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吧,族長雖然厲害,但是七成也太高了吧!」雷龍表示不信。

藍蘭沒有說話,但是她知道,他還有一隻巨獸相助,只要釋放出巨獸,以他的實力加上能將飛蛟獸都幹掉的巨獸,雙方聯手,角德可能不是對手。

正在此時,半空之中,戰況又變。

轟隆隆一聲。

一道貫穿整個天地的劍芒,如同星河一般,劃過長空,帶著毀天滅地般的威勢,朝角德斬下。

誰也沒有想到,葉雄突然之間,會使用如此霸道的劍芒,那氣勢,有一劍定輸贏的樣子。

實力大增之後,這一劍之威,堪稱驚天地,泣鬼神。

角德臉色大變,哪怕隔著萬米高空,他依然能感覺到這恐怖的威壓,那劍芒之中,似乎還隱隱帶著法則之力。

無法相信,這是元嬰初期修士攻擊出來的手段。

千均一發之際,角德知道不再是猶豫的時候,突然嘴裡發現一聲如同蠻牛一般的獸吼。

以肉眼所見的速度,他頭頂突然張出兩隻巨大的牛角。

然後,身體之上,一個巨大虛影浮現,赫然是一頭絕世魔牛的法相。

哞。

魔牛法相嘴裡發出一聲震吼。

法相衝天而起,頭上兩個巨大的牛角,狠狠地朝劍芒頂了過去。

轟隆隆。

星空崩塌,浩浩蕩蕩的罡風,在周圍捲起狂風,氣勢逼人。

葉雄那幾乎能斬開虛空的一劍,居然生生被兩隻牛角給擋住了,而且,並無斷裂。

只是露出兩道劍痕!

好堅硬的牛角!葉雄感嘆不已。

得到菩提神劍之後,他從來沒見到,還有什麼神兵能跟菩提神劍相抗而不毀的,這兩隻牛角,是第一個。

「魔牛法相,角族長終於展露這門神通了。」

「魔牛角無堅不摧,這小子這下死定了。」

「坐看他的悲慘下場。」

角德的盟友,臉上紛紛展露出震驚之色,目不轉睛地盯著半空之中魔牛虛影,臉上全都是驚駭的表情。

百族原的人都知道,角族的人身體裡面,流著一種別的族沒有的血脈,這種血脈,能讓他們修鍊出十分強大的法相,法相不破就不會輸,這也是角族能屹立百族原,讓很多種族都害怕的原因。

哞!

魔牛法相仰長吼,像是被葉雄的攻擊激怒到,四腿在半空一蹬,毫無受力的半空,就像平地一樣,被踩得像玻璃一般碎裂,空間居然都被踩裂了。

面對兇狠而來的魔牛法相,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落到地面上。

在半空之上,他有很多神通施展不開,來到地面上,他戰力大升。

轟隆隆!

魔牛法相落到地上,地上直接被踩出一個百米大坑,浩浩蕩蕩的罡風與勁氣,讓周圍山崩地裂,大地悲鳴。

葉雄知道這個法相繼承了角德幾乎所的元氣,只要打敗這魔牛法相,角德就徹底敗了。

「大地狂嘯!」葉雄一聲大喝,土元氣輸入大地之中。

魔牛腳下突然踏空,整個大地居然裂了開來,原本的地下變成一道巨大的裂縫。

魔牛一腳踏空,馬上要騰空而起,準備逃離!

「斬!」

葉雄握著菩提神劍,騰空而起,狠狠劈落,生生將魔牛法相劈落裂縫之中。

「土葬術。」

葉雄驅動元氣,頓時裂縫兩邊的大地,漸漸靠攏,將魔牛法相生生夾在其中。

哞!

魔牛仰天長嘯,身體湧出爆炸般的元氣,周圍的泥土直接被強大的威壓搗成粉末。

「真夠強的。」葉雄咒罵著。

這魔牛法相,如果按實力來說,絕對不比飛蛟獸弱,還遠遠在之上。

誰能想到,角德還有這樣的神通。

「木縛術,纏!」

葉雄施展木元氣,頓時裂縫兩邊的山崖上,湧出無數巨大的蔓藤,將魔牛的身體死死地綁住,讓它無法逃離大地,只要在這大地之中,自己的五行法術就能全部得到施展,實力大增!

