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進入基地到現在所得到的欣賞傾慕等所有目光,從這時起,都會變成厭惡!

她只是想活的精彩一點,為什麼所有人都在針對她?

為什麼每一次都是這樣?穿書之前就是這樣,沒有人為她駐足,沒有人關心她,沒有人把目光放在她身上!

明明她已經很努力了!她努力的做到更好,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對她?

雲澗站的筆直,他不過是找楊少卿有點事,結果莫名卷到這件事中。

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下意識的就聽了那女生的話,替她作證了。

雲澗在基地也算出名,所以他說的話也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

一瞬間,楊萌的名聲一落千丈。

「夏清!為什麼?你一定要我不好過才行嗎?」楊萌換了表情,剛才還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現在面色猙獰,讓人看的害怕。

手中電流凝聚,她的異能不低,即便是看著別人異樣的眼光,她也能讓他們害怕!!

既然不能讓他們欣賞,那就讓他們害怕自己好了! 那錦承說完那番話之後,人羣中保持了長達十幾秒的安靜,緊接着大家開始議論紛紛,交頭接耳,不少人點頭,但更多的人都在搖頭。

“安靜一下。”唐術刑走到那錦承的前方,“我現在想知道有多少人願意投降,有多少人願意拼死一戰,投降的站在左邊,其餘人原地不動。”

隨後人羣開始走動,不久之後,大概四十來個人站在了左邊,站在左邊的人大部分都沒有擡頭,都是看着自己的前方,或者是看着地下,他們都不想死,而站在右邊願意拼死一戰的大多數人,都用一種鄙視的目光看着左側的投降派。

“很好。”唐術刑卻是笑了,“這就是選擇,其實大家都沒有錯,投降的人是爲了生存,願意拼死一戰的也是爲了生存,最終的目的都是一樣。不過我想說的話,很長,希望大家耐心點,我本身是個話嘮,這麼說吧,尚都有今天,很大程度上是因爲我,我相信你們當中不少人還是聽過我的名字,我就是七年前那個被任命爲尚都密使的人,我叫唐術刑,這是我第一次當着大家的面自我介紹。”

那錦承看着唐術刑的後頸,低下頭,他覺得唐術刑此時說這番話很不應該,這種時候,他應該說的是鼓舞士氣的話,而不是這些讓人垂頭喪氣的話。

董三路看着詹天涯,詹天涯只是點起一支菸,然後扭頭看了一眼並未走出來,只是蹲在走廊中靜靜聽着的顧焰,甘道斯站在一側。看着外面,與平日一樣面無表情。

“我的故事很長,七年前,我經歷了我認爲這輩子永遠都不會經歷的事情,也知道了尚都的強大。我無法欺騙你們說,什麼尚都不強大,尚都只是運氣好之類的話,我說不出口,尚都的造物大人,也就是萊因哈特希智商超羣。很聰明,我算不過他,應該說,這裏所有人的腦子加起來都沒有他一個人的好用,這一點。我們無能爲力。”唐術刑繼續自說自話,“他們的軍隊也很強大,完全融合了當今世界上最先進的科技。好了,我第一部分的話說完了,還有誰願意投降的請站過去。”

十來秒的平靜之後,右側的人又有十來個慢慢走到了左邊,那錦承捏緊了欄杆,怒視着唐術刑。不知道他想做什麼。

“好了,現在我要說第二部分話。”唐術刑繼續說,“我曾經與尚都戰鬥過。在他們的核心,我打敗過他們其中一個密使,雖然無法擊敗第二個,但也僅僅是因爲當時我太弱了,隨後我試圖襲擊過萊因哈特希,但失敗了。爲什麼?因爲他是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怪物,他有一個自己的領地。在那個領地當中,他是無敵的。無法戰勝,在那個絕對領域之中,他就是神,聽清楚了嗎?在他的絕對領地之中,他纔是神,離開了那個絕對領域之後,他只能靠某種能源維持自己‘神’的狀態,但無法持續太久,我一直在等待那個機會,可惜他不給我,七年前,在我被冰封起來的時候,我已經更加強大了,我強大到可以輕鬆幹掉之前擊敗我的那名密使,我在想,如果當時站在那的不是他,而是萊因哈特希,憑藉着我和其他人的努力,一定可以殺死他,這是真心話,並不是安慰。”

