況且就因為雲陽之前那些話,他現在心裡莫名有一股子邪火,是以此刻他果斷就不再客氣。

「要算現在算,不算馬上滾!」

面色清冷。

很直接,要打就打,不打滾蛋。

似乎沒想到他會突然翻臉,鄭君華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又笑了。

「我倒是想現在就跟你算,可現在時間地點都不對,我不太敢啊!」

「莫非你敢?

這樣,要不你試試,反正你也姓林,聽說今晚會有一個很厲害的林大師到場。

如此,就算你鬧了事,說不定看在同姓的份上,那位林大師會幫你美言幾句!」

「……」

似笑非笑,陰陽怪氣。

話語間,似乎看準了林昊在這裡不敢動手一樣,還笑眯眯湊了半張臉過來。

林昊也沒客氣,揮手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便是這一巴掌,沒打碎東西,也沒撞到人,偏偏鄭君華被打飛好遠,原本俊逸的臉也肉眼可見腫起半張。

也是這一巴掌,瞬間整個大廳目光都被吸引過來。

輝煌從菜園子開始 林昊渾不在意,走到鄭君華面前,他淡淡道:「你以為我不敢?

抱歉,我真的敢!

我也明明白白告訴你,我林紫霄俯仰一世,從不需要任何人美言。

不是覺得我不敢動手嗎,不是自以為有依仗嗎,來,儘管都使出來。

現在我就站在這裡,哪裡都不去,我倒想看看,你怎麼跟我算賬,又憑什麼跟我算賬!」

聲音不大,卻很有力度。

聽起來似乎生氣了,其實並沒有。

他只是被糾纏得有些煩了,然後,他不想以後還被這種無聊之人繼續糾纏下去。

便是這些話,說出來,原本熱鬧的大廳瞬間變得安靜下來。

此後不久,有人嗤笑:「莽夫一個!」

金陵李家,李天愛,昨夜皇朝娛樂城警告林昊之人,他是為首之一。

彷彿很是不屑一樣,說完他轉身便走。

緊隨其後,昨夜現身威脅過的歐家二公子歐長明也站出來了。

「林昊,說真的,你不是很識相!」

「好像昨晚剛跟你說過,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要亂伸手,否則後果會很嚴重。

當時以為你把這句忠告聽進去了,現在看來,呵呵,你似乎沒太當回事啊!」

「都說了讓你不要試圖接近柳夏,她不是你能覬覦的,偏偏你不信,今天還要來到這裡,如此,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在挑釁?」

一邊說,一邊觀察林昊的神色。

與離開的李天愛不同,對於林昊動手打人的事情,他完全選擇的忽視。

此刻,他針對的僅僅是林昊出現在這裡這件事!

而他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林昊不應該出現在這裡,不應該試圖接近柳夏,否則就是挑釁,就是與他,與整個洛陽歐家作對。

類似的想法在場很多人都有,包括轉身走開的李天愛,只是很多人沒有當面說。

這些人其實心裡都是一個想法,那就是等此間事了,一定尋個機會好好教訓教訓林昊。

當然,那都是後面的事情。

眼下,沒人想在這裡動手,也沒人敢在這裡動手,李天愛如此,歐長明亦如是。

警告過後,歐長明很快笑了。

看著林昊,他眯著眼道:「看在林大師的面子上,今天我不跟你一般見識。

女修重生指南 不過林校衛,出去之後你千萬小心了,不是我沒給你機會,是你自己沒好好珍惜……」

一段話,威脅之意十足。

面對同樣來自古武世家的雲陽李天愛等人,他是沒什麼好辦法,可林昊區區一個小保安,他有的是手段。

只是他顯然沒弄清楚,那個他口口聲聲要看面子的「林大師」,現在赫然就站在他對面。

林昊也沒興趣跟他解釋什麼,聞言淡淡道:「你不需要看我的面子,我也不需要任何人給機會。

既然你心裡有意見,也別以後了,就現在吧……」

很直接,愣頭青一樣。

看似很振奮很提氣的話語,落入人群耳中,只有四個字——傻裡傻氣!

