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nbsp&nbsp&nbsp沒有立刻答應他,伊澤低下頭想了想。他現在沒有什麼目標,索性跟著這個梅丹佐,看看他有什麼目的好了。想到這裡,不等烏列再說話,他抬頭笑道:「你看過童話么?」

&nbsp&nbsp&nbsp&nbsp「嗯?」

&nbsp&nbsp&nbsp&nbsp看梅丹佐的樣子似乎不知道童話是什麼,伊澤也沒再說下去,邁開步子準備跟他離開。

&nbsp&nbsp&nbsp&nbsp「這麼相信我?」任憑梅丹佐怎樣猜測,都沒想到伊澤會輕易跟自己走。他假設過很多,也做了不少準備,卻惟獨沒料到伊澤的這種反應。

&nbsp&nbsp&nbsp&nbsp伊澤很直接地點點頭,像是剛走出家門的小孩「嗯,我相信你。 大聖傳 不過……」

&nbsp&nbsp&nbsp&nbsp「不過什麼?」

&nbsp&nbsp&nbsp&nbsp「你下次能不能省去誘拐的語氣,那樣有點像惡魔做交易時候的樣子。」知道梅丹佐肯定不知道什麼是人販子,伊澤只好換了一種稱呼。看著對方溫和的笑容一點點僵硬,他又好心地補充了一句「可能其他天使不會這麼想。當然,你就當我什麼都沒說過吧。」

&nbsp&nbsp&nbsp&nbsp惡魔?!梅丹佐覺得臉上的笑容無法抑制的龜裂,這還是第一次有天使這樣形容自己。

&nbsp&nbsp&nbsp&nbsp身為七大天使之一的梅丹佐,雖然沒有拉斐爾那麼拉風的派頭,但也是天堂不可小覷的六翼熾天使。代表智慧靈銳的梅丹佐,每到摘洗日的時候,都有大批的二翼、四翼天使成群結隊請求自己普光降澤。眼前這個小鳥一樣的二翼竟然說自己是誘騙罪責的惡魔!

&nbsp&nbsp&nbsp&nbsp簡直是從未有過的侮辱!

&nbsp&nbsp&nbsp&nbsp還沒等梅丹佐緩過神來,伊澤下一句話就讓他徹底凌亂了。

&nbsp&nbsp&nbsp&nbsp「不過,惡魔一定比你好認吧,至少不會見誰都笑。雖然我覺得你笑的挺假的。」

&nbsp&nbsp&nbsp&nbsp笑的假?!這是標準的微笑,特別高端大氣上檔次好嗎?!如果不是……他會連禮拜都不做就來千方百計哄他跟自己走嗎!

&nbsp&nbsp&nbsp&nbsp梅丹佐真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了人,怎麼看眼前這小子也和那人說的不像啊,到底準不準啊。

&nbsp&nbsp&nbsp&nbsp「書上說的那些惡魔不是都會說假如你聽我的,我會給你寶石和美女;或者你按我說的做,我就給你想要的,讓你無所不能什麼的。所以,我覺得大叔剛才的語氣特別像。」伊澤的笑容特別燦爛,一臉天真。

&nbsp&nbsp&nbsp&nbsp大大大叔?梅丹佐深吸一口氣,總算忍住想要動手的衝動。不過,他心裡卻有些起疑「既然這樣,你為什麼還要跟我走?」

&nbsp&nbsp&nbsp&nbsp「因為,你說會給我想要的東西。我也想知道……」伊澤加深唇邊的笑意,目光輕輕地投向還在吟唱的拉斐爾,柔光從背後打過來,將他的半邊臉籠罩在陰影里,看不清表情「我想要的是什麼。」

&nbsp&nbsp&nbsp&nbsp梅丹佐的眼眸猛地縮緊,嘴角的笑意卻更加深刻。直到此時,他才稍微放下心來。

&nbsp&nbsp&nbsp&nbsp這麼有趣的孩子,即使不是那個,也應該會很有趣吧。

&nbsp&nbsp&nbsp&nbsp伊澤跟著梅丹佐越飛越遠,逐漸忘記了回去的路。經過的兩邊雲彩越來越輕薄,穿梭其中的光芒五光十色,顆粒狀地水霧懸挂在半空,襯著紫幻流光的氤氳更加奇妙,空氣中還伴隨著一種淡淡的冰雪般的清香。

