是讓這兩個人衝撞到了包廂里的天家大公子的話,恐怕就不只是丟掉工作這麼簡單的事了。

但如果這兩張票是真的話,他又無形當中得罪了眼前的兩個人,這讓他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權衡了一下利弊,他還是打算驗證一下門票的真偽。

在接到陳立遞過來的門票后,他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下,確認所有的防偽標識都沒有問題后才把門票恭恭敬敬的遞迴了陳立的手中。

這兩張門票的的確確是真的,檢票員用一種怨恨的眼神看著唐明運,都怪這個霉星,讓自己平白無故的得罪了眼前這個神秘人。

「真對不起,先生,我對給您帶來的不便表示真誠的道歉,祝您晚會玩的開心。」

檢票員一臉諂媚的模樣,生怕陳立因為自己的行為而生氣。

「不可能,他一個廢物,怎麼可能會有包廂的門票,你們一定是弄錯了!」

唐明運還是不能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你就乖乖的站到後面去排隊吧,再鬧下去的話,別怪我翻臉,今天晚上你就別想再進去看晚會了!」

檢票員發了狠,要不是唐明運的話,他也不會得罪眼前的這個人。

「你……」

唐明運氣的用手指著檢票員,看到檢票員拿眼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怕他真的不讓自己進去,又悻悻的收回了手。

「陳立,你給我等著,今天的羞辱我一定會找回來的!」

唐明運攢了一肚子的火卻不敢發出來,只能對著陳立放狠話。

對於這種欺軟怕硬的人,陳立本來就看不上,現在更是拿他的話當耳旁風一般的存在。

看到陳立無動於衷,唐明運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這兩張票一定是你不知道從哪裡偷來的,就你這一副窮酸樣,哪裡來的錢買門票?」

唐明運的臉被氣得一陣青一陣白,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臉上一下變得有些意味深長。

「不會是唐夢雲找別人要來的吧?」

唐明運臉上劃過了一絲笑意,他突然想到了剛才接唐夢雲的那個開寶馬的神秘人,肯定是那個神秘人給唐夢雲,陳立這個廢物,還不知道唐夢雲已經給他戴了綠帽子。

看到唐命運一臉猥瑣的樣子,陳立根本就沒有把他放在心上,而是拉著唐夢雲的手,徑直走入了大劇院。

列國錄之一生一遇 「我們走,這個仇很快就會報的。」

想到了這件事後,唐明運的心情一下變得好了起來,剛才在陳立面前吃癟的樣子一掃而空,哼哼,就讓你們再猖狂一陣子。

「哥,咱們剛才竟然被那個窩囊廢當著眾人的面羞辱了,你現在居然還能笑得出來。」

唐明蘭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唐明運,心想眼前這個傻哥哥是不是被陳立刺激到得了失心瘋,現在還有心情笑得出來,她現在心裡都要被那個窩囊廢氣死了。 「明蘭,你想想,陳立那個廢物怎麼可能有錢甚至是有權勢搞到那兩張包廂的門票?你想想,整個晚會現場也就只有兩個包廂,門票也就只有四張,他有什麼資格能夠拿到其中的兩張票?」

唐明運神神秘秘的拉著唐明蘭來到了隊尾,小聲的跟她說道。

「你再想想,剛才我們碰到唐夢雲的時候,她是和陳立在一起嗎?」

「你說的倒是,陳立那個窩囊廢怎麼可能買得起寶馬。」

「就是啊,所以說,車上坐著的肯定不是陳力那個廢物,你想想,唐夢雲居然背著他找別的男人,這件事要是讓公司的人,尤其是董事會裡的那些董事和股東知道的話,他們還能安心的把唐氏集團的繼承權交到唐夢雲的手中嗎?」

唐明運三句話不離本行,把這件事又聯想到了唐家的繼承權上來了。

億萬豪寵:帝少的迷煳妻 「嗯,你說的也對,這件事咱們兩個人都要保密,誰都不要告訴,最好在下次碰到的時候照兩張照片作為證據,在關鍵時刻這就是你的殺手鐧。」

唐明蘭立刻領會到了唐明運的意思,一聯想到唐夢雲當時的行為舉止,更加篤定的認為當時肯定有鬼,否則唐夢雲肯定不會一句話不說就匆匆離開。

「是啊,現在就讓那個廢物再蹦躂幾天,過幾天之後,可能就會被唐夢雲掃地出門了。」

唐明運的臉上閃現出了一絲幸災樂禍。

「到那時候,唐夢雲那個臭丫頭也就名聲掃地了,一箭雙鵰,同時處理掉了兩個眼中釘,肉中刺。」

一想到唐夢雲被奶奶趕出家門的情景,唐明運臉上抑制不住的浮現出了一抹微笑,最近一段時間被唐夢雲壓得喘不過來氣的陰霾一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嗯,早就看唐夢雲那個臭女人礙眼了,憑著有一些姿色不把我們的看在眼裡,這次就讓她栽一個大跟頭!」

