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笛聲烏拉烏拉的從遠方傳來,知道是警察來了,沈正君緊緊地握緊了手對自己的人說:「走。」

看著沈正君離開,幕洛琛抱歉的對安老爺子說:「安爺爺,給你惹麻煩了。」

安老爺子說:「這算什麼麻煩?走,回家吃飯去!」

……

另一邊。

葉簡汐推著裴娜進了安家,看到裴娜默默地掉眼淚,她恨其不爭的點了點裴娜的腦袋說:「現在知道哭了?當初我警告過你,不要跟楊樂來往過多的。你不聽,現在事情鬧出來了,你倒是害怕了。」

裴娜咬著下唇瓣,淚水落得更加兇猛。

葉簡汐罵了一會兒,見她只會哭,一句話都不說,覺得再這麼說下去也沒什麼意思,就沒再跟裴娜說話,而是讓郭嫂動裴娜回房間,看著她,別讓她出事了。

之後……

葉簡汐打開了手機,搜索關於裴娜的字眼。

結果搜索結果出來,她的肺腔差點氣炸,不知道哪個缺德的,寫了篇匿名的報道,把裴娜和楊樂的事情爆料了出去。最重要的是,這篇報道里,把楊樂的信息保護的很好,把裴娜的個人消息事無巨細的交代了出來。

這擺明了是要毀了裴娜!

不是沈家做的,還能是誰做的?

我就是賣豬肉的 葉簡汐氣的渾身直哆嗦,暗暗地後悔自己剛才對沈正君太客氣了,她就應該給沈正君兩巴掌!讓沈家的人知道,裴娜不是好惹的!

著急了沒多會兒,她就去找慕洛琛,商量裴娜的事情。

……

慕洛琛這邊,也看到了關於裴娜的報道。

他立刻讓周文達聯繫媒體把報道撤下去,然而媒體那邊根本不買賬,說是這篇報導屬於正常發布範圍,沒有理由撤下架。連續找了幾家,其中一家媒體暗暗地透露消息,說是沈家故意施加壓力,不讓他們撤銷報道。

沈正君的哥哥,沈顯煬在帝都的媒體界是龍頭老大。有他發話,別說是慕洛琛,就是安老爺子親自出面那也沒用。媒體界那邊沒辦法撤銷報導,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篇詆毀裴娜的新聞,在互聯網上不停地被轉載,擴散。

慕洛琛沉默了片刻,拿起電話給宮瀚打電話。既然禍是從楊樂那裡引起的,那就讓宮家來解決這件事。

慕洛琛這邊正在通電話,那邊簡汐推開門走了進來,「阿琛……」

葉簡汐叫了他一聲,注意到他在打電話,打住了嘴。

電話那邊宮瀚聽到慕洛琛說起裴娜的事情,再三的推脫說,這件事他沒辦法解決。

慕洛琛沉了聲音,道:「宮瀚,你不能幫裴娜解決這件事的話,我不會再顧忌兩家的面子,會親自發出聲明,說清楚楊樂和裴娜之間的關係究竟是怎麼樣!」

「你在威脅我?慕洛琛,咱們之間的關係這樣,你威脅我?」

宮瀚氣那張萬年撲克牌臉,在聽到慕洛琛的話后,變得扭曲。

「這不是威脅,而是我要保護我想保護的人,必須採取必要的措施。你想保護楊樂,我同樣要保護我的朋友,咱們各憑本事,怎麼就叫威脅了?再說,你們宮家在這件事上處理的未免太不厚道,把所有責任都推給一個女人,你們做的出來,我可看不下去!」

宮瀚還想要說話。

慕洛琛卻不給他辯解的機會,直接說了句:「我給你一晚上考慮的時間,明天太陽出來之前,你們宮家不採取措施,那我就按照我的做法來。」

話說完,他掛斷了電話。

葉簡汐聽到他跟宮瀚說的話,明白他在為裴娜的事情,不惜不顧跟宮瀚的舊情,來撕破臉皮。心裡感到踏實的同時,又覺得自己拖累了他。裴娜是她的朋友,若不是為了她,洛琛又怎麼會為了裴娜出頭?

