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史湘雲丟上.牀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自己脫了個精光。

然後在史湘雲的拼命抵抗中,暴力壓服了她,也脫了個精光。

在新婚的第二天,又一次完成了革命與***的鬥爭!

效果……完美!

暴風停息,驟雨剛歇。

賈環摟着史湘雲白皙圓潤的肩膀,笑道:“昨兒我說了不走,偏你大方,非讓我過去。昨兒沒睡好吧?都有眼圈兒了。”

“放屁!不讓你過去,那我成什麼了?”

史湘雲俏臉上的潮紅和餘韻還沒散盡,但已經“過河拆橋”了。

論起來,她的身體素質真比林黛玉強的太多。

賈環被罵也不惱,嘿嘿笑道:“你們姊妹倒是情深,興許一會兒她就過來瞧你呢!”

此言一出,史湘雲身子先是一僵,然後蹭的一下從賈環懷裏出來。

不顧被賈環,就開始穿衣裳。

一邊穿還一邊趕人:“快走快走,都怪你,若讓人,我還活不活了!”

昨兒在一起,被賈環要求親一口時,被現,就覺得沒臉見人了。

真若被捉姦在牀,豈不是更沒法活了?

賈環還要拖延,卻被穿好衣裳的史湘雲在嘴巴上重重親了口,然後紅着臉兇巴巴道:“好了沒?賈小三,你別得寸進尺!”

賈環自然也怕被堵門兒,才故意提醒史湘雲。

如今連紅利都收了,自然就見好就收。

正要穿衣走人,就聽到門外響起翠縷的聲音:“是林姑娘來了?我們姑娘……我們姑娘還沒起來!”

這是家裏說好的,在自己人前不用改口,真到來了外客時,再改口稱呼夫人。

好歹,翠縷還沒那樣傻。

可屋裏的史湘雲卻真慌了,不過賈環不慌,抱着史湘雲狠狠親了口後,從窗戶上一溜煙兒的跑沒了影兒。

史湘雲見之,又好笑又好氣。

好好的夫妻,鬧的好似見不得人。

不過沒時間理會這些,趕緊將牀榻收拾利落,鋪平拉展後,又將頭放下,好似剛起牀一般,開門迎客……

……

ps:第一更,另,我服了你們!

說要寫***然後一天內n多人加羣,半夜都有,哈哈!

等着,等完本後一定寫幾章浪而不淫的***讓諸位污妖王拿去擼……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喲!這不是新郎官兒麼?怎麼不從堂門走,從人家窗子上翻?”

賈環剛翻過西暖閣的窗子,順着廊下邊往外走,邊穿衣裳,就方董明月抱劍而立,斜倚欄杆,似笑非笑的道。.┡m

賈環一見是她,臉色登時一喜,然後跟見了親人一樣,上去就拉住董明月的手,抱怨道:“哎喲喂!月兒,我今兒才知道,原來世上不是每個妞兒都和我的月兒一樣溫柔體貼,善良大方,還一點都不好妒。

我可遭老鼻子罪了!”

雖明知賈環滿口胡言,可聽他不要錢似得誇自己,董明月還是彎起了嘴角,任憑他將自己抱在懷裏使壞。

直到聽到不遠處的說話聲,似有人經過,她才忙掙扎出來,沒好氣的白了賈環一眼後,道:“昨兒你讓青隼查的事查清了,含芳閣裏住着的那位,是聽到嬤嬤給大觀樓的貴妃傳信兒後,才帶着丫鬟出來的。一直在竹橋邊轉,最後纔等到了你們。”

賈環聞言,眉頭一皺,道:“這是爲什麼?”

董明月搖頭道:“不大清楚,不過……下面人說,前幾日,含芳閣裏那位又得了江南甄家送來的家書。許是信裏又說了什麼……

另外,南邊的人也傳來消息,說甄家那一夥子,受用了幾十年,如今手裏忽然沒了銀子,當初每天請客的人也都沒了蹤影,日子很不好過。”

賈環聞言,臉色有些不好br/>

這世上的人啊,永遠不要低估他們的下限。

“算了,我去。”

賈環搖頭道。

董明月猶豫了下,道:“環郎,這事雖然不大好,可……可你也別什麼事都往身上攬。甄家四姑娘的身份不一般,而且……”

“而且什麼?”

賈環問道。

董明月臉色有些紅,道:“我聽說,昨兒那位皇帝,瞧了她好久。萬一他疑你……”

“那個臭不要臉的!”

賈環想起昨夜那出就恨的咬牙,道:“要不是昨兒不是好時候,我非和他剛一剛不可,想當唐明皇是怎麼着?”

