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着尚幼的妹妹,長孫無忌也無法向她解釋什麼叫嫡出庶出,只說道:“無垢別怕,哥哥已經暗中派人去通知舅舅,相信舅舅定會接我們離開長孫府的。”

“可是三哥好討厭!”長孫無垢搖頭道,“我們能快點離開這裏就好,到舅舅家裏不會再有人打哥哥和我麼?”

長孫無忌輕輕撫摸長孫無垢小腦袋:“無垢別擔心,不管是到哪裏,哥哥定會保護你周全!誰敢欺負我們,總有一天哥哥要他們十倍償還!”

系統提示:奇遇任務《長孫兄妹》完成,獎勵經驗300000萬,金幣3金。

系統提示:你接受傳奇任務《長孫無忌的崛起之路》序章:逃離長安!

“啊!!”李青青一聲尖叫響徹整個長孫府,傳奇任務幾個字已經深深的嚇到了她。

事實上不止是她,就算是劍出如風也是很有些震驚的,只是來看一眼,怎麼奇遇任務就被升級成傳奇任務了……

聽到李青青的驚叫,劍出如風立即知道情況不妙,拉着她就跑,整個長孫府瞬間亮如白晝。

很快就有各種人聲傳來,好在長孫兄妹的居所比較偏僻,離圍牆很近,加上劍出如風見機極快,在聽到李青青的尖叫聲時已經當機立斷的拉着她跑路,輕輕一躍已經出府。

隨後整個長孫府已經亂成一團,等到長孫府中人現賊人離開的打算整個長安尋找的時候,劍出如風和李青青兩人早已經離開長安城,在風輕月白的西湖之畔。遊戲真是個神奇的東西……

“還好我見機得快,否則這會兒估計要在yin間地府受苦了。”劍出如風嘿嘿笑着。

李青青討厭的目光掃他一眼,道:“我居然接到了傳奇任務《長孫無垢的曲折人生》序章:逃離長安,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劍出如風這才知道同樣是傳奇任務,兩人劇情還分了兄妹。

纔不要跟李清研當兄妹啊!劍出如風無比鄙視系統的設定。

“我就說你尖叫個什麼勁,區區傳奇任務而已,哥身上掛着好幾個,根本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劍出如風吹噓。

李青青嗔道:“知道你厲害能找到好多隱藏,現在問題是,這個任務可得怎麼完成?”

ps:長孫晟死的居然比楊素還要遲……沒天理啊,這只是網遊,各位大人切莫糾結這些小節,都只是遊戲設定需要,嗯,是這樣的。

總裁大人撲上癮 jing彩推薦: “這任務……”劍出如風也是很被這任務給嚇到,在幾十個一百級護衛手裏帶走兩個還需要保護的孝子?

“硬來肯定不行,應該有任務關鍵,讓我想一想。”劍出如風說,“任務提及了他們的舅舅高士廉,可以到他那裏搬救兵。”

李青青連連點頭,末了問起:“高士廉在哪?”

聽到這個問題,劍出如風只能皺起眉頭,世界np9pc劍出如風可能還有些印象,這高士廉,腦海裏都沒什麼印象啊。

“傳奇任務都是急不來的。”劍出如風勸解李青青那巴不得今天就把傳奇任務就給全部完成的勁頭。

“好吧。”李青青也是知道傳奇任務不是想象的那樣容易,且先放下,問道,“那我們接下來做什麼?”

“接下來……”劍出如風看着遊戲裏昏暗天sè,其實很想要再補一個回籠覺,不過還是放棄,道:“你早餐吃過沒?”

“還沒呢。”李青青老實交待,她是一睡醒就急着進遊戲。

“那先吃早餐。”劍出如風自然而然的就說,“我在學校門口等你。”

“好。”李青青回覆。

看到李青青回覆,劍出如風纔是一愣,這兩人碰面會不會是被追查啊?

想再說什麼的時候,卻現李青青的狀態已經轉變成修練內功。

沒有名氣的信就是好啊,大街上就可以隨時掛上練內功,基本上不會有什麼人無聊打他主意。

可劍出如風如果在大街上開始練內功狀態,那估計是能被人輪白到刪號的。

話說現在三劍之主的救世主稱號已經開始放,他們都可以隨意進出天華門,在天華門也不算是絕對安全的地方啊!

