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恨恨的瞪了張齊一眼,捨不得不要手機,一肚子怨恨的上來。

好像是有意耍他一般,張齊沒有立即還手機。

“你,站那邊去。”

一肚子不滿的男生站着不動。張齊把眼睛一瞪,該橫的時候要橫,“怎麼,嫌摔的不夠爽,還想再摔一次。”

男生哆嗦了一下,憤憤不平的朝後退,力量懸殊太大,哪裏敢再跟張齊叫板。

十幾個人擠成一團,不知道張齊還有什麼吩咐,有人已經嚇到臉白。

那些人用看恐怖分子一般的目光瞪着張齊,張齊只覺得心裏好笑,他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就算當他是怪物又能怎樣。

“大家都是校友,互敬互愛是本分。汪小藝做的齷齪事我會讓她得到教訓,而你們要做的就是管住自己的嘴。從這個酒店走出去後,剛纔發生的一切事情都給我永遠封存在心底。我不允許你們出去亂說。

若是有誰走漏半點風聲,我張齊的拳頭絕不輕饒。我知道沒有一點約束力你們中肯定有人做不到,所以我要你們聽好了。

只要你們中有一個人走漏風聲,你們所有人都要接受懲罰,我不管有多少人無辜。所以爲了你們的骨頭不經受考驗,大家互相監督。 星際迷霧 如果誰發現有人亂說,及時阻止加舉報,我可以考慮不懲罰他。

希望大家能自律自覺,不要給自己和別人帶來不必要的傷害。另外,要是我知道誰泄露了,聽者我也不會放過。”

痕麼,如果不是這麼狠,那些缺乏信義的人根本管不住自己的嘴,有時候強權是迫不得已的手段。

一羣人唯唯諾諾,不敢不聽。連坐啊,只要有一個人說出去全體倒黴,這就杜絕了有人說過以後想僥倖逃脫罪責的可能。

儘管人人心裏都不贊同張齊這種做法,卻沒人敢提出異議。張齊的態度堅決,不容置疑,因此大家都知道誰反對就是自己往槍眼上送。

不止一個人開始後悔,後悔不該好奇的跟汪小藝過來。如果沒有來就不會陷入這樣的境地,跟着一羣人保守一個祕密,誰又真的可信。

等了夠長時間了,穿十個人也該穿好了。張齊敲敲門,問:“好了沒有?”

裏面沒有迴應。張齊皺眉威脅性的道:“快點,好了沒有?別讓我問第三遍。”

裏面就像沒人一樣,張齊心知有異,對一個女生吩咐:“你進去看看。”

女生小心翼翼的推開一條門縫,向裏面張望了一下,立即叫起來:“汪小藝不在裏面,也沒幫方悅穿衣服。”

“什麼?”有人發出這樣的疑問。

張齊朝門縫裏看了一眼,方悅還靠在椅子上,身上裹着的被單就快要被窗戶外吹進來的風吹掉了。屋裏沒有汪小藝的影子,可惡的女人難道是從窗戶跳出去了。這裏是二樓,跳下去也不會有多大危險。死女人夠絕。

“你進去穿,快點。”

女生急忙點頭,閃了進去。功夫不大,就穿好了。女生開了門,指着窗戶說:“她一定是從哪裏跳出去逃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哼!”張齊重重的哼了聲,將怒氣壓下。也不知道汪小藝給方悅吃了什麼,到現在方悅還一直昏睡不醒,只能送醫院檢查一下了。

“你跟我一起送方悅去醫院。”他是對剛纔穿衣服女生說的。

聽了這個女生不僅沒有不開心,還非常高興。女生跟那些憋悶的男生不同,很多人喜歡霸道有魄力的男生,而今天張齊的表現正是她們夢中想的模樣。這女生現在恨不能時時刻刻呆在張齊身邊,只要能讓她留下,叫她做什麼都行。

忙不迭的點頭,答應:“好啊,好啊,一起,我叫黃晶晶。”

張齊嗯了聲當做是聽見了,彎腰把方悅抱起來,不看那些男生羨慕嫉妒又惱恨的目光,快步下樓。黃晶晶一路小跑的跟在後面。

本渣留言:跪求月票,謝謝啦…… 經檢查方悅是服用了一定劑量的安眠藥,雖然量不小,但還不至於中毒,醫生沒有給她洗胃,輸了一點解毒藥。三個小時後方悅醒了。看到自己躺在醫院裏,十分吃驚,再看坐在旁邊的人,心裏一動。

那叫黃晶晶的女生也一直陪在旁邊,看到方悅睜開眼睛,興奮的扯着張齊的胳膊。

“看,她醒了。”

張齊只當她是激動的,沒放在心上。

“方悅,沒什麼不舒服吧?”

