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我這不是想幫你嗎,如果不是我,你怎麼知道那半截斷劍在那女魔頭手裡。」冰靈道。

「這次是走運,下次呢,如果不是咱們走運,全都掛在裡面。」

「主人批評得對,冰兒,你每次都這樣,下次非闖大禍不可。」火靈也跟著批評。

冰靈理虧,不敢多說什麼,害怕主人生氣處罰了。

「主人,咱們接下來去哪裡?」火靈問。

「忘憂草到手,九轉造化丹最後的三種材料也集齊了,是時候去神丹國找林震風了。只要修鍊成神丹,到時候我就可以突破到金丹中期了。」葉雄激動地說道。

「主人,等你突破到金丹中期,到時候見到蒙莎,一定要狠狠教訓她。」

「主人,等著你報仇。」

「來,幹了。」

吃完飯之後,葉雄易容去南域傳送陣,通過星際傳送陣前往妖界。

再一次出現在精靈族,葉雄本來想去拜訪一下歌姬,但是心想自己沒死的消息,還是盡量別傳出去,不然被魔族盯上就麻煩了。

他此次去神丹國找林震風,是為了煉九轉造化丹。

在丹藥沒修鍊成功之前,還是盡量低調,不然引起別人的注意就麻煩了。

這樣逆天的丹藥,不說煉製過程非常困雄,如果煉製成功,肯定會有很多人過來爭搶,一旦被人知道,會引來很多麻煩。

低調才是王道。

葉雄前往通向修羅界的傳送陣,通過傳送陣,再次回到金山寺。

然後,馬不停蹄,直接去神丹國。

半個月之後,他終於來到神丹國。

他化成一道流光,直接進說皇宮的花園之中。

「大膽賊人,你是何人,為什麼擅闖神丹國皇宮?」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神丹國二公主林妙嬋恰好在花園裡,見一個陌生人出現,連忙大喝。

「二小姐,是我,陸星辰。」葉雄連忙說道。

「葉星辰,是你?」林妙嬋驚呼起來,連忙跑了過來,又驚又喜:「你可來了,我還以為你把我這個朋友給忘記了呢!」

「二小姐是我的朋友,我一直都惦記著,只是這兩年在閉關,所以沒空過來。」葉雄笑道。

「你的臉怎麼了,易容了嗎?」林妙嬋看著他的臉,奇怪地問。

「是的,易容了。」

當初,葉雄化名陸星辰進入神丹國,現在林家的人只知道他是陸星辰,卻不知道他的真正名字是葉雄。

葉雄心裡還在想著怎麼跟她解釋,但是想到一會還跟要林震風,林妙春解釋,一遍遍地解釋也煩,決定還是等他們全都在場的時候,再解釋。

「把易容卸下來吧,習慣你以前的樣子,看你這模樣,怪不舒服的。」

「一會再卸,你父親呢?」葉雄問。

「他出門了,晚上應該就回來了,你是不是有急事找他,如果急的話,我命人把他叫回來?」

「我的事情不急,那就等他回來再說。」

兩人正閑聊著,又一道熟悉的人走進花園,正是大小姐林妙春。

「姐,快過來。」林妙嬋連忙朝她招手。

「怎麼了?」

林妙春輕步走過來,一舉一動,一語一態,都保持著大家閨秀的模樣。

葉雄正想打招呼,林妙嬋連忙阻止他:「你先別說話。」

然後,她面向林妙春,嘻嘻道:「姐,你猜猜他是誰?」

林妙春看了葉雄一眼,不冷不熱地說道:「我又不認識他,你讓我怎麼猜?」

「你認識的,他只是易容了而已,你猜。」林妙春滿臉喜色。

林妙春見妹妹那驚喜的模樣,再看了看葉雄的身形,心念一動。

「可是陸先生回來了?」她輕輕地問。

「大小姐真是好眼力,一眼就看穿了。」葉雄笑道。

「姐,你怎麼看出來的,我可是一點都看不出來。」林妙憚十分意外。

「除了陸先生,我從來沒見過,有什麼人前來,能讓你如此興奮的。」林妙春笑道。

林妙嬋頓時就臉紅了,不過她很快就說道:「我結交這麼多朋友之中,最讓我自豪的就是陸星辰,他回來,剛不高興嗎?」

「既然高興,還不請人家進屋,都掠人家半天了。」

林妙嬋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說道:「陸大哥,裡面坐。」 葉雄跟著她們姐妹倆,走進客廳。

