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婕竹進來時,都沒有看兩人一眼。徑直走到會議室那張桌子的另外一端,坐在那面懸空的顯示器下面,開口道:“全球抵抗軍已經準備執行全面反攻計劃了。計劃從四個方面入手,海軍方面也打算等着陸軍四個方面接近我們國境之後。在孟加拉灣進行登陸作戰,計劃不錯,可惜,他們抗不了多久,也就是說,我們也許不需要與他們作戰,他們就會潰敗,情報指出。截止今天上午9時,已經有26萬人宣佈脫離全球抵抗軍。”

其實這一點顧懷翼早就知道了,但他還是裝作驚訝的模樣:“26萬人?他們一共才幾百萬的軍隊,現在有26萬人宣佈脫離了,是什麼部隊?”

“海陸空都有。”夏婕竹平靜道,“但是不要小看他們剩下的幾百萬人,要知道,無論是什麼時代,步兵都是中堅力量,現在我們擔心的是。他們使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對我國進行攻擊,所以……”

顧懷翼和姬軻峯看着夏婕竹,都以爲她會說。讓他們派遣快速反應部隊去摧毀或者拆毀還存在的核武器,沒想到夏婕竹頓了頓,道:“所以,造物大人爲了避免生靈塗炭,決定與全球抵抗軍方面進行談判,簽署和平協議。”

“什麼?”顧懷翼以爲自己聽錯了,姬軻峯也忍不住起身來看着夏婕竹。

“不要這麼驚訝,你們沒聽錯,我說的的確是談判。”夏婕竹道。將自己的文件夾從桌子上滑到顧懷翼和姬軻峯之間,“詳細的細節在裏面。造物大人已經親手錄製了一段視頻,已經發送出去了。”

顧懷翼打開文件夾。看着其中的細則,上面幾乎都是對全球抵抗軍有利的條件,第一條就是尚都國防軍會宣佈,讓忠誠軍首先停火,同時國防軍的防線朝着後方退後一百公里,其後關於談判的地點,以及相關的細則,讓全球抵抗軍方面提出來,由他們定,只要不過分,尚都方面將會接受,同時也說清楚了,如果有可能的話,造物大人會親自參加這次的停火談判。

顧懷翼飛速看完,依然認爲這不是真的,就好像是一個從來不擔心長胖的人,將一塊肥肉明明就放到嘴邊了,只需要動動嘴就能吃下去,但卻因爲“吃肥肉會長胖”這個理由不吃了。

姬軻峯雖然認爲停火是件好事,但他也不明白萊因哈特希這是唱哪出啊?明明可以兵不刃血就取得全面勝利,他竟然要對全球抵抗軍停火談判!?

夏婕竹看着充滿疑問的兩人道:“你們想知道爲什麼吧?”

顧懷翼和姬軻峯一起點頭。

夏婕竹道:“死太多人了,不能再死人了,沒意義了,再死下去,人類就完蛋了,如今這個星球上到底還有多少人,連我們都統計不出來,衛星不斷在循環掃描,發現白天在整個歐洲大陸上可以看到的人,統計出來,竟然不足二十萬,你們應該知道以前歐洲有多少人口,大概有近10億人,但現在不足二十萬。”

顧懷翼和姬軻峯不說話,心裏想着這種事能怪誰?

夏婕竹搖頭道:“我知道,你們想說,戰爭是尚都發動的,但實際上戰爭中死了多少?我們幾乎都是維持着勝利在前進,除了在亞洲地區遇到大規模的抵抗,歐洲幾乎是全部投降的,他們死那麼多人,完全是因爲地震、火山爆發等自然災害,不是因爲我們。”

“自我安慰啊。”姬軻峯忍不住道,“好了,夏主任,我們爭論這種事沒用,我只是想知道,全球抵抗軍方面的回覆是如何的?”

夏婕竹搖頭:“他們的回覆是不答應。”

顧懷翼笑了:“想都可以想到,現在全球抵抗軍方面的統帥,那個叫金允昊的,正在向自己的手下吹牛,說什麼,只要他們發動了全面反攻,尚都就慫了,就怕了,開始要和我們談判了,所以他們不會接受,說吧,夏主任,需要我們做什麼,給他們一點什麼教訓?”

