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手叉腰得意地大笑出聲的,不是鈴木園子又是誰?

廢話,連中學生的跡部都能自己開車了,同樣身爲日本上流大家族孩子的園子,叫幾輛車來那還不簡單?

“你好,黑崎桑。”

皮膚黝黑、戴着眼鏡的少年目光柔和地向陽明打着招呼。

“不好意思啊,遊子,我們也不請自來了,我們那份錢我會自己掏的。”

蘭不好意思地臉頰微紅:

“還有,好久不見了,跡部君。”

是的,多出來的三人,正是蘭、園子和京極真。

蘭和園子還好說,她們倆經常和少年偵探團們一起活動,可是京極真怎麼也來了?

話說他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頻率是不是高了點?

——京極真是怎麼回事?

趁着大家看向跡部的時候,陽明瞪了柯南一眼,臉上明明白白地寫着這個問題。

——等會兒給你解釋。

乾隆後宮之令妃傳 柯南迴了陽明一個無辜的眼神,要知道一開始他可是先給京極真打的電話,本來的計劃是三人好好談談的,沒想到弄來弄去卻變成了組團旅行了。

陽明和柯南之間的“眉目傳情”被跡部敏銳地注意到了,雖然他不覺得陽明會看上一個小學生,不過對於柯南,跡部心裏卻重視了幾分——

能夠讓陽明刮目相看的,絕對不會是普通的小學生!

“啊恩,今天本大爺請客,想吃什麼大家隨便點!”

迴應蘭的,是跡部慷慨的話語,簡簡單單一句話,跡部就反客爲主,很自然地就留在這張桌子上了。

跡部的大方引來少年偵探團裏真正的少年少女們一陣歡呼,曾經和跡部吃過飯的他們知道跡部很有錢,所以也根本就沒和他客氣,毫不遲疑地開始點起餐來,一點都沒有替跡部省錢。

當然,以跡部的身價,就算把這家店買下來都很輕鬆,所以完全不在意就是了。

就在一桌子人熱熱鬧鬧的時候,陽明的耳邊忽然又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熟悉到陽明的嘴角都忍不住勾起了哭笑不得的角度——

看來今天柯南的目的是絕對達不到了,因爲來人不是一個兩個,而是一羣,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兩小羣。

“大石、不二,還有大家,這間店的甜品超級好吃,跟我來就絕對沒錯了!”

“哦,如果是菊丸推薦的話,很值得期待呢。”

…………

“哇,好香的味道啊!”

“該死的,慈郎,你小點聲,很丟人的你知不知道!”

“切,向日你的聲音也不小,真不知道你們倆到底是誰給冰帝丟臉!”

是的,火星撞地球,從門口一前一後進來的兩羣人,正是青學和冰帝網球部成員們。

而且,他們在進來之後就見到了彼此,於是好了,大眼瞪小眼的,在門口就對上了,不前進不後退的,把整個門都給堵住了。

“進去,吃東西。”

“啊恩,你們在門口演戲給別人看嗎?還不過來!”

一清冷一華麗的聲音同時響起,門口的十幾個少年同時擡頭向後者望來,包括青學衆人。

於是,跡部,還有坐在他身邊的陽明就進入到了大家的視線之內。 “跡部?”

“遊子?”

冰帝和青學的網球部衆人同時喊了出來,只是喊的對象不同,冰帝裏只有日吉喊的是陽明的名字。

說起來這兩夥人這一次還真不是故意來跟蹤偷窺的,只是湊巧今天的部活都因爲各自部長的原因而提早結束了,偶然都選擇到這家甜品店消費罷了。

手冢和跡部的視線瞬間對到了一起。

這是那天比賽之後手冢和跡部的第一次見面,那次比賽,跡部贏了,可是冰帝輸了,他和手冢之間,也說不出到底誰輸輸贏。

不過不管輸贏如何,當視線碰到一起的時候,兩人之間激盪出的強烈火花,如果讓不知道人見到了,還以爲兩人之間有什麼jq呢!

殊不知,除了網球之外跡部和手冢之間確實有着聯繫,可是那絕對不是什麼曖昧關係,而是貨真價實的情敵啊情敵!

也許兩人在今天之前根本就不知道,對方除了是自己在網球上的命定對手之外,在情路上也註定要來一場戰鬥,不過,今天之後他們就知道對方對自己到底意味着什麼了——

敵人,情場上的敵人!

“跡部,你怎麼會在這裏?你不是不喜歡吃甜食的嗎?”

由於對於在甜品店裏見到跡部實在是過於驚訝,向日一邊向跡部這邊走過來,一邊毫不猶豫地問道。

“笨蛋。”

宍戶撇了撇嘴,很是鄙視地嘀咕了一聲。

沒見到跡部身邊坐着的黑崎遊子嗎?見到她,跡部在這裏的理由還用問嗎?當然只有一種可能了!

“手冢手冢,遊子也在這裏呢,我們確實是太有緣了!”