「吳伯,去上最好的靈茶。」林妙春吩咐。

「是,大小姐。」吳伯下去了。

「陸大哥,你這兩年到哪去,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林妙嬋問。

葉雄想了一下,決定還是將身份說出來,省得解釋起來麻煩。

「陸星辰這個名字,本來就不是我的真正名字。」

姐妹倆聽聞,雙雙震驚。

「難道陸大哥還有其他的身份?」林妙憚震驚地問。

葉雄將自己的易容撕下來,露出本來的面目,頓時一張稜角分明的臉,展現在兩女面前。

五官端正,外貌也就二十六七歲左右。

比前以前陸星辰的臉,雖然容貌相差一些,但是另外一種成熟穩重的氣息生起來。

這是歲月的痕迹,是經過大風大浪,沉甸下來的氣質。

姐妹倆目光炯炯地望著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們姐妹已經習慣以前那個面孔,突然見一個生人在自己面前,頓時就有點不習慣了。

「不好意思,當時我要去鬼界辦點事情,害怕被魔界的人發現,所以換了張臉,並不是故意欺騙你們的。」葉雄由衷地道歉。

「陸大哥,你以前的名字叫什麼?」林妙嬋繼續問。

「我姓葉,單名一個雄。」

「金山寺葉雄?」林妙嬋驚呼起來。

「原來你們也聽說過」。

「怎麼可能沒聽說過,現在整個修羅界之中,誰不知道你的大名。殺冰樓,毀冰雪一族族廟,水淹冰宮……」

「還有擊殺火山上人冰三重,重傷雷音閣閣主雷絕。」林妙春補充之後,這才恍然大悟一樣:「我跟父親就覺得奇怪,從來沒見過年輕人這麼厲害,還席席無名的,原來你居然是葉雄。」

「兩位小姐,我並非有意隱瞞,還請見諒。」

「有什麼見不見諒的,能認識你,是我們的福氣呢,再說了,你又不是故意的。」

林家姐妹相視一眼,兩人的眼神之中,全都是火熱之色。

顯然,知道葉雄的身份之後,她們非常激動。

那可是力壓冰樓,被稱之為修真界第一的年輕一輩天才。

接下來,三人隨意地聊著,差不多傍晚的時候,林震風回來了。

聽說陸星辰來了之後,他十分高興,知道葉雄的身份之後,他又是大驚。

「我就覺得奇怪,原來你就是金山寺葉雄,真是太讓人意外了。」林震風哈哈大笑起來。

「林兄,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詳細談談。」葉雄道。

「妙春,你讓廚房準備晚宴,跟我葉兄弟好好地聊一下。」林震風站了起來,伸手道:「葉兄弟,內殿請。」

葉雄點了點頭,跟在他後面,進入內殿。

進去之後,林震風馬上布了一個隔音禁制,這才說道:「葉兄弟,材料可有收拾到一種?」

葉雄從儲物戒之中,將三種材料拿出來,正是煉天石,蝠王血,跟忘憂草。

「林大哥,你請看一下,是不是這三種材料?」

爆寵嬌妻九塊九 林震風接過三樣東西,一樣樣看過,之後滿臉都是喜色,激動得聲音都變了。

「沒錯,就是這三樣東西,真是太好了。」林震風望著葉雄,眼神之中全是火熱:「以前,我聽傳聞,說金山寺葉雄如何厲害,現在一見,果然名不虛傳,我窮盡一生都找不到這三種靈藥,沒想到你居然在短短兩年時間之內就全都找到了。」

「說實話,這三種東西真不好弄,我可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九死一生,才得到的。」葉雄說道。

無論是從萬蝠王手中得到的蝠王血,還是從空間裂縫之中得到的忘憂草,全都不是好拿的。

「我知道這東西難找,不然就不會勞煩到葉兄弟了。」林震風道。

「東西已經收集齊,咱們什麼時候開始煉丹?」葉雄直接就問。

收集這三樣東西,花費他兩年時間,他可是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到這九轉造化丹上面,他可不希望落空。

「九轉造化丹是五品上乘丹藥,這種程度丹藥,煉製的時候會產生天地變化,極有可能會引出丹雷,一旦出現這種情況,煉製過程會很困難,那時候肯定會被很多人發現,也會有很多人來奪丹的。」林震風嚴肅地說道。

「咱們可以找個沒人的地方。」葉雄說。

「我準備找一個下界的星球,不知道葉兄如何?」

葉雄服用引雷丹,突破到金修丹的時候,就是去下界星球,這種做法,也是現在很多金丹修士的做法。

除非像金山寺那樣的地方,有實力可以保護丹藥。

農門寵妻:夫君,來種田! 「我也正有此意,可是我沒有宇宙飛船,林兄可有?」

「包在我身上,我們林家裡就有一架宇宙飛船,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去下界煉製五品丹藥,一直都沒有使用過,現在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