夏婕竹搖頭:“不用,造物大人說,幾天之內,我們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他們自然就會接受我們的停火提議,而你們,回去看着自己的人,穩定軍隊的情緒,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們操心,需要你們的時候,我會再聯絡。”

姬軻峯和顧懷翼點頭,放下文件夾,轉身先後離開。

夏婕竹坐在那看着他們走了之後,纔將顯示屏打開,看着上面的萊因哈特希道:“大人,他們走了。”

萊因哈特希點頭:“你認爲他們的情緒如何?”

“不穩定,也不理解。”夏婕竹說完,遲疑了下又問,“其實我也不理解,我們肯定是勝利的一方,爲什麼要談判?”

萊因哈特希平靜地說:“你面對一個六七歲的,總是喜歡惡作劇,同時還會傷害到自己的孩子,你會用什麼方式讓他明白?是揍他一頓呢?還是和他講道理?”

夏婕竹搖頭:“那要看是什麼情況下。”

“如果這個孩子總是喜歡去摸有開水的暖瓶呢?”萊因哈特希問。

夏婕竹想了想道:“把暖壺拿走,告訴他那東西很危險。”

“沒用,這樣只會讓他對暖壺產生更大的好奇,最好的辦法就是,找一個杯子,當着他的面,將暖壺中的開水倒入杯子中,讓這個孩子小心翼翼碰一下裝滿開水的杯子,讓他知道其中的開水是危險的,是會燙手的,這樣一步步的引導,不管你是打也好,是藏暖壺也好,都是治標不治本的。”萊因哈特希解釋道,“全球抵抗軍就是那個孩子,七年了,七年中他們得到的教訓夠多了,現在是時候坐下來和他們講道理了,不過他們不會那麼容易聽,所以,還需要一次教訓,一次讓他們永遠銘記的教訓。”

夏婕竹何其的聰明,她馬上意識到了什麼,立即問:“大人,你所說的教訓,是因爲抵抗軍方面懼怕的庫拉1號傳染病嗎?這東西與咱們有關係?”

“沒有,我不會研製這種違揹我宗旨的東西。”萊因哈特希搖頭,“我只能告訴你這些。”

“我明白了。”夏婕竹點頭道,再擡頭顯示屏已經漆黑了。

……

顧懷翼的車內,除了他之外,還有後上車,決定搭順風車的姬軻峯,汽車一直在路上兜着圈子,開車的司機很自覺地將駕駛室與後座之間的那層隔音玻璃關閉上。

顧懷翼看着自己那一側,問:“你怎麼看?”

姬軻峯搖頭:“以你我的智慧,推算不出來造物大人的下一步計劃。”

顧懷翼扭頭看着他:“你就這麼悲觀?”

“不是悲觀,是事實。”姬軻峯皺眉,“你應該知道,環境越來越惡劣了,也許造物大人是想集合抵抗軍的力量來改變點什麼,他就算能力再強,也無法對抗大自然吧?你看看咱們頭頂的天空,半年之前還是陽光明媚,現在呢?一個星期內有兩天都是煙霧繚繞,全是霧霾,我想再過半年,一個星期內也許有四天都會是這個情況,時間再推移,總有一天,身處在尚都境內的人,都會和其他地方的人一樣,戴着防毒面罩出門。”

顧懷翼託着下巴,搖頭:“自然環境變得惡劣,其根本原因還不是因爲人類本身,如果真有那一天,咱們繼續遷移吧,往南極或者北極,亦或者非洲,這些地方空氣質量還算好,至少可以活人,實在不行,全民屍化。”

姬軻峯皺眉道:“全民屍化?”

“對,這是最終計劃,你不知道嗎?”顧懷翼奇怪地看着姬軻峯。

姬軻峯緩緩搖頭。 男人這一開口,底下的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

賀景天是他們這一帶的一個傳說,當年他有多厲害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但是誰知道他突然在兩年前入獄了,在大家幾乎都以為終於有自己一個機會的時候,黑龍幫依舊屹立不倒,依舊是這片的老大。

但是後來來了個踢場的,跟黑龍幫糾纏了兩年,黑龍幫的氣數也越來越低。

本以為可以看個笑話,但是沒想到,因為黑龍幫的低沉,連帶著他們的幫派也跟著受到了牽連。

黑龍幫家大業大,夠他們揮霍,但是他們這些小幫派不是啊!他們要是再這麼下去,遲早有一天得解散。

「司老大,賀景天都出來了,不知道那個冷夏在裡面怎麼樣?」一個嘴角長著痣的男人突然說。

司全往後一靠,想起了那個小子,長得好看,又會說話,出的主意還不錯。如果不是他受了慕松的挑撥,那小子估計也可以混的不錯。

慕松也就是那個二把手,他眼眸低下,隱藏了藏在眼底的狠厲。那個臭小子,最好永遠別回來!