&nbsp&nbsp&nbsp&nbsp注意到沿途的變化,伊澤的眼神微凝,興緻盎然地看了看前面的梅丹佐,又將目光轉到前方。

&nbsp&nbsp&nbsp&nbsp又飛了一會,兩人才在一處宏偉的宮殿處停下。

&nbsp&nbsp&nbsp&nbsp梅丹佐沖裡面守衛的天使點了點頭,直接帶著伊澤飛了進去,直到最裡面一道金門前才落地,推門走了進去。

&nbsp&nbsp&nbsp&nbsp伊澤不動聲色地看著宮殿里華麗的裝飾,默默地跟著梅丹佐走到最深處。

&nbsp&nbsp&nbsp&nbsp「……還要牛奶嗎?」

&nbsp&nbsp&nbsp&nbsp「不要,端下去。」

&nbsp&nbsp&nbsp&nbsp「多喝牛奶對您目前的身體好。」

&nbsp&nbsp&nbsp&nbsp「不要讓我重複。出去。」

&nbsp&nbsp&nbsp&nbsp伊澤跟梅丹佐還沒走進去,就看見一個天使端著杯鮮牛奶走出來。剛要把目光收回來,只看見那個天使展開身後四翼,飛走了。

&nbsp&nbsp&nbsp&nbsp伊澤的眼角微微挑起,用四翼天使作侍從么。

&nbsp&nbsp&nbsp&nbsp梅丹佐沖伊澤笑笑,領他走進房間。

&nbsp&nbsp&nbsp&nbsp房間的中間有個水池,片片白雲漂浮在周圍。砌池壁的轉泛著耀眼的銀色,在水光的折射下碎成無數顆小鑽石。 你是我所有的回憶 裡面的水是湛藍色,從高處叮咚留下。地上是白色羽毛鋪成的絨毯,潔白的讓人無處落腳。

&nbsp&nbsp&nbsp&nbsp裡面明明沒有什麼裝飾物,大而空曠就像是另一個空間。但是給人非常奢華精緻的感覺,彷彿連角落之處都花費了極大的功夫。

&nbsp&nbsp&nbsp&nbsp在一連串雲朵裡面趴著一個小孩,當梅丹佐和伊澤進入房間之後。他先是看了看梅丹佐,後來便把目光落在了伊澤身上。

&nbsp&nbsp&nbsp&nbsp小孩穿著乳白色中長袖的對襟衫,露出一段蓮藕般胖乎乎的手臂。衣扣和袖口分別用了兩種不同顏色的寶石,腰帶上綉著金色,圖案精緻高貴。粉嫩嫩的小臉,肉嘟嘟的嘴唇輕輕翹起,又大又圓的眼睛彷彿兩顆閃亮的黑曜石,水潤潤的。即使他的神情很嚴肅,依然給人稚嫩乖萌的感覺。

&nbsp&nbsp&nbsp&nbsp「就是他?」小孩從雲朵里抬起手臂支著下頜,故作老成地審視伊澤「你確定?」

&nbsp&nbsp&nbsp&nbsp伊澤不知道小孩要幹嘛,倒是很確定那個「他」是在指自己,所以老實地站在原地任小孩打量。

&nbsp&nbsp&nbsp&nbsp「是,按照指示不會有錯的。」梅丹佐不咸不淡地回答,語氣帶著不易察覺的恭敬。

&nbsp&nbsp&nbsp&nbsp似乎明白梅丹佐沒開玩笑,小孩不是很高興地點點頭:「行了,你出去吧。」

&nbsp&nbsp&nbsp&nbsp梅丹佐看了看伊澤,低頭走了出去。

&nbsp&nbsp&nbsp&nbsp「你叫什麼?」小孩依然躺在雲朵上,神色懨懨。

&nbsp&nbsp&nbsp&nbsp「問別人名字之前不應該先介紹自己么?」不管那個四翼天使侍從還是梅丹佐的態度,都不妨礙伊澤在小孩面前的隨意。「你說呢,小傢伙?」

&nbsp&nbsp&nbsp&nbsp小孩平靜的神色終於被打破,他錯愕地看著伊澤,似乎怎麼也沒想到伊澤會拿這樣的態度對待自己。粉嘟嘟的嘴巴微微張開,又黑又亮的眼眸獃獃地看過去,像只軟糯的呆萌小獸。