菊丸也蹦蹦跳跳地向陽明這一桌衝過來,同時很是開心地對跡部喊道。

而被喊的手冢,在和跡部玩完幼稚的對峙遊戲之後,視線也匯聚到了陽明的身上,一眨不眨的。

沖喜娘子會種田 也許手冢的眼神太過於紅果果,等到他走到陽明身邊的時候,陽明旁邊的跡部和京極真已經察覺到不對勁了——

手冢/那個茶發少年,看陽明的眼神……是不是過於熾熱了一點?

他對陽明,不會也是和自己一樣的感情吧?

男人天生對於伴侶的獨佔欲,讓跡部和京極真瞬間發現了“敵情”,就是不知道手冢會用多長時間發現分別坐在陽明左右的兩個少年對陽明“心懷不軌”了。

“好久不見了,跡部。”

手冢率先對跡部開口道。

“啊恩,是從那場比賽之後吧?也就不到一個星期而已。”

跡部點了點眼底的淚痣,生硬的語氣讓在場很多人的眼神都望了過來。

——跡部這傢伙實在是太過分、太不知道禮貌了,明明手冢/手冢部長那麼客氣地和他打招呼!

難道就因爲在關東大賽上冰帝輸給青學,因此絕緣於全國大賽之外嗎?

——跡部/跡部部長的反應是不是有點不對勁?平時他雖然很是自我,說話卻從來沒有這麼刻薄過!

難道那場比賽冰帝的敗北,真的給跡部造成那麼大的影響嗎?

跡部可不知道青學和冰帝網球部的到底怎麼想的自己,現在的他根本就做不到對手冢和顏悅色。

不說以跡部本來的性格是不是做得來和顏悅色,就是意外發現到手冢對陽明可能的感情之後,跡部看手冢的感覺,可就絕對不僅僅是對命定對手那樣了。

“好好說話,跡部學長,國光可沒有得罪你!”

陽明也覺得跡部說話的語氣過於生硬了,所以下意識地替自己的青梅竹馬責怪了跡部一句。

不想,陽明這句話一出口,除了真正單純的元太、光彥和步美三個小學生之外,其他所有人望向陽明的眼神都變得複雜起來——

哦哦哦,有八卦的因子在蠢蠢欲動呢!

其中,所有人中臉色最難看的,當然是被指責的跡部,他根本就沒想到陽明會那麼光明正大地站在手冢一邊。

還有,“國光”……陽明和手冢之間的關係已經到了可以稱呼名字的程度了嗎?

要知道,對自己的時候,陽明可是一口一個“跡部學長”的,難道自己和手冢在陽明心裏的重要性就差別那麼大嗎?

“嘿嘿嘿,有jq啊,蘭!”

園子興奮地拽了拽蘭的胳膊,興奮的雙眼都要冒金光了;

“新來的少年裏也有喜歡遊子的呢!”

wWW¤ttκΛ n¤¢O

要論八卦的能力,園子還是可以排到前幾名的。

“你小點聲,園子!”

對於自己朋友的這個一興奮起來就什麼都不管不顧的性子,蘭還真是無奈地很:

“難道你忘記了京極君也喜歡有遊子的事情嗎?前一陣子你不是還費心費力地幫助京極君去追求遊子嗎?”

蘭小聲地在園子耳邊道,提醒她別忘了自己的“職責”。

“哎呀,這麼多美少年喜歡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姑娘而沒看本小姐一眼已經夠讓人難過的了,難道還不允許我看看好戲嗎?”

園子很是誠實地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所想,因爲她的聲音實在是壓得並不低,聽得周圍幾個少年的嘴角直抽抽——

這個世界上還真是什麼人都有啊!

“那幾天你就是和那個黑崎遊子待在一起嗎,工藤?”

灰原突然在柯南耳邊開口出聲道,把柯南給嚇了一跳:

“你不要突然說話好不好?”

一邊小聲說着,柯南的視線一邊注意着陽明等人,生怕他們聽到灰原的話:

“還有,你是怎麼知道的?”

柯南可以發誓這件事絕對是個祕密,其重要性堪比自己現在這副萬年小學生身材。那麼灰原怎麼會知道的?還有誰都知道?

還沒等柯南整理好思緒,那邊灰原開口了:

“原來真的是那樣嗎?我僅僅是猜測而已。”

灰原面無表情地道,很是無辜。

“你啊……”

柯南呆了呆,可是除了乾巴巴地來那麼一句之外,他根本就不知道該拿灰原怎麼辦。

“大家都找地方坐下來吧,因爲我們這張桌子大小有限,所以很抱歉坐不下所有人了。”

雖然大家說話的聲音都不打,可是還是被聽力遠超常人的陽明盡收耳中,努力壓下嘴角的抽搐,硬是打開了新的話題。

“實際上只有一個位置了呢!”