「哎呀呀!這是怎麼了,大家都愁眉苦臉的?」

帶著輕笑的聲音突然響起,大家下意識的朝門口看去。

穿著休閑服的男生笑意盈盈的看著他們,那目光,就像是看著一群死物。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形容,但是感覺就是像。

「冷夏?」慕松震驚的看著來人,一時間忘了收斂情緒。

「喲,這不是慕松先生嗎?在監獄外邊,過得開心嗎?」七音手負在身後,依舊是在笑,可是這笑有幾分真幾分假,也只有她本人才知道。

躲在門后的老於和老五互相對視了一眼,商量著待會怎麼趁亂離開。

司全也有幾分驚訝,那個監獄很少有人能出來,即便是有關係。當年他有個兄弟進去之後,他想撈出來,但是沒有任何辦法。

那這個冷夏是怎麼出來的?

同樣有這疑問的便是慕鬆了,他之前就吩咐過了,無論這個冷夏做了什麼好事壞事,揍一頓就好了,反正別把他放出來就行。

可是現在,這個冷夏是怎麼回事?

「見到我很驚訝?」七音踱步走近長桌,腳步每響起一聲,眾人的內心不由自主的變得慌亂。

很奇怪,明明他們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為什麼會這麼大的反應?

司全見氣氛不對,趕緊出來解圍,「冷夏,你能出來真是太好了!」

「司老大,還是你好啊,至少還能說句體面話。」七音都懶得敷衍去看他,這個司全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你來是有什麼事嗎?我要的消息你問到了?」在司全看來,他還是高高在上的老大,而七音,不過是他收留的一個乞丐而已。

這態度,非常的不爽啊!

七音捏了捏手指,又揉了揉脖子,看著這周圍的幾個看起來結實,實則戰鬥力弱五渣的男人們,心底里在冷笑。

就這樣的幫派,不解散還真是在害人!!

「你要的消息?告訴我,你想要哪個消息?」 司全覺得哪裡不對勁,但是又說不上來,又看了看七音,那張含笑卻又讓他異常不舒服的眸子,正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找到原因了!

先不舒服的慕鬆開口了,他帶著高高在上的語氣,說著讓人聽著就不舒服的話,

「冷夏,當初把你送進去就是為了證明你的忠心。現在你也出來了,那麼你的得到的消息,是時候拿出來了吧!」

慕松這些年能走到現在這個地位也屬實不易,但是他這個腦子,沒用對地方。這也使得他這個人,時而精明,時而犯蠢。

這不,七音氣勢洶洶的過來,雖說不上兇狠,但也算不上友好。他還以為這還是之前那個人人欺負的冷夏呢!

沒理會這個慕松,七音看向司全,想知道他怎麼說,「司老大,當初你可是跟我說,跟著你們,吃香的喝辣的。可是這些我一點沒享受到,反而被你們坑進了監獄,這筆賬,你打算怎麼算?」

司全皺著眉,對方的態度讓他很不舒服,這些年過得太舒服了,讓他差點忘了,自己也是從一個無名小卒過來的。而且今天的成就,也不算大,隨便來一個幫派,他們就得解散!

「冷夏,注意你的態度!你既然叫我一聲老大,那我肯定是不能虧待你的!」

司全其實也有幾分心虛,可是他是誰?他是猛虎幫的老大,這些年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還能被一個小子給唬住了?

七音歪著頭,放在腰后間的手槍被她摸了摸,這玩意其實她還不太擅長,還是喜歡用她的棒球棍。

一棍一個小朋友!

「司老大,既然你這麼說的話,你這完全置我們之間的交情於不顧啊!」

他們什麼交情?也就兩個月的相處時間,最多一個救命之恩,除此以外,還有什麼交情?