心中帶着這樣的想法,不過救世主一個天狼星是他的老大,肯定不會找他麻煩,另一個救世主是愛上一條蛇,這會兒出現在大街上怕都會被別人追殺,暫時也沒空來找劍出如風的麻煩,因此劍出如風現在還是將號掛到天華門內修練。

洗漱一下出門來到城院門口,就已經看到李清研正把玩着手機。

今天的她穿了藍sè短裙,短袖襯衣。

已經是五月初的天氣,在正午時都讓人覺着有些熱,但在清晨來講還是略顯有些冷意的。

王宣過去開口便是略帶責備的語氣:“小心點可別感冒!”說話間將自己的外套披到她肩上。

李清研還想嘲笑他老土,卻見到王宣的動作自然而然,似乎是如幾年相處的知心朋友一般,一時竟有行惚。

走進附近的早餐店,李清研還沒開口,王宣已經順溜的替她點上豆腐腦、小籠包。無疑都是李清研平常時最愛吃的。

李清研嘴角略略上揚,驚道:“你真的是跟蹤我很久很久了啊,是不是我的習慣你已經瞭如指掌!”

王宣驚的雙手連搖,道:“沒有沒有,真沒有!”

李清研失笑道:“看你那誇張的表情,人家又沒有怪你。”

“你今年多大啊,在哪所學校唸書麼?”

“今後是打算就當職業玩家麼?”

李清研隨便的問着些問題,都是並不難回答的。可王宣對她有多瞭解啊,知道她的心xing一慣是由淺入深的,只要回答她一個問題,那她就能漸漸的把你繞進去,當下哪敢接話,只是低頭專心的喝豆槳。

“吃得那麼快,我又沒有追問你什麼。”李清研面對這麼一個主,那也是哭笑不得。

“子曾經曰過:食不言,寢不語。你再不吃就都冷了!”王宣終於開口,那端莊的模樣同高僧一比就差唸佛號了。

李清研還待要再說什麼,王宣連忙伸手做一個禁聲手勢,讓李清研又閉上嘴。

等到王宣再吃幾口,李清研終於還是嘆一口氣道:“我是想告訴你,剛纔你豆槳裏有隻蒼蠅在游泳……現在已經被你吃下去了。”

王宣手僵在半空。

……

那模樣無疑是讓李清研嘻嘻嬌笑。

“一會兒還上游戲麼?”吃完后王宣問。

昨天跟李清研一起遊戲一整天,雖然不如獨自一人遊戲自在,他卻已經有些喜歡上這種感覺。

“不行了,我一會兒還有課。”李清研搖頭說。

“那等你上線了callme。”王宣難得的甩一句英語。

“嗯。”

看着李清研的背影消失在學校內,王宣纔是伸個腰,擴兩下胸,擡頭望天,心情是無比舒暢。

惡總裁的代嫁新娘 這種感覺……真好。

回到遊戲,刷兩輪副本,可是一個人刷居然是有些不適應,甚至是有點厭倦起來。

還是去關注一下馬場礦場的展情況吧!

當下奔赴襄陽,剛一到襄陽就碰上襄陽太守趙顯和,看到他也是臉有喜sè,叫道:“劍護衛,你可來得正好,本來正要派人去找你呢。”

劍出如風道:“卻有何急事?”

趙顯和說:“沒有什麼急事而是有件喜事,前ri有人從張掖帶回一匹汗血寶駒,端是一匹好馬,我想要收購來送給楊小姐,可惜手頭銀兩不足……”

原來是要錢的,劍出如風心中鄙視:同樣是太守,你看人家楊季華多給力,絲毫不廢話這已經是四萬兩黃金拿出來。你趙顯和就這麼可憐想買匹馬都買不起?

當然楊季華花錢如流水那是爲了泡妞,兩者境界不同,劍出如風心裏還是明白的,笑道:“趙太守勿用擔心,此次過來正是奉小姐命送錢來的,那匹馬卻要多少?”

