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你們那邊怎麼樣?”布魯斯問。

“進展緩慢,不過我們查到了很多東西,官司兩面都有,你想聽什麼?”

“撿主要的說,對方有什麼新的舉動?”布魯斯問。

“沒有,依然對你進行全球大搜捕。”

“真看得起我。”布魯斯苦笑,“不過找到我可沒那麼容易。”

“別太大意,這些人不好對付,現在找你的人已經不止他們了,有很多潛藏實力都已經開始行動,幾個國家的情報機構也已經展開聯合行動了。”

“情理之中,不同過的速度還真快。”布魯斯斟酌了一下,“不過他們肯定不敢把事情拿到明面上來說,只能暗地追查,告訴上面,這件事他們擺平,我要洗白身份。”

“這個……未免。”對方面露難色。

“不難,把我給他們的東西拿出來,讓對方看看,如果我出了什麼事兒就直接公佈於世。”布魯斯不在乎地說。

“那可是政治籌碼,上面很重視。”

“如果對方希望出現政治醜聞就繼續找吧,我不信他們能找到我。”布魯斯摸出一支菸點上。

“理論上應該是可以,不過洗白肯定沒這麼簡單。”

“不管,你們搞定,我提供了那麼多有價值的情報,現在該是回報我的時候了。”布魯斯吸了口煙,“查到‘黑血’的下落了嗎?”

“還……沒有。”

“我說小R,你說謊他本事怎麼退步了?”布魯斯撇了撇嘴。

“沒……沒有。”

“好了,上面不然說的是吧?”

“嗯……”

“嗯……”布魯斯嘆了口氣,“我知道了,他們不讓說就算了,我自己想辦法。”

“上面說不要你過問太多,本來就一大堆麻煩了,不能再因小失大,這件事已經不是情報糾紛,涉及到了對方的內鬥……”

“好了……”布魯斯不耐煩地揮了揮手,“我有分寸,不管怎麼樣,至少把自己人弄出來……” 其實布魯斯沒有接觸上看起來那麼厚道,雖然算不得什麼陰謀家,但他城府極深,自從重拳通過國內的關係介紹他和本·艾倫認識他就一直在藉助“黑血”的關係和勢力蒐集情報壯大自己,很多時候他的收穫甚至比本·艾倫還要大,這就是他的本事,能在不別人毫無察覺的情況下爲自己謀求更多的利益。

外界爲了尋找布魯斯的下落已經鬧得天翻地覆,而他卻在英國的鄉村裏喝着威士忌吃着烤肉薯條,日子過的悠閒自在,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麼手段擺脫那些一直在追捕他的人。

儘管這裏的生活悠閒自在但布魯斯深知用不了多久這裏將會熱鬧起來,大批的特種作戰人員會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這裏很快就會變成一個數方勢力明爭暗鬥的戰場,而自己正是這場爭鬥的主要原因,他知道是該走的時候了,當初他跨越英吉利海峽到達這個國度的時候就做好了下一步準備,將所有人都打發走之後他在午夜出了門,天已經開始下雨,這正是在他謀劃中的最佳出行時間,鄉村公路上空蕩蕩的一輛車都沒有,只有稀稀拉拉的小雨下個不停,在他的計劃中需要兩個小時的路程到達下一個藏身地,但那還不是他最終的目標,而只是將那當成此行的中轉站。