唐術刑說完深吸一口氣:“是的,你們沒聽錯,我先前說了,是需要我和你們所有人的努力,我一個人做不到,我不是救世主,雖然我知道,在現今世界上,有人將我當做救世主,但那是錯誤的,我還需要其他人的幫助,沒有你們,我孤軍奮戰做不成任何事情,所以,現在還願意投降的去左邊。”

這一次,再也沒有人走向左邊,相反在左邊的人羣中,先前那個胖子又慢慢擡腳走了回去,唐術刑看着他笑了笑:“下面是我第三部分話,首先,我的計劃是,願意投降的人,去某個地方呆着,靜靜等着,尚都如果攻陷這裏,一定會找到你們,還有一個好消息是,尚都既不會殺死你們,也不會帶你們離開去新尚都大區,因爲尚都只會挑選他們認爲有用的人帶回去,其他人依然會留在這裏,過從前的日子,當然,我也相信如果我們都戰死,留下來的幾十個人,也活不了多長的時間,現在我所說的話,是告訴所有願意留下來戰鬥的人……”

唐術刑走下去,站在願意而戰和願意投降的那些人中間,道:“我無法向你們保證什麼,我也無法說出像當年亞歐部隊上層所說的那番就地解散的話,我只想告訴你們,你們都是勇士,即便我們在尚都國防軍跟前很渺小,但沒關係,我只知道,當他們打來的時候,我們可能會失敗,但就算失敗,我們也會讓他們付出慘重的代價,讓他們知道,除了抵抗軍之外,還有這小小的幾百人會讓他們尚都的軍隊銘記什麼叫做真正的抵抗!”

說完,唐術刑轉身走了。

此時,那錦承才明白唐術刑這幾個層次的話到底有什麼意義,說到底,他還是在鼓舞士兵,只是與其他人的戰前動員並不一樣,他將所有的弊端都說在了前面,將希望放在了後面,而不是像某些人一樣,先講希望,迷惑大家,這比等大家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只有一腔熱血去面對比自己強大數百倍的敵人,親眼看到弊端時,更有效。

帶着希望,但做好最壞的打算,這就是唐術刑一向的做事方法,也是最有效的戰前動員。

唐術刑走回指揮室的時候,詹天涯蹲在顧焰身前道:“學到了嗎?”

“什麼?”顧焰故意裝傻,畢竟他年少氣盛,很多時候都不會服氣,比如說他一直不會用尊稱稱呼唐術刑,即便唐術刑年齡比他大,閱歷比他廣。

詹天涯又點菸:“唐術刑身上有很多不盡人意的地方,但這些地方都被他的這些優點掩飾了,不過最可貴的是,這小子從來不掩飾自己的缺點,顧焰,我這麼多年,從來沒有遇到過一個人,是完美的,你和我都不完美,他也一樣。”

“我懂你的意思,你是說沒有完美的世界,也沒有完美的人。”顧焰起身道,“我懂這些道理,只是我現在雖然懂,但有時候仍然無法說服自己的內心。”

“知道爲什麼嗎?”詹天涯道,“因爲你壓根兒就沒有太多的經歷,你的生活過於平靜,即便是在唐術刑這裏,你也算是一帆風順,你沒有經歷挫折。”

顧焰只是點頭,岔開話題:“接下來我要做什麼?”

“你去找唐術刑吧。他會告訴你的,這次戰役,我只是個旁觀者。”詹天涯坐下道,“我累了,需要休息,所有的戰役部署都歸唐術刑,我充其量只是個顧問。”

顧焰點頭,朝着指揮室走去,而在門口,他看到了早就等待在那的唐術刑,唐術刑看見他的第一句話便是:“你是這場戰鬥的關鍵,全靠你了。”

“計劃是什麼?”顧焰問。

“坐上你的賽博格,等待!”唐術刑說完看着另外一側,那裏等待着兩名輔助顧焰的士兵,顧焰點頭,轉身跟着他們離開。

那錦承站在一側,和董三路對視一眼,問:“拼死一戰,我們有多大的勝算?”