葉簡汐想了想,走上前說:「阿琛,要不我們去找找楊樂。這件事是他引起的,由他親自出面跟沈家那邊說清楚這件事,或許比找宮瀚更好有些。」

也能避免洛琛為了裴娜的事情與宮瀚交惡。當然,這句話,葉簡汐沒說。

「能找楊樂解決,自然是最好的,可問題是楊樂肯親自出面解釋這件事嗎?」慕洛琛對楊樂沒有多大的好感,身為一個男人就要保護好自己的女人,楊樂卻沒有做好這一點。現在事情都出來了那麼久了,沈家都帶著媒體找到安家了,他不信楊樂沒有得到消息。

楊樂若是真的在乎裴娜,早就應該在消息出來時,就去找沈家的人把事情說清楚了,又何必等到沈家的人上安家找麻煩?

也正是看透了楊樂不會出手幫忙這一點,慕洛琛並不贊同去找楊樂。

葉簡汐咬了咬下唇,說:「還是試試吧,或許可以行得通呢?」

慕洛琛蹙眉,說:「你既然想去試試,那我們就去找找他。」

「嗯。」

慕洛琛託了蕭雁南尋找楊樂的行蹤,晚上十點多,蕭雁南發回了楊樂的準確位置。

葉簡汐去叫裴娜,讓她跟自己一起過去。

到了裴娜的房間,發現她愣愣的坐在床上,眼睛通紅的像只兔子一樣。葉簡汐不由得心軟了,輕聲把自己的想法跟裴娜說了一遍。

裴娜點了點頭說:「去吧。」她剛好也想找楊樂,把一些事情說清楚。 晏爍瞞著玉傾歡,花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把婚禮的各個流程全部都準備好了。

到了結婚的當天,玉傾歡一臉懵逼地被人從被窩裡拉起來,然後開始各種化妝。

化妝師是晏爍花了大價錢請過來的,她只用了20分鐘的時間就給玉傾歡畫了一個美美的妝,連婚紗都幫她換上了。

玉傾歡簡直有脾氣沒處發。

到時間的時候,晏爍開著車過來接她。

玉傾歡:「我不是說了不舉行婚禮了嗎?」

晏爍:「可是傾傾,我想啊!」

他親了親懷裡的小女人:「放心吧!婚禮的流程我已經簡化了,沒你想像中的那麼複雜。相信我,好不好?」

玉傾歡也不是真的生氣,所以也就由著他去了。

雖然婚禮的流程簡化了,但是晏爍卻在舉行婚禮的時候請了不少人過來。

除了彼此雙方的親人之外,晏爍幾乎把能請的人都請了過來。

那麼多人聚集在一起參加他們的婚禮,場面真的非常壯觀。

玉傾歡默默地想,她只是想低調地做做任務,沒想到居然在全世界里出名了,因為這場婚禮。

舉行了這次盛世婚禮之後,他們兩個人的生活依然沒有絲毫的變化。

他們兩個經常像連體嬰一樣,你到哪我到哪,如果哪一天看到他們兩個沒在一起,那才是不正常。

當然,通常情況下都是晏爍寸步不離地跟著玉傾歡。

到了生命的終點,玉傾歡在這個位面依然沒有完成任務。

雖然晏爍一直拉著她雙修,但是到了最後晏爍的《魔神錄》依然沒有修鍊至大成。

松林就更不用說了,他壓根就沒有修鍊的天賦。

玉傾歡回到系統空間的時候,並沒有看見白毛糰子。

她聽見了一個聲音。

「叮,系統更新中。」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玉傾歡一個人在系統空間里呆了三天之後,她終於聽到了熟悉的系統音。

