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深吸一口氣,擺了擺手道:「好了,德納,我不想聽這些了,這些話你還是留著對刀鋒說吧,最後一次,如果你還沒有幹掉他,那你就不要回來見我了!」

「是!」德納應了一聲,顫顫巍巍的離開了這個房間。

倒是這男子,緊緊的盯著德納遠去的背影,端起了桌子上面的高腳杯,輕輕的搖晃了一下散發著妖冶紅色的紅酒,然後一飲而盡:「刀鋒,你真是越來越讓我刮目相看了,很好,你很好,我只希望下一次我見你的時候你還活著,要是死了,那可就一點意思都沒有了。」

一旁走過來一位保鏢,恭恭敬敬道:「先生,史密斯來了!」

「好,讓他等著,我馬上過去!」男子收斂了他陰沉的表情,掛上了一副童畜無害的表情,轉身走進了一旁的客廳當中。

……

林逸回到了別墅當中,見到了林若煙。

林若煙正坐在沙發上面看書,一看到林逸,內心當中沒由來就有些生氣,站起身來就準備離開。

林逸拉住了林若煙的胳膊:「若煙,別生氣了,我對你坦白!」

林若煙無動於衷,冷冷的注視著林逸,林逸趕忙舉手投降:「若煙,我不應該一宿未歸,不過我還是要解釋一下,我只是去幫喬絲琳一個小忙,我和喬絲琳之間根本沒有什麼,你別誤會。」

「我生氣的不是這個,」林若煙瞥了林逸一眼:「我生氣的是你沒事找事!」

林逸愕然,無奈道:「我也不想招惹喬絲琳,可喬絲琳主動找上了我,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我總不能拒絕她吧,這個喬絲琳可不簡單,又是共濟會的大小姐,萬一著手對付我,我也應付不來。」

林若煙皺眉道:「那約瑟夫就是好惹的了?」

「他有什麼,只要我願意,我現在就能幹掉他。」林逸不屑道。

當然了,林逸沒有說心裡話,實際上林逸關心的並不是約瑟夫好對付還是喬絲琳好對付,只是因為喬絲琳說了,林逸幫她,她就幫林逸保護林逸的這些女人,林逸這麼做可以說完全是為了林若煙。

不過林逸這種人屬於那種做了但是不會說的人,他可不會驕傲的告訴林若煙,他這麼做是為了保護她,男人保護女人,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沒什麼可值得炫耀的。

「行了,這種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就好了,不需要給我說。」

林若煙轉身離開了,留給了林逸一個背影,林逸有些無奈,很想給林若煙解釋,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只好無奈的搖了搖頭,相信林若煙自己會明白的。

林逸正準備轉身離開,就看到二樓上有一個雙臂環胸的女子,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月霓裳。

月霓裳穿著薄薄的睡衣,那一雙桃花眼當中儘是魅惑,此時嘴角掛著笑容,饒有興緻的望著林逸。

林逸笑著道:「怎麼了,你來看好戲么?」

「不不不,我怎麼敢看林先生的好戲呢,只是要告訴林先生,那個約瑟夫有些太過分了,居然找到了林小姐的身上。」月霓裳緩緩道。

雖說約瑟夫是共濟會大長老的兒子,月霓裳心中也有些忌憚,不過月霓裳比誰都要相信林逸,他相信,約瑟夫在林逸的面前那什麼都算不上,不足為懼。

「好了,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會處理的。」林逸應了一聲。

不過林逸的眉頭也是忍不住緊鎖了起來,他想到了這件事情,可是沒想到這件事情對林若煙對這件事情會這麼上心,當下心裡頭也是有些不對勁,看起來真的要給約瑟夫這傢伙一些教訓了,不然真的當林逸是好惹的?

林逸轉身準備離開,月霓裳趕忙道:「別著急走啊,來,一起聊會。」

「行。」林逸欣然應允了下來,美女相約,又豈有不答應的道理?

走進了月霓裳的卧室林逸,林逸剛準備說要喝點什麼,可月霓裳已經撲到了林逸的身上,雙臂挽住了林逸的脖頸,穩住了林逸的嘴唇。

月霓裳的表現非常熱情,林逸都被月霓裳的表現給震驚了,一個浪漫的法國式濕吻之後,緊緊的攬著月霓裳的嬌軀,笑著道:「霓裳,你不是以往都說男人猴急么,怎麼你今天也這麼猴急了?」

望著林逸,月霓裳抿住了她那粉嫩的小嘴唇,帶著些許委屈道:「其實我很想和你在一起,可是和林若煙在一起,我又不能表現的太明顯了,我……我實在是太想你了!」

月霓裳的話讓林逸感動不已,嘆了一口氣,再次抱住了月霓裳,吻住了月霓裳那粉嫩的小嘴唇,良久,一直吸允的都快要窒息了之後才分開,盯著月霓裳那靈動的美眸,深吸一口氣道:「霓裳,我林逸一定會對你好!」

「我知道,你已經證明過了,我不想聽這些!」月霓裳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我不會和林若煙去搶,但我只希望在你的心中有一席之地。」

