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是啊,尤其是最後一句話,應該是知道什麼潛規則的內幕呢,所以冷大牌纔不敢說話吧。”

冷千柔仗着自己紅,老闆看重,便恃寵而驕,經常耍大牌,在圈子裏口碑並不好。

聽到衆人的議論,冷千柔不淡定了,如果任由趙天驕離開,自己什麼也不說,那不就等於坐實了她被潛規則的事了麼。

“你……你把話說清楚,我怎麼上位了?我是靠自己努力,才取得今天的成績。你若是不給我道歉……”

趙天驕回過頭,抿嘴壞笑:“不道歉咋滴?”

“你在大庭廣衆之下出言誹謗我,我要告你!還有你們愣着幹什麼,去給我抓住他!”冷千柔急了,沒想到這個農民工樣子的土鱉,竟然這麼可惡。她剛剛可是接到老闆的電話,有重要的客人要去見呢,可不能因爲這個土鱉耽擱了。

“你們把他先送到保安部去,該怎麼做,你們知道。”

說完,這冷千柔傲嬌的離開了,臨了還衝着圍觀的人道:“看什麼看,你們很閒麼?是不是想加班到天亮?”

圍觀之人,都是敢怒不敢言,誰讓人家紅,能給工作室帶來豐厚的利潤呢。

有實力就能吊,這就是現實!

那兩個人高馬大的保鏢,上去就抓趙天驕。

肉肉嘴裏立刻發出‘嗬嗬’之聲,就要衝出去撕咬這兩個保鏢。

趙天驕立馬抱緊肉肉,生怕這小傢伙在這裏暴走,顯露出她兇殘的一面。

兩個保鏢臨近,一左一右去抓趙天驕。

“好臭好臭……”肉肉嫌棄的嘟囔道。

趙天驕閃身躲過,擡腳去踹。

嘭嘭兩聲,兩個保鏢都被踹了出去。

不過只是退後兩步而已。

趙天驕輕咦一聲,他對自己的力道很有信心,這一腳足以將他們踹出去七八米,並且短時間起不來。

最主要的是,剛纔的觸感,有些僵硬。

趙天驕仔細看了看二人,立刻發現,他們的眼神有些渙散,瞳孔隱隱帶着一抹詭異的紅芒! 見到這一幕,趙天驕立刻皺起眉頭:“你們……”

沒等趙天驕話說完,那倆保鏢冷哼一聲,再次衝了過來。

卻在這時,劉楠楠的助理小夏,跑了過來,衝着二人喝道:“你們幹什麼,知不知道這是誰就敢打?這是劉總的貴客,你們惹得起麼?還不滾一邊去!”

聽了這話,圍觀的人紛紛倒吸口氣。

工作室裏的人,沒有不認識小夏的,自然沒有人不知道她口中的劉總是誰。

那可是星燦的大老闆啊!

這個農民工打扮的奶爸,是劉總的貴客?

難怪會不把冷千柔放在眼裏,感情人家手眼通天,和大老闆認識。

兩個保鏢一怔,立刻停住了動作。

“不管你們是誰的人,都小心着點!”小夏瞪了他們一眼,接着轉過頭滿臉笑容的看着趙天驕:“趙先生不好意思,公司的人不懂事,得罪了你。”

這小夏能在劉楠楠身邊當助理,也是八面玲瓏之人,見趙天驕皺眉看着兩個保鏢,以爲還在生氣,便立刻給趙天驕賠不是。

“沒事。”趙天驕淡淡道。

小夏做了個邀請的動作:“那請趙先生隨我來吧,我們劉總正找您呢。”

趙天驕點了點頭,跟着小夏朝劉楠楠的辦公室走去。

在拐過拐角的時候,趙天驕立刻喚出了兩個鬼軍戰將,並叫他們穿上了鬼妖衣,隱去了鬼氣,跟蹤監視那兩個可疑的保鏢。

回到劉楠楠辦公室,劉楠楠滿臉笑容,可看着趙天驕的目光,卻是帶着一抹不易察覺的鄙夷。

“趙先生,你去哪了?”

沒等趙天驕回話,肉肉奶聲奶氣道:“去玩潛規則了。”

趙天驕恨不得掐死肉肉,怎麼什麼話都說啊,這童言無忌的有些要命啊!