又見董明月擔憂的,忙道:“月兒放心,我不會亂來的。只是當初要不是奉聖夫人贈遠叔於我,我怕也活不到今天。

我無力庇佑整個甄家,他們那一家比賈家一些族人還要墮落腐朽。

可只一個甄家四姑娘,無論如何都要保她太平。”

董明月知道賈環爲人,見他如此說,也不好再勸。

她還有其他事,在這裏等賈環,就是爲了說清楚甄玉嬛昨夜出現在聖駕前的原因。

說罷後,就忙其他的事去了。

不是賈環心狠,像董明月白荷還有公孫羽這些女人,就拼命的讓她們操勞。

林黛玉史湘雲薛寶釵就只在家裏享福受用。

他又不是養不起幾個女人,非要指着老婆吃飯。

只是董明月白荷和公孫羽,她們自幼就開始做各自的事,而且在各自的領域都極有天賦,也喜歡做這些事。

若是嫁到了其他豪門府第,她們想做都不可能做。

也只有賈環才縱着她們憑喜好來做。

當然,她們不只是爲了喜好,更爲了幫賈環。

……

大觀園,含芳閣。

甄玉嬛環後,盈盈拜下,道:“妹妹請三哥哥安。”

賈環清瘦的容顏,皺了皺眉頭,本想說的責備之言,卻不好出口了。

然而甄玉嬛似知道他想說什麼,幽幽一嘆,道:“三哥哥,可是妹妹讓你爲難了?”

賈環愈皺眉頭,道:“我爲難什麼?我是怕你爲難你自己!

不都說好了嗎?無論如何,我也能保你一生平安周全。

宮裏那個爛糞坑,最好不要往裏跳。

拖些時候,拖到宮裏忘了這樁親事,也就算完了。

你怎麼偏偏還往人眼前湊?”

甄玉嬛聞言,姣好的杏眼中,落下兩行清淚來,哽咽道:“三哥哥,不是妹妹不自重,妄想攀富貴……”

賈環嘆息一聲,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你也別哭……可是甄家那起子沒出息的東西,又跟你訴苦了?”

甄玉嬛聞言,似受了無盡壓力和委屈後,終於有人可以吐訴了,眼淚止不住的落,哽咽道:“三哥哥,是我哥哥來信說,戶部催着甄家還虧空。

抄了家財,也補不上甄家欠下的虧空。

族人們還落井下石,說是爹爹沒有掌好家,這虧空是大房的賬,與他們不相干,還要分族田族產。

哥哥說,家裏已經沒法子了。

三哥哥你派去的人,雖能保護住他們不被人欺負了去,卻擋不住要賬的。

這些日子,他們都是借銀子度日……”

賈環聞言眉尖一挑,道:“這怎麼可能?我讓人給甄叔父送去了一萬兩銀子做用度。這纔沒幾個月,就用完了?”

這年頭,尋常人家一年都花不了二十兩銀子。

甄家再能花,這個時候,他們總不能兩三個月就花掉一萬兩銀子吧?

甄玉嬛又感激又羞愧道:“不是,三哥哥送的銀子,都被爹爹拿去還虧空了……”

賈環無語一嘆,道:“甄家虧空了大幾百萬兩,世叔拿一萬兩去填,根本就是杯水車薪,有什麼用……

可不管怎麼說,也不用你出頭啊。”

甄玉嬛搖頭道:“玉嬛生出甄家,長於甄家,自出生起,就受老祖宗寵愛,榮華富貴受用無數。

如今甄家落難了,老爺太太都在受苦。

玉嬛又豈能躲在這裏一人享福?

三哥哥,你的好意,妹妹真的心領了。”

賈環皺眉道:“可是……鹹福宮那位如今一副倒黴臉,短時間內怕是沒起色的可能。就算日後能成事,也不知多少年後的事。

你這遠水解決不了近火啊!”

甄玉嬛搖搖頭,眼中閃過一抹悽色,道:“如今,哪裏還能顧得了這麼多。只有先入宮,再想法子,求求皇帝和皇后,寬容甄家些時日……”

賈環聞言,花帶雨眸光憂鬱的甄玉嬛,道:“你先別太急,不管怎麼說,我都要護着你一生平安富貴。這樣,我先進宮探探風頭再說,興許……也不用你去往火坑裏跳。”

甄玉嬛淚眼朦朧的環,說不出的感激,和踏實。

……

皇城,大明宮,紫宸書房。

“喲!寧侯來了!寧侯大喜!”

自外殿接賈環入內的蘇培盛滿臉堆笑道。

這個老內監,是真心希望賈環能和隆正帝一心,有始有終。

賈環也不好再拿捏他,哼哼一笑,道:“老蘇,你可別糊弄我!昨兒就空着手去了我府上,今兒又嘴上賀喜?”