「會的,一定會的。」林逸使勁的點了點頭。

雖然不止一次得到了林逸的承諾,可從來沒有這一次讓月霓裳這麼動情,閉上了眼睛,深情道:「林逸,愛我吧!」

得到了月霓裳的首肯,林逸也就不在客氣了,抱著月霓裳放在了床上,動情的聞著月霓裳那粉嫩的小嘴唇。

…… 葉靈被訓了一頓,果然母親還是向著兒子的。

幸運小妻,老公超完美! 葉靈沒有動氣,畢竟她說她的。

她也不是第一天知道,在這個地方,她不過是個還沒被承認的外來人,所以樂小舒當初是怎麼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住進來的呢?連人家的家庭背景都不了解一下就住去別人的家裡。愛情真的讓人盲目到這個地步嗎?

葉靈表示不明白。

可是樂小舒當初住進來的時候是那麼的興奮愉快,大概以為這是一個愛巢吧?只是最後發現不過是個大點的鳥籠而已,還得跟他家的鳥一起分享這個籠。

結束董母的談話,葉靈仍然回房看書。

做晚飯的時候,董筠睿突然匆匆的從門外進來,拉著她就往樓上跑。

進屋,鎖門。

糟糕!

葉靈就不該跟著進房,無力掙脫的記憶猶新。

果然,她被禁錮在門上。

「小舒……」激動的想要做點什麼。

葉靈避開……

或許是反抗得太激烈,董筠睿終於停了下來。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淡定爲妙 董筠睿沉著臉問她。

葉靈眨眨眼:「下面還煲著湯,我們吃完飯再聊?」

畢竟,你媽還等著飯吃呢。

董筠睿略一思考,終於點點頭。

葉靈鬆了一口氣,推開他,打開門,匆匆的跑到樓下去進了廚房。

她不是真的樂小舒,對於他的親密接觸,她還是下意識的選擇拒絕。

還好董筠睿沒有繼續放她離開。

晚飯時間,除了董美的嘰嘰渣渣,其他人都異常的安靜。

葉靈吃完,任勞任怨的收洗完畢,沒有等董母來走一圈,這是慣例,像每次做完家務,後面都有個監工,看哪裡被遺漏或者是不合格需要返工的。

葉靈走出廚房,與正要進去的董母擦身而過,自然收到眼神,但她沒有在乎。徑自上樓找了董筠睿。

他們就這樣,吃完就各自有自己的時間,連坐一起都不會,活的像在各自的世界,互不打擾。

董筠睿在她進門時剛掛了個電話,看樣子最近應該挺忙的。

葉靈在門口停了一秒,終於還是沒有把門關上,只是虛掩著。

就算他們的談話會被聽到,她也覺得,這樣不鎖門會更有安全感。

董筠睿給她的感覺不是太美妙。

老公,先纏爲敬 特別是吃飯時盯她的眼神,讓她覺得自己將要面對審判一樣。

她犯罪了嗎?

沒有。

但他儼然是個法官,把自己當了法官。

葉靈眨眨眼,剛想笑一個。

「你現在可以說說看,一天一夜,你去了哪?」

董筠睿的臉黑如墨,眼神像要把她看穿,沒有吃飯前的絲毫凌亂。

「董筠睿……」我不是你的犯人。

董筠睿等著她解釋!

「董筠睿,我們好好說話……」

「好好說話?樂小舒!」

吼得葉靈都顫了顫!

「你說呀,你就給我說說看!你這一天一夜到哪去了!你跟那個爛保安是什麼關係!你們在一起多久了?!是不是我在外面忙,你們就拿著我的錢去到處happy,把我當冤大頭是不是?!樂小舒!我看樣子那麼好騙嗎?!」

「你聽我說,那個黎昳翼……」

「哼!黎昳翼是吧?你就直接告訴我!我不在的時候你到底跟他滾了多少回?!」

「董筠睿!你這樣說話我要生氣了!」別人清清白白,是她拉著別人做了那種事,但也怪不到人家頭上,這樣子侮辱人家,聽著都難受。

「生氣?呵呵!我還不能說他了是不是?!你開始護他了是不是?樂小舒!你當我是什麼?!你一天到晚的鬧,是不是就是要離開跟他雙宿雙飛?!我告訴你樂小舒!不可能,我就是毀了你也不會成全你們!」

說完,董筠睿一手扯過她,衣服都差點被扯爛,嘴裡還在罵著:「我不動你!你卻送上門去給人家!既然你這麼賤,我還tm留著你……」

「董筠睿,你停!聽我說……」

葉靈慌了,這人動不動就用武力!這裡還是他的家,怎麼辦!

「董筠睿!董筠睿!……」葉靈使勁全力的大喊,就是期望樓下的人能聽見上來看看,使對方的理智可以回籠。

但是沒有人來看一眼!

葉靈無法,只得自己拚命的掙脫!

最終,在董筠睿想要更好控制她的時候,葉靈得了空檔,使用技巧脫了身,二話不說的跑回了自己房間!