“靈靈,你再胡說八道,我就給你扔深山老林喂老虎去!”

肉肉道:“誰讓你不告訴我潛規則什麼意思了,哼!”

劉楠楠目中鄙夷更甚,這趙天驕還真是急不可耐啊,我不在,他就自己出去尋找潛規則的目標了?

更可惡的是,還抱着這麼點的孩子,都給孩子帶壞了!

“你別誤會啊,這孩子剛剛在外面聽到風言風語,才……”趙天驕尷尬的解釋着。

劉楠楠意味深長的笑道:“我懂,趙先生不用解釋。現在還沒鬧鬼,不如趙先生先去休息室休息下,放鬆放鬆。”

趙天驕本不想去,但覺得,一會捉鬼的話,帶着肉肉怪麻煩的,而且夜也深了,不如將肉肉哄睡,再去捉鬼。

“能睡覺麼?”

劉楠楠笑容一僵,張口就問睡覺,這也太直接了吧!

“啊……能,能的。跟我來吧。”劉楠楠轉身朝外走去,臉色登時一冷,心裏暗道:臭小子,如果能解決鬧鬼的事,讓你睡幾個藝人也無所謂,倘若你睡了我的人,還不給我辦事,有你好看的!

從辦公室出來後,劉楠楠帶着趙天驕去了一間在角落中的屋子,這裏沒有她的允許,任何人都不能進入,也是她經常用來招待貴客的地方。

進了屋子,趙天驕打量一圈,有客廳有臥室,如同家居一般。

隱隱的,趙天驕聽到了衛生間裏有嘩嘩的流水聲。

“這裏有人?”趙天驕問道。

劉楠楠理所當然的點點頭:“對呀。”

趙天驕心想,有人也行,正好幫忙照看肉肉。

“能靠得住麼?”

劉楠楠以爲,趙天驕擔心被外人知道,笑道:“當然能了,你不說,我不說,她們更不會往外說,誰能知道。”

趙天驕有些懵,什麼說不說的,正要再問的時候,劉楠楠揮了揮手,走向門口。

“趙先生,你好好休息,我在辦公室等你。”說完,劉楠楠出門而去。

肉肉打了個哈欠:“天天,我困了,我們睡覺覺吧。”

“好。”趙天驕抱着肉肉去了臥室,將肉肉放在了寬大舒適的大牀上。

突然的,衛生間的門打開了,從裏面先後走出三個女人來。

總裁大人的影后甜妻 這三個女人,都穿着情qv衣服,身材火辣,若隱若現,性感到任何正常男人看了,都會噴鼻血的地步。

“聽說這次的貴客,是個很man的小鮮肉呢。”

“看把你美的,你不知道麼,年紀小的就知道自己爽,完全不顧我們的感受。”

“沒錯,還是上了年紀的男人,技巧嫺熟,你爽我爽大家都爽。”

三個女人似乎對這種事司空見慣,一點也不害臊,談笑着進了臥室。

聽到三個女人的議論,趙天驕立刻不淡定了,這特麼的進了什麼地方了?!

他就是再純潔,也能聽出三人話中的弦外之音啊。

而這時,三個女人也走了進來,扭動着水蛇腰,蓮步款款,各有各的風騷,還嗲聲嗲氣的叫着心肝兒寶貝兒。

其中有兩人,直接就撲在了趙天驕的身上,當看到牀上的肉肉時,紛紛一愣。

“小哥,你口味有夠重的,這麼大的丫頭也不放過。”其中一個吃驚道。

然而此刻,趙天驕顧不上回話,因爲他看到了那個沒走過來的女人,竟然是在剛纔找他茬的冷千柔。

冷千柔也看到了他,頓時吃了一驚,慍怒的看着趙天驕:“你怎麼在這?你知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這裏不是你這個土鱉能來的,立刻給我滾出去!”

說話間,冷千柔扯過門口衣架上的睡袍,披在了身上。

“天天,你是要和她們約啪麼,她們身上都好臭的哦。”肉肉剛剛睡着,立刻被吵醒了。

趙天驕極爲火大,這特麼都叫什麼事兒啊!

