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相與人,同時出手。

一道紅色劍芒,彷彿九天神劍,直壓而落。

吳破天臉色不停地變幻著,大吼一聲,身上爆發出強大的金光,護體真元使用。

僅僅片刻,那護體真元就被擊潰,劍之虛影落到他身上。

吳破天身體一彎,雙腿就深深地陷入地上,直沒小腿。

頭頂那道劍影,就像山嶽一般,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吳破天,你服不服?」葉雄問。

「不服!」吳破天大喝。

「不服,我就打到你服!」

葉雄冷哼一聲,氣勢再漲,半空之中劍芒再盛,狂壓而下。

吳破的身體已經陷到大腿之上了,由此可見,對方的氣勢跟實力,遠在他之上。

如果他不是恃著不破金身,早不被劍芒劈兩半了。

「服不服?」葉雄再問。

「不服。」吳破天咬咬牙。

「連我的劍芒都擋不住,你覺得自己還能擋住我手中的赤劍嗎?」葉雄冷哼。

吳破天抬頭,望著半空之中那散發著熾熱氣息的赤劍,臉色漲得通紅。

劍芒都如此厲害,他如果實劍劈下來,自己根本擋不住。

「不知死活,那我只好殺一儆百了。」

葉雄冷哼一聲,雙手握著赤劍,狠狠地劈下來。

十米,五米,三米。

頭頂的威壓越來越強。

如同熔岩一般的赤劍,就要落到身上了。

如此強勢的威壓,如此讓人心悸的赤劍,吳破天此刻是半分信心都沒有了。

他的不破金身,絕對不可能承受住這驚天動地的一劍。

「停……我認輸。」吳破天再也承受不住了。

(本章完) 赤劍在離開他頭頂只有幾公分的地方停了下來,熾熱的溫度,灼得他腦殼火辣生疼。

葉雄將劍收起來,氣勢散去,單手抓著