起伏的山丘和零零散散的樹木在黑夜中孤零零的矗立,彷彿一個個站在高出默默注視他的孤魂野鬼……

布魯斯有點煩,上面雖然已經默默接受了他洗白身份的要求,但從各方面的反饋來看效果好像並不明顯,似乎對方對於上層給出的政治交換條件無動於衷,不知道是他們要拼個魚死網破還是在裝傻充愣,布魯斯也不在乎這些,只是他希望能儘快恢復公開活動,另一方面他正在爲“黑血”的事情進行部署,本·艾倫的失蹤是這次大規模清洗的開始,那麼究竟本·艾倫和他的小隊被弄到哪去了?他們還或者嗎?他們掌握的東西到底落在了什麼人手裏?那些東西可是至關重要的,能夠讓美國顏面盡失,甚至讓高層震盪,一旦公佈於世恐怕連總統都得引咎辭職,而這些東西正是很多機構都想得到的,或者銷燬證據,或者作爲政治談判的籌碼,而這一切的關鍵正是本·艾倫,誰捉到他就有機會掌握這些動關係,而布魯斯追查本·艾倫的目的並不是爲了拯救這支隊伍,也是爲了這些情報,這些足以震盪世界的東西,這個世界上沒有所謂的朋友,只有利益,當共同利益不存在的時候那麼友誼也該宣告結束了,布魯斯雖然不願意和本·艾倫鬧翻,但各爲其主,一旦雙方有了厲害衝突那麼只能以自身利益爲優先考慮了,這是無奈,也是殘酷的現實,在現實面前一切辯解都是蒼白無力的。

布魯斯正滿腹心事的想着後面該如何走下去的時候車裏的導航屏幕閃了幾下,這是有消息的信號,布魯斯在一邊按了幾下小R出現屏幕上:“老大,你還真悠閒。”

“開車有什麼悠閒的,有話說,有屁放。”布魯斯盯着前方不緊不慢地說。

“我可不是老找你閒聊的。”小R低下頭在鍵盤上敲打了幾下,很快屏幕上出現一張衛星地圖,正是布魯斯所在區域的實時監控圖像,上面已經標註了一批紅色的遠點正在慢慢的移動,方向正是布魯斯這邊,“我想這些人肯定不是過路的,你要小心。”

“他們的速度比我預計的要快。”布魯斯搖了搖頭,“給我指條路。”

“目前來看沒有一條路能完全避開他們所有人,除非下車步行一路向北,穿過稀樹草原然鐵路向西,最後到達約克,如果順利的話能跳出他們的包圍圈,不過我剛纔已經覈實過了,除了我們的之外這一帶上空有四顆不同國籍的間諜衛星活動,你覺得他們全都是衝着歷來的嗎?”

“這不重要,反正不可能只有一隊人馬來劫殺我,那邊的車最少?”布魯斯問。

“東南,下一個路口左轉。”小R說,“不過我不建議你這麼做,風險太大,還是躲開比較妥當。”

“這裏是丘陵和草原的結合部,地勢沒有多險峻,下車步行就是給自己找麻煩,敵人完全可以直接開車把你撞飛。”布魯斯一邊開車一邊說,“所以我覺得你的建議太不切合實際。”

“我是說如果可能,而且敵人也不一定知道你要幹什麼,等他們明白過來估計你也已經翻過最前面的……”小R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打算解釋一下自己的建議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絕不是信口雌黃,可布魯斯根本就懶得理他,“好了,現在我可沒時間聽你廢話,這樣吧,你給我提供全程衛星監視圖像,剩下的事情我自己處理。”

“好吧,你是老大,你說了算。”小R有點無奈。

“好了,沒事兒了。”布魯斯說,意思要結束通話。

“等等。”小R說,“我們已經查到了一些和‘黑血’相關的線索。”

“說重點。”布魯斯很沒耐心的說。

“雖然我們沒能找到本·艾倫的下落,但卻無意間發現之前他們一個戰死的士兵突然出現在歐洲。”小R說。

布魯斯皺了皺眉感覺很意外:“誰?”

“巫妖,這個人在‘黑血’的時間不短,但還算不得元老,地位只是高於普通士兵而已,調查中顯示他在一次任務中被俘,因嚴守祕密而被處死……”

“好了。”布魯斯打斷小R說,“幫我聯繫他,約他兩天後在挪威見面。”

“呃……”小R很意外,“確定這麼做?現在他的身份我還沒查清楚,不知道他到底爲誰工作。”

“這件事我心裏有數,另外我有其他安排,至於他的過去沒必要查了,根本不會有結果,對了,這次他冒出來要幹什麼?”布魯斯問。

“好像是在和英法的情報機構接觸購買情報,但具體內容還沒查到。”小R說。

“我知道了。”布魯斯說,“叫我的隊伍隨時待命,我可能會有任務給他們,幫我盯緊美國那邊,他們肯定有所動作,那將是我們採取進一步行動的風向標。”

