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老,那時的試驗可是在不斷完善,而且人員也是‘這次一人、下次三人、再下次兩人’之類的零散方法,怎麼能和現在方法已經形成程序,並且一次性100人同時進行相比呢?”

“啊,是嗎,哈哈。那你們好好做,這三位長老我就留在這兒,不要去招惹哦。”

(誰膽子大了會去招惹長老啊,)如是腹議了一句,平陰點頭。

“請長老放心。”

“嗯。” “10月1日?”

“不對,昨天明明是2月2日,怎麼會是10月1號呢?果然咱還沒睡醒啊?繼續……”

溫暖的軟牀之上,棉被不斷蠕動,卻很久也沒有被掀開,而蠕動也在小會兒之後重歸平靜。窗外射入的陽光主體從斜射不斷提高角度,最終從另一面的窗戶再次射入,在慢慢歸於昏暗。

軟牀之上鼓起的棉被終於再次蠕動起來,不一會兒,一股沉悶咕嚕的聲音再次響起。

“該起牀了吧?”

從棉被中伸出一隻手,準備地覆蓋在了牀頭的機械鐘錶之上,然後,手如同青蛙的舌頭一般將鐘錶給捲進了散發着微光的棉被之中。

“11點11分?中午了啊。”

棉被終於被掀開,露出了裏面朋人迷糊的臉龐,但很快,他又愣住了。

“誒?”

揉了揉雙眼,裹着棉被的朋人,轉動眼珠細細打量着周圍昏暗的世界,有些奇怪地四下張望數次之後,才重新從棉被中伸出那隻握着鐘錶的手,將其放在了眼前。

“兩根棍子,短的指針是時針,是指在11點啊?而且指針也在轉動,沒壞?”

疑惑地晃了晃可憐的鐘表,知道咔嚓一聲,鐘錶夭折之後,朋人才將其扔到一旁。

“奇怪?難道今天是陰天?可剛剛醒了一次,明明還天亮來着?”(你眯了多久(=。=))

想不出個大概,朋人只得重重地伸了個懶腰,然後小心翼翼地從暖暖的被窩中輕輕漂浮起來,能量化身體的微光頓時將室內照亮。

這時,我們才認出了朋人的身份,正式名爲空幻的朋族主意識。剛剛從進化島回來的他,因爲現如今朋族各島區域輕度自治,很多東西已經不需要他們這些長老去理會,所以在主持了大選的準備會議之後,便陷入了真正的閒暇時光。

於是,從細胞時代就留下的‘懶覺夢想’終於得以執行,可現在的空幻只覺得,懶覺完全就是一個奢侈品,因爲已經養成了作息習慣,此時反而有些睡不着似的。

(……)

“啊~~”

“出去逛逛吧,正好趁這個機會體察民情。”

爲自己找了個好藉口之後,空幻轉身將長老長袍從頭到腳套上身子,然後一面感慨着當初設計長袍之明智,一面就這樣大刺刺地推開了房門,向外飄去。

※※※

“奇怪,今天怎麼這麼安靜?”

空幻家門外的世界,是新朋島主要的行政居民區,裏面有着衆多的居民,此乃廢話。然而此時,大街上沒有一點人氣,高空強風經過朋族在浮空島居民山區修建的衆多防風建築阻隔下,已經很是微弱,此時也只能捲起幾片落葉以示自己的存在,卻讓大街更加空曠。

反而是一座座居民樓,此時卻已經亮起了朋族製造的電燈,看起來就是好一副夜色城景(本來就是)。

空幻孤單的人影在大街上飄來飄去,卻沒能遇到一個行人,即便是空幻所想的臨近中午翹課的、早退的人,或者應該敬職敬業開工的商鋪都沒有任何人影。

“怎麼回事呢?難道今天其實是家裏蹲日?”

苦惱的撓了撓腦袋上面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在朋人頭上出現的髮絲,擺動着尾巴的空幻,完全沒在意自己漂浮在地面上行走的動作,若是讓人類看到,會不會嚇壞幾隻土豪。

不過這裏是朋族。

朋族並無鬼魂漂浮之類的恐懼故事,因爲亡魂只需要蛹化成翼人就能看見,而翼人在朋族所見比例很高,所以亡魂之類東西,在朋族就和大街上的路人一樣普通。

因此,空幻這樣的動作即便被人看見,也不會有絲毫問題,最多隻是認爲某隻靈魂級以上的亡魂,此時在大街巡邏而已。

校園全能王牌少女 何況,他身上還穿着長老服飾,那就是絕對的飛行執照。

除了出沒時間有些不對外,此時的空幻,怎麼看都是一名長老在視察而已。

當然,主要問題也就是時間,但空幻卻還沒反應過來。

不過,真的只是時間麼?

