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啊……」

她這人要是佔了理,肯定不會讓,這會兒也知道自己說話不討喜,悻悻地夾了魚片往嘴裡送。

還是不說話為好。

「嘶——」

這魚真的辣。

第七策再幫她把杯子里的水裝滿:「吃不了就別吃了。」

準備讓人給她換一份清蒸的上來。

歐陽清霜搖搖頭:「真不用了,我已經吃過飯的,就是剛好碰到你。」

就忍不住過來。

舒瀟有些好奇地湊近,因為她們再次見面的時候能感覺到小姑娘對自己的排斥,所以她不敢像第七策一樣表現得太過親昵。

「你跟誰一起吃的呀?」

這地方的消費水平偏高,要是歐陽清霜跟自己其他的好朋友過來吃大餐,她這當了姐姐的心裡,不知道怎麼,總有些滋味。

「我家裡人。」

歐陽清霜回答。

舒瀟忍不住張望了一下。

北齊帝業 「他們先回去了。」

她知道她在看什麼,忍不住說。

哥哥哪裡會出現在這裡,和Tony哥哥早從另外一頭下樓。

全能王牌女神又暴富了 可是舒瀟的視線就剛好固定在了一點。

那裡也有一雙眼睛注視著她。

「瀟瀟,怎麼了?」 許易寧順著她的視線看去,空無一人。

舒瀟也愣了,看看他,又再往剛才的方向。

什麼都沒有。

那個人好像沒有出現過一樣。

「可能是我太累了。」

她露出一個疲憊的笑容。

許易寧握住她手:「回家就別看手機了,好好休息。」

「嗯。」

兩個人的對話簡短卻很溫馨。

一字不差地落到歐陽清霜耳里,她沒在意剛才舒瀟看到了什麼,眨眨眼。

「你們二位……是準備結婚了吧?」

她記得舒瀟還給第七策送喜帖來著。

「嗯,明年。」

許易寧回答。

舒瀟像是想起來什麼一樣,許易寧心有靈犀地從隨身的包里拿出一個信封。

「把筆也給我。」

她說。

接過他遞來的金色墨水筆,刷刷刷地在喜帖上面簽了幾個大字:Crystal。

「喏,希望你也能來參加我們的婚禮。」

「……謝謝。」

歐陽清霜難得地紅了臉,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舒瀟似乎對自己很特別。

婚婚欲睡:老公,約嗎? 伸出雙手接過了喜帖。

舒瀟有點開心,她這算是答應了么?

「到時候你可以和阿策一起過來,他是伴郎。」

歐陽清霜瞥了身旁的男人一眼,他還是一臉淡定。

「伴郎自然有伴娘陪著,我自己找人去。」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他也會跟別人站成一對,歐陽清霜心裡直冒酸泡泡。

「你有男朋友了嗎?」

舒瀟驚訝地問。

剛才還一臉高冷的第七策瞬間捏緊了手裡的杯子。

?!

「沒有啊……誰說一定要跟男的一起去?我跟米洛去不行么?米洛,到時候你穿西裝好不好。」

「好。」

米洛回答得很爽快。

舒瀟看到第七策的神色放鬆下來。

和未婚夫對視一眼,暗暗笑道:這個妹控。

第七策無暇顧及兩人的神色,看向歐陽清霜,她拿著筷子挑起水杯里的水玩,看樣子也是不想再吃東西了。

「飽了?」

他已經起身,歐陽清霜跟在他後面,舒瀟和許易寧默契地比他們先一步離開。

第七策的身形高大,他在前面的話幾乎是看不到後面嬌小的歐陽清霜。

米洛跟在他們身後兩米處。

「要不要去逛一下?」

他突然提議。

「好啊。」

歐陽清霜看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想都沒想就答應下來。

米洛自然是沒有意見的,她只是「稍微」地提醒了一下:「清霜小姐晚上九點就該休息了。」

「好的,我會注意。」

第七策把車開出去停車場,寒風從半開的車窗湧進來,歐陽清霜忍不住打了個激靈。

「蓋上。」

他把常備的毯子往後面丟。

剛好就夠到她腿上。

「好冷。」

歐陽清霜雙手交握放在大腿上。

白天沒覺得有那麼冷,剛才吃飯的時候甚至有些熱。

外面的溫度也太低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好像因為天氣太冷,來往的車輛都開得比之前快。