唐明蘭從小就一直和唐夢雲爭風吃醋,眼下能夠把她踩在腳下,心裡甭提多開心了。

……

坐在包廂里的唐夢雲驚嘆著裡面豪華的裝修,有專門的侍生服侍倒酒,包廂前面是一塊落地玻璃,玻璃類似有放大的效果,看台上的一舉一動彷彿就在眼前發生一樣。

「有錢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樣,要不是你朋友給你兩張票,我都不知道大劇院里還有這樣的地方。」

唐夢雲一邊喝著紅酒,一邊驚嘆道。

「喜歡的話,我們就經常來這裡,我的朋友就在這裡工作,弄兩張票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陳立看著唐夢雲,緩緩說道。

「現在不知道唐明運臉上是什麼表情,從小到大,他還沒有吃過這樣的虧呢,真想看看他現在是什麼狀態。」

一想到唐明運吃癟的樣子,唐夢雲不禁莞爾一笑。

晚會很快就開始了,一開場就是最近人氣火爆的張凱,整個現場人的氣氛一下就被帶動起來了,所有人都舉著雙手在空中揮舞。

陸續有三四個明星唱完歌后,第一輪的現場互動開始了,一共十個中獎名額,獎品是購房券一萬元。

聽到獎品后,現場又是一陣轟動,東京地產不愧是海州第一大房地產公司,第一次出手就這麼闊綽。

豪門盛寵之一吻成癮 看著大屏幕上滾動的中獎號碼,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一萬塊錢對於每個人來說也不算是個小數目了。

現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緊緊盯著大屏幕,希望自己就是其中的幸運兒。

屏幕上滾動的數字漸漸停止,十個號碼出現在了上面,中獎的人高聲的喊道,沒有中獎的人暗暗捏緊了拳頭,希望在下一輪中積攢好運。

現場人的氣氛被一波又一波的帶動,所有人的興緻被帶到了巔峰。

晚會的最後一個出場嘉賓唱完歌后,所有人都緊緊盯著台上的主持人,因為今天的壓軸大戲,終極抽獎環節就要開始了。

「我知道,大家萬眾矚目的終極抽獎活動就要開始了,當然,這麼重要的抽獎環節,必須要重要的人物進行才行,大家用熱烈的掌聲有請我們東靜地產的總經理天經理!」

一陣熱烈的掌聲過後,天正富在眾人的矚目下走上了舞台上。

「我知道,大家都在期待這一刻的到來,所以,我也不再多說什麼,抽獎環節現在開始!」

天正富一聲令下,大屏幕上的數字開始快速的滾動起來,所有人的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希望這塊幸運蛋糕砸到自己的頭上。

一套酒店式公寓!就算是現場直接轉手,至少也能得到六七十萬的現金!

就連唐明運和唐明蘭兩兄妹此時也暗暗捏緊了拳頭,雙眼緊盯著大屏幕,希冀幸運之神能夠眷顧自己。

「三……二……一……停!」

隨著天正富一聲喊停,滾動的數字漸漸慢了下來。

「一千二百五十九!」

「讓我們大家用最熱烈的掌聲恭喜這位被幸運女神眷顧的人!」

主持人激動的喊著最終的數字,所有人都四顧相望,看看這個終極幸運兒到底是誰!

「我中獎啦!」

一個穿著一身運動裝的中年男子舉著手中的號碼牌,聲音略顯嘶啞的喊道。

「有請我們這位幸運兒上場,和大家打聲招呼。」

主持人眼中帶著一絲羨慕的說道。

「感謝我的父母,感謝動東靜房產,我會一直支持東靜房產!」

中年男子壓抑不住自己的喜悅之情,搶過主持人的話筒說道。

隨後又將話筒扔給了主持人,脫下了自己的上衣用力的揮舞著跑下了舞台。

「讓我們再次用熱烈的掌聲恭喜這位男士。」

主持人接過話筒,有些無奈的說道。

「接下來,我們還有一個重要的事情要和大家宣布。」

主持人繼續說道。

「當然,這麼重要的事情,一定要留給最重要的人,再次有請我們東靜地產的天經理上台!」

天正富再次走到台上,他身後的工作人員正陸續往台上搬著桌椅,這奇怪的一幕讓所有人都有些詫異。 「大家都知道,我們東靜房產在海州的一期建設項目即將接近尾聲,樓盤的售賣也在火爆的進行當中,我在這裡謹代表東靜地產向所有關心我們的人誠摯的說一聲謝謝。」

天正富環顧了一下現場,聲音中透著一股領導者特有的威嚴氣息。

「為了感謝大家對我們的厚愛,東靜地產舉辦了此次答謝晚會,我想,是時候推出我們的二期項目了。」

天正富的話引起了大家的好奇,現場的一下變得鴉雀無聲,紛紛等著天正富拋出重磅炸彈。

「我們的二期項目即將開工,在東郊環海的幾座小山上打造出我們海州最奢華的別墅群。」

此話一出,現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在海邊建造別墅群,有著海州最美的風景,可以俯瞰整個海州老城區,將來還是海州最為繁華的地帶,東靜地產打造的別墅群一定會成為海州未來權貴的集中地。