“我,我怎麼會在這裏?”方悅疑惑的問。

張齊頓了一下,考慮要不要把真相告訴她。黃晶晶嘴快:“哎呀,你還不知道啊。你那個閨蜜給你下套子,要害張齊呢。要不是張齊,你的名聲就毀了。”

女人的嘴巴就是不嚴,張齊有點惱火,吼了句:“閉嘴!”

黃晶晶嚇的一捂嘴巴,“對,對不起,我,我忘了。”

“我說過什麼,好好記住,別亂說話。”

黃晶晶連忙點頭,惶恐的答:“對不起,對不起,我是覺得對她不應該隱瞞。”

方悅已經看出什麼了,俏臉變色:“張齊,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這個,沒什麼事,你別問了。”

“不行,既然是我身上發生的事,我有權利知道。”

張齊猶豫,事情已經過去,就算告訴她也不過時徒增她的煩惱,但若不告訴她,方悅就不知道汪小藝的可惡。

“方悅,你以後只要不跟汪小藝好就行了,其他的,別管了。”

方悅急了,猛的坐起來,因爲起的太快,眼前一黑又倒了下去。張齊急忙扶住她,免得她把腦袋再撞了。

“真的沒有什麼大事,別問了,好不好。”

農門貴女有點冷 “不要,我就要知道,到底怎麼回事你告訴我啊。”方悅非常固執。

黃晶晶急的眼珠亂轉,想說什麼,又怕一不小心說錯話,急的直跺腳。

方悅看張齊就是不肯說,目光落在黃晶晶身上。

“我認識你,你叫黃晶晶是藥學系的學生。你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我只記得喝了小藝給我的一瓶飲料,腦子就昏昏沉沉的,後來怎麼睡着的都不知道。是不是那瓶飲料過期了?”

黃晶晶尷尬的笑,搖頭。

“不是,那是怎麼回事?”

黃晶晶還搖頭,眼睛看着張齊,意思是張齊不讓她說。

方悅伸手抓住張齊的胳膊,“爲什麼不告訴我?是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麼?你告訴我吧,我不想被矇在鼓裏。”

霸愛成婚 知道真相只會讓她更痛苦,張齊寧願選擇讓她因爲不知道而糾結。

“真沒什麼事,確實是吃的東西不對。是汪小藝心壞,明知道是過期的她自己不想喝就給你喝了。方悅,你們兩個做朋友不合適。別跟她做朋友了,好麼?”

方悅用疑惑的眼神盯着張齊的眼睛,不信的問:“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你以爲是什麼?”

“小藝說要讓設計讓你顯出原形,要還自己的清白,說之前的謠言都是你編造的。她根本就沒有被猥褻。說你是大壞蛋大色狼,要我幫她。我是不想幫她的,可是她比較是我閨蜜,她看起來好可憐,我就……”

方悅慚愧的低下頭,“對不起啊,張齊,我不想害你的。”

對汪小藝的陰險,張齊已經不想再做評價,“沒什麼,你別放在心上,她也沒有害到我。以後,你不聽她的就好了。”

“可是我總覺得有哪裏不對,你一定瞞了我什麼。”

“沒有,你想多了。”

張齊轉開目光,考慮着怎麼才能讓方悅遠離汪小藝,如果不把今天的事告訴方悅。她就不會跟汪小藝一刀兩斷。可是告訴她,會更傷她,必須找個好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方悅,你是信我還是信汪小藝?”

方悅眨巴了一下眼睛,不知道張齊問這個問題是什麼意思,“我,我其實是信你的。”

“聽你的語氣似乎是不怎麼信任。沒關係,我知道你跟汪小藝關係很好,一時不能相信她是背後下刀子的人。有空我帶你去刑警隊查個筆錄,那天發生的事都有記錄,還有圖片。”

方悅皺眉:“真的有那樣的事,她也太過分了,一直在我面前說她是無辜的,都是被你陷害的。她這個人怎麼這樣啊。”

“交朋友呢不用看他有沒有錢,要看他有沒有一顆善良的心。你跟汪小藝相處這麼久難道還看不出她是什麼樣的人麼。大家都遠離她,你也要遠離她纔好。

因爲這種沒有良心的人,在心生歹念的時候最先害的是跟她最近的人。方悅,爲了保護自己,我想你跟汪小藝最好成爲陌路人。”