蘇培盛一張臉笑成了菊花,翹着蘭花指道:“瞧寧侯說的,奴婢自然爲寧侯準備好了賀禮,打了侄兒去寧府送去。

寧侯回家後單,保管能尋到奴婢的名字。”

賈環聞言,打了個哈哈,道:“老蘇,你這太見外了,我就隨口說說,你怎麼還當真了?外道了啊,外道了!以咱爺倆的關係,還用在意這些虛的?

對了,你打你侄子送的啥?你可別糊弄我……”

蘇培盛一張臉抽抽着,苦笑道:“是一柄玉如意……”見賈環臉一下耷拉下來,忙補充道:“是宋時宮裏的老物件兒,奴婢下面一些徒子徒孫們,也不知從哪兒摸來的。老奴無福受用,所以就送給寧侯當賀禮。”

賈環聞言,又笑開了花,道:“太外道了,太外道了!對了,老蘇,你侄兒今年多大了?你沒給他找個好差事?”

蘇培盛聞言,真真一臉的苦澀,卻義正言辭道:“奴婢是陛下身邊的奴才,能服侍陛下,便是最大的福分,如何還敢仗着主子的威儀,作威作福,爲自家人謀私利?”

賈環一聽就樂了,隆正帝最是眼裏揉不得沙子的人,對身邊人的要求最是嚴厲。

越是靠近他,接觸機密多的人,要求也越嚴格。

所以蘇培盛雖是大明宮都總管,可他要是敢仗着身份給自家人安排好處。

那他的下場就很危險了。

微雨青春 賈環樂不可支的拍了他一般,道:“老蘇,雖說不能任人唯親,可人總得有點人情不是?我聽說兵部武選司還差個人手,你打你侄子去”

武選司大概是兵部最肥的肥缺兒,掌管軍功計算和職位調動。

哪怕只是尋常一個吏員,也好處多多。

蘇培盛聞言,登時感激不盡,無聲的給賈環拱了拱手。

這件事他不會瞞着隆正帝,也不可能瞞過。

不過他相信,隆正帝雖然會警告責罵他一番,但絕不會真管這件事……

拼着一頓不重的責罵,能把侄兒的前程安排了,值!

……

上書房裏間。

一片忙碌。

隆正帝正與忠怡親王贏祥和內閣輔張廷玉及戶部尚書李謙說着財務之事。

黑冰臺總管趙師道竟然也在,還與賈環點了點頭。

都說窮**計富長良心,真真不假。

▪TTκan▪℃O

如今國庫眼見沒了“餘糧”,這夥子大佬想不出法子,竟然又想起追繳虧空來。

一拳超人之雷霆沙贊 而這一次,還是大範圍的追繳。

怪道甄家都走投無路了。

今年大災前張廷玉就追繳過一回,行辣手抄了不知多少世家府第,甚至還殺落了不少人頭。

正是靠着這些銀子,和賈家牛家秦家等豪門主動購買的一千萬兩國債,朝廷纔算險而又險的度過難關。

不過,當時爲了不讓人心太過浮動。

殺到後來,就主動不殺了。

虧空收回來了六成,還有四成在外。

如今,眼見朝廷又陷入了缺銀的地步,這夥子也又想起來追債來。

隆正帝好似沒蘇培盛進來的賈環一般,沉聲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已經寬容他們這麼些年了,拿着朝廷的銀子不當回事,天下何嘗有這樣的道理?

張愛卿,放手去追討!

不管涉及到哪個,也不管是都中權貴還是外省大員。

一月內,逾期不還者,你直接給趙師道下令,抄家拿問。”

說着,將御案上的一個盒子拿起來,又丟在桌上,滿面譏諷道:“瞧瞧吧,這就是江南第一家做的好事。

戶部虧空幾百萬兩鉅債,不想着還銀,卻拿國庫的銀子四處收買人心。

甄應嘉在江南士林中有甄佛的美名,不管哪個,只要求到他頭上的讀書人,從沒讓人空手而歸過。

到了現在,卻把心思打在一弱女身上求存。

哼!”

賈環聞言,不得不開口了,道:“陛下,甄家的虧空也不能全怪甄家。當年太上皇數次南巡,甄家四次接駕,這才落下的虧空。 獨佔愛妻,葉少的心尖寵 總裁,你鬧夠沒? 再說接濟江南士林,甄家本身的職責便是替天家安撫江南士林,你這會兒不認賬,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放肆!”

隆正帝的話被駁斥的一乾二淨,一張臉黑如鍋底,厲聲喝道:“誰讓你開口的?你來這做什麼?”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