“如果按照我的部署,他們贏不了,我們也不會輸,充其量最後變成焦灼站,如果他們沒有援軍,那麼我們就贏了。”唐術刑指着地圖道,“按照我先前的部署去吧,越快越好。”

那錦承立即轉身帶着人離開,而董三路走進裏面的房間中,密切注意着雷達的動向,隨時關注着即將來襲的尚都國防軍。

與此同時,緊鄰十月革命島的那座有雷達站的小島上,神祕男子正在雷達站中看着那些遠程啓動的機器,隨後俯身下來檢查着,將自己攜帶的一部小型機器加裝在了雷達站之上,這件東西可以維持雷達站的運轉,同時避免emp攻擊,算是一種小型的反電磁脈衝屏蔽器,只要有這樣東西在,那麼尚都國防軍來襲,雷達站依然會發揮本身的作用。

一切準備妥當之後,男子開始仔細組裝着自己的那個地對空導彈,雖然只有五發導彈,但對他來說,完全足夠了,他很清楚,如果尚都來襲,全都是傘兵的前提下,飛機不可能飛到太高的區域,完全可以暴露在他手中導彈的射程之中,而尚都國防軍也不會料到,在這個荒無人煙的小島上還有他這樣一個人存在。

“唐術刑,你這次要是不死,咱們以後就可以好好玩玩了。”男子看着十月革命島的方向冷笑道,非常期待自己與唐術刑的會面。

妖妃養成記 幾千公里外的,巴塔蓋地區,如今這裏是尚都忠誠軍實際控制區域,忠誠軍的士兵都擠在機場外,透過鐵絲網看着機場中停着的那些大型飛機,不知道尚都又安排了什麼軍事行動,也不知道里面裝着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沒多久,那些大型運輸機檢修和加油後,開始一架架飛向天空,朝着西北方向飛去。

而在尚都新大區安全屋的顧懷翼,也呆坐在那裏等待着,一直等到他聽到巴塔蓋地區的飛機全部起飛之後,他臉上纔有了點笑容。

詭異的笑容…… 眾目睽睽之下,七音走近楊萌,素手執上那布滿雷電的手掌,黑色的煙霧交織在兩人的手掌之中。

誰也不知道,黑煙之下,雷電竟是反水,楊萌的那隻手電筒的麻木起來。

七音湊近她的耳邊,笑意盈盈的說:「你不好過,我就好過了!」

從來都是這樣的,沒有人能在惹了自己之後還能安然的度過!

雖然造成這樣的局面是她一手創造的,但這又如何,她開心就好了!

「你這個惡魔!」

楊萌咬牙切齒的瞪著她。

誰也不知道兩人之間說了什麼,但楊萌那猙獰的樣子,誰也同情不起來。

鬆開那隻手,七音從兜里掏出一張紙巾,仔仔細細的擦了個遍。

她面色帶著嘲弄,語氣冰涼的說:「得罪我的人,從來沒有好結局,如果不是有個東西在背後護著你,早在你出現的那一刻,我就弄死你了!」

「什麼東西?」楊萌下意識的問道。

七音只是笑了笑,「別指望那東西能護著你一輩子,好好提升自己的實力吧!」

【滴!警告,切記不可將不該說出去的事情說出去!否則,給予電擊懲罰!】

「你試試!」

涼薄的語氣無端的讓人心頭一涼,小六子頓時委屈了。

【又不是我說的,你凶我幹啥?】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呵呵!」

【……】我委屈,但是我還是要說!

屏蔽了嘰嘰喳喳沒個停的小六子,七音轉頭看向雲澗,「出去做任務?」

「是啊!」

「一起?」

「…好。」

億萬婚約:上司的臨時妻子 然後七音和葉小月兩個人莫名其妙跟別人組隊了。

林豐等人:夏姐?你不要我們了嗎?

雲澗看出七音此時的脾氣有點暴躁,她應該是想找個地方發泄發泄。

「要不我也去建個基地吧?感覺好幾把炫酷啊!」

雲澗:「……夏小姐,注意措辭。」

【就是就是,好端端的天音閣閣主,說話怎麼這麼粗魯!】

七音:……她從小摸滾打爬,難聽的粗話可比這多多了。

葉小月不贊同的搖了搖頭,「我們沒有人力物力,想要建起一座基地,很難。更何況這時候還是喪屍橫行,更難。」

七音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正當大家以為她要放棄的時候,只聽她說:「那我還是去搶一個基地吧!」

「???」

你當基地是你家嗎?

你當基地是什麼玩具嗎?

一本正經的說出強盜的話你是認真的嗎?