「叮,系統更新完畢。」

熟悉的白毛糰子重新出現在了玉傾歡的面前。

「親愛噠宿主,我沒有見面了。」

玉傾歡:「怎麼突然系統更新了?」

白毛糰子目光哀怨:「親愛噠宿主,我們的任務又失敗了,你不知道嗎?算上這一次,我們已經失敗了78次了,如果系統再不更新的話,可能我們就會一直失敗下去了,失敗了100次之後,我們就會被抹殺了。」

玉傾歡非常淡定,好像被抹殺這件事情對她來說一點威脅都沒有。

「你都更新了什麼?」玉傾歡對更新后的系統還是非常感興趣的。

最好是讓她換個任務,教氣運之子《魔神錄》這樣的事情簡直太讓人難受了,尤其是碰見向晏爍那種沒有天賦的,怎麼教他都打不到最高的程度,簡直讓人抓狂。

「親愛噠宿主,我的很多功能都更新了,你的主線任務變了!」

玉傾歡眼睛一亮,真的變了啊!

「變成什麼了?」

「宿主的主線任務任務變成了到各個位面攻略氣運之子,讓氣運之子無可救藥的愛上你!」 玉傾歡的臉瞬間就黑了,什麼叫攻略氣運之子,讓氣運之子無可救藥的愛上她?

有毒吧!

「主線任務是你攻略氣運之子,教氣運之子修鍊《魔神錄》變成了副線任務,另外有支線任務若干,時機到了將會隨機發放。」

玉傾歡黑著臉問道:「還有什麼?一起說了吧。」她已經做好了拆系統的思想準備。

白毛糰子抖了抖身上的毛,默默地離玉傾歡遠了一點。

「我們的懲罰系統也更新了,如果宿主的主線任務失敗,脫離那個位面之後,我們兩個將會被立刻抹殺,沒有絲毫緩轉的餘地,請宿主認真對待每一個任務。」

說完這些之後,白毛糰子的眼裡充滿了乞求,沒有辦法,玉傾歡做任務的態度讓它非常沒有安全感。

「還有什麼?」

「還有就是,如果宿主的支線任務失敗了,在那個位面里將會有一個隨機懲罰,具體是什麼懲罰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讓宿主變成一個瞎子,或者變成一個啞巴,也可能就跟上個外面一樣跟磕了葯似的,懲罰多種多樣,請宿主一定不要忽略了支線任務。」

白毛糰子又往角落裡縮了縮:「除此之外,系統更新之後,又出現了一個獎勵系統,宿主在完成主線任務之後,將會解鎖你的一塊記憶碎片,支線任務完成之後,會出現隨機獎勵,至於具體是什麼獎勵,我也不知道。」

玉傾歡抓住重點:「記憶碎片?」

玉傾歡從第一天做任務的時候,她就沒有任何綁定系統之前的記憶,一丁點兒都沒有。

這還是第一次系統主動提起她的記憶這件事,玉傾歡從來都沒有主動問過。

「宿主可以通過在各個位面做任務,找回自己的記憶。宿主,在跟我綁定之前,你的記憶就已經被封印了。」

玉傾歡捏著下巴想了想,被封印了?

「知道為什麼嗎?」

白毛糰子:「這個我不知道,在我的記憶里,我是在你封印記憶之前跟你綁定的,而那個時候我並沒有被激活,所以你的事情我並不知道。」

白毛糰子是真的對自家宿主一無所知,要不然它肯定會對症下藥讓自家宿主好好做任務。

「你是說只要我完成主線任務,我就能解封一部分記憶是吧?」

「就是這樣的。」白毛糰子的眼睛亮晶晶的,難道宿主想要認真做任務了嗎?

「哦。」

白毛糰子:「……」

然後呢?

「宿主以後會認真做任務的吧?」白毛糰子問道。

玉傾歡:「或許吧!」

三個字在白毛糰子的腦海中不停的回蕩,或許吧!

白毛糰子淚流滿面,玉傾歡宿主這事還不願意認真做任務嗎?