「太好了,那咱們抓緊時間起程。」

兩人約定之後,林震風馬上收拾東西,把煉丹所需要的丹爐,跟九轉造化丹的其餘幾十種靈藥,全都帶走。

晚上吃飯的時候,林家姐妹聽他們要下界煉丹,都想跟著出去。

這麼好的機會,林震風也想讓自己的兩個女兒見識一下,當下詢問葉雄。

葉雄自然沒有什麼意見。

姐妹倆自然十分高興。

第二天一早,林震風就去聯絡人去了。

宇宙飛船要五個人控制,所以要找船員。

這些船員,都是林震風培養出來的心腹,忠心耿耿,沒有什麼問題。

傍晚的時候,一架飛船從神丹國上空,朝其中一個下界星球飛去。

林震風挑選的下界星球不遠也不近,大概要航行一個月左右。

在飛船上,葉雄沒什麼事情,就修功法,一點時間都不想浪費。

兩姐妹時不時來找他,但是見他太忙,也不好意思多打擾。

一個月之後,飛船終於在一個下界星球登陸。

據林妙春介紹,這個星球叫做伏虎星,由於靈氣非常缺乏,幾乎沒有修士。

伏虎星不屬於五大國任何一國下屬星球,所以,根本就沒有傳送陣過來。

這是神丹國幾輩子留下的傳承,是最安全的煉丹之地。

一行人從飛船上下來,四下尋找,最後在一片山谷之中,找到一個最適合的地方。

「葉兄弟,咱們就挑選在此處吧,這裡山面環山,容易布防,哪怕遭遇丹雷,容易應付一些。」林震風說道。

「聽憑林兄安排。」

葉雄對煉丹一道,知道得不多,沒有發言權。

「妙春,將神風鼎拿出來。」林震風吩咐。

「是,父親。」

林妙春拿出一個儲物戒,一道光芒從儲物戒裡面出來,落到地上。

一座五米高的紅色巨鼎,出現在眾人面前。 「這叫神風鼎,是我們神丹國至寶,也是我們的立國之本,若要煉製五品丹藥,非此鼎不行。」

林妙春見葉雄好奇怪,當下解釋。

「煉丹容易,一鼎難求,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才能得到這麼高級的煉丹爐。」葉雄嘆道。

「煉丹爐確實不容易得到,只能靠機緣,不過我相信,葉兄遲早會找到滿意的煉丹爐的。」

林震風一邊說,一邊從身上拿出十面小旗,嗖嗖嗖,沒入周圍,把神風鼎緊緊地包圍住。

「葉兄,這十方陣還要靠你來控制,我到時候要全神煉丹,恐怕無瑕分心,至於妙春,她境界低,操縱起來,這陣法威力也會大減。」林震風說道。

「沒問題,林兄你教一下我吧!」葉雄回道。

「妙春,你過來教一下葉兄弟怎麼用這十方陣,我過去清理一下丹鼎。」 一夜悍妃:王妃爆笑馴夫記 林震風吩咐。

林妙春盈盈地走過來:「葉大哥,我告訴你這陣法怎麼用。」

之前,他一直叫葉先生,現在改了稱呼,叫起來也親密了許多。

英雄聯盟之世界冠軍 接下來,兩人靠在一起,交流著陣法的使用方法。

遠處,林妙嬋坐在那裡,傻傻地看著。

她有點恨自己,為什麼不會十方陣,害得沒有機會接近葉雄。

她看了眼姐姐跟葉雄,突然感覺他們兩個很般配。

陣法很簡單,葉雄很快就學會了,只是這陣旗上的銘文太簡單了,讓整個陣法的威力大減。

「妙春姑娘,我能不能在這陣旗上,刻下自己的銘文?」

「葉大哥會銘文?」林妙春震驚地問。

「會一種,這種銘文,應該能使這陣法的威力強大很多。」

「沒事,你刻就是。」

「如果我刻了,這陣旗就等於廢了。」

「何出此言?」

「我這銘文,除了金山寺的功法之外,其餘的功法都驅使不了,除非你們把這銘文完全消除,但我這銘文比較震道,哪怕是消除,陣旗上面都會留下一些印記,以後你刻上其它的銘文,威力都會大減。」葉雄事先聲明。

命中註定撿boss 金梵銘文的霸道,只有用過的他,才知道厲害。

「我要問問父親大人。」

林妙春跑過去,跟林震風說了一會,片刻之後,她回來說道:「父親同意了,他說,如果能煉製成功丹藥,一個陣法算得了什麼。」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