不過七音沒再說下去了,眾人只當她是開玩笑。

雲澗找楊少卿的理由很簡單,他們這個隊伍展現的實力很強,所以想讓他們接個任務。他的部下都去接別的任務了,所以只能找這些隊伍了。

「什麼任務?」七音問道。

雲澗答:「捕抓一隻二級喪屍,做研究。」

「……」七音臉色頓時黑了下來。

「怎麼了?」

「…沒什麼。」她不能說自己玩的太嗨了居然把拯救世界這個任務給忘了吧?

【錯,是發明喪屍血清,並不是拯救世界,你又不是救世主!】

「閉嘴吧你!這跟拯救世界有區別嗎?」

【有!喪屍消失後會出現文明斷層,所有的建設要重新開始,隨後又是另一個文明的開頭。如果是拯救世界,那就是在喪屍消失后,世界依舊和平。】。

「……」好牛批的樣子,可惜我一個沒聽懂。 目的地在離基地附近最近的一個市,J市。

二級喪屍的消息是這裡傳來的,但是這裡的喪屍,很明顯,比其他地方要多的多。

車子停靠在較為隱蔽的地方,眾人下了車,徒步行走。盡量是避開喪屍,可不想在還沒見到二級喪屍之前就被這些小兵們給耗費了精神。

而這時,七音並沒有帶著她的棒球棍,而是抱著一隻布偶,安靜的像個瓷娃娃跟在眾人身後。

「吼吼!」

「嗬嗬!」

喪屍的聲音此起彼伏,相對於喪屍剛開始出現時眾人的慌不擇路,此時已經淡定了不知道多少個境界。可是當看到喪屍橫行的街道時,還是會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

葉小月摸了摸戴在脖子上的玉佩,定了定神。

楊少卿手握拳放置嘴巴下面,看著那些喪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眾人靜悄悄的走在陰暗的角落。

唯獨七音,氣定神閑的,好似來旅遊的。

她有些不耐的大步走到雲澗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停下來。

雲澗停下,疑惑的看向她。

「我去引開那些喪屍,抓二級喪屍的事交給你們了。」

這兒的喪屍實在是太多了,要想安全的穿過去,幾率不大。雖說他們盡量保持安靜避開它們的視線,但是前方根本就沒有什麼路了,到時候又是大戰一場。

若此時有個人當作誘餌引開這些喪屍,就有很大幾率的為他們開拓出一條路,這是很好的一個辦法,但也是屬於下策的一個辦法。

「不行!」

雲澗下意識的就拒絕了,這種事屬於下下策,再說,他們隊伍里這麼多男人,哪裡要女人當誘餌的道理?

「麻煩!」七音翻了個白眼,「聽我的,我引開那些喪屍,你們趕緊走就是了,我好不容易做回好事,能不能給個機會?」

好不容易做回好事?

這是什麼意思?

先不想這個,就是她說獨自一人引開那些喪屍,這是把他們這些男人置於何地?

「我怕你們拖我後腿,真是,磨磨唧唧的,比娘兒們還娘兒們!」

不等眾人回過神,她抱著玩偶從二樓跳了下去,跳下去前還輕輕的說了兩個字。

「躲好!」

小六子覺得有點驚恐,我家宿主終於要開始做好事了?

雲澗想拉著她,但是沒來的及,為了不把眾人暴露出去,只好聽話的躲好。

「那邊的朋友,你們好啊!」七音現在馬路中間,望著不遠處的喪屍,大吼了一聲。

似憤怒,似興奮的吼叫聲響起,所有喪屍看準了七音,一個勁的朝她奔來。

「哎喲我去!」

吼了那麼一聲,喪屍更多了,隱藏在暗處的喪屍都跑出來了。

試想,一張張潰爛的臉,再加上腸子都掉出來的身體,纏著你飛奔而來,那場景,想想就很扎心。

七音根本就沒空思考什麼,她現在只顧著跑了。

喪屍的吼叫此起彼伏,根本就不敢回頭看,就怕一回頭看到那張恐怖的臉。

而且最近也就離得幾步遠,回個頭怕是不要命吧!

而此時的情況,還真應了那句話。。

死亡如風,常伴吾身! 第二天中午,指揮室中的董三路按下通話器,對帶着人在基地外層守護着的那錦承道:“那爺,有點奇怪,尚都國防軍的機羣沒有直接飛過來,而是停在了阿拉斯加的一個民用機場中,不知道他們想做什麼,一直在繞圈子,按道理,他們早就應該飛到了。”

“不用着急,他們也許是在等我們放鬆警惕,毫無疑問,他們肯定知道我們有衛星,並且一直在盯着他們。”那錦承在那頭回答,就在此時,雷達室中有士兵彙報道,“有高速不明物體接近,速度很快,與前些天那個蟲洞-1無人機類似,那東西直接朝着荒原的方向襲來,還有5秒就撞擊到地面了。”

那錦承一聽,立即按下對講機道:“甘道斯,你離那裏最近,你去看看是什麼東西!快!”