“你大爺蛋蛋的,跟誰說話呢!”趙天驕抱起肉肉,掙脫開另外兩個女人的拉扯,來到冷千柔身前,抿嘴壞笑:“當了****還立牌坊,穿個屁的衣服,都被爺們看光了。不過就你這種女人,倒搭我,我都嫌髒!”

似乎那劉楠楠就在聽着屋子裏的動靜,使得沒等趙天驕走出去,她便進來了。

“怎麼了趙先生,誰惹你了?”劉楠楠問道。

趙天驕冷笑連連:“劉老闆你什麼意思,當爺們是什麼人了?”

“怎麼,這幾個姑娘,趙先生不滿意?”

趙天驕極度無語:“爺們來這裏是捉鬼的,不是來睡女人的!” 這下,輪到劉楠楠懵了。

你說你不睡女人,咋還處處都表現得好這口一樣呢?

劉楠楠掃了三個女人一眼,見到冷千柔披着睡袍,使得她以爲,一定是冷千柔又耍大牌,惹得趙天驕不開心了。

“千柔,我怎麼囑咐你的,這是我的貴客,不能怠慢。你什麼意思,到這個地步了,還穿着衣服,你是不是以爲我慣着你,你就可以任性妄爲了?”

劉楠楠對着冷千柔一頓呵斥,職場女強人的風采,以及強大的氣場,令冷千柔臉色刷白,目中帶着惶恐的神色。

“劉總,我……我不知道他就是劉總的貴客,我……”此刻的冷千柔,已經嚇得面無人色了,這個看起來農民工一樣的奶爸,竟然是劉總的貴客,這是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不然的話,她也不會在剛纔爲難趙天驕了,甚至此刻,也不會披着睡袍了。

劉楠楠皺眉道:“還不給趙先生道歉!”

此刻的冷千柔是一點架子也沒有了,對着趙天驕彎腰道歉:“對不起趙先生,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劉總的貴客,我……

趙天驕也不想跟一個女人計較,更不想讓誤會更大,便揮手道:“得了吧,不用解釋了。劉老闆,我覺得你對我一定是誤會了,我來這裏不是因爲你的錢,也不是爲了這裏的女明星,我只是想捉鬼,免得你們這裏有枉死之人。”

“也別浪費時間了,帶我到處轉轉,實在不行,來個地毯式搜索吧。”趙天驕說完,抱着肉肉走了出去。

劉楠楠瞪了眼冷千柔,也連忙跟着出來了。

就在這時,鬼軍戰將回來了一個。

因爲沒有顯出身形,使得除了趙天驕以外,誰也看不到他。

呃……

肉肉也能看到。

“天師,那兩個保鏢身上雖然有陽氣,肩頭也有陽火,看起來和正常人無異,但剛纔,他們兩個竟然互相啃咬對方……”

趙天驕一愣,互相啃咬對方,基佬麼?

“你跟我說這些沒用的幹啥,我讓你去跟蹤,不是看人家攪基的。”

鬼軍戰將連忙解釋道:“不是攪基,是他們互相吸收對方的血!”

“吸血?!”趙天驕一驚:“那就是殭屍了!”

劉楠楠聽着趙天驕自言自語有些懵逼,試探問道:“趙先生,你……在和誰說話?”

趙天驕隨口說道:“我在通靈呢,你別打擾。”

通靈?難道是和神仙對話?

可殭屍是什麼鬼?

我工作室裏,還有殭屍?

劉楠楠本來還想問,可見趙天驕一臉凝重,愣是沒說出口。

趙天驕繼續問道:“那倆殭屍現在在哪?”

“天師跟我來。”

鬼軍戰將帶着趙天驕七拐八拐的來到一個極爲僻靜的角落,走廊盡頭有扇門,並沒有鎖,但這裏卻是不像別的地方,常有人來回走動。

劉楠楠也一直跟隨在後,皺眉道:“這裏是播放沒上映的電影棚,難道這裏有殭屍?”