「今天,為了表示我們最誠摯的心意,我們東靜地產決定,就在今晚,以拍賣的形式,將別墅群中地點最好,風景最優美,我們命名其為雲頂別墅的樓王對所有與會的嘉賓進行拍賣!」

天正富此話一出,引起了場下觀眾的一片嘩然,有人感嘆東靜地產的大手筆,有人慶幸自己能夠親自見證海州新權貴的誕生,還有的人正暗自摩拳擦掌,一定要拍下這棟雲頂山莊。

「你們每個人手中的號碼牌其實就是一個叫號器,每按一次上面的按鈕都會自動進行加價,起拍價一千萬,每按一次加價十萬,長按加價五十萬。」

所有人都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號碼牌,上面確實有一個不起眼的小按鈕。

「當然,為了避免有人惡意搶拍等事件發生,我們會給您十分鐘的時間進行保證金的注入,此次競拍的保證金為兩千萬。」

天正富簡單的介紹著競拍規則,他身後簡易的桌椅也已經擺好,只見他走到桌子後面,拿起了木槌輕輕敲下。

「計時開始!」

現場有很多人,尤其是買了一等座票的人都是小道聽說了這個消息才慕名而來的,他們的真正目的並不是來聽所謂的晚會,而是等待這一刻的到來。

在他們的眼中,一兩千萬或許有些多,但拍下雲頂山莊給他們帶來的財富與地位的象徵卻是金錢買不到的。

在海州商圈中甚至有這樣的傳言,誰要是能夠拍下雲頂山莊,即便之前是一個三流的小家族,也會直接一躍成為海州一流家族!

當然,唐明運買了一等座的兩張票也是有備而來的,當他環顧了一下自己周圍的人後,心中卻打起了鼓,他認識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其中不乏一些海州大家族的人,就連安國策也在其中。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海州所有有頭有臉的人物今天都悉數到場了,所有人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那座被稱為雲頂山莊的別墅!

天正富笑意盈盈站在舞台上,用餘光掃了一下在場的所有人,眼神中似乎有一絲惋惜的表情一掃而過。

「好,時間到,競拍現在正式開始!」

天正富手中的木槌剛剛落下,便有人按動了叫號器,價格一下從一千萬直接飆升到了一千五百萬!

這說明在短短的幾秒鐘的時間,至少有五十個人按動了叫號器!

多麼恐怖的數字!

台下看熱鬧的觀眾直接傻了眼,紛紛表示這個世界太瘋狂,大屏幕上跳動的數字現在並不僅僅是數字,而是真實世界中成捆的現金。

根本不用天正富說話,大屏幕中的數字瘋狂的向上跳動,沒過一分鐘,數字已經從一千五百萬飆升到了兩千萬!

唐明運手中的汗水已經完全打濕了叫號器,唐明蘭緊張的看著大屏幕上的數字,唐老太太交代過兄妹兩個人要量力而行,最終的競拍價格要控制在兩千五百萬,眼見價格就要達到唐老太太給的最高限價,唐明運不緊張才怪。

「這次競拍一定要成功!」

大屏幕上數字的跳動逐漸變緩,畢竟價格已經攀升到了常人難以觸及的高度,只有海州一些有實力的家族才能繼續加價。

然而,讓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當價格達到兩千萬之後,每次加價的幅度也從十萬變成了五十萬,從現在開始,雲頂山莊的競拍已完全成為有錢人的遊戲。

兩千二百萬!

兩千三百萬!

兩千四百萬!

看到屏幕上的數字,唐明運身體都漸漸變得異常堅硬,精神極度緊張的他眼中只剩下了屏幕上不斷躥升的數字。

兩千四百五十萬!

看到這個價格,唐明運立刻按下了手中的叫號器,屏幕上的數字跳到了兩千五百萬,數字後面打著唐**三個字。

為了保護客戶的隱私,每當有人加價,後面只會顯示成功競拍人的姓,後面的名字以星號代替。

唐明運心中暗自祈禱不要有人再加價了,但他也知道這樣的祈禱是徒勞的,因為不到三秒鐘,價格就已經跳到了兩千五百五十萬。

哎!

唐明運沮喪的低下了頭,他也知道此次競拍十有八九會落空,因為海州比唐家有錢有勢的家族太多了。

就在唐明運暗自嘆氣的時候,唐明蘭卻小聲的在他的耳邊說道:「老爸說了,可以在奶奶給的價格上面多加五百萬,這是爸爸這兩年攢的私房錢。」

唐明蘭的話給唐明運打了一針強心劑,讓心灰意冷的唐明運眼前一亮,立刻又活躍起來。

可是當他再次看向屏幕的時候,卻像是被雷劈了一樣愣住了。

大屏幕上的數字已經突破了三千萬,達到了三千二百萬的新高度!

這個數字已經是唐明運完全難以企及的高度了,此時他才徹底的放棄了競價,原本想靠著這次競拍晉陞海州一流家族的夢想也被現實無情的擊破了。

「真羨慕能夠住進這麼豪華別墅的人,就像是別墅的名稱雲頂山莊一樣,他們的生活也是高高在上,哪怕是能夠體驗一天這樣的生活,我也就知足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