「宿主,你真的不害怕被抹殺嗎?」

玉傾歡:「害怕。」

白毛糰子:「……」

害怕你倒是有點害怕的樣子啊喂!

白毛糰子氣成河豚,一揮手把玉傾歡送進了任務世界。

玉傾歡意識回歸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病弱地躺在床上,胸口好痛,連呼吸都是痛的。

要死了,要死了。 裴娜拿起外套,跟著葉簡汐往外走。

快走到前廳時,裴娜忽然說:「簡汐,對不起,我給你添麻煩了。」

這一刻,裴娜的神情認真的不行。

葉簡汐心裡酸澀的不行,其實這件事裴娜有什麼錯呢?

裴娜其實也在拒絕楊樂,只是楊樂不肯放手,她又是個心軟的人,被楊樂磨了幾次,心底的防線自然會瓦解,說到底還是怪楊樂那個花心大蘿蔔!

葉簡汐恨楊樂恨得牙根痒痒。

……

從安家出發,抵達楊樂所在的位置,整個過程里,裴娜都沒有說一句話。葉簡汐感覺裴娜的精神有些不對,可著急著找楊樂,她也沒時間多勸裴娜。

進入酒店,三人乘電梯,直達酒店的頂層。

3302包廂前,有蕭雁南的人在等著。

看到他們來了,那人說:「他還在裡面。」

慕洛琛點了點頭,說:「回去幫我謝謝蕭先生。」

那人點頭,離開。

慕洛琛推開包廂的門,裡面的酒味、煙味,香水的味道,混雜著各種人的氣息撲面而來,膩的令人作嘔。

包廂里有些人注意到他們進來,將目光投了過來,看著他們眼生,一個穿著紅色V領低胸裝,戴著拳頭大鉑金耳環的女人站起來,說:「你們走錯房間了吧?這裡是我們的私人派對場所,閑雜人不能進來的,趕緊出去!」

葉簡汐走進房間里,問:「楊樂在哪裡?」

「楊樂?誰是楊樂?這裡沒這麼個人。」低胸裝的女人不耐煩的揮著手說。

葉簡汐自是不相信她的話,徑自往裡面走。

「喂,我說你這個人怎麼回事?說了沒你們要找的人,還往房間裡面鑽,我看你是純心找事吧!」女人說著扣住葉簡汐的肩膀,要把推出去。

可沒等她用力,另一隻修長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明明看著那隻手沒怎麼用力,可女人感覺自己的手像是要被他捏碎了一般。

「啊……」

女人最終忍不住尖叫出聲。

房間里的酒醉金迷被這一聲慘叫打斷,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動作,朝著這個方向看過來。

見到慕洛琛抓住那個女人不放,一個身材健壯的男人站起來,說:「你把燕子放開!」

「別再碰不該碰的人,不然下次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了。」

慕洛琛低聲說完,把女人推到了一邊。

男人接住了女人,要上前教訓慕洛琛,而就在這時,房間的最角落裡響起一道懶洋洋的聲音:「誰找我?」

簡單的一句話,卻瞬間成了整個房間的矚目。

誤撞成婚:緋聞總裁復仇妻 看到開口的人是誰,眾人臉色都變了一變。他們不知道知道楊樂是誰,可他們知道的宮家的小少爺是誰。

……宮宸。

這位流落在外面十七年的私生子,被宮家老爺子領養回來之後,備受宮家的寵愛。

誰敢惹毛了這位小少爺,那就準備接受宮家的怒火吧!

葉簡汐聽到楊樂的聲音,順著眾人的目光看了過去,見到是楊樂,她撥開人群走了過去:「楊樂,你個混蛋,之前把娜娜害的那麼慘也就算了。現在還由著沈家,利用媒體胡說八道,污衊娜娜的名聲,你還有沒有良心?」

楊樂聞言,嘴角噙了一抹似是而非的笑容:「良心是什麼?能當飯吃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