趙天驕冷笑:“這裏不止有殭屍,還有鬼。那兩個吊死鬼,就在這裏面。”

此刻,從門口飄散出濃郁的鬼氣,趙天驕不用運起望色觀鬼氣,就能感覺到。

“劉老闆,你先回去吧,告訴所有人,都不要靠近這裏。最好是結束所有工作,離開這層大樓。”趙天驕隱約覺得此事有些蹊蹺,又是陰魂不散的鬼,又是吸血殭屍,扎堆來到這電影棚絕對不簡單。爲了保險起見,趙天驕覺得,還是驅散這裏的人,最爲穩妥。

見趙天驕神色凝重,劉楠楠立刻點頭:“行,我這就去辦。那個……我不會有危險吧。”

從這裏返回,少說也要走七八分鐘,才能進入人羣集中的地方。使得劉楠楠有些害怕,萬一吊死鬼突然出現,那可咋整!

趙天驕衝着鬼軍戰將道:“你去保護劉總,把她送到人羣中。”

鬼軍戰將點頭,然後化作陰風,圍繞着劉楠楠,朝着來時的路牽引而去。

使得劉楠楠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外力在推動她,這讓她大吃一驚。

這個黑臉少年,竟然能馭使神靈,難道他是神仙下凡麼?

漸漸的,劉楠楠對趙天驕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觀。

從之前的渣男典範,變成了令她有些恐懼,和敬畏的神祕存在。

送走了劉楠楠,趙天驕直接將門推開,走了進去。

與此同時,走廊內響起一個陰測測的聲音:“趙天驕,早就聽說了你有一支本事不俗的鬼軍,不過就算再強大,面對我精心養練的毒僵,也只有死路一條。今天,我就讓你有來無回了!”

霸吻小小丫頭的脣 從走廊另一端,走來一個少年,看年歲,比趙天驕還要小一些,可目光中的陰毒之色,卻是讓人心驚。

這少年,正是被劉重基安排在這裏,養練毒僵的胡曉恆。

所謂毒僵,顧名思義,就是帶毒的殭屍。這種毒不傷肉身,唯獨對魂體,有着極強的毒殺之力,而且還是歲月之毒。只要沾染上,即便是鬼修,也會感覺歲月在魂體上加速流逝,紅顏白髮,一夕蒼老,繼而魂飛魄散!

在他身後,跟着四個體型健壯的大漢,瞳孔中,也都泛着紅色的光芒,隨着胡曉恆,一起悄無聲息的進了電影棚。

這電影棚的佈局,跟小型電影院一般,也有數百平大小。通常會在這裏播放還沒上映的電影,挑出不足之處,再反複製作,達到完美的狀態,纔會發放市場是上映。

在靠近裏面的牆壁位置,有一排貨架,上面擺放着的,都是星燦出品的電影錄像帶。

趙天驕抱着肉肉,進了電影棚的大門,拐過一個拐角,便來到了這裏。

趙天驕目光一掃,立刻發現,鬼氣就在那排貨架上,不過趙天驕沒有急着出手,因爲,他的另外鬼軍戰將,和那兩個保鏢殭屍不見了。

“肉肉乖,你先回到域界,和靜姐姐玩,讓她哄你睡覺吧。”

肉肉嘟嘴搖頭:“不要,我要和天師在一起。那我就在椅子上好了。”

說着,肉肉立刻跳了下來,然後蹦蹦噠噠去了椅子上,倒頭就睡,似乎生怕趙天驕不同意一般。

趙天驕無奈的搖了搖頭,也沒強求,便從域界,喚出了獨孤勝寒。

“勝寒,你聽聽附近,可有異常聲音?” 獨孤勝寒側耳傾聽,可還沒等她說話,突然的屏幕瞬間亮起,就像有人在播放影片一般。

趙天驕和獨孤勝寒轉頭看去,卻是忍不住,雙雙色變。

只見屏幕裏,是一間破敗且陰暗的房間,裏面有兩個舌頭聳拉在胸口的吊死鬼,還有兩個保鏢殭屍,將鬼軍戰將圍了起來。

“果然,這吊死鬼不簡單,竟然是和殭屍一夥的,難道……”

“難道是有人故意這麼做的?”獨孤勝寒立刻補充道。

趙天驕點了點頭:“極有這種可能。”

說話間,趙天驕疾步衝向屏幕,同時喚出桃木劍,對着屏幕揮出一道陰氣刃。

嘩啦啦,屏幕驟然碎裂。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