「土葬術。」

葉雄再次啟動土地,兩邊的裂縫再次合攏,一點一點,終於完全將魔牛埋葬在地下。

半空之中,所有人看著下面一人一獸,久久無言。

這種程度的大戰,他們多久沒見識過來。

重生九零蜜汁甜妻 「魔牛法相居然被活埋了,這怎麼可能?」

「這傢伙,還是人嗎?」

良久,一些難以置信的聲音,這才響了起來。

更多的人在看著角德,見他在如此劣勢之下,還有什麼反抗之力。

「如果你覺得這樣就能贏的話,那就太天真了。」

角德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突然伸起手,仰天長嘯。

「進入瘋狂狀態吧!」

轟隆隆!

大地龜裂起來,中間爆炸,渾身赤紅的魔牛法相破土而起,身上蔓藤被掙斷,變成一截一截碎裂在地上。

哞!

聲音響徹天際。

魔牛法相身體周圍紅色元氣繞體,體積比起剛才,大了幾倍。

戰意,也提升了幾個層次。

好一頭瘋魔牛!

葉雄知道此時此刻,普通神通已經制服不了這頭瘋魔牛,當下將菩提神劍收起來。

下一刻,他嘴裡發出一聲獸吼之聲。

這聲音,不像是人類的聲音,而像是猿聲。

「這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震驚地看著葉雄。

(本章完) 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之中,葉雄的身體突然瘋狂地暴漲起來。

五米,十米,五十米,一百米,三百米。

短短几秒鐘的時間,葉雄的就化身成為一頭山嶽巨猿,通體黝黑。

嗷吼!

山嶽巨猿仰長嘯,聲音直衝九霄,蒼穹都為之顫抖。

「這是……真身,不是法相?」

雷龍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傻傻地看著身邊的雷洛:「我沒看錯吧,那是真身,不是法相?」

「沒錯,是真身,族長這門神通應該是變身術,而且修鍊到非常高的地步。」雷洛點了點頭,激動地說道。

「這個傢伙,到底還有多少的底牌?」雷徹長嘆一聲,接是深入接觸,他越是發現這個傢伙的變態,剛飛升上來,就進入飛升榜前五,不是沒有原因的。

「原來,他根本就沒有靈獸寵物,而是他自己變的。」藍蘭總算明白,他怎麼幹掉飛蛟獸的。

藍紫傻傻地張開嘴巴,半晌沒有反應過來。

……

十公里之外,一片山林之中。

羅玉安跟幽冥站在一處山峰之上,懸浮在半空之中,遠遠看著面前的山嶽巨猿。

「真沒想到,這個傢伙還有變身術,不過這變身術,未必是魔牛法相的對手。」羅玉安道。

幽冥目不轉睛地看著那巨猿,不由得有些擔心起來。

除了他們兩個之外,還有無數的修士,都在觀戰著。

這一戰,其實早就有苗頭,在角德帶人來藍族找人算帳的時候,就有很多好事者過來圍觀。

正在此時,場中大戰已經進入白熱化。

「你以為區區的變身術,就可以跟我進入瘋狂之中的法相抗衡嗎,做夢!」

角德遠遠地懸浮在半空之中,臉上非常能看,顯然已經元氣大傷。

魔牛法相抽取了他非常強大的元氣,讓他非常痛苦。

「魔牛,給我殺了他!」

魔牛法相得到命令,戰氣繚繞的身體,踩裂大地,朝山嶽巨猿攻去。

咚咚!

最好的我們 嗷吼!

山嶽巨猿錘著胸口,迎了上去,兩隻巨獸碰撞在一起。

轟轟!

你一拳,我一角,在山峰之中大戰起來。

一時之間,山崩地裂,大地崩碎。

魔牛法相是虛無之身,山嶽巨猿一拳打下去,只能打起一陣陣紅光,但是這些紅光,就是它的本命元氣,打一拳,就弱一分;相對比起來,魔牛的攻擊,則實實在在擊在山嶽巨猿身上。

哞!