黃晶晶大力的點頭,附和:“就是,就是,別跟那種惡毒的女人做朋友,最後把你賣了你還在替她數錢呢。聽張齊的,他是爲你好。”

方悅不傻,能看出這兩個人肯定有事瞞着她。他們不說一定是因爲說出來不好。方悅知道張齊是那種打定主意絕不改變的人,心知現在逼問也不會有什麼結果。幽幽的嘆口氣:“我聽你的就是了。”

一人出現在門口,一看見躺在牀上的方悅,就心疼的叫起來:“哎呀,方大美女,你怎麼生病了。我真該死,你生病了我都不知道。你是怎麼生病的?”

這個情緒激動的人是李多貴。

方悅看見他這麼誇張,一臉的不高興,“我沒生病,就是吃壞東西而已。”

“那,那你現在怎麼樣啊?”李多貴緊張的不得了。

方悅白了他一眼:“有張齊在,沒什麼事啦。”

李多貴看了一眼張齊,眼中難掩嫉妒,可在方悅面前,他可不敢表露出來。

“張齊,謝謝你,辛苦了,這次住院花了多少錢,我出。”

張齊好笑的看着他:“愛出多少出多少,反正你也不缺。行了,既然你來了,我知道你一定會好好照顧方悅的。正好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方悅見張齊說出這樣的話,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哎,張齊,我……”其實就是想說我不想你走,只是這種話怎麼能當着外人的面說出口。

張齊笑笑:“你好好休息,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真的有事,不能陪了,有事可以喊我。”

隨即走出病房的門,黃晶晶對着方悅嘿嘿笑:“你好好休息,我也該走了,拜拜。”轉身去追張齊。

方悅眼巴巴的看着張齊走出去,那個惱怒啊,氣沒出撒,對着李多貴吼:“誰叫你來的,討厭死了,你給我走,我不要你陪。”

李多貴難過的咂吧了兩下嘴巴,美女再不待見他,他都來了怎麼能就走,厚着臉皮坐到牀邊,笑嘻嘻的說:“哎呀,你氣什麼,身子不好別生氣。是我惹你不開心的,來來來,你想出氣的話,揍我兩拳,可別憋壞了身體。”

人說伸手不打笑臉人,這人把臉送上去給你打,你能下的了手麼。方悅就算再有氣,也做不到對着一張笑臉揮巴掌。

“行了,你坐一邊去,別靠我太近。”

李多貴聽話的站起來,“好好好,我站遠點。你餓不餓,我給你弄吃的去?”

方悅氣呼呼的吼:“不餓了。”氣都氣飽了,要是李多貴不來,現在坐在她身邊的還是張齊,嗚嗚,可惡的李多貴。

張齊走到外面,舒出一口氣,想着找到汪小藝好好的告誡她一番。黃晶晶快速追上來。非常熟絡的問:

“嗨,張齊,你要去哪裏?”

張齊看了她一眼,奇怪的想,他們就今天才說上幾句話的,之前都不認識,他去哪裏爲什麼要改告訴她。心裏這麼想,嘴上客氣的回:

“我回學校。”

“哦,我也回學校,正好順路,一起了。”

真是好笑都是一個學校的當然順路了,這女生還真是奇怪呢。

“好,一起吧。”張齊隨口答,擡頭不讓人看見他眼中的詫異。

黃晶晶好像一直處在興奮狀態中一樣,一邊走一邊蹦,“啊,對了,你對方悅挺好的,是不是喜歡她啊?”

“啊?”想什麼呢,“沒有的事。我們只是同學。”

“真的麼?”黃晶晶更興奮了,也不知道她開心什麼。

張齊不想費腦子,實話實說:“真的。”

“哦,那還真可惜呢。”

又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話。黃晶晶說完後,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抿脣笑起來。笑了半天發現張齊根本沒看她,有點鬱悶的嘟起嘴巴,但很快又開心起來。

“張齊,咱們是一個省的,改天我組織老鄉會,大家在一起聚聚。”

“嗯,什麼?”

張齊沒反應過來,以往開什麼從來沒有人邀請他,因爲開老鄉會是要個人出資的。也許是考慮到他沒有多餘的錢,或者是根本就看不上他,反正他從來就沒有參加過什麼老鄉會。

黃晶晶繼續說:“我是老鄉會副會長,到時候請你來,你一定要來哦。”

“這個如果有時間的話可以。”

“哦,那麼你什麼時候有時間?”