剛趕到臨近荒原雪山山坡上的甘道斯,在原地待命還不到五分鐘,其實就算那錦承不說,他也打算趕去看看,因爲站在他的位置,不需要擡頭,就能看到兩道銀白色的光芒從遠處直接射了過來,然後減速撞擊在了冰原之上,與那架衛星島上面的無人機着陸方式一模一樣。

而在雷達島之上,神祕男子也發現了那兩個東西,只不過因爲速度實在太快,他手中的地對空導彈根本來不及反應,來不及去鎖定,那兩個東西就消失在了他的攻擊範圍之內。

糟了,尚都這是想做什麼?神祕男子思考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將地對空導彈安裝在了全自動支架上面,他已經無法等到尚都機羣的到來。

荒原一側的甘道斯。並沒有接近那兩架無人機,但他知道那是什麼,那肯定是兩個重裝者,但這並不算是威脅,畢竟這裏不是衛星島。而且還是荒原,要鎖定這兩個東西,並且幹掉它們的機率很大,而且很簡單。

緊接着,兩個壓縮罐從無人機中噴射出來,隨後落在不遠處的荒原之中。隨後門被彈射開,一個與衛星島上那個傢伙一模一樣的重裝者出現在那,緊接着第二個也爬了出來,爬出來之後,兩人對視一眼。擡頭看着四周,緊接着一人警戒,另外一人轉身從自己的罐子中開始取出輕重武器,逐一裝配在身體上下,緊接着換另外一人。

兩名重裝者裝備完畢之後,開始徑直朝着基地的方向前進,甘道斯慢慢跟着他們,追蹤着。 恨重逢:天賜孽緣 同時將所看到的一切告知給在基地內部的那錦承,而那錦承已經指揮四個扛着標槍導彈的手下,爬到山脈之上等待着。只要那兩個重裝者進入攻擊範圍之內,就立即鎖定,然後幹掉。

不管那東西是什麼,金屬外骨骼又有多堅固,兩發導彈就能解決,因爲標槍導彈的威力。就連賽博格都無法承受,更不要說這些只有金屬外骨骼覆蓋的重裝者。

與此同時。在基地電源中心,一個提着突擊步槍的男子鬼鬼祟祟走了進來。四下觀望着,然後走到總電源儲備處,從口袋中掏出一個手工製作的炸彈正要朝上面安裝的時候,肩頭就多了一柄劍——唐術刑的龍麟刃。

唐術刑站在那人背後,拿着龍麟刃冷冷道:“你就是那個尚都潛伏進來的間諜,前cia的外勤分析師,多年前被尚都情報部門策反的那一個。”

那人扔下突擊步槍,雙手高舉,轉向唐術刑,卻是笑了:“你好,唐術刑,我是艾倫.科比,你可以直接叫我艾倫。”

唐術刑此時一愣,忽然間覺得眼前這個人似乎知道自己會來一樣,絲毫不慌張,也沒有任何吃驚。

唐術刑收起龍麟刃問:“你好像很熟悉我。”

捲土重來 “我知道你的一切,包括七年前你那些行動的細節,有人很詳細地告訴我了。”艾倫笑道,“我出現在這裏,就是因爲我知道你認爲我會來,所以我來了,只有在這個時間,在這個地方,咱們纔有機會好好的談一談。”

“你是顧懷翼的人?”唐術刑看着艾倫道,“因爲是他告訴我,你的存在。”

“是的,這很好推測出來,對嗎?”艾倫放下手道,同時要去拆那個炸彈。

唐術刑用劍柄頂住他的胸口道:“你想幹什麼?”

“這是假的,我只是想給你看看,我拿了個假炸彈,表示下我的誠意,也算是證實我來到這裏,就是爲了和你聊聊,而不是真的爲了搞破壞。”艾倫說着打開那個所謂的炸藥,果然其中是空的,表面上的東西也僅僅只是個單獨計時器而已。

唐術刑點頭:“你想做什麼?想幹什麼?”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