都在趕著回家呢。

歐陽清霜突然就有些後悔答應出去走走,她現在就想暖和地待著。

小心思在腦海里來回翻轉。

這個天最適合的,還是在被窩裡睡懶覺。 第七策怎麼會察覺不到她的變化。

換了個方向,還是去避避冷風。

歐陽清霜依偎在米洛身邊,她今天穿得不夠厚實,挨著她才慢慢讓毯子聚起暖意。

米洛經常鍛煉,又習慣了在冰寒的天氣里生活,G市這點降溫對她來說實在是小兒科。

歐陽清霜整個上身都躺在了她的大腿。

突然看著米洛的臉:「米洛,你是不是右眼皮跳了?」

米洛:「……」

清霜小姐這個行為讓她完全抓不住重點。

「左眼跳財右眼跳災,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壞事?」

歐陽清霜的眼裡滿是玩味,米洛搖搖頭:「清霜小姐,我一直都跟你待在一起。」

「……」

這下輪到她無話可說,米洛這意思不就是她要是做了什麼壞事,自己也摻和進去。

前座傳來一聲輕笑。

第七策通過後視鏡看到她吃癟的表情。

心情止不住的愉悅。

外面雖然是降溫了,車裡的溫度似乎隨著某人的惱羞成怒在上升中。

「哼。」

歐陽清霜把頭往毯子里一埋,不肯出來。

米洛難得地露出笑意,確認她有露出縫隙不會讓把自己捂暈,便把視線轉移到別處。

看到外面有四個發光的LED大字:「企心廣場」的時候,她的右眼皮又劇烈地跳動。

藏在毛毯一角的手握成了拳頭,隨時準備應對變化。

第七策似乎沒有看到米洛的變化,悠哉地把車開到停車場。

感覺到車停下來,歐陽清霜才把頭從毛毯里探出來。

「到了嗎?」

她透過車窗看到一片明亮。

這地方人還是挺多的,這麼大個廣場,吃完飯之後不少情侶出來散步。

「這地方…..看著眼熟啊……」

米洛聽見歐陽清霜小聲嘀咕。

第七策也聽見她在說話,卻沒有聽清:「什麼?」

「沒事,清霜小姐累了。」

米洛生硬地回答他。

不難聽出語氣里的不快。

好幾年了,這地方卻沒有太大的變化。

布局路徑都跟以前一樣,只是很多店面都已經換了招牌。

歐陽清霜已經反應過來,她記得頭一次來的時候發生的事情可不怎麼值得高興。

「為什麼帶我到這裡來?」

她問。

第七策帶著她們到了一條沒那麼多人的通道。

「女生不都喜歡購物么,所以想帶你逛一下,這裡是我們自己的產業,入駐了很多大牌商家,你也可以看看。」

「噢,那謝謝你了。」

歐陽清霜看著一路都是奢侈品牌,有些款式她在今年的時裝周上已經見過,到現在還掛在店裡售賣。

這舉動說不上是對她有多大的幫助,可是他能想到,就讓人感覺到了一份記掛。

惡魔總裁你好毒 「我們去樓上看看。」

歐陽清霜突然開口。

米洛立刻就跟上她的腳步。

「啊,沒有了。」

「什麼沒有了?」

第七策敏銳地反應過來,她臉上的失落顯而易見。

歐陽清霜看著已經被改造成了主題餐廳的地方。

親親老婆:寵你沒商量 以前跟同學來這裡玩過鬼屋,她還記得碰上了白子楠這個坑貨,一切就像是發生在昨天。 「在想什麼?」

第七策不願意錯過她臉上任何一個表情。

她的神態絕對是來過這裡,只是表現出的,他並不知道具體是指什麼。

「沒事,去那邊看看吧。」

歐陽清霜隨便指了一條道,有五顏六色的燈光從那邊照出來。

有個小孩帶著一個眼罩,身後是一個小牌子:「極限刺激體驗」。

「美女,要玩玩不?三十一次。」

一個手上拿著傳單的男人問。

他的身材算是中等。

可是在第七策的襯托下,顯得特別單薄矮小。

看得出歐陽清霜是有伴的,他還是忍不住借著招攬生意,跟她說上一句話。

沒等對方拒絕,他就立刻作出了讓步:「可以免費試玩一下,我們也是剛開業,就當是做個推廣,以後美女多多向朋友介紹我們。」

說完已經把一個VR眼鏡塞到了歐陽清霜手裡。

「我……能試試?」

歐陽清霜下意識地回頭看向米洛。

沒注意旁邊的第七策眼裡有些不悅。

她已經習慣了遇到什麼陌生的事物第一時間向米洛確認,旁人根本難以替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