趙顯和聽到劍出如風這話,心裏頓時踏實了,呵呵笑道:“倒也不貴,不過是十萬兩銀子罷了。”

聽到這價格,劍出如風卻也有些被嚇到:十萬兩銀子,那可是一千兩黃金啊!居然只不過是買一匹馬。 兵器大師 這馬場也幸好是背後有楊思月這個大主人頂着,若是自己來負擔只怕是得破產。

劍出如風驚道:“這馬居然如此昂貴,在下倒要見識一番。”

趙顯和聽劍出如風的話,卻是有些不以爲然,道:“古有千金買馬骨,如今十萬兩銀子卻是買一匹西域汗血寶馬,只要楊小姐喜歡,那便是物有所值。”

果然是上層社會,觀念跟劍出如風這平民完全不是同一個級別的啊,劍出如風乾笑兩聲:“那是,那是,只要小姐喜歡。”心說我家小姐那是上天入地,萬里之外轉瞬即至,要這垃圾馬有毛用!

兩人說話之間,已經來到一處庭院,趙顯和道:“便是此間主人,平ri裏以西域經商爲生,今次卻帶回來汗血寶馬。”

汗血寶馬啊,前世遊戲裏也只有秦叔寶的馬是純種汗血寶馬,那端是了得,生生的戰鬥力加100的存在啊!

能見識一下也值了!

走近庭院,就聽到一個聲音豪爽的笑道:“太守大人,如何卻有閒瑕來光臨寒舍!”

這聲音驚若天雷啊,都不用看到人就知道是個彪形大漢,很威武的類型。

趙顯和笑道:“張三郎,今次乃是爲買你那汗血寶馬而來。”

“哦,趙太守好有耐心,不過張某生意人,還是那句話,不二價,十萬兩白銀!”庭院主人哈哈大笑着說。

聽到趙顯和說及張三郎的時候劍出如風已經有諧疑,等到轉過身看到庭院主人的身影,劍出如風已經確定自己沒有搞錯。

眼前之人,眼有重瞳,鬍子拉了滿臉都是,這赫然就是後世鼎鼎有名的風塵三俠之一,190級傳奇npc三郎張烈張仲堅啊!

你妹的,也不知道有沒有從你妹那裏聽過本大俠的名號?

趙顯和略顯不悅道:“張三郎明碼標價,庶莫卻以爲本太守會仗勢欺人少你錢不成?”

如果是平常人,他趙顯和說不定直接想法子搞定了,可眼前是傳奇npc,大人物虯鬴客,再給他個膽也未必敢搞。

“這位是?”張烈轉頭看到劍出如風,略略有些疑惑。

趙顯和笑道:“這位乃是越國公楊素大人府上護衛,這匹馬兒便是他看上要的。”

聽到趙顯和的介紹,張烈看向劍出如風的眼光猛然jing光一閃,雙瞳合壁,把劍出如風嚇了一跳,道:“莫非便是那大鬧華山爲陳家公主奪得雲劍而歸的那位劍出如風劍護衛?”

• тTk án• co

哇哈哈哈,哥這世界聲望,牛逼閃閃不解釋啊,連傳奇npc都要刮目相看。

劍出如風連忙行禮道:“正是在下,見過張三爺。”

張烈揮手道:“少來這些俗套,你這馬買去卻是何用?”

劍出如風心說:這是拿去當種、馬的,到時生下好多的寶馬,雖然不如純種汗血寶馬,可也肯定比普通馬好很多倍啊。

劍出如風笑道:“如若真是純正汗血寶馬,自然是送給我家小姐。”

張烈連連點頭道:“楊小姐武功高絕,華山之上一顯身手無人可敵,此馬伏櫪於她,也不算屈就……”

劍出如風眼光閃閃,聽張烈這話裏的意思,再想到張烈那豪爽的xing子,莫非是要將這馬直接送給我了?