這話什麼意思,感覺好像是老鄉會什麼時候開要根據他的時間來排。想了想反正這段時間晚上都沒時間。

“我有很長時間晚上沒空,要出去打工。”

“啊?”黃晶晶訝然的叫了聲,“天天晚上都要麼?”

張齊點點頭。

黃晶晶不死心:“白天呢,週日週六有空麼?”

“有,但是確定不下來,有時候可能遇上突發事件。”

黃晶晶沒轍了:“那這樣吧,到時候我通知你,儘量找你時間的時候。”

張齊沒吭聲,算是默許。黃晶晶激動的雙頰緋紅,盤算着怎麼開這次老鄉會。 觀察了24小時後,沒有任何不適,方悅被李多貴接出院了。儘管方悅十分想讓張齊來接她,可是張齊推說有事,李多貴又說他時間多的很,死皮賴臉的跑前跑後忙的不亦樂乎。吃的喝的都供應的是最好的,不管方悅怎麼發脾氣,他都笑呵呵的一點兒都不生氣。最後方悅實在趕不走他也就默許了。

極品王妃 雖然方悅隱隱的猜到可能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但她怎麼也沒有想過自己竟然在衆人面前走光了。

回到宿舍以後沒看到汪小藝,方悅很吃驚。自從她進了醫院就沒看見汪小藝出現過,還以爲是汪小藝不想出來讓全班人一起排斥。可是爲什麼連電話都沒有打一個。方悅有些生氣,氣汪小藝太無情了。

她們兩是住一個宿舍的,因爲有些錢方悅要求住進兩人間,也就是這個宿舍只有她們兩個。汪小藝不在,整個宿舍就她一人。

方悅頗感寂寞,沒有汪小藝作伴,她一個人住在宿舍裏真有點害怕。也不氣汪小藝沒義氣了,撥通手機,但打了很久那邊都沒接,也不知道汪小藝這時候在幹什麼。

正無聊時,衛小曼推門進來,笑嘻嘻的問:“沒事了,大美女?”

方悅並不怎麼待見衛小曼,總覺得她姿色平平,憑什麼能得到張齊的特殊照顧。

“沒事,你希望我有事麼。”

這種不善的語氣落在衛小曼耳中,她的笑臉僵了僵,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只當方悅是病纔好,心情不好。

“當然不是,你好了就好。聽說是張齊送你去的醫院。到底怎麼回事啊?”

如果她知道是怎麼回事就不用糾結了,方悅如此想,突然眼睛一亮。衛小曼跟周峯走的很近,周峯又是張齊的死黨,從周峯的口中一定能知道昨天發生了什麼事。

“小曼,過來坐。”

冷臉變熱臉,衛小曼一時適應不了,愣了愣。

方悅熱情的招呼她坐,又拿出一瓶飲料,“李多貴送的,太多了,我喝不了,一會你拿點回去喝。”

一直以來方悅對她都是冷冷淡淡的,這麼好還是第一次,衛小曼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個,你說給我喝。”

“當然是給你喝,你看我這裏還有好幾箱子呢。”

“都是李多貴送的?”

方悅露出厭惡之色:“那傢伙真是腦子有病的人。我都說了我不喝,他非要送,一送還是好幾箱,他以爲我是豬啊。”

衛小曼笑了,“他是不知道怎麼對你好才行了,李多貴的心思大家都知道,你不會不知道吧。”

方悅對天翻翻眼皮:“我知道,可是我都說了,我不會考慮他的。”

“你考慮不考慮是你的事,可是你攔不住他怎麼想。不過我覺得李多貴人還不錯,就是有點小心眼,其他的都挺好的。”

方悅不喜歡這個話題,拿了兩大橘子放在衛小曼手邊,“對了,最近你跟周峯發展的怎麼樣了?”

衛小曼臉一紅,快速的低下頭,羞澀的回:“什麼呀,我們只是同學而已。”

“別騙人了,我都看見你們牽手了。你是真的打算跟他交往了,那傢伙家裏可沒多少錢。我看他經常噌張齊的飯吃。”

“他們是好朋友,不存在誰噌誰的。”衛小曼不由自主的開始爲周峯辯解。

方悅瞭然,笑了笑,“好,我知道了。哎昨天有沒有發生什麼大新聞啊?”

方悅開始小心的試探,如果昨天她出過什麼事,班裏人應該知道的。

衛小曼露出茫然之色:“沒有啊,昨天不就是你住院這件事麼。聽說是張齊送你去的,說是你吃飯的時候暈倒了。”

“還有呢?”方悅心急的追問。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