慕松覺得這個人也是在自尋死路,當初居然還覺得她有幾分本事,嘴還挺能說,現在想想,還是想多了。

「冷夏!」司全這些天本來就煩躁,被七音這麼一挑釁,整個人脾氣就上來了。

而七音依舊是笑著,比對於惱羞成怒的司全,她非常淡定,讓人很意外,她知不知道自己是處在什麼地方?

這兒都是混社會的,稍有不注意,她便可能喪命於此!

「冷夏,算了吧,你如果沒有得到消息也沒事,大家朋友一場,算了算了。」慕松這時跑出來充當和事老,給雙方一個台階下。

但七音是那種順著台階就下的人嗎?

你比她低調,她就讓你低調不起來,你比她高傲,她就比你更高傲。蹬鼻子上臉這種事,又不是沒有干過。

「慕松,你少在這裡惺惺作態,如果不是因為你,我也不會在監獄度過這麼久的時間。這裡我最討厭的人就是你了,你也別裝出一副你最好的樣子。」

空氣里一陣安靜,所有人大氣不敢出的看向司全。

這幾年,司全越來越討厭背叛,而七音這態度,儼然是要脫離他們組織的意思啊!

這倒是有意思了。。

慕松心裡冷笑著。 “全民屍化”這個計劃,原本就不是祕密,姬軻峯搖頭不知道,是因爲他一直選擇忽視,明明知道卻當做不知道,原因很簡單,這一切都要從他和阿米的婚禮前後說起,原本身爲植入者的他,在生育方面就存在很大的問題,如果不是顧懷翼的父親顧雲卿幫忙從其體內提出,通過人|工|授|精的方式,阿米根本無法懷孕。

而這件事,只有姬軻峯、顧懷翼、顧雲卿三個人知道,連阿米自己都矇在鼓裏,因爲她當時完全處於無意識的狀態下。

按照尚都的屍化體質劃分,一共分爲六大類。a類是行屍類,這種屬於最低級的戰鬥兵器,屬於藥物煉製出來的;b類就是食腐屍類,在某種特定環境下,非藥物製造成的行屍,不受控制,也沒有任何敵我意識;c類就是臨牀屍化者,也就是現在尚都最普遍的屍化者;d類就是突變體,但突變體又分爲天然突變體和臨牀突變體,也就是唐術刑、顧懷翼和阿玥三個人的區別;e類則是指植入者類,是沙曼動力公司當年研究下的產物,姬軻峯在無意中成爲了植入者;f類則是現在被尚都稱爲終極戰鬥兵器的,植入屍化者類。

植入屍化者是尚都利用藥金的臨牀屍化技術,結合沙曼動力公司的細胞蛇,利用“雙向催動屍化”這一過程研製出的獨有的人體戰鬥兵器。此類戰鬥兵器,與人無疑,只是在發起進攻的時候身體纔會產生變化,但在攻擊結束之後又會瞬間恢復原樣,以此來保存自身生物能量不被過量使用。同時還可以自行選擇屬於自己的“戰鬥分子”,以此增強自身的實力。但被改造的過程十分痛苦。所以這類人體戰鬥兵器十分珍貴。

這六大類有幾個相同點,那就是無法有效的互相制約,各自有各自的優勢存在。互相也無法控制,只有妖化者可以從某個程度來控制他們。但前提是必須有相同的基因鏈存在,如同是很小的孩子,不得不服從父母一般,是同樣的道理。

當然,最大的相同點還是這六大類都喪失了正常生育能力,即便他們還有具備原本人用來創造下一代的方式和意識,但體內也因爲生|殖|器|官封鎖的原因導致無法受孕,只能通過人|工|授|精。畢竟沙曼動力公司當年的研究還是留了一點點餘地,不像尚都那樣瘋狂。

綜上所述,姬軻峯很清楚,如果全民屍化之後帶來的後果會是什麼,那就是地球上的人類只剩下這麼一代,再沒有下一代,如果全都是植入者那還有點希望,但如果全都是屍化者,基本上人類算是滅絕了。

不過這又是非常矛盾的一點,按照氣候學家的推測。幾年之後,整個地球的環境都會變得十分惡劣,普通人類如果不在封閉的環境下是根本無法生存的。能在外面自由行走的只有屍化者,但到時候會不會出現其他對屍化者不利的因素,這個無法推測出來。