“知道了,你小心,預計兩分鐘後和對方接觸。”小R提醒他說。

“放心,這種事情見多了,何況今天我這車絕對勁爆。”說完布魯斯結束了通話。

遠遠的他已經能看見對方閃爍不定的車頂,雨中的燈光忽明忽暗,看上去向兩道遊離在黑夜中的兩個光球,布魯斯冷笑着打開車輛的主動防禦系統,後面的車窗緩緩降下……

他已經決定給對方一個大大的見面禮了,他看了一眼屏幕,只有兩輛車,而且是排成一條線向這邊開過來的,前後間隔很小,這麼做的唯一原因很可能是爲了迷惑自己,用前車擋住後撤,製造只有一臺車的假象,在關鍵時候突然殺出來,顯然對方不知道他有衛星設備。

雙方的車速都不慢,彼此接近速度很快,就在相隔還有幾十米的時候布魯斯發現對面的車窗裏突然伸出一支步槍,緊跟着就是一排掃射過來,子彈打在車上一陣丁當亂響,和改裝的優質防彈車身連痕跡都沒留下,子彈不知道被折射到什麼地方去了。

雖然掃射根本威脅不到布魯斯,但他還是多少有點吃驚,這一排子彈絕大多數都打在駕駛位的擋風玻璃上,雖然超強防彈玻璃連裂痕都沒有,但這準頭絕對是有着豐富車輛追逐經驗的老兵才能大出來的散佈,雙方都在高速行駛中,這種精準射擊難度非常大,所以但從第一個回合的較量上布魯斯心裏就已經提高了警戒水準,對方肯定不好對方。

子彈掃過之後雙方几乎在數秒鐘後就擦身而過了,但就在這短短的不到一秒鐘時間裏,敵人讓然沒有放過攻擊的機會,各種口徑的子彈同時從打開的車窗裏飛過來打在他的車上,與此同時布魯斯敞開的厚窗裏一根粗粗的槍管精準的將一個黑糊糊的東西發射出去,鑽進敵人的車窗“嘭”的一聲貼在了頂棚上,就在車裏的幾個人知道不妙的瞬間,那玩意兒突然炸開,上百枚鋼珠四處飛濺,車裏的人無一倖免的被密集的鋼珠掃成了肉泥,而整個車子也被打得千瘡百孔,失控的車輛在路上不停的翻滾、起火,爆炸,上面的人無一倖免……

而此時布魯斯車上發射鋼珠榴彈的發射器已經縮回到車座下面,同時關上了車門。

對方的另一輛車被這一連串的突發事件搞的有點手忙腳亂,車輛幾乎失控,在路上來回的亂晃了一陣之後總算是被司機控制住,而此時布魯斯已經開着車將他們遠遠的甩掉,出裏的人不甘心,掉轉方向再次追了下去…… 從對方的舉動上不難看出他們的目的是要直接幹掉布魯斯,所以布魯斯也就不客氣,反正來者不善,他也沒心情去考慮其他,直接幹掉就是,沒必要和對方太過糾纏。

這是一輛特殊改造的越野車,是專門用來執行外勤任務的,加裝了太多零散的小玩意兒,別小看這些東西,全都是智能系統控制的殺人利器,只要下達相應的命令系統就會自動識別,並且根據實際情況完成命令。

顯然對方沒料到一個匯合布魯斯就幹掉了他們一半人手,等他們調轉車頭追下去的時候布魯斯已經在幾百米之外了,他的車動力系統同樣經過改裝,所以這速度……

布魯斯從後視鏡裏看到另一輛車正一點點的跟上來不僅皺起了眉頭,他討厭死纏爛打,於是他打開了車輛的防禦系統,將後面跟上來的車子列爲攻擊目標……

這時小屏幕上閃了一下,小R再次出現在上面:“我注意到你啓動了主動攻擊系統,你搞出的動靜太大,已經被其他勢力注意到,有人正在趕過來。”

“陰魂不散。”布魯斯罵一句,“給我制定最佳路線。”

“我調一支特勤前往6號地區接應你。”小R說。

“沒必要,這點麻煩我還是能應付的。”布魯斯掃了一眼後視鏡,“能查到他們的身份嗎?”