&nbsp&nbsp&nbsp&nbsp「你這個該死的……」

&nbsp&nbsp&nbsp&nbsp伊澤完全不吃這套,打斷小孩的話「不說,我走了。」

&nbsp&nbsp&nbsp&nbsp「喂!」小孩也顧不得擺架子了,他著急地揚起頭,瞪大眼睛,很生氣的咬咬嘴唇。可能看出伊澤真的會轉頭走掉,這才不甘心地嘟囔:「路西菲爾!」

&nbsp&nbsp&nbsp&nbsp「你說什麼?聲音太小,我聽不見。」看著小孩生動的表情,伊澤不禁壞心眼地想逗逗他。

&nbsp&nbsp&nbsp&nbsp果然,小孩炸毛地放大聲音「路西菲爾!路西菲爾!該死的!你是聾子嗎!居然聽不見!」

&nbsp&nbsp&nbsp&nbsp留在原地的伊澤抬眼看向小孩,嘴角微揚「伊澤。」

&nbsp&nbsp&nbsp&nbsp作者有話要說:&nbsp&nbsp本文路西法成為路西菲爾小孩的原因,也是由於受傷,這個設定來源於天神右翼。但是這一點相似又不以標上同人,璃少查過別的也有記載天使受傷會使能量退化比如失去力量或者回歸生命樹。。。還引入了其他的參考資料,所以大家就當是各種綜合的同人文吧。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 是啊,歐陽凡為什麼要砍他,歐陽凡自己也說不清楚。

只知道那天他想起自己曾經的老夥計越想越不平衡,後來上論壇一打聽原來是七級浮屠撿了去。

今天剛好碰到矮人國王這麼個難打的boss,不由地又想起了他曾經的裝逼神器。

歐陽凡能夠有今天和他的老夥計是分不開的,所以,他必須把老夥計奪回來。

七級浮屠被他的劍斬斬得倒飛之際,歐陽凡趁機三段斬交織完甚至還能在結束時補上一記平砍,此時七級浮屠的3000多血量已掉了大半。

破軍升龍擊緊接著撞出,七級浮屠又被撞至浮空,歐陽凡趁浮空時間連斬兩刀平砍,七級浮屠落地之時又接里鬼劍術。

這次歐陽凡打的連招不是圖快,而是儘可能地穿插普攻提高傷害。

當下最後一發里鬼劍術打出時,七級浮屠的血量已只剩下了最後的300多點,里鬼劍術仍然不砍最後一刀,這樣一來僵直時間仍然不變,但歐陽凡卻省下了0.1秒的時間,趁這0.1秒一發瞄準的突刺戳中七級浮屠咽喉,四倍傷害帶走了七級浮屠最後300多氣血。

粉光一閃,一件神器從七級浮屠屍體上蹦出。

歐陽凡渾身顫抖地捧起一看——勇者之槍,35級神器。

「不是它,你不是它。」

歐陽凡沒有把這件神器撿進背包,已經解封過的裝備又無法交易,分解的話這種等級的裝備可能會給兩三個強化石的樣子,還不如不撿。

歐陽凡當下申請添加七級浮屠為好友,他要談筆幾個億的買賣。

七級浮屠復活后卻發現自己只是靈魂狀態,原來自己的屍體還留在盤龍灣那裡呢,這劍魂這麼恐怖的嗎,還可以守人屍體。

正好這時歐陽凡的好友申請發來,七級浮屠頓時懵了,殺了自己還要加自己好友嘲諷自己?這還得了,七級浮屠頓時接受申請便要開罵。

卻見加他的萬劍一截圖過來一件裝備,卧槽,七級浮屠這才發現自己手上已經空空如也。

「大哥,大神,求你別撿,有話咱好好說。」七級浮屠臉上可憐兮兮心中艹尼瑪B。

「不撿也不是不可以,把裂創心靈之刃讓我爆出來。」歐陽凡在那邊叼著根煙意氣風發。

「這……」七級浮屠頓時犯難了,原來這人是沖著裂創心靈之刃來的,可要想爆出他背包里的裂創心靈之刃談何容易,就算把全身裝備卸下,背包里的也雜物清空只留一把裂創心靈之刃,恐怕不死個七回八回的根本不可能爆出來。