灰原唯恐天下不亂地道,而隨着她話音剛落,一個少年眼疾手快地在那張幸運的椅子上面坐了下來,動作迅速地又讓某些人的下巴掉滿地了! ——這還是穩重的手冢國光嗎?

是的,搶先坐在唯一剩下的那張椅子上的,正是青學學生會會長兼網球部部長,手冢國光!

慢了手冢幾秒鐘的日吉狠狠地瞪着那個面無表情坐在椅子上的少年,咬牙切齒地卻沒有辦法,難道他能把忽然變成厚臉皮的手冢給趕走不成?

那也得手冢讓他趕啊!

其他的網球少年們站在原地面面相覷,尤其是青學衆人,一時之間都有點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是好了。

不過,畢竟還是有幾個反應快的,最先開口的是青學的天才,不二同學:

“那我們就坐到那邊桌子吧,可以吧,大家?”

不二的話是對青學衆人說的,可是他瞄向手冢的眼神中看好戲的意味卻太過於濃重了,即使是沉穩的手冢眼角也忍不住抽動了零點幾個弧度。

沒辦法完全忽略啊!

冰帝衆人在徵求了跡部的意見之後,也在附近另外一張桌子邊坐下了。

三足鼎立啊!

冰帝和青學網球部正選們之間,跡部、手冢和京極真之間,那火花是噼裏啪啦地響,氣氛很是緊張。

這個時候,一個童稚中帶着不耐的聲音響了起來,打破了尷尬的氣氛:

“我們到底什麼時候可以點餐啊,我都快要餓死了!”

元太突然而來的聲音弄得他身邊的光彥和步美很是尷尬,使勁拽了拽元太的衣角,可惜說出的話如同潑出去的水,已經收不回來了。

面對望過來的近二十道目光,即使神經強悍如元太,也有點頂不住,額頭上瞬間滴下冷汗來。

“我真的餓了……”

元太訥訥地道,聲音瞬間小了好幾倍。

“點餐點餐,你們不準再嚇唬小孩子!”

陽明立刻開口道,前一句話是對元太說的,表情柔和;而後一句話自然是對其他的少年們說的,眼神凌厲,弄得少年們一個個都不好意思地紅了臉——

他們不是故意嚇唬小孩子的,那純屬誤傷好不好!

看着少年們因爲陽明一個眼神而轉移開了視線,元太立刻開心了,高高興興地開始點餐了。

陽明這一桌上,只有三個小學生在點餐,其他人都或明或暗地瞄着陽明的方向,並不開口,弄得站在一邊的服務生很是尷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該離開還是繼續留在這裏。

“嗯……”

眼見着大家都在注視着自己,陽明嘴角抽搐之餘,只能快速把自己想吃的東西告訴服務員:

“給我來一份草莓冰激凌,再來一個藍莓派。”

陽明對服務生道。

“一份草莓冰激凌,一個藍莓派是吧?”

服務生向陽明確認道,在陽明點頭之後就要記到賬單上。

然而,服務生筆還沒動,耳邊突然多了好幾個男生的聲音。

“給我來一份一樣的。”x3

三個或清冷或華麗或冷漠的聲音同時響起,讓服務生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到底該計多少份草莓冰激凌,多少份藍莓派了。

“啊哈哈哈哈……”

突然一陣忍俊不禁的大笑聲傳來,順着聲音望過去,見到的就是張嘴大笑的園子:

“真是太好笑了,你們幾個看起來那麼有性格的男生,竟然也喜歡吃那些小女生喜歡吃的東西呢!”

園子故意道,她當然知道出聲的三個少年到底是爲什麼點了和陽明一樣的東西,就算之前不知道,在那三人出聲之後也完全心知肚明瞭。

相公別懵:夫人又裝傻了 話說,在看好戲之餘,園子心裏不是沒有羨慕的,爲什麼有自己這個風華正茂的少女在這裏,那些少年們卻偏偏只爲了一個十二三歲的“飛機場”少女爭風吃醋呢?

甚至其中還有跡部家的大少爺,他們到底是什麼眼光啊!

園子倒不是對這些網球少年們有什麼非分之想,只是單純的心裏不平衡罷了。

——小女生吃的東西……

園子簡簡單單一句話,不但讓出聲的三個男生,也就是手冢、跡部和京極真臉色沉了下來,就連陽明的心裏也是一陣子彆扭——

自己明明是男的好不好?誰說男生就不能吃甜食、不能吃冰激凌了?

不過,既然話已出口,現在再換別的東西似乎就顯得有些做作了,所以陽明什麼也沒說,並沒有改口。

於是,這桌上就有四個人點了同樣的東西,而那三個跟風的少年,似乎沒有看到自己朋友或者同伴那下巴快要掉到地上的驚詫表情。

笑話,追女孩子時如果臉皮不夠厚的話又怎麼會成功?更別說這個少女還正在被好幾個男生窺伺着……

臉皮薄你就輸了!

“我也要……”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