“如果全民屍化,所有人都成爲屍化者,那麼人類就完蛋了。”姬軻峯搖頭道,看着顧懷翼,“再沒有人存在了,無法生育下一代,人類就會終結一切。”

顧懷翼看着車頭前方:“但是如果不實行這個計劃。地球上的人也剩不下多少,哪怕是找到了相應的地方躲藏。這些人長期呆在不見天日的環境中,也會產生變化。也會逐一死去,這簡直就是單選題。”

姬軻峯沉默了,因爲他如今不僅要擔心其他人,還要擔心自己的妻兒。

在大環境惡劣的前提下,所有人都是公平的,並不會因爲你身爲尚都位高權重的人,所遭受的影響就會少些,就像是通過空氣傳播的病毒一樣,不管你是國王、總統還是街邊的乞丐,誰都躲不過。

“全民屍化這個計劃,夏主任提過沒有?”姬軻峯問道,他知道,只要夏婕竹提出過,那麼這個計劃就等於是要實施,因爲她是不開玩笑的。

顧懷翼當然清楚姬軻峯的意思,他搖開窗戶,點起一支菸來,看着對面戴着防毒面具的幾個路人,用嘲笑般的口吻說:“看看對面的那幾個人,他們肯定是不敢怒也不敢言,他們心裏肯定想,環境都變成這樣了,我還在抽菸,但同時潛意識中也會羨慕我這個屍化者,只有屍化者如今還可以享受一下所謂的生活,真可悲,對不對?”

姬軻峯也不看向那邊,只是重複了一遍先前的問題。

顧懷翼抽着煙道:“這個問題你其實知道答案,又何必問我呢?七年了,咱們在尚都七年的時間,這類的計劃層出不窮,但幾乎都沒有執行,不過全民屍化這個提案一直都有,而且夏主任也一再提過,你也知道,現在軍中對技術人才沒有強制性臨牀屍化,都是按照自願的,和普通的作戰士兵不一樣,畢竟上面的人還需要這些技術型人才,如果強制性將他們屍化,屍化之後,這些人如果產生逆反心理,事情就麻煩了,軍隊一亂,整個尚都都會亂。”

醫手遮天:千面皇妃 姬軻峯此時也點了一支菸,但卻將窗戶關上了:“你是說,全民屍化這個計劃遲早都會實施?”

“這麼說吧,我打聽過,不僅會實施,而且很快就會執行,也許就這幾個月,時間不等人,再不實施,等重度污染的霧霾接近,我們就完蛋了。”顧懷翼搖頭,“現在很多屍化者工人正在周邊地區按照計劃,製造那種巨型風扇,這個提案是一個議員提出來的,造物大人決定實施,我想也不是因爲這種方式有用,而是用這種方式來安慰尚都的公民,就像是安慰劑一樣,實際上那種風扇能吹開污染霧霾嗎?咱們就在這個星球上生存着,這些污染的東西只會增加而不會減少,所以,你從東面吹走,霧霾也會從西面再回來,只是繞一個圈子而已。”

姬軻峯正要說話,顧懷翼又搶先道:“而且,人類面對滅亡,這件事是造物大人造成的嗎?不是,是我們本身造成的,和他沒有半點關係。”

“但他也是趁火打劫!”姬軻峯咬牙低聲道。

顧懷翼閉眼,低聲道:“注意你的語氣,雖然我的車裏沒有監視監聽裝置,但這種話傳出去,不管你地位多高,都死定了!”

姬軻峯笑道:“我就是因爲你這裏沒有竊聽器,才說的。”

顧懷翼深吸一口氣:“雞爺,你太幼稚了,如果沒有造物大人的所謂趁火打劫,你認爲全球經歷那些災難之後,會變成什麼模樣?戰爭,不斷的戰爭,大家爲了爭奪剩下來的資源,打成一團。”

今天三爺給夫人撐腰了嗎 姬軻峯冷冷道:“好像萊因哈特希就沒有發動戰爭一樣?”