可那把35級的粉槍對他而言又太過重要,現階段市價絕對值十萬,要是被歐陽凡這個二愣子劍魂一撿可就成廢品了。

當下七級浮屠陷入兩難境地,偷偷點開了一個好友聊天。

那邊歐陽凡卻又接著道:「我只殺你一次爆不出就算了,你的勇者之槍仍然歸你怎麼樣?」

七級浮屠聞言瞄了眼自己還剩35的等級,也罷,再死一次又何妨,不過這個萬劍一嘛,出來混,總是需要還的。

當下七級浮屠如約單槍匹馬來到盤龍灣復活,他的勇者之槍被歐陽凡一腳踢出了老遠,卻沒有拾取。

歐陽凡拿劍抵住了七級浮屠的喉嚨:「別動哈,忍一忍就過去了。」

「嗎的別墨跡,給老子個痛快,老子要是眨巴一下眼就是狗娘養的。」

「啊!!!!」

隨即原野上響起一道殺豬般的慘嚎,七級浮屠再度化作屍體,歐陽凡的眸子也在此時瞬間撐大。

「老夥計,我就知道你捨不得我!」

地上躺著一把刀身修長的血色太刀,正是歐陽凡之前在天空之城被爆出來的那把裂創心靈之刃。

事實證明歐陽凡的猜想沒有錯,這把從第一鬼神卡贊身上爆出的太刀肯定有著遠超其他裝備的隱藏評分,是以玩家被殺后爆出來的幾率奇高。

當初他也是被殺一次直接爆出來,這次七級浮屠全身上下就只放了這件裝備也是一次就爆了出來。

歐陽凡握上刀柄,一股熟悉的感覺從刀身上湧來。

卻在這時,之前被他踢遠的勇者之槍居然眨眼間消失在了地面。

沒錯,就是在歐陽凡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這是鬧鬼了不成?

花都之無敵鬼王 一個大膽的猜想忽地湧上歐陽凡心頭,不好,是忍者!

只有一種解釋,一個潛行的忍者撿走了那件勇者之槍。

這可壞事了,歐陽凡答應過七級浮屠不撿他的裝備,現在裝備被忍者撿了,等下七級浮屠趕到他是有口也說不清了。

當下歐陽凡連忙一個銀光落刃戳向剛才勇者之槍消失的地方,卻沒能將那個忍者震出來。

要是暖神在就好了,歐陽凡沒有像襲人暖那樣的真實之眼,那個忍者到底朝哪個方向跑了他是一點都沒譜。還好盤龍灣這裡地形開闊,忍者的潛行只有10秒時間。

過了幾秒后,歐陽凡遠遠地看到了一個ID,笑無常。

是笑傲江湖的人!

歐陽凡正打算開啟疾風步追過去,也不知道還能不能追上,空氣中卻忽然傳來一道冰冷嗓音:

