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提前出去幾乎是不可能的。

芷容並不着急分線而是仔細的觀察那副美人圖,將上面的顏色分成幾類,又將每樣顏色仔細的分類。

這樣下來她發現,一幅看似普通的美人圖居然有幾十種顏色,而且有些顏色之間若不是仔細觀察很難分辨。

她將每一樣顏色用筆記下來,然後才挑選出需要的繡線進行分類。再分析圖中線條的粗細,以便精確的劈絲。

如此一來,大半天過去了,別人已經繡出了美人的頭,她還沒有動針。

午飯時候,所有的繡娘排成幾排在監考官的帶領下走出大殿,去了旁邊的飯堂。

用飯時考生們互相不準說話,誰要是開口便會被罰出考場。

白家的姐妹們在一隻方桌旁並排而坐,不過卻只能裝作毫不認識一般悶頭用飯。

用過飯後,大家回到大殿繼續刺繡。

“鍾司彩到”刺繡進行一段時間後殿外傳來通報聲。

殿上的人都放下手中的繡品,回首盯着門口。

鍾司彩的大名開州可是跟玉碧看齊的。

司彩是尚宮局六局中尚功局裏掌管刺繡這一塊的女官,

繡試題目一經公佈,全殿的人皆是吃驚不已。

以往的題目都是在上好的料子上刺繡,可從沒聽說用粗麻布,更何況還要做出上好的繡品,這不是在故意刁難人麼?

不過,盡避心中有疑惑和不滿,但是殿上的考生沒有一個發出質疑的聲音。

誰也不是傻子,若是對主考官產生質疑就等於斷了自己的前路,甚至於葬送前途。

玉碧淡淡的掃過大殿所有的考生,緩緩的起身,用平靜而又威嚴的語氣朗聲道:

“第一場繡試爲期兩日,第二日太陽落山之前必須全部完成。如有犯規者一律趕出考場,兩年不得參加繡試”

訓話結束,比試正式開始。所有的考生都開始拿起桌上的繡線,開始分線、劈絲。

第一題是美人圖,由監考官發給每位考生一章同樣的繡樣,繡線的挑選和劈絲都要獨自一人完成。

事先完成繡品的考生可以提前出殿休息,準備下一場粗麻布的繡試。

不過,由於美人圖的選線複雜多樣,劈絲更加有講究,想要在上百人中脫穎而出更需要有獨特的配線和針法。

所以,提前出去幾乎是不可能的。

重生之最佳男神 芷容並不着急分線而是仔細的觀察那副美人圖,將上面的顏色分成幾類,又將每樣顏色仔細的分類。

這樣下來她發現,一幅看似普通的美人圖居然有幾十種顏色,而且有些顏色之間若不是仔細觀察很難分辨。

她將每一樣顏色用筆記下來,然後才挑選出需要的繡線進行分類。再分析圖中線條的粗細,以便精確的劈絲。

如此一來,大半天過去了,別人已經繡出了美人的頭,她還沒有動針。

午飯時候,所有的繡娘排成幾排在監考官的帶領下走出大殿,去了旁邊的飯堂。

用飯時考生們互相不準說話,誰要是開口便會被罰出考場。

白家的姐妹們在一隻方桌旁並排而坐,不過卻只能裝作毫不認識一般悶頭用飯。

用過飯後,大家回到大殿繼續刺繡。

“鍾司彩到”刺繡進行一段時間後殿外傳來通報聲。

殿上的人都放下手中的繡品,回首盯着門口。

鍾司彩的大名開州可是跟玉碧看齊的。

司彩是尚宮局六局中尚功局裏掌管刺繡這一塊的女官,

繡試題目一經公佈,全殿的人皆是吃驚不已。

以往的題目都是在上好的料子上刺繡,可從沒聽說用粗麻布,更何況還要做出上好的繡品,這不是在故意刁難人麼?