“他是發動了,但你也要知道,尚都是用一場戰爭撲滅了許多小型戰爭,如今世界上對抗尚都的只有全球抵抗軍,如果沒有他們,只剩下尚都,你認爲還有戰爭嗎?就算有,也只是一小部分所謂的抵抗勢力。”顧懷翼看着姬軻峯道。

姬軻峯嘆氣:“顧瘋子,看來你是真的認同萊因哈特希的理念。”

顧懷翼笑道:“雞爺,看來這七年時間,你真的一點改變都沒有,你和刑二一樣的固執。”

重生之大叔我不愛你了 “這不是固執,我們只是透過迷霧,看到了事情的本質!”姬軻峯又將話題拉回先前的那個計劃,“如果全民屍化執行,人類就真的完蛋了。”

“如果我的計劃成功,我的基因炸彈成功,那就另當別論。”顧懷翼低聲道,“但現在看來,我不知道是不是成功了,毫無疑問,造物大人執行全民屍化之後,下一步的計劃就是將所有人都變成他,這是我不願意看到的,我就是我,不會變成其他人,這就是我反對的理由。”

姬軻峯看向窗外:“我覺得你的計劃快要成功了,原因很簡單,萊因哈特希準備動手了,否則的話,他不可能談判,他只是想拖延時間來完成自己的計劃,只要停火,他就有時間實施計劃,一旦全民屍化成功,你認爲抵抗軍還有勝算嗎?沒有,哪怕是他們打來了,那麼惡劣的環境,他們也支持不了多久,到時候尚都國防軍不用開槍,只是站在遠處,就可以看到那些人類士兵在污染中逐漸掙扎着死去。”

顧懷翼點頭:“是呀,對了,我問你一件事,你手下有沒有對你絕對忠心的人?”

姬軻峯不知道顧懷翼是不是在摸自己的底,於是回答:“我說沒有,你信嗎?我說有,你信嗎?咱們互相都不信任,又何必互相告知對方自己的底細呢?有沒有無所謂了,最終還不是得靠自己。”

“我有,我一直掌握了一批軍隊,他們只聽我的,不會服從萊因哈特希,這是我的嫡系,從鄭家軍帶過來的嫡系,而且一直把守着邊境。”顧懷翼笑笑道,“那也是個口子,如果抵抗軍方面開的條件合適的話,我也許會把口子打開。”

說到這,顧懷翼故意朝着姬軻峯看了一眼,姬軻峯不明白他話中的意思,因爲停火就姬軻峯來看,不管目的如何,短期內是件好事,不過顧懷翼似乎不想看到雙方停火,甚至希望戰爭可以持續進行。

顧瘋子想幹什麼呢? 「冷夏,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慕松也不否認,但也不會承認,他要讓她,一步一步毀在自己的手裡!

現場一度陷入十分尷尬的場面,所有人都做出看戲的姿態,在他們看來,七音這個外人是不可能斗過慕松的。

「司老大,你覺得呢?」七音把皮球踢到了司全那裡,她倒要看看,這狗東西會怎麼說。

她做事雖然殺伐果斷,但是現在的情況已經不允許她果斷了,要是這個系統不在,她早就大開殺戒了。她現在要用溫水煮青蛙的法子,一步一步消磨對方的意志!

折磨他們的精神,從而達到更好的效果。

司全沒想到她進監獄沒多久,出來性子全變了,所以這是找到后家了?

「能告訴我,你身後有誰嗎?」為了不弄出其他的意外,司全耐著性子,詢問道。

「不用想了,我,單槍匹馬來的!」

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就是她了。

背後有什麼人?有個鬼哦!

「冷夏,你應該知道惹怒我的下場!」司全臉色一沉,氣場全開。

七音微微一笑,從身後掏出手槍,直直的對著司全的腦袋,「現在,我們該算一算賬了!」

「砰!」

「老大,猛虎幫那邊出了意外,好像是冷先生之前待過的幫派,聽說幫派所有人都進了局子,短期是出不來了。」雷子把剛聽到的消息跟賀景天說。

賀景天眉頭微皺,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個消息,他直覺一定是冷夏做的。

「冷夏呢?」語氣裡帶一點焦急,他自己並沒有感覺到。

但雷子感覺到了,只以為是擔心兄弟的那種關心,「冷先生沒事,當時冷先生都不在場,應該不關他的事吧?」

賀景天翻了翻桌面上的文件,突然發現自己一個字也看不進去,腦海里想的都是同一個人的身影。

「你出去吧!」

「啊?」雷子有點懵,但是看他一臉不太舒服的樣子,便點點頭,出去了。

賀景天拿起手機,想撥打電話過去,但似乎沒有對方的電話號碼。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