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他同意幫助咱們對付光明神殿,他服不服我都無所謂,哪怕他當神帝也行。」

葉雄對此,那是一點都不在乎,他根本就不稀罕這神帝之位。

「他可以幫忙,但是現在有一個很棘手的問題。」

「什麼問題?」

「他也無法從玄武境出去,他是人族,沒有玄武血脈,無法使用裂空術。」

「他不是那老頭子幫他的忙嗎,讓他幫忙不就得了?」

農門美人梟 「老頭子未必肯答應,畢竟他的身份不簡單,他可是附馬啊!為了有朝一日能前往真仙界,他一直壓著自己的修為,現在依然是半步合體,如果他能重返真仙界,對咱們的作用非常大。」幽冥說道。

都市之我從地心來 葉雄點了點頭,申箭可是神將轉世者,以他的戰力,如果能重返真仙界,光明神殿哪怕再多聖界來的使者,又有何懼?

「他有什麼打算?」葉雄問。

「申箭在這裡呆了快一萬年,他跟大公主之間的感情很厚,他要說服公主,只要公主答應,咱們出去應該沒有問題。但借兵不行,申箭說,當初也有人來玄武界借兵,但是玄武王都沒有答應。」幽冥繼續說道。

「不借就不借,有申箭幫忙,咱們就不怕,大不了在真仙界再拘幾十年,等咱們的實力強大起來,再慢慢跟光明神殿去扛。」葉雄說道。

「還有一個好消息,申箭說他有冰脂膚,我的容貌,能恢復。」幽冥高興地說道。

「真的,太好了。」葉雄非常激動。

不過想想也正常,冰脂膚原本就是氣候寒冷的地方能生起來,由冰元氣凝聚而成的靈藥,這玄武境就是冰天雪地的地方,這裡應該有冰脂膚也在情理之中。

「對了,你幫我問問,在這裡能不能搞到十萬年份的冰晶,或者冰蟬蛹?」

這兩種東西是修鍊真猿七變跟真猿八變所需要的冰屬性材料,用於冷卻猿血,對於他來說,非常重要。

「抽空的時候我幫你問問。」幽冥點了點頭。

「別說我要,那傢伙現在跟我有仇似的,知道我要肯定不會給。」葉雄提醒。

「你放心,這個我自然知道。」幽冥點了點頭,帶頭走了進去。

裡面,呂天照正跟楊光明聊得正歡,見葉雄進來,楊光明的臉馬上就拉了下來。

他這種態度,葉雄也麻木。

看不起他的人,他也看不起對方。

遲早有一天他會知道,自己並不比葉問天差。

遲早有一天,他會徹底被自己征服。

「你們先在這裡等候消息,一有消息,我馬上過來通知你們。」

楊光明說完,站了起來,大步離開。

離開的時候,他連正眼都沒看葉雄一眼。

「葉雄,你就別見怪,申箭這人就是這樣,心不壞。」呂天照笑道。

「他對我怎麼樣沒關係,能辦事就行了,最怕像個廢物一樣。」葉雄冷哼。

兩人知道他心裡有氣,也沒有多說什麼,現在說什麼也沒用。

只有在相處的時間裡,他們慢慢發覺對方的好,才有用。 接下來的事情,好像跟葉雄半點關係都沒有。燃文w?ena`com

由於申箭的存在,幽冥與呂天照把所有希望都放到他身上。

申箭說他沒有辦法離開這裡,需要幫助,只有玄武族的人才有辦法讓他們離開。

兩天之後,申箭來了,幽冥跟呂天照去見了他,詢問情況。

申箭說這兩天他只顧著尋找冰脂膚,還沒有想好怎麼跟妻子說。

幽冥表現理解,畢竟申箭在這裡住了萬年,夫妻之間感情很深,豈是說離開就離開的。

留下冰脂膚之後,申箭就離開了。

幽冥使用冰脂膚,配合申箭準備好的靈藥,開始用藥敷臉。

容貌被毀之後,她做夢都在盼著這一天,今天終於找到冰脂膚,她怎麼可能不高興。

冰脂膚可以促使皮膚再生,但是速度沒那麼快,所以幽冥每天都要用藥敷臉。

轉眼之間,又是五天時間過去,五人在這裡什麼都沒做,但是申箭也沒有找到離開這裡的辦法。

這天晚上,三人依然窩在臨時住所里,葉雄坐在那裡沒有說話,始終崩著臉。

幽冥察覺到他的不高興,安慰道:「你別急,申箭會想到辦法的。」

「八天了,還沒有想到離開的辦法,我置疑他的能力。」葉雄冷冷地說道。

作為玄武境的附馬,大公生的丈夫,連這點事情都辦不好,葉雄真懷疑他的能力。

那個帶他們進來的老頭子,實力最多也就是半步合體,因為真仙界之中,合體修士是不能存在的,他這種境界都能擁有令牌,進出真仙界與玄武境,為什麼申箭就做不到?