“老闆,來串烤肉。”

七扭八拐走了這麼久之後,仍然一頭霧水的空幻,終於在路邊發現了一個有人小攤,雖然老闆的頭被小攤的簾子給擋住無法的見真顏,但單看其魁梧的身材,空幻就果斷大消了確認面貌的想法。

“不過,還真有點餓了。”

作爲朋族社會趣味一環,偶爾閒逛的時候,在某些缺少人煙的角落發現一個小攤子,並在上面吃到大餐廳也沒法享受的美食時,可以說是大吉吧。朋族中某些白天上班,晚上精力還很好,又有些樂趣的人,就會這樣在角落上擺攤或者閒逛,以此豐富自己無聊到蛋疼的生活。

這種深夜出沒的攤販,被人們親切地稱呼爲幽光老闆;而深夜出沒的閒人,則被稱呼爲暗夜行者。據說曾經有位被報紙採訪的幽光老闆發言:“這完全就是一種樂趣,在人很少的時候,一天一天地準備,一天一天的等待,終於發現有個人來了,然後我準備食物,客人等待,大家一起閒聊,交流,這纔是我們的存在的意義啊!”

多麼偉大的理想,多麼蛋疼的人生,但朋族卻的確存在這種如同傳說般的生物,而且據說還不在少數,讓曾經得知這一點的空幻發出過‘是不是我們安排的工作太輕鬆,而工資又太高了的原因?’,然後在數名點頭的商人代表面前果斷打消了自己這個想法。

不過,此時的空幻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只不過以爲這是昏暗的白天,自己在路上遇到的普普通通的小攤販而已。

在心中感嘆着終於發現人眼之後,空幻就這樣坐在了這個小攤的座椅上,開始大量四周的環境,但這與劇情無關,所以無視之。

聽到招呼的老闆似乎非常意外,不過空幻斜對着攤位,無法看清老闆的面容,對面的老闆似乎也沒有看清空幻樣貌的打算,只是在見到空幻的衣着之後,心中微微一驚,隨即露出滿意的笑容。

“居然是長老啊,想吃點什麼?”

在這種幾天恐怕都遇不到一個人的情況下,居然能接待長老作爲客人,幽光老闆一定在感嘆自己的運氣吧,也許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都能交上好運也說不定。

“隨便,把你們攤位做的不錯的食物都拿上來即可,這路上一個人都沒有,能遇到你也算緣分了。”

反正能量體消耗食物速度很快,而且要想添滿能量體的能量上限,恐怕將小攤所有食物都吃掉也無法滿足,空幻此時主要目的不過是嚐個味道而已,所以小心地靠坐在椅子上,他開始做持久戰準備。

“哈哈,也是。”聽到空幻的回答,老闆也感到滿意,雖然這攤子不是爲了賺錢,但在有了客人的時候多賺點零花錢,誰也不會反對。

“這大半夜的,都沒誰願意出門,我這也是乘着下班出來擺攤玩……”

“噗!”空幻心中一驚,這才發覺了時間的真相:“現在都半夜呢?”

“誒,是啊?”

似乎在翻烤着什麼東西的老闆有些疑惑地回答,繼而又詢問到:“長老你難道工作太忙,以至於白天黑夜都不分了吧?”

“啊?哈哈,是啊,這工作還真累。”

尷尬地笑了笑,已經明白自己恐怕睡過頭的空幻,正好借坡下驢,端起桌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茶杯,掩飾般地一口喝乾。

就當我們從沒認識過 小半會兒冷場之後,身後傳來腳步聲,隨後一個盤子被擺放在了,視線正越過街道對面的夜空,看向天空的空幻面前。

“奇怪,怎麼只有兩顆月亮?”

“兩顆?本來就是啊,長老你不會記錯了什麼吧。”

“不可能!”空幻神情一驚,突然想到,該不會蟲族的惡之月將領雙月星或者跑了吧,不行,自己需要重視。

這時,身旁老闆的聲音突然想起:“來,長老,這是本店招牌菜,學姐頭。”

“噗!”

“這……這是!”

剛剛轉會視線的空幻,就驚恐地看見眼前的盤子上,居然就這樣大刺刺地擺放着一個人類的頭顱。金髮、還帶着溫馨的微笑,可是卻散發着美味食物的想起,脖子的端口還滴答着血液……

“這是什麼東西!怎麼會有人類頭顱!”

等等,怎麼感覺這人看起來有些熟悉?空幻愣住了片刻,不知道是因爲神經粗大,還是因爲其它原因,他居然還有心思想自己好像在哪兒講過這張臉。

學姐……頭……

“!”