“還不確定,不過從他們的通信手段上分析應該是美國人,西北一組正在接近的好像是從伊拉克來的,目前這些只是根據我的經驗做出的判斷,還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他們的身份。”小R說。

“嗯,沒關係,什麼人都不重要,現在想找我的人太多了,很多人都找了僱傭兵和賞金獵人,我他孃的已經變成獵物了。”

“所以我覺得你該謹慎點,現在可不是逞英雄的時候,如果你出事了我們整個歐洲的分支機構將損失慘重。”

“別把我說的那麼重要,前一段時間老頭子不是還要把我換掉嗎?”布魯斯撇了撇嘴,“我重要?”

“上次你鬧的太大了,差點和CIA直接開戰,老頭子盛怒之下也只是說說氣話。”

“那種可不是我鬧的,是他們搶情報把生氣高大的,別怪我。”布魯斯說,“再說了,我還不是爲了能拿到中東項目?這可是事關整個資源投入和產出的大事。”

“別說題外話了,現在他們距離你的位置已經不足一公里,有什麼打算或者我能幫你做的?”小R見越說越沒完趕緊收住話題。

“你能做什麼?這還不簡單,查清他們的身份,如果可以幫我干擾一下他們的通信。”布魯斯說。

“大家的通信都是加密頻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干擾他們很困難,畢竟我在萬里之外,不是說想幹擾就干擾的。”

“那你想辦法吧。”布魯斯說,“我相信你能解決這個問題。”

“不難,你現在讓我從屏幕裏鑽出去我就能做到。”小R氣哼哼的說。

“別廢話了,再見。”布魯斯直接關掉了設備,敵人已經上來了,沒時間容他閒扯。

敵人的車離着還有老遠子彈已經先招呼過來了,密集的彈頭打在車上丁當亂響,但車子卻毫髮無損,這點火力還是對車輛沒法構成實質性威脅的。

顯然敵人的車輛也是經過改裝的,提速非常快,從某種程度上說已經接近甚至超越了布魯斯這臺車,幾乎是數秒之後就已經跟了上來,和布魯斯的車保持着二十幾米的距離開始發動新一輪的攻擊,車窗裏各種輕重武器全都後伸了出來,步槍、榴彈發射器同時開火,打得布魯斯的車子火光四濺,但依然奈何不了他。

就在布魯斯得意洋洋的準備加速離開的時候他卻發現一名敵人正從車窗裏爬出來,肩膀上赫然扛着一枚火箭彈。

“日……”布魯斯低聲罵了一句,猛打方向,與此同時敵人的火箭彈已經離膛飛了過來,彈頭幾乎是貼着車屁股飛過去老遠扎進溼漉漉的草叢轟然炸開……

“有本事帶巡航導彈來。”布魯斯低聲罵了一句,腳下猛踩油門,車子靈敏的衝了出去。

兩輛車開始在雨夜中追逐,敵人的車幾次追上來,敵人不傻,發現車子防彈之後立即改變了策略,開始攻擊車底和輪胎,而且使用的全都是大威力武器,希望利用爆炸的氣浪把車子下掀翻,可布魯斯怎麼可能傻到給他們這種機會?

爆炸不斷的追着布魯斯的車,一團團的火光在漆黑的雨夜中突然炸開又迅速消失,兩輛車在火光中時隱時現,時而有火箭彈飛過,這場面有點讓人心驚膽戰的味道,布魯斯利用防禦設備進行反擊,自動射擊、榴彈不時的對後面的車輛發動攻擊,雙方你來我往打得煞是熱鬧。

“就這點玩意兒?”布魯斯一邊開着車一邊撥動着屏幕上的觸摸按鈕,這車子在改造的時候增加了不少的新功能,布魯斯一時間還沒有完全弄清都有什麼東西。

“嚐嚐這個。”布魯斯調整車子,後備箱玻璃降下去一半,緊跟着幾個圓餅形狀的物體被拋了出去,這些東西落地之後就像長了眼睛一樣,旋轉着撲向了後面迅速靠近的車輛,“嘭嘭嘭……”全部吸附在車子的底片上……

“轟轟……”兩聲巨響,高速行駛的車輛突然從路面上“飛”了起來,在空中翻了幾個筋斗之後栽下了路基,巨大的衝擊力作用下在溼漉漉的草地上不停的翻滾足足衝出去四五十米才冒着黑煙翻倒在一邊,車子嚴重變形,裏面的人生死未卜,當然布魯斯也沒心思關心這些,只是開着車揚長而去……

“前方五公里有人在設伏。”小R很是時候的出現在屏幕上,“你是不是打算上明天的泰晤士報?”