不過,盡避心中有疑惑和不滿,但是殿上的考生沒有一個發出質疑的聲音。

誰也不是傻子,若是對主考官產生質疑就等於斷了自己的前路,甚至於葬送前途。

玉碧淡淡的掃過大殿所有的考生,緩緩的起身,用平靜而又威嚴的語氣朗聲道:

“第一場繡試爲期兩日,第二日太陽落山之前必須全部完成。如有犯規者一律趕出考場,兩年不得參加繡試”

訓話結束,比試正式開始。所有的考生都開始拿起桌上的繡線,開始分線、劈絲。

第一題是美人圖,由監考官發給每位考生一章同樣的繡樣,繡線的挑選和劈絲都要獨自一人完成。

事先完成繡品的考生可以提前出殿休息,準備下一場粗麻布的繡試。

不過,由於美人圖的選線複雜多樣,劈絲更加有講究,想要在上百人中脫穎而出更需要有獨特的配線和針法。

所以,提前出去幾乎是不可能的。

芷容並不着急分線而是仔細的觀察那副美人圖,將上面的顏色分成幾類,又將每樣顏色仔細的分類。

這樣下來她發現,一幅看似普通的美人圖居然有幾十種顏色,而且有些顏色之間若不是仔細觀察很難分辨。

她將每一樣顏色用筆記下來,然後才挑選出需要的繡線進行分類。再分析圖中線條的粗細,以便精確的劈絲。

如此一來,大半天過去了,別人已經繡出了美人的頭,她還沒有動針。

午飯時候,所有的繡娘排成幾排在監考官的帶領下走出大殿,去了旁邊的飯堂。

用飯時考生們互相不準說話,誰要是開口便會被罰出考場。

白家的姐妹們在一隻方桌旁並排而坐,不過卻只能裝作毫不認識一般悶頭用飯。

用過飯後,大家回到大殿繼續刺繡。

“鍾司彩到”刺繡進行一段時間後殿外傳來通報聲。推薦小說: 一一二章 禍來

**同學會結束,坐車回家嘍**

芷容一下子怔在原地,玉碧這話滿是諷刺和警告,顯然是誤會了她(朱門繡卷112章)。不行,不能讓主考官誤解自己。然而還未等她解釋,玉碧便帶着人昂首出了院子。按照規矩,她不能追上去,所以只能懷着一顆不安的心回到自己的院子。縱使解釋玉碧也未必會信,不如用自己的繡藝說話。只要有出色的繡品,就怕別人誤會。何況玉碧是出了名的公正,作爲一個有名望的大師,她應該不會因爲這事而否定芷容的努力。第二日繡試,鍾司彩只過來巡視一次,走到芷容身邊時只頓了頓,而後便繼續向前走。芷容專心致志的繡着美人,精神完全融入其中,不知不覺的太陽落上,美人的繡鞋也完成了最後一針。“美人圖結束,起!”監考官大喊三聲。所有的考生都趕緊放下手中的針線,將自己的繡品疊整齊,擺放在桌子的一角,隨即站起身,端手低頭等候監考官收繡卷。“收!”玉碧一聲令下,負責收卷的監考官迅速的收起每人桌上的繡卷。全部收完之後整整齊齊的擺放在專門的箱子中,當着大家的面上鎖。 彼年錯愛 三把鑰匙一個只交給玉碧,一隻交給鍾司彩,還有一隻則交給美人圖的題目這就算是考完了,接下來便要準備明日的粗麻布。許多美人圖繡不好的人乾脆放棄了下一輪的繡試(朱門繡卷112章)。一些繡的還不錯的人則抱着拼一拼的心態準備。很少有人會用那種提不上層面的不料刺繡,所以流言蜚語也不脛而走。“恐怕這題目有什麼貓膩。”“就是,就是,明知道我們很少用那種東西刺繡。”“再說,哪裏聽說過宮裏出來的人還會用粗麻布的?怕是她自己都從來不用。竟是在這刁難咱們。沒準早有內定人選了!”這裏的‘她’自然是指玉碧。“這話可不能隨便說,小心遭殃!”這些議論的人不過是發泄一下心中的不滿,並不真正的對玉碧如何。然而,對於某人來講卻是可以利用的言論。鍾司彩聽過這些話後粲然一笑,眸中閃過陰厲的光芒。這次她出來便聽說皇后娘娘有意讓玉碧回去,並且要提爲尚功。這可不是她想要的結果。原本還不知道如何應付,這下卻突然有了法子。“明日你們仔細的觀察。看誰繡的最好。”在粗麻布上刺繡是當年尚功大師父的絕活。但是她這個天賦最好的官家嫡女卻沒有學到多少,反倒被沒有背景的玉碧學了去。這件事一直讓她耿耿於懷,總以爲是玉碧在背後做了手腳。如今的她早已不是當年的那個天真的小姑娘。身處的職位和所擔負的責任也不同。

她個人的榮辱關係到整個家族,每走一步都要反覆的思量,仔細的琢磨。

第二場繡試的繡樣是一幅蓮花圖。

蓮花刺繡最重要的是整株花的色澤和真實感。最高境界是繡品看起來與真實的蓮花無異。

而在上好的料子上刺繡都很難有這樣的效果,又何況是粗麻布?