心中冒出的東西,讓空幻無法再冷靜下去,特別是再次看着那一摸一樣的人頭上,還帶着的、彷彿看待情人般的微笑,空幻只能渾身發寒地掙扎着想要後退半步。

即便是在冷兵器戰場上見慣了殘肢斷臂,動物時期更是天天吃生肉,但眼前的人頭太過詭異了,學姐的頭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裏,甚至還是招牌菜!

此時此刻的空幻,萬千疑慮與恐懼,最終匯成了一串止不住地尖叫……意願。

奇怪,爲什麼發不出尖叫聲。

直到感覺自己尖叫了好一陣,空幻才反應過來,認識到這一恐怖的情況。

“怎……怎麼回事?”

發顫的聲音清晰地傳入空幻的耳朵,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空幻緊張地掃向四周,眼睛完全不敢投向那串恐怖的人頭。

大街依然一片寂靜,此時甚至連微風都沒有幾絲,周圍的建築似乎因爲深夜,燈火大都熄滅,只剩下這一條街道上的路燈還在亮着,而攤位旁的路燈正好詭異地在閃爍不定。

而攤位裏面那名魁梧的老闆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空幻的表現一般,在聽到空幻的詢問之後,平靜中帶着一絲驕傲地詢問。

“長老,學姐頭的味道如何?這可是我們一羣魔女愛好者,專門從一個叫地球的地方,通過QB中介公司,買到的高品質魔女人頭啊,吃過的人可都說好,而且還有養顏、提神、增強男性功能的作用。”

“嘎——”

此時癱坐在地板上的空幻,心中好一陣古怪,這時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雖說8051有查看自己的記憶,同時到處亂說的習慣,但所謂的亂說,其實也只是在靈雪幾人的小圈子裏面流傳而已,而且她們顯然不是會亂傳的存在。

可是,眼前的事情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個攤販其實是靈雪她們中的誰變得,然後來嚇咱?

(對,一定是這樣!)

很快反應過來的空幻,稍稍鎮定了一絲,打算調動精神力揭穿靈雪她們中某個人的陰謀,因爲若是按照自己的推斷,那麼這時候指不定還有人躲在周圍偷笑了。

(丟臉丟大了。)

鬱悶地捂額,空幻開始回憶調動精神力的方法……

“不對!”

精神力的調用方法,對空幻而言已經是如同本能般的存在,爲什麼自己還要去回憶,而且,爲什麼什麼都想不起來!

直到此時,空幻才陷入了真正的驚恐之中,因爲他知道,除了8051,沒誰能夠壓制自己精神力的調用,但8051早已經回去繼續工作,不可能無聊到回來這麼玩自己。

“啊,要好了,說起來長老,學姐頭味道還好吧,一定要先從嘴脣開始品嚐哦,那樣會回味無窮的。”

當那位攤販老闆的聲音再次傳來時,空幻只感覺神情恍惚了一瞬,隨後更加驚悚地發現,自己居然在不知道什麼時候,重新坐回了之前被自己打翻的椅子,而面前的盤子上,放着只剩下半個頭的學姐頭。

“咯、咯……”

猛的掐住自己的脖子,空幻任由口腔中的唾液低落地面,卻不敢將微張的嘴巴合上,因爲他在自己的口腔之中,感覺到了一股食物的清香。

說實話,的確很美妙,甚至讓人回味無窮。

可問題是,這味道,爲什麼和之前那串學姐頭散發出來的香氣一摸一樣!

結合面前莫名其妙少了半個的腦袋,以及自己那一瞬般的恍惚,空幻大驚失色,心中突然冒出一個恐怖的想法。

“什、什麼時候!” 只剩下一半的學姐頭還在滴答着鮮血,渾身發涼的空幻死死地握住椅子的扶手,能夠輕鬆擰斷鋼筋的力度,卻沒能扳動木製扶手一絲一毫。

然而平時觀察細緻的空幻,此時卻沒能注意到這一點。

“靈雪!8051!你們給我出來!別再玩了!”

雖然心中羞惱不已,但空幻卻對眼前的情況感到恐懼,他甚至都不知道,爲什麼從小細胞走到現在的自己,會在一個不過是熟悉點的人頭面前恐懼,難道是因爲在朋族之中和平太久?亦或者站在高處俯視衆人的時間太久,完全沒有了動物時期的嘎嘎堅韌?

但這時,熟悉而又期待的聲音沒有想起,身後一個身影再次擋住了閃爍的路燈光亮,攤販老闆的聲音響起,伴隨着一直端着盤子的人手。

“來,長老,觸手怪串燒,請慢用。”

來不及查看桌上的出現的東西,空幻此時只希望看清身後之人的樣貌,用自己的視覺確認情況,並抓住對方的手臂,用自己觸覺去確認對方身份。

然而……

動不了!