“難道我不反擊嗎?”布魯斯聳了聳肩膀,“別和我說什麼國際影響,我現在就TM是個沒有國籍的人。”

“那你也不該自暴自棄吧?”小R說,“我不是來和你閒聊的,上面有命令,叫你儘快處理好‘黑血’的事情,他們不想因爲一直僱傭兵而影響整個歐洲的情報工作。”

“他們終於肯明確回覆我的問題了?哼……”布魯斯冷笑,“不過還算他們想的明白。”

“不過上面讓我轉達一下他們的警告,希望你能妥善處理,不要鬧出更多的麻煩,畢竟我們不是慈善機構,不是來救苦救難的。”

“如果交給我做就放權,要不就別讓我做,我知道該怎麼做。”布魯斯很囂張,囂張的好像他是領導一樣。

“好吧,我不管了,反正該交代的我都交代了,你好自爲之吧。”小R一臉頹然的說,從他的角度看布魯斯不但是過分那麼簡單,這話說的也未免太不把上層放在眼裏了。

布魯斯也不生氣只是搖了搖頭:“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不過該說的話我還得說,這次‘黑血’落難有部分原因是我造成的,我隱藏了很多他們本該知道的情報,不過這也是爲了整體利益,至於對‘黑血’後面的態度我們只能按照事態的發展而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調整了,畢竟和敵人相比我們還是太弱小了。”

“好吧,你能明白這些我就放心了。”小R點了點頭,“那就這樣,後面的相關情報我會傳遞給你,附近的敵人分部也已經發過去了,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剩下的事情只能靠你自己了。”

“好。”布魯斯點了點頭結束了通話。

簡單地說布魯斯藉助小R提供的情報在敵人的縫隙之間往來穿梭,很容易的避開了敵人的搜捕,但這足足浪費了他們三個小時才真正算是跳出了敵人的控制區,不管有幾波敵人在找他,反正他已經在第二天日出前脫離了危險,他再次出現已經是在數千公里之外的以色列,誰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跑到這個地方來的,不過對於他這種人來說不管出現在什麼地方都不值得奇怪,他們是一羣專門精於此道的非正常人類。

和他一起到以色列的還有巫妖,兩人是在挪威見的面,不知道他們談了什麼巫妖就很聽話的和他來了以色列。

在以色列布魯斯很快就彙總了各方面傳來的情報,現在他可不是一個人單幹了,還有巫妖幫忙。

“消失的滋味怎麼樣?”布魯斯一邊敲着電腦一邊和巫妖聊天。

“還不錯,如果全世界都以爲你死了那在某種程度上說是一種幸福,至少債主和麻煩都會因此而不在找你。”巫妖說。

“怎明白知道你們當初在搞什麼鬼。”布魯斯說。

“不瞞你說,擋住那只是個簡單的計劃,只不過後來事情發展完全失控,最終只能重新部署,最後我也只能順從了這個身份,轉到幕後,時間真快,一晃居然這麼多年過去了。” 庶女無敵:擋我者跪 巫妖說,“不過我和隊長的聯繫卻從沒斷過……” 巫妖的出現的確讓布魯斯有所震驚,通過他的描述布魯斯瞭解了多原本不知道的事情,當初巫妖陰錯陽差的被認爲已經死掉只是本·艾倫就將計就計將他隱藏起來,一直在暗處幫助他調查一些不方便出面的情報,可以說他已經成了本·艾倫暗處最得力的助手,幾乎本·艾倫每次消失都會和他碰面,交換情報和佈置下一步工作,爲了保證不被外界發現他們幾乎不聯繫,每次都是根據上次分手的時候約定的時間和地點見面,這麼多年來爲了避免遇到熟人巫妖沒有回過巴黎,一直在世界各地遊蕩,因爲是暗中觀察所以他還是查到了很多有價值的東西,本·艾倫依次爲參考獲得了大量的情報。

“那這些年你一直隱姓埋名了?”布魯斯問。

“也不算,我只是拿着隊長給安排的新身份世界各地的跑,風險比作戰小多了,雖然偶爾會遇到一些麻煩,但總體上來說還算安全。”巫妖聳了聳肩。

“嗯。”布魯斯點了點頭,“說吧你這次平白無故的露面目的是什麼,如果你之前能隱藏的那麼好爲什麼這次會被發現?”