「他不是說了,在想辦法嗎?」幽冥說道。

「這麼長時間,有心做人什麼都做好了,他要麼是沒做,要麼就是個廢物。」葉雄冷哼。

呂天照跟幽冥都沒說話,葉雄的話不是沒有道理,都這麼久了,還是一點進展都沒有,實在說不過去。

「我不會坐以待斃的,明天我自己想辦法。」

葉雄說完,不想再呆在這個壓抑的小房子裡面,走了出去。

幽冥的容貌漸漸恢復,原本應該是好事,但是他卻高興不起來。

第二天一早,葉雄走到一間三樓的房子面前。

這房子,正是跟二公主有一腿的那個男人的住處。

嘟嘟!

葉雄上前敲門。

「誰啊?」

片刻之後,房間門開了,那男子出來,看了葉雄一眼,問:「你找誰?」

「我要見洛冰,你讓她來見我。」葉雄直接說道。

聽到二公主的名字,那男人臉色大變,怒道:「你是不是發神經啊,我根本不認識什麼洛冰,給我滾,再不滾,我讓你好看。」

「把人家睡了幾百遍,提起褲子不認人了嗎?」葉雄推開他,走了進去找張桌子坐了下來,看看了時間,說道:「半個小時之內,我要見到她,如果她不來,你們大戰三百回合的影像就會傳遍整個玄武境。」

「你說什麼,我根本就不明……」

話還沒說完,葉雄面前已經劃了一個水鏡,上面正是他們瘋狂糾纏的情景。

「別想打我的主意,以你的實力,我弄死你跟玩玩似的,你已經浪費一分鐘了,去吧!」

男子根本就對抗不了強勢的葉雄,乖乖地要上樓溝通二公主。

「別走開,就在這裡聯繫,讓我跟他說。」葉雄命令。

男子沒有辦法,只得拿出元氣小瓶,溝通起來。

溝通很久,那邊才通,剛接通,那邊就傳來二公主憤怒的聲音。

「盧波,你是不是瘋了,我不是跟你說過,不是生死存亡的時候別聯繫我嗎?」二公主怒吼著。

那態度一點面子都不給,彷彿把男子當狗一樣。

「冰冰,他想見你。」男子弱弱地回了一聲,然後水鏡這才對著葉雄。

葉雄揮了揮手:「二公主,好大的脾氣啊!」

「是你?」洛冰臉色刷地變了,怒道:「你真的不怕死嗎?」

「他睡你都不怕,我只不過是威脅一下你,有什麼好怕的?」葉雄笑道。

「你想怎麼樣?」

「二十分鐘之內,來到這裡見我,有事情跟你商量,如果你不來,後果自負。」

「我現在走不開。」

「自己想辦法。」

葉雄說完,直接就掛水鏡,一點都不給對方考慮的時間。

這種時候就得霸氣,不給對方覺得有商量的餘地,不然對方以為有商量的餘地,還不怕他呢!

還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也就是十分鐘多一點,洛冰就來了,怒氣沖沖地闖進房間裡面。

盧波見到她,訕訕地說道:「冰冰……」

「你給我滾出去。」洛冰怒道。

盧波不敢違抗,乖乖地退了出去。

上次兩人見面的時候,如漆如膠,片刻都不想分開,還大戰了幾十回合,葉雄還以為兩人之間感情很好呢,現在看來,這個二公主也就是把盧波當牲口一樣。

什麼感情,都是身體**在作怪。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叫人把你廢了?」公主怒道。

「別說那麼多沒有的話,要是你能做到,早就做了。」葉雄打斷她的話,嚴肅道:「有件事情我想問問你。」

「說。」

「你說宮裡有急事,是什麼急事?」葉雄問。

「事情與你無關。」

「我不想再問第二次。」 總裁獨寵契約妻 葉雄臉色沉了下來。

二公主氣得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壓著怒氣說道:「姐夫想離開玄武境,去真仙界轉轉,他向姐姐提議,姐姐不同意,兩人鬧矛盾,傳到了父王耳中,父王現在大發雷霆……」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出現了。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被玄武王知道,被他知道麻煩就大了。

這下更難出去了。

「你姐姐為什麼不同意楊光明去真仙界?」葉雄問。

「還有什麼原因,還不是怕他變心,你想想,咱們玄武族的女人雖然幻化為人形,但畢竟是獸族,而且身體始終帶著冰寒,姐夫一旦出去,如果遇到別的喜歡的女人,想再回來就難了。」

「他們不是都結婚了一萬年嗎,怎麼可能還怕這個。」葉雄無語。

難不成大公主要像小白鼠一樣,將楊光明養起來?