張烈說着說着就是嘆一口氣:“這馬買來之初,本是想贈予我二弟,可不曾想卻有許多人看上此寶馬。”

“且隨我來罷。”張烈說揮揮手,說。

兩人連忙跟隨在張烈身後,隨他來到馬廄,果見是一匹紅馬特別顯眼,劍出如風忍不住走上去細細觀看這歷史名馬,驚道:“此馬是否果如傳說中一般,受累時流的是血sè汗水?”

張烈道:“確是如此,而且騎乘此汗血寶馬,無論是險山峻嶺皆如平地,穩穩當當,便是ri行千里坐於其上依舊可以安心看書打坐!劍護衛可要試騎一二?”

劍出如風被張烈說得那是心癢難搔,巴不得能馬上試一試,但還是壓下念頭,笑道:“這馬乃是小姐看上之物,在下豈敢亂來,卻還是先論好價格,給小姐送過去纔是。”

張烈點點頭,嘆息道:“劍護衛忠誠之人,實在難得,若是劍護衛想要此馬,張某說不得雙手奉上不取分文,可若是楊小姐需用,她雖然巾幗不讓鬚眉,畢竟出身權貴之家,若平白得去必不加珍惜,這價格卻不能少得一分。”

劍出如風開始還聽得心砰砰直跳,聽到後面卻變成哭笑不得,很想說明楊思月自力更生根本不靠家裏,其實跟我一樣是個窮光蛋。

奈何邊上太守趙顯和也在,這若是說出來恐怕要得不償失,當下只得呵呵一笑,說道:“寶馬千金難求,讓張三爺割愛已經是無奈之舉,如何還能再讓三爺吃虧去!若小姐知道,定要責罰在下的。”

心痛肉痛的打開揹包,還好這是幫楊思月辦事,可以動用楊季華給的錢,哈哈,話說回來,一千金幣買一個傳奇npc的好感度,值了!

交錢給張烈,張烈也很豪爽的將汗血寶馬交到他的手裏,又道:“此馬xing烈,也要好生馴養纔是,楊小姐那邊的馴馬師怕未必能知曉此馬xing格,這樣罷,便讓我府上的馴馬師一起跟過去馴養一段時間如何?”

聽到張烈這話,劍出如風這回可是真正的大喜,傳奇npc能介紹出手的馴馬師,那肯定是個中高手啊,劍出如風正愁找不到專業馴馬師呢,這下可真是雪中送炭了!當下連忙道:“三爺看似粗豪,卻真乃細心之人,在下多謝厚賜!”

張烈便是伸手一招,立即有個瘦長中年跑過來,朝張烈行禮。

張烈道:“今ri已將此馬賣與越國公府,怕那越國公府的馴馬師不懂xing格,你且先隨劍護衛過去照料一段時間,若是不想再待時,儘可回到我這來!”

“是。”瘦長中年握拳行禮。

張烈朝劍出如風介紹道:“這位董叔,乃是養馬名家,進越國公府後還望劍護衛多加照顧。”

劍出如風笑道:“三爺有所不知,我家小姐近ri來在襄陽這邊買了塊地,打算建成獵場,這匹寶馬且不運回國公府,董叔在這邊照料着,受不着任何人的氣。”

“如此最好。”張烈喜道,“待有閒時,倒也可前往拜訪劍護衛與楊小姐。”

劍出如風點頭道:“期待三爺的到來。”

當下劍出如風可是大豐收,得了汗血寶馬還附送一名馴馬師,索xing將汗血寶馬給董叔牽着,走出張府。

右邊是當地太守作陪,左邊是紅sè豔麗的寶馬,劍出如風這拉風的,無疑是招來無數玩家的駐足觀望,驚歎:“那個傢伙是誰,看起來好厲害的樣子!”

有一些認出劍出如風的則是滿臉不齒:“這傢伙,又抱上襄陽太守這條大腿了!看他恭敬模樣,實在丟我們玩家的臉!”

事實上劍出如風對於趙顯和這個太守還真沒有多少恭敬,反而是反過來趙顯和有點拍他馬屁的意味,只是看不順眼的玩家眼裏看到,自然而然就產生變樣。

“恭喜劍護衛了啊,這邊獵場建設的順利,恐怕不用多久便是可以讓楊小姐過來遊玩了吧?”趙顯和抱拳說。

“呵呵。”劍出如風聽說他話裏好像有些刺探情報的味道,“趙太守想見我們家小姐麼?”