“的確。”巫妖無奈的笑了笑,“這次的露面是故意的,我有兩個目的,第一是迷惑對方,第二是引起你的注意力,顯然這兩個目的都達到了。”

“第一個好理解,一旦你公開露面那他們肯定會注意到,但第二個就有點太理想化了,畢竟我們現在也遭受致命打擊,你怎麼確定我的人會發現你呢?”

“這個不難,以你們的情報手段發現我只是早晚的事情。”巫妖很有信心的是活,“這根本算不得什麼,如果你發現我肯定會聯絡我,因爲隊長不見了,你肯定要弄清楚我出現的目的。”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我決定見你也只是臨時決定,也就是說我有很大的可能性不見你,要知道我很忙。”布魯斯搖了搖頭,他覺得巫妖有點太隨性了,如果當時自己沒時間或者沒興趣見他那他露面的風險就會成倍增加,畢竟如果小R不安排人聯絡他的話他在等消息的過程中肯定會被盯上,不管是獵手、僱傭兵還是CIA這些人肯定會對他的突然出現感興趣。

“有些事情是需要賭一賭的,隊長無數次提到過你的能力過人,現在是非常時期,我不能等一切都妥當了纔開始行動,那什麼都晚了。”巫妖說,“這次聯絡你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幫我把隊長他們救出來。”

“嗯?他們真的出事了?我的情報裏他們只是在利比亞失蹤了而已。”布魯斯皺了皺眉。

“對方的很巧妙的掩蓋了與之相關的情報,所以我得請你幫忙了,查出他們的下落,然後施以援手,我現在能找到的人只有你有這個實力。”巫妖說。

布魯斯自嘲的笑了笑:“太高看了我,現在我也是自身難保,整個歐洲的業務已經毀於一旦,現在基本上屬於自顧不暇,你覺得我能幫你多少?”

“你是隊長唯一信任的人,所以只要你肯幫忙我會提供一些你們感興趣的東西作爲酬勞。”巫妖很實際的給出了誘餌。

“酬勞?”布魯斯摸了摸自己半光的後腦,“在這個行當裏好像沒什麼人缺錢。”

我的異能悠閑生活 “如果我把一些隊長帶隊完成任務的錄像交給你……”巫妖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的看着布魯斯的反應。

“那玩意兒?”布魯斯愣了一下,“那可是燙手的山芋,如果外界知道我手裏有估計得有更多的人來追殺我。”

“同樣CIA會妥協,你能獲得很大的利益交換權利,當然承擔相應的風險是必需的。”巫妖說。

“這是你們隊長的意思?”布魯斯問。

“對,他曾經和我交代過,如果出現整隊人馬失蹤的情況那我就可以啓用這東西作爲營救的他們的籌碼,而你是我們第一適選對象。”巫妖說。

“看來我不是唯一。”布魯斯笑了笑。

“你是最合適的,其他的風險太大,我不會選擇。”巫妖說,“所以請多幫忙。”

“唉……你是賴在我這不走了。”布魯斯笑了笑,“可以幫忙,但我只能幫你調查他們的去向,至於營救的事情我不管。”

“先查到再說,我會安排剩下的事情。”巫妖很痛快地說。

“嗯。”布魯斯站起身,“給我幾個小時先把自己的事情處理完,現在我手裏也是一大堆爛攤子。”

“好,那我聯絡一些現有的關係做營救準備工作。”巫妖說,“能否給我提供一個安靜的房間和一部反追蹤通話設備。”

“可以。”布魯斯已經走到了門口,“這個房間就給你用,電話隨便用,就算你打給美國總統他都查不到你在這。”