所以題目一出。考生們便又以爲是故意的刁難。

繡樣拿到手,芷容依舊是按照美人圖的做法將線分好。而後分析蓮花的用線和針法。

蓮花圖和美人圖的不同之處在於,用線更加的隨意,只要能將整幅圖的意境體現出來便可。

雖然芷容還沒有達到如此高深的程度,但是也可以繡出靈動的景物。

加上季大娘教授的獨特粵繡針法。她繡起來更加的輕鬆、自如。

然而,由於太過專注,她絲毫沒有發現旁邊有人在不懷好意注視她漸漸成形的繡品。

結束命令響起。芷容甚爲滿意的將自己的繡品擺放在桌角,站起身。

監考官將所有的繡卷收上來後。本次繡試纔算全部結束。

繡卷的成績將在一個月之後發告公佈,

在這段時間內,玉碧會帶着十名都城官坊的繡娘在鍾司彩以及宮中女官的監督下進行祕密的閱卷。

等待結果的日子很是難捱,這是把握命運的好時機,芷容不希望就這麼錯過。

而且爲了不讓白家人看出異常,她只能裝作無所謂。因爲,一個刺繡傻瓜是不會擔心自己的繡試成績的。

在結果出來之前,她決定去找季大娘,再試着勸說她搬走。

然而,還未等她開口,季大娘便打斷她的話。並且明確表示不會離開。

勸說無果,芷容也只得尊重師父的意願,不再堅持。

很快,師徒倆談到本次的繡試。

在聽到繡試的第二個題目是粗麻布繡蓮花時,季大娘突然雙眸緊眯,異常嚴肅的問道:“那主考官是誰?”

“玉碧。”芷容隨口說出名字,而後又怕師父不知道補充道:“她曾經是上功局右司彩,現在是都城官坊的首席教習。”

說話同時,她納悶的盯着季大娘那雙泛着奇異光芒的眼睛。

難道說,師父曾經和玉碧相識?

如果,師父真的是金子軒所尋找的人,那麼她見過玉碧也不足爲奇。

“她做到司彩了?”季大娘問了一句,不過卻沒有讓芷容回答的意思,而是很快又悵然道:“怎麼又辭去職務成了教習呢?”

“師父,您沒事吧?”季大娘那恍惚的神情讓芷容的心發慌。

“自然無事。”季大娘勉強擠出一抹笑容,慈愛的拍拍她的肩膀,“師父相信你一定能拔得頭籌!”

“謝師父。”芷容歡喜道。“這回多虧師父教我針法,訓練我粗麻布的繡藝,徒兒有信心。”點點頭,季大娘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神情再次凝重。“那個鍾司彩你可千萬不能惹。”

“徒兒知道。”芷容暗忖,那個不能惹的人我已經惹了。她本以爲鍾司彩即使討厭自己,也不至於丟了身份的對付自己。

然而,在她繡出一副生動的蓮花的那一刻,鍾司彩的陰謀就已經籠罩在了她的頭上。

繡試結果出來這日,考生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待考官公佈結果。

一些早就放棄的人抱着看熱鬧的心態,一些還給予一絲希望的人則是懷着一顆忐忑的心側耳聆聽,生怕錯過自己的名字。

芷瑤的名字第一個出現在見習榜上,隨後是芷霜,她們日後可以定期去都城官坊做見習弟子,但是沒有頭銜。

“取得頭銜的白芷容!”

話音剛落百家的幾個姐妹都不進驚呼着抽了兩口涼氣。

她們沒聽錯吧,第一名是白芷容?

芷煙第一個反應過來,樂得她摟着芷容的脖子歡呼。

而芷瑤和芷霜還未清醒,腦中一片混沌,這裏所說的白芷容真的就是那個白癡麼?

會不會搞錯了?

“白芷容上前接帖!”

因爲興奮身體不停的顫抖的芷容反應了好一會兒才刷的站起,屏住呼吸來到玉碧面前,“白芷容在!”

“接帖!”將帖子遞給她,玉碧高聲道:“頭籌者爲白芷容,日後爲都城官坊弟子!”

這一次,誰都聽得清清楚楚,這個取得頭籌的人果然就是白芷容。

“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芷瑤咬牙切齒的死死盯着芷容,氣得發抖的身體早已坐不住椅子,恨不能立即衝上前去將芷容拖出大殿。

那本應該是她的,現在卻落入芷容的手上。

不對,這其中一定有貓膩!