莫非是自從上次一見後就茶飯不思了,倒也正常,我家小姐美若天仙……

趙顯和擦了一把汗,想起楊思月上次那強勢的氣場,他壓根是連頭都擡不起來直視的感覺,哪裏會有什麼一見忠情,這時忙道:“劍護衛說笑了。”

劍出如風點點頭,已經明白趙顯和想見的恐怕是楊素而非楊思月,畢竟那纔是他拍馬屁的終級目標。

不過趙顯和的如意算盤是完全打空啊,他想在這裏看到楊素,恐怕得等到猴年馬月去。

呃,也等不了這麼久了,楊素大人……好像就快要掛了。

當然這邪可不能跟他說,要是被趙顯和知道真想,恐怕會氣的倒吐鮮血,重點是肯定會朝他們索要這段時間投資在馬場上的花費啊!

劍出如風打了個哈哈,笑道:“小姐老爺們的事情,我哪能知道呢,但人總要圖個新鮮勁,想必是要來的。”

趙顯和滿意點頭,笑道:“我還有些公事要處理,便不陪劍護衛去到獵場了,總之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劍護衛前去一看便知成效如何。”

老街中的痞子 劍出如風笑道:“趙大人儘管忙您的事。”

當下兩人分道,趙顯和自回太守府,劍出如風當然是目標直指馬場。

走到城外,董叔看劍出如風目光頻頻望向汗血寶馬,哪還會不明白他的意思,笑道:“劍總管可以上馬一試,有小人看着這馬不會使什麼xing子。”

“可以麼?那我不客氣了!”劍出如風大喜,說着的時候已經迫不及待的跳上馬背。

汗血寶馬受驚就想跳起,卻被董叔一按頓時又服貼下來。

劍出如風看在眼裏,大讚道:“董叔好技術!”

董叔憨厚一笑,自在前面牽着馬,劍出如風坐在汗血寶馬上,顧目四盼之間好不威武。

人生得意,不過如此啊,哈哈哈……

居然屏蔽種、馬這麼深刻的兩個字,簡直不可思議的系統啊,必須要把它給打出來,哦耶。

軍色誘人 jing彩推薦: 走到原本應該是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此刻卻已經高高建築起圍欄,每隔一段距離都築有瞭望臺,不過暫時還沒有人在上面,這要僱傭npc看守,那也是需要玩家去主動交涉,交佣金才能夠實行全文字小說。

總之來講,此時這馬場的外圍安全已經建好,不過還需要僱傭npc來看守,否則也不過是形同虛設的存在。

劍出如風看到這情形,總體上還是相當滿意的,走進去後,可以看到裏面也已經搭建了幾座木房,其它地方還在加緊建築好看的小說。

看到劍出如風過來,包工頭跑過來介紹道:“這邊木房是給普通下人休息的地方,比較簡陋,將來預計給主人居住的地方是那一片高地,還會加設一層防護,同時全部由竹子編結而成,那竹房坐起來可謂是相當涼爽,且有淡淡竹香飄散,四周綠意盈盈,是最受小姐們歡迎的一種建築風格。”

劍出如風哈哈笑着,點頭道:“很好,馬廄建造的怎麼樣了?”

包工頭拍胸脯道:“請放心,那邊已經構建了三個馬廄,足夠容納百匹馬,應該是已經夠用……”

劍出如風道:“帶我去瞧瞧!”

馬廄是很簡單的建設,早已經完成,劍出如風下馬讓董叔將汗血寶馬給牽進去,說道:“以後這汗血寶馬就交給董叔照料了,馬料這些我會安排好。”

董叔點頭道:“大人請放寬心,這紅月的xing格小人最懂,不會出什麼岔子。”

紅月?想來是給這汗血寶馬取的名字,小姐叫楊思月,紅月這馬名可就有些不妥,當下笑道:“我家小姐名字中也帶得一個月字,這馬兒的名字倒該給改一下,就叫……絳紅如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