爲什麼會動不了!

空幻只能眼睜睜地看着眼前桌上,那個裝着半個學姐頭盤子被雄性朋人樣式的觸手卷走,換上了一盤串成一串,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烤‘魷魚’觸手。

雖然很是腹議這串燒的名字,但至少比之前的東西正常了很多不是,或許是處於自欺欺人,眼前沒有了不正常的東西,空幻也算是冷靜了少許。

不知道是空幻壞了還是這個世界壞了,反正此時的空幻,居然大刺刺地無視了之前的學姐頭,自我安慰般地抓起了眼前的靠‘魷魚’串淺,嚐了一口之後,還砸吧砸吧幾下嘴皮,心中不得不爲老闆說上一句不錯。

但是,爲什麼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手中這一串觸手……

“……”

“老闆……”

“有什麼事,長老?”

“這觸手的原料?”空幻的手有些發抖。

“哦,說起這原料,可是也有些來頭哦!”

(我就怕你說這個,)畏懼地嚥了口唾沫,空幻四肢僵硬地將手中還有大半的烤‘魷魚’串放會盤中,隨後死死地推着椅子想要後退,卻當然沒能有絲毫移動。

而老闆幽幽的聲音(心理作用?),正從攤位中傳來。

“這可是我和一些朋友,乘着放假的機會,從地面世界進口的一種,叫做觸手嘎嘎獸的生物的觸手,聽說……”

“噗!”

空幻無法淡定了。

“嘔!”

觸手嘎嘎獸,這他嘎的不是幾百萬年前的生物,還是朋人的祖先啊,現在怎麼可能還有啊,混蛋!

一臉慘白的空幻,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能夠動作,此時匍匐在地不斷地乾嘔着,他從沒想過眼前的東西居然如此邪惡,自己今天到底怎麼呢?爲什麼會遇到這種情況!

“老、老闆!你……”

空幻的語氣充滿着怨恨和恐懼,還有這無盡的疑惑。

“好了長老,味道不錯吧,來來,第三道,這可是我用我家珍藏很久的調料,調製而成的烤肉串,要不是長老你做客,我這都還捨不得拿出來了!”

(那還真是謝謝了。)

“嘔!”

心中腹議着,空幻無語地看着眼前的烤肉串,卻沒敢小嘴,因爲之前的烤觸手看起來也很普通,卻漸漸被他發現是觸手嘎嘎獸的觸手。

此時,又一次莫名其妙地又坐回桌前的空幻,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盤中的烤肉,記憶不斷搜尋着,想要通過某些細節,發現掩飾在這‘普通’烤肉外表下的‘邪惡的實質’。

有了之前的教訓,他可不想就這麼小嘴,即便是許久沒有餓過的肚子突然空曠地如同宇宙一般,卻也被空幻忍住了。

“老闆!這是……這烤肉,是什麼做的?”

“這……”

攤販老闆詭異地露出遲疑的語氣,頓時讓空幻的心提了起來,不會是什麼更加恐怖的東西吧,天啊,我要回家,不就是睡了個懶覺嗎?爲什麼會這樣!

“不要隱瞞,我可是長老,說出來又不是什麼麻煩事,難道還擔心我搶了你的祖傳祕方嗎?我不過是吃點東西而已……嘔!”

空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時爲何會如此淡定。這時候的他,居然還懂得用平時都很少用的語言引導,去誘惑對方回答自己的問題。

“呵呵,長老你誤會了,只是這材料沒前面兩種珍貴,是很普通的動物肉塊而已,所以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纔沒有告訴長老你。”

“呼,幸好。”

鬆了口氣,空幻擦着冷汗,終於不需要忍受飢餓,張嘴大口品嚐起來。

不過前面的東西都太過獵奇,雖然有些詭異地無視了那些情況,但現在空幻還是一臉慘白。食物此在口中也理所當然沒有任何味道。

(可惜辜負了老闆家藏的醬料,)面前也沒有了那兩串東西,自我催眠一下,空幻也輕鬆了一些,這纔想起老闆之前的話:“就是因爲肉塊普通,所以你才用上了珍貴的醬料?”

“是啊。”攤販老闆的聲音帶着些許討好的感覺,這在平時,空幻遇見的也不少,所以早已習慣。

“長老你還真厲害,這不,這些肉塊只是很普通的圈養的那種叫人類的動物肉,不過我保證,醬汁絕對是我們家藏的珍貴祕製秋子果醬!”

“……”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