「所以你不了解女人,女人都是這樣,男人就不應該讓他們接觸太多花花世界的東西,不然很容易變心。你想想,以表姐夫的戰力,在整個真仙界就是無敵的存在,咱們玄武境中,合體境界以上的又不能去找他回來,他不回來,咱們沒有任何辦法。」洛冰繼續說道。

「玄武王準備怎麼處理?」 葉雄不關心他們之間那些閑雜事情,只想知道關於自己的事情。

「還能怎麼處理,姐姐不答應,父王也不答應,姐夫還能怎麼著,他肯定出不去了。男人啊,就是這樣,一時心血來潮,過段時間就好了。」洛冰說道。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從洛冰的說法來看,他還真是猜對了,不能指望申箭。

申箭腦子太一根筋了,不太會轉彎,靠他,別想從這裡出去。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

他就是適合當戰將,不喜歡當統帥。

「你姐夫為啥這麼焦急出去,你知道嗎?」葉雄繼續問。

「姐姐問了,他就是覺得在這裡呆太久無聊。」

葉雄鬆了口氣,最起碼他還沒傻到暴露他們三個人的存在,不然的話,他們肯定要完蛋。

「壞了。」

葉雄突然一拍大腿。

「你怎麼了?」洛冰奇怪地問。

葉雄去辦身份牌時候,只得到一張臨時身份牌,真正的身份牌要等一個月之後,等有人去真仙界調查他們的身份之後,再確定能不能發給他們身份證,萬一玄武王知道他們三個是從真仙界而來,而且見過楊光明,肯定會猜到是他們慫恿楊光明離開,到時候他們十條命都不夠。

已經過去十天了,應該很快玄武王就知道了。

「二公主,你想去真仙界嗎?」葉雄突然問。

「我才不想呢,那裡有什麼好玩的。」二公主冷哼。

不過,從她的眼神之中,葉雄還是看到了她的嚮往。

誰不想去看看更廣闊的天空啊?

「你真可憐。」葉雄故意搖頭,裝成可憐她的樣子。

洛冰大怒,說道:「你說誰可憐了,我乃堂堂的公主,一等公民,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你只不過是一個九等賤民,有什麼資格這麼說我?」

葉雄冷笑一聲,說道:「你知道真仙界有多大嗎?」

他伸出一根手指,這才繼續道:「比這裡大一千倍,在真仙界,百族林立,有人,有魔,有妖,有鬼,功法各種各樣,那是一個千奇百怪的世界。」

「長得像我這麼帥的人,到處都有。」葉雄一邊說,一邊望著外面的的盧波,不無嘲諷地說道:「說實話,公主,我覺得盧波一點都配不上你,像你這種高貴血脈的人,至少要一方諸侯才能配得上你,也只有真仙界,才有這樣的人,我就不明白你怎麼會找這麼一個貨色。」

「你以為我想這麼做,如果不是身體需要,我會挑這麼一個貨色?」

洛冰看看葉雄的帥氣,再看看盧冰那慫像,越看看氣。

見葉雄目光之中,露出鄙視表情,公主這才繼續說道:「我們玄武獸屬於獸族,每到一定的年紀,就會產生一種內在的激素……這種時候就需要……不然會影響修鍊,你知道吧?」

葉雄還是第一次聽過這樣的事情,難怪這二公主飢不擇食到這種地步,原為是發情期到了。

獸類,是有發情期,這正常。

「宮內優秀的人男人多得是。」

「宮內的男人,我看到就噁心,我可不想讓別人知道。」二公主冷哼。

「二公主,如果這樣的話,你更應該去真仙界,到了那裡,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誰也阻止不了你,你要想多少男人就有多少,你想要多帥就有多帥,而且沒有任何能能阻止你。」葉雄繼續慫恿著。

二公主看著葉雄,突然恍然大悟:「我終於明白了,肯定是你們跟姐夫說了什麼,你們想任用他出去是不是,你兜了這麼大的圈子,原來是想離開這裡。」

話說到這種份上,如果她還不清楚,那真是智商堪憂啊!

葉雄也不掩蓋,反正她儘早會知道的。

「你是我離開這裡去真仙界的機會,我又何曾不是你去真仙界的機會,說利用也行,說共贏也行,反正我言盡於此,你怎麼想那是你的事,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你別做夢,我是絕對不會跟你出去的。」洛冰堅決地說道。

「話別說得那麼絕,回去好好考慮吧,我給你一天時間。我進入這裡的事情應該很快就會傳進玄武王耳邊,如果被他發現,我們三個死定了,到時候你的跟盧波的影像也會泄露出去。你是選擇在真仙界快活人生,還是選擇在這裡被萬人唾棄,讓你這個情人被殺,就在你的一念之間。」

葉雄說完,也不再多說,站了起來。

「時間還早,你們再慢慢玩,放心,這次我不會偷錄了。」葉雄哈哈大笑,揚長而去。

他剛離開,盧波就走了進來,看著洛冰,目光之中露著火熱。

「冰冰,咱們要不……」盧波試探地問。

想想葉雄的模樣,再看看盧波的容貌,洛冰越想越氣。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滾遠一點。」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