“謝謝。”巫妖鬆了口氣,扯掉領帶,把外套脫離丟在沙發上,斟酌了一下之後開始打電話,整個下午他都在和電話搏鬥,聯絡了很多人,打了無數個電話,最終能確定會幫忙的寥寥無幾,這個社會真是太現實了,本·艾倫在的時候大把的朋友,吆五喝六的好似關係有多好,一旦出了事情就努力迴避,試圖別開一切關聯。

“一羣王八蛋。”巫妖低聲罵了一句,他不是本·艾倫的嫡系,但多年來本·艾倫的爲人處事他還是很欣賞的,當年也是一起扛槍流血同生共死的兄弟,現在只有他能主持大局營救本·艾倫和其他一大堆的兄弟。

“彆氣餒,這個世界就這樣,我們沒辦法改變別人的想法,只有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布魯斯提着食物從外面進來,“我已經做了相應的安排,不過你最好有個心裏準備,既然滿世界都不知道他們去了什麼地方那就算我灑下天羅地網去查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以你的關係和人脈怎麼也能摸到一些蛛絲馬跡。”巫妖說。

“別說的那麼好聽,誇獎的話留着查到消息再說吧。”布魯斯一邊吃東西一邊說,“我現在要查清的是對我們下手的和你們要解決問題的是不是一夥兒。”

巫妖說:“這種可能性很大,在他們眼裏我們都是目標,而且是一個聯合體,你和隊長走得很近,他們有目共睹。”

“就算是我也是被你們拖累的。”布魯斯搖了搖頭,“否則也不會遭受如此巨大的損失。”

“我們的損失更大,幾乎正支隊伍都被連根拔起,在法國的基地也已經被勒令關閉,受訓人員遣散,昨天晚上部分主要建築設施被炸燬,當局以安全問題爲理由強行接管,現在我們基地已經不存在了,佐伊古堡被不知身份的人定向爆破,現在只剩下一堆殘垣斷壁,萬幸的是公司因爲隊長已經退出的原因損失不大,而在世界各地的分支機構只要涉及到傭兵業務一塊的幾乎在一夜之間全部遭受打擊,損失巨大,這件事不是一般的小個體能做得出來的,從側面對方已經招式了自己的能力,我心裏大概已經有了方向,所以等等看吧,事情大白於天下的時候快到了。”

“大白於天下又能怎麼樣?有些人是可以明目張膽不要臉的,他們會給自己齷齪的行爲找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所有該報復的時候就得報復,我們沒有資源向世界澄清一切但我們可以讓他們付出慘痛的代價,讓他們明白欺負我們的後果有多嚴重。”布魯斯說。

萌妻來襲,Boss請接招! “這個未免有點困難吧?”巫妖躊躇的說,“他們能在世界各地同時動手,我現在連一支小隊的人手都湊不齊,怎麼報復?”

“如果你想做就會有辦法。”布魯斯拿起刀叉交給巫妖,“只要你想,殺人這活兒是部分時間地點的,沒有種族界限的,任何東西都可以成爲武器。”

巫妖看着手裏的餐刀若有所思地說:“話說的是沒錯,但……我總覺得……”

“猶豫不決。”布魯斯搖了搖頭,“自己想吧。”

當天晚上布魯斯就收到了各方面的回覆,各種情報向雪片一樣涌來,但真正讓他們興奮的卻一份都沒有,大多都是和利比亞相關的,本·艾倫他們的一些行動軌跡,包括當時他們購買的裝備和改裝車輛的線索,甚至後期響雷和颶風前往過程中的武器供應情況都在其中。

“這些東西根本就查不到隊長他們的去向,敘利亞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想找到他們沒有足夠的線索根本就不可能。”巫妖揉着太陽穴說。

“別急,這纔剛剛開始,有點耐心年輕人。”布魯斯將情報彙總之後交給手下的情報分析師,“儘快找點我感興趣的東西出來。”

“已經一週多了怎麼能不急?”巫妖說,“從確認他們失蹤到現在我跑遍了整個地球也沒能得到哪怕一絲有價值的線索,現在只能寄希望於你了。”

“別……你這樣我心理壓力好大。”布魯斯趕緊擺了擺手。

“呵呵……”巫妖無奈的笑了笑。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