她越想越氣,最後竟是肯定的認爲芷容使了詭計才取得頭籌。

然而,心中有再多的不瞞,她都值得忍耐,默默地看着芷容接受獎勵。

等待的過程好像幾年那麼長,直到玉碧帶人離開,她才瞪着陰毒的雙目如鬼魅般的走來。

“三妹妹,你如何會拔得頭籌?”

面對質問,芷容抿嘴微笑,淡然回答:“雖然我愚笨,但是足夠努力,所以便拔得頭籌。”

誰叫游戲策劃欣賞我 這樣的說辭芷瑤和芷霜自然不信。

不過,芷霜相對比較冷靜,她捉摸着這件事還是由崔氏去問的好。

很快,芷容拔得頭籌的消息便傳到白家,傳的滿城皆知。

崔氏的反應足以用震驚來形容。

她第一反應便是刺繡寶典。第二反應便是將芷容從這個位置上拉下來,並且得到寶典。

但是,基於芷容現在的身份,她又不能硬來,所以暫時只能哀嘆,還沒有辦法。

“母親,若孩兒沒記錯的話,前幾日鍾司彩的人打聽過三妹妹的情況。”芷瑤小心翼翼的提醒。

“對,我記得! 搖滾教父 還問她會不會刺繡呢。”美滋滋的吃着糕點的趙茹也插了一嘴。

經她們倆這麼一提醒,崔氏恍然拍手道:“記得了,當時那人的神情十分的詭異,現在看來是在懷疑容丫頭!”

悠閑鄉村直播間 “那一定是鍾司彩懷疑三妹妹搞鬼。”芷瑤趕緊提出自己的懷疑。

“有道理,興許玉碧也有份兒!”崔氏知道一些有關兩人不和的消息,她敢確定鍾司彩是衝着玉碧來的。

這次的繡試恐怕是玉碧徇私,故意幫助芷容進官坊。

可是,大名鼎鼎的玉碧又如何會幫一個什麼都沒有的蠢丫頭呢?

這一點,不只是她不解,其他人也想不出其中的緣由。

而沉浸在喜悅中的芷容還完全不知道這樁喜事已經變成了危及性命的禍事。 一一三章 受審

一一三章 受審

灰常感謝聲雨下童鞋的爆竹,感謝透明呼吸童鞋的粉紅,嘻嘻。剛遠地回來,小海的作息時間現在出現嚴重的混亂,明天調整好哦

秋日的天氣比夏日涼爽一些,但是一到晌午時候也熱得人心煩意亂。

不過,對於芷容來講,無論多麼悶熱的天氣,她都感覺無比的舒服。

終於離日夜期盼的成功近了一步,她雙手托腮坐在桌前目光緊緊盯着面前的紅色帖子歡喜的想着。

一旁的芷煙卻小嘴撅起老高,微怒的推了推她的腦袋,“三姐姐,你倒是給我講講嘛,你如何變得這麼厲害?”

芷容拔得頭籌她打從心底真心的爲對方高興,但同時也十分好奇芷容在短時間內怎會有如此大的進步。

“六妹妹,你信我嗎?”芷容岔開話題不談,而是反過來問她。

芷煙想不想堅定的點頭,“自然是相信姐姐”

“那麼,你就不要問我原因,等日後時機成熟,我一定告訴你”

芷容怕她多心,將帖子交給春華,繼續解釋,“我不是信不過你,而是有些事你不知道最好”

“明白了等日後姐姐想說了再告訴我。”芷煙通情達理的笑道。

她從來沒有懷疑過芷容對她的姐妹情,所以暫時的隱瞞也可以接受。

只要是對姐姐有好處的,她都會舉雙手贊成。

這時候,四娘掀開簾子滿面喜悅的盈盈走進來,“我說三姑娘你平時一聲不響的倒是突然來了一個響,震得咱們府上的人都找不準東南西北了”

起身迎接的芷容挎上她的手臂,“四娘,我這不是也沒把握麼。您快坐。”說着,她把四娘讓到鋪着涼蓆的榻上。

“四娘打哪來的?”

夏錦奉上一盅茶,放在四娘旁邊。

“剛從老祖宗那裏來,老祖宗聽說你拔得頭籌,驚訝得很,不過,她老人家也爲你高興,人也精神不少。”

說罷,她端起茶,輕輕抿了一小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