而終究,沒人聽懂他話里的意思。

其實他說得很清楚了,不用看他的面子,他就是林大師,可所有人都下意識忽略了。

歐長明也一樣。

微微愣了一下,完全沒往那方面想,他很快哈哈大笑:「你當我跟你一樣傻?

今天是柳家小公主成人晚宴,那麼重要的時刻,你居然在這裡動手傷人,你以為柳家會饒恕你?

做夢吧,就算有柳夏求情,今天你也別想好過。

可笑你還想把我也拉進火坑裡去,難道我看起來就那麼好騙,看起來就那麼傻么?」

彷彿識破陰謀一般,笑得很是開心愜意。

林昊就看著他,目光充滿憐憫,「柳家會不會饒恕我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你真的很傻。

很快你會發現,你比想象中還要傻……」

一臉認真,一臉看傻子的模樣。

與那目光一觸,歐長明臉上笑容瞬間僵住,不過最終他還是忍下了,沒有動怒。

「行,你好樣的!」

「你就繼續嘴硬吧,但願你能好好撐過今晚,但願下次見面你還能這麼硬氣!」

「……」

丟下兩句陰測測的話語,繼李天愛之後,歐長明來過又走開。

眾矢之的,自然是牆倒眾人推!

儘管對於鄭君華,很多人都沒有同情,甚至於很多人根本都不認識,可能踩一踩林昊還是不錯的。

畢竟因為柳夏的關係,林昊算得上是目前所有人共同的敵人。

是以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挨了打的鄭君華無人理會,反而是林昊,頻頻遭遇各種諷刺威脅。

此等局面,非親非故自然沒人願意引火燒身。

別說雲州那邊來的人,便是對林昊心存敬畏的白家兩兄弟,因為知道這些古武世家的人惹不起,一時間都沒敢站出來幫忙說句話。

就是這樣,時間悄悄來到八點!

八點,晚宴正式開始,柳夏一身盛裝,隨父親柳承志出現。

這個時候,林昊動手打人的事早就被有心人捅了上去。

此刻,幾乎所有人都等著看好戲!

此刻,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柳家必定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交代!

然而…… 「呼——」

「嚇死了,還好跑得快,不然被老爸留住就慘啦!」

二樓陽台,憑欄看雪,一邊拍著胸口,柳夏一邊俏皮吐舌頭。

剛不分青紅皂白給鄭君華暴打一頓,當時是爽快,現在想想還是有點后怕。

不過做都已經做了,怕也沒用。

「希望老爸看在他生日的面子上不要找麻煩吧!」

「找我的麻煩都不要緊,最多幾天不說話,別找林昊的麻煩才好!」

「……」

心裡默默想著,很快這事拋到一邊,她扭頭看著林昊問道:「什麼時候來的,怎麼跟那些混蛋起衝突了?」

「剛來一會……」

林昊大致說了說,沒多麼詳細。

即便如此,少女還是險些氣炸了肺,破口大罵:「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這幫紈絝太混賬了,除了仗勢欺人什麼都不會。要早知道這些,剛才我就不應該手下留情……」

說得好像有手下留情一樣,說得好像她不紈絝一樣。

淡淡瞥了一眼,林昊也沒出聲。

柳夏還是那樣,氣來得快,去得更快,就這麼說著說著,很快這件事她就忘了。

提了提裙擺,踮著腳尖轉了個圈,她笑盈盈道:「看,我今晚漂不漂亮?」

「漂亮!」林昊點頭,並沒有吝嗇。

長裙拖地,香肩半露,雪白頎長的脖子往下,一條看起來也並不多麼出色的珍珠項鏈,硬生生是被戴出了絕世珍寶的味道。

再搭配上少女傲挺的雪峰,弱柳般的腰肢,以及腳上那雙一看就特別具有視覺衝擊力的高跟鞋,的的確確,這個夜晚,少女風華無限,有了那麼一絲絲紅顏禍水的味道。

結果柳夏也沒多高興!