他的套路,溫柔刺骨 魔牛法相雙角一頂,將山嶽巨猿巨大的身體頂飛,撞毀幾座山峰。

山嶽巨猿剛倒下,馬上騰空飛起,躍過幾百米高空,精準地騎在魔牛法相的身上,握住它雙手,用力撥著。

這魔牛法相,攻擊力最強的就是雙角,只要將它雙角毀掉,戰力至少少一半以上。

魔牛哪會被它控制,瘋狂地跳動著,企圖將山嶽巨猿甩下來。

山猿巨猿好不容易才這樣的機會,怎麼可能被它甩落,死死地捉住,就是不放。

魔牛法相在地上不停地跳著,每到一個地方,大地就被踏出一個深坑,片刻之間,整個大地就千瘡百孔。

場外的人,全都看呆了。

這種程度的大戰,已經不是法相跟武技的較量了,那是野獸之間的大戰。

角德臉色越來越難看,眼明的人已經看到,他頭上雙角,已經開始有些裂痕了。

突然,他腰身下來,雙手撐地,就像一個牛的動作。

下一刻,他突然一下連續翻身,就像鴿子泥身一樣。

這個動作說不出的難看,滑稽之極,只是此時此刻,角德已經不管那麼多了。

「快看,魔牛法相的動作,跟角德的動作驚人的一致。」眼尖的人喝道。

周圍的人看看角德,再看看魔牛法相,頓時全都明白了。

原來,角德用自己的動作,來指引魔牛法相進行擺脫攻擊。

轟!

魔牛法相突然一頭撞向一座山峰。

背上的山猿巨猿不敢再死抓不放,不然這一撞,非吃虧不可,只得撒手。

魔牛法相從山腹之中衝破而出,來到山猿巨猿面前,一雙巨大的眼睛狠狠地瞪著它。

「今天,你必死無疑。」魔牛法相跟角德同時說話,聲音驚人的一致。

它的身上紅色戰氣更加旺盛,就像紅色的旋風一樣,在它身體周圍繚繞不停。

這是戰意到達巔峰的跡象。

一些人看向角德,發現他伏著身,如同牛狀,一絲絲血跡,從他的嘴裡化成線狀往下掉。

這情況,完全是用生命在戰鬥。

嗖!

魔牛法相的速度到達了極致,比起剛才,足足快了一倍、山猿巨猿還沒有反應過來,胸口就被一雙牛角頂住,身體飛出去,跌出幾公里,在大地滾出一條長長的通道。

魔牛法相根本就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衝天而起,四蹄狠狠地踩落,要是踩中,巨猿身上非被踩穿幾個大洞不可。

「沸騰起來,快沸騰起來。」巨猿不斷地試圖進入沸騰狀態。

這種程度的攻擊,角德已經用命在拼,如果不進入猿血沸騰狀態,根本就不可能贏。

角德的神通,不到迫不得已,不準備施展,現在施展出來,豈會讓他有活命機會。

哞!

魔牛法相再次一頂。

這一次,直接在山猿巨猿身上刺穿兩個大洞。

轟轟轟轟!

又是一連片的山峰被撞毀。

魔牛法相乘勝追擊,高高躍起,狠狠地踩在山嶽巨猿的身上,將它的身踩進山峰裡面,不見蹤影。

巨石轟轟掉下,將山嶽巨猿掩埋。

「結束了嗎?」

場外的人,同時在心裡生起這樣的念頭。

魔牛法相沒有離開,繼續呆在原地,看著面前被自己踩穿,被無數巨石掩的巨洞,看看山猿巨猿死了沒有。

良久,見被掩埋的石洞都沒有反應,角德這才鬆了口氣。

「我真是被這小子給刺激了,被魔牛法相雙蹄踩中,別說一個元嬰初期,就算後期也必死無疑。」

逼婚36計:冷爺的心尖愛妻 場外一片寂靜,這結局,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