「樂小舒你給我出來!」

董筠睿使勁的拍門!

這回真的引來了樓下的母女。

「哥,你不是有鎖匙嗎?」一旁的董美還半吊著耳機。

「睿兒,怎麼回事?」董母倒稍微沉靜一點。

「她!她……」董筠睿狠狠的瞪著關閉的門,卻不知如何解釋自己的行為。

「有話好好跟她說,你這樣也不是辦法。」董母又勸了句。

「沒法跟她好好說!」董筠睿恨恨的踢了房門,然後離去。

裡面的葉靈一口氣還沒松,外面的人就敲響了門。

葉靈猜是董母,這個面子不能不給。

可要是董筠睿再衝進來怎麼辦?

她正猶豫間,董美已經在外面嚷嚷:「有的人是不是真把自己當主人了,這是哥的家,已經囂張撥邑到這種地步了嗎?媽,我看呀,以後某些人就要爬到我們頭上作威作福咯,哥也是,這都搞不掂,還是不是個男人……」

「少說兩句!」董母輕斥,轉身對著房門語氣凌利:「樂小舒!開門!」

不開就要生氣了!

葉靈無法,只得把房門打開。

董母看著她的眼像刀子一樣,一臉的不滿。

董美看見她開了門,竟然高聲喊了她哥!

葉靈想要逃進屋,卻被董母嚴厲的眼神制止,看樣子是敢關就會敢對她不利!

葉靈向走廊望去,害怕董筠睿真的霸王強上弓,就算董筠睿真的這樣做,估計這一家子的人也會視而不見,甚至是幸災樂禍,大有毀了她身,又把她拋棄的邪念。

特別是董美,眼神里的輕蔑不能再明顯。

她才知道自己回來這個家是多麼錯誤的一件事,有什麼事可以約董筠睿在外面談,現在在他的地盤,自己是送羊入虎口,有什麼真的是自找的。

望著那條連通的走廊,葉靈膽顫心驚的看著,眼裡已經預見要上演的災難。 葉靈努力的做著心理建設,若是真的到那個地步,她到底要怎樣去反抗。

掃了一眼屋裡,已經確定哪些東西可以把人砸暈,她已經在醞釀力度了。

還好董筠睿沒有再出現。

董氏母女明裡暗裡帶著刺的話,葉靈已忽略不計。

現在的她,隨時準備離開。

因為董筠睿在最後沒有出現,葉靈才沒有一走了之。

她坐在房間想著剛才董筠睿吼她的話,看樣子是因為在公司大堂的行為讓他懷疑了。

雖說那是樂小舒為了刺激他做出的行為,但她也無法否定她做過這樣的事,那樣的舉動只有情侶才會做,不是情侶卻做了那樣的行為,要她怎麼解釋?

他如果肯相信那是過激行為,也不會造成現在這樣的結局。

在這件事上,的確是她的問題居多。

她本想好好跟他講一講,但現在這樣的情況,估計是無法好好說話了。

葉靈反鎖了門,還覺得不安心,又把桌子移去頂著門,這樣有人進來的話,至少要先移開桌子,她就會知道。

忐忑的過了一晚,第二天葉靈沒有起床做早餐,她在考慮搬出去的事情。

但明顯,她無法偷偷的搬走,因為董母竟然一天都在家裡,哪都沒去,董筠睿倒是去了上班。

屋裡兩個女人。

葉靈無法全避開。

只能坐下來聊。

董母的態度仍然是高高在上,她的兒子最好最強。

葉靈不否認,天下的母親大概都會覺得自己的孩子很好。

可是,

「阿姨,我覺得董筠睿他……」

董母一個眼刀過來,應該是葉靈又說錯了什麼,可她自己並沒有發現,還繼續接著說:「我覺得我跟他的關係,缺少溝通,有的事情如果我們好好說……」

「你聽他的。」董母一句話把她的話都堵了回去。

「可是……」

「男人是一家之主,你聽他的,他才有成就感,他從小到大都是個聽話的孩子,做的決定也從沒錯過,你只需要聽他的就可以了。」

董母沒聽她說完就表了態。

「可是……」

「你剛出社會,很多事情都沒有經驗。睿兒憑自己的努力才有今天,有多少人能憑自己的能力做到他那個位置,你不應該攔阻他,而是要隨時幫助他,他在外面辛苦打拚,你難道還要在家裡給他氣受嗎?」

「阿姨,我不是……」

「他既然讓你住到家裡來,那代表著他認同了你的身份,雖然現在你們並沒有結婚,但是睿兒我知道,若不是喜歡,他也不會帶到家裡來。」

一番話,說得葉靈無語以對。

或者說,只有別人說沒有她說。

總之,董母的要求就是要她做個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的賢內助,其它的都不在討論範圍內。

最後,董母還提醒了一句:「架子兩天沒擦,地也兩天沒拖,還有廚房的碗要每天消毒一次……」

說完,徑自回房。

葉靈看著她吩咐得極其自然,有些氣笑了,人家說過門是客,她還不是這家的一份子呢,為什麼叫她做起事情來那麼理所當然?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