聞言嗤笑,她白眼道:「漂亮,但是不適合我對吧?別想騙我,你心裡肯定這麼想的,我知道!」

說罷又自顧自樂了。

高跟鞋脫了往旁邊一丟,雙腳只著一雙透明的小絲襪踩在地面輕柔的雪花上,她呵呵笑道:「這樣才舒服,高跟鞋什麼的,穿著難受死了。

還有這條裙子,你都不知道,穿著它我摔倒了多少次……」

滿滿的自在。

滿滿的對身上行頭不滿意。

林昊也沒反駁什麼,這套行頭美則美矣,可到底風格不搭。

強行穿上雖然也不是不好看,可到底將一個活潑的靈魂禁錮住了,那樣的柳夏,看上去就是一尊精美的蠟像,雖亮眼,卻毫無靈魂靈氣可言。

倒不像現在,這鞋子一脫,這裙擺直接打成結系在腰上,而後伸手就去捉欄杆外面的雪花,看似很不淑女很沒風範,實際上卻是自然很多,看著靈性豐滿很多。

只是……

「不冷?」上下打量了一會,林昊問。

柳夏打了個寒噤,扭頭眨著眼道:「好冷的,不信你看……」

一條皓腕湊到林昊眼前,那是雪一般的潔白,就是看著不太光滑,因為上面起了好多好多小點點,也就是俗稱的雞皮疙瘩。

「冷你還出來?」林昊看了一眼,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不過說完還是準備進去了。

大廳裡面有暖氣,不冷!

柳夏卻一把將他拉住,笑嘻嘻道:「沒事,多呆一會吧,其實冷一冷挺好,冷我才清醒,冷我才知道你站在我身邊,我們一夜寒夜觀雪是真的……」

明眸秋水,目光中帶著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神采。

林昊皺眉,沒出聲。

柳夏又笑,握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放心啦,我沒事,真的。

你看,抓住你的手,我馬上就不冷了啊……」

天真爛漫,說得跟真的一樣,實際上卻是冷得牙齒都打顫了。

林昊沒出聲。

想了想,也沒掙脫什麼,只是默默將一縷真元渡過去。

便是這般,這方無人的小天地,兩個人靜靜呆了下來。

而這個時候,鬧劇初平,樓下宴會大廳又是一番光景。

「以前還不信,現在算是知道了,這柳夏不是囂張跋扈,她是無法無天!」

「呵,這話好大的怨氣,聽你這意思,是要為那姓鄭的出頭了?」

「出頭?哼,你看我是那麼蠢的人嗎?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心裡怎麼想的,這柳夏越是張揚跋扈,便證明她在柳家越是受寵。

如此,她的價值也就越大,越是值得在她身上耗費精力與功夫!」

「哦,原來是這樣,李兄高見,我等不及,要不是聽李兄你這麼說,我差點就被嚇得望風而逃了。

現在看來,我不但不能逃,反而應該愈挫愈勇,迎難而上,只要成功拿下這小辣椒,哈哈哈哈……」

「行了,風涼話少說,別裝得自己多麼蠢,也都別拿我李天愛當傻子!

都說說吧,現在該怎麼辦?

原本還沒當回事,現在看來,不管是那姓林的,還是柳夏本人,膽子決心都比想象中來得大。

而且方才柳家人的態度你們也都看見了,他們根本沒有干涉阻攔的意思。

這意味著,若是繼續這樣放任,可能最後拔得頭籌的不是我們這些人,而是區區一個小保安。

若真發展到那種程度,你們怎麼想我不知道,反正我不甘心!」

「……」

樓上陽台,兩個人在看雪,樓下大廳,李天愛歐長明等人聚在一處議論。

鄭君華挨打的事件已經過去,結果讓人始料未及!

柳夏也就罷了,她打鄭君華,可以說她年幼不懂事。

真正讓人心寒的是柳家的態度!

面對鄭家的質疑,面對在場許許多多家族的詬病,柳承志代表柳家,給出的答覆僅僅是「小女年幼無知,柳家願一力承擔醫藥費」。

就是這樣,沒有更多!

沒有對柳夏的責難與懲罰,至於林昊,則更加沒有沒提起。

甚至於就連二人手拉手跑樓上去了,居然都被默認,一點阻攔的意思都沒有。

不甘心!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