「萬劍一你是真的膽肥,得罪了笑傲江湖又來招惹我七宗罪。」

這聲音忽左忽右,讓歐陽凡根本聽不清是從哪裡發出。

「什麼人!敢在你萬爺爺面前裝神弄鬼?」歐陽凡趕緊把裂創心靈之刃收進背包,好不容易找回來再被暴走活著就沒意思了。

「背信棄義者,死!」空氣中又傳來那人的嗓音,隨即歐陽凡沒開空城淚的1400+血量直接便掉下了三分之一。

一道人影在他身後顯現,剛用幻櫻殺繚亂突進至歐陽凡背後砍出500多傷害的匕首很快又泛起寒芒一發背刺鑿向歐陽凡的後腦。

歐陽凡卻在後頸劇痛的那一瞬間突刺+三段斬躥出了老遠,這才避免了被身後那把匕首直接秒掉。

當下回頭看清剛才偷襲他那人的ID,歐陽凡頓時嚇的臉色一陣蒼白。

居然是七夜!七宗罪會長、國服第一刺客七夜! 「我說我沒撿你信么。」歐陽凡欲哭無淚。

七夜卻在歐陽凡突刺和三段斬跑開后一個切割跟了上去幾步,然後發動超遠距離的幻櫻殺繚亂再度襲至歐陽凡面門。

「還沒完了。」

歐陽凡在七夜第二段幻櫻殺繚亂砍出傷害前又發動破軍升龍擊繼續跑路。

不是沒想過反打,但他的空城淚技能剛才殺七級浮屠用掉了,要一個小時才能冷卻,沒吃偉哥怎麼可能幹的過七夜這個國服第一刺客。

七夜第二段幻櫻殺繚亂撲了個空劍眉已是微微扭曲,這人耍猴戲的么,跑的倒是快。當下又用僅剩的最後一段幻櫻殺繚亂跟了過去。

歐陽凡冷汗直流,自己都跑的這麼快了七夜居然每次都能跟上,不愧是國服第一刺客啊,這反應和他單身二十載的手速有的一拼。

忍者30級技能幻櫻殺繚亂有三段突進,確實沒有忍者追不上的人,但絕不包括歐陽凡這個全敏劍魂。

當下七夜第三段幻櫻殺繚亂即將撲至歐陽凡面門時,歐陽凡又是躍翔一開銀光落刃竄向了空中。

「拜拜了您吶。」

歐陽凡的銀光落刃能跳十米之高,斜戳二十米之遠,相信只要讓他戳下地面,然後把疾風步一開一陣跑酷,縱然七夜有天大的本領也追不上他。

只需一秒,俺老孫便能去到十……米高空,竄天猴說的就是你爹我。

歐陽凡這一刻不禁有些飄飄然,卻似是忽然想到了什麼,回頭一看,自己身後居然正是七夜那張殭屍臉。

娘咧!這人陰魂不散的么。

原來七夜也和當日重樓在決鬥場制裁歐陽凡那樣,在歐陽凡銀光落刃起跳的瞬間發動了影襲,跟著歐陽凡跳起的身形來到了高空。

還好歐陽凡反應的快,在七夜割他喉嚨的那一瞬間發動銀光落刃第二段又戳回了地面。

雖然再一次逃過了一劫,但這樣一來他銀光落刃並沒有跳起多高,戳的也不算遠,七夜也從天上落下后還是緊跟在他身後。

歐陽凡有疾風步,七夜也有疾風步,而且七夜身為忍者本來敏捷成長就比較高,而且身上裝備估計也比歐陽凡好,當下跑起來的速度並未比全敏加點的歐陽凡落後多少。

只要再過幾秒七夜的幻櫻殺繚亂一冷卻,再度飛上來歐陽凡只怕就是個死人。

「要死了要死了,媽媽,我不想死。」

歐陽凡這一刻絞盡腦汁狂想著脫身的辦法,忽然眼睛一亮疾影手換成天之驅逐者的騎士光劍。

這把傳承雖然比不上他現在的神器碧影凝光劍,但是卻有一個三段斬冷卻時間減少50%的珍貴屬性。

三段斬本來的冷卻時間就只有8秒,換上這把騎士光劍后瞬間便變成了四秒。

當下三段斬提前冷卻歐陽凡連忙將其釋放和七夜額外拉開了6米的距離。

這下就算七夜的幻櫻殺撩亂冷卻了也距離不夠了。

七夜見狀只好皺著眉頭停下腳步,放任歐陽凡在他眼前逃走。

「怎麼樣會長,殺了那小子沒,我武器呢?」

七夜身後七級浮屠打著擺子從地上復活,之前答應讓歐陽凡再殺一次的時候他點開的便是七夜的好友聊天。

自己技不如人被那個萬劍一宰了也就認了,但這場子是無論如何也要找回來的。

神級兌換系統 未曾想七夜卻在此時出聲道:「武器被那小子撿走了,我沒能留下他。」

七級浮屠聞言如遭雷擊,在原地不住咆哮「萬劍一老子和你勢不兩立」云云。

且說歐陽凡成功逃走後也是驚起一身冷汗,這下可是惹出大麻煩了,讓七宗罪以為是自己不守承諾撿了七級浮屠的武器,只怕以後見到七宗罪的人都得繞著走了。

都是那個笑無常害得,別讓老子再碰到你。

歐陽凡罵罵咧咧地趕到之前練級的矮人部落,小強MM兩條腿盪在空中昏昏欲睡,手中巨弩有一下沒一下地射著地上的矮人國王。

小強MM破不了防每次只能帶起一點強制傷害,還比不上矮人國王每秒自身的回血多,當下矮人國王200000氣血都還是滿的。

歐陽凡開啟躍翔跳上空中橫著的鐵鏈,掐了掐小強MM嬰兒肥的小臉將小強MM掐醒。

「強妹妹,看你凡哥哥帶了什麼來。」

歐陽凡疾影手切換成裂創心靈之刃一陣嘚瑟。

小強MM見到歐陽凡找回裂創心靈之刃也是驚喜萬分,連忙讓歐陽凡打一下boss試試。

歐陽凡嘿嘿一笑,一道劍氣斬中地上的矮人國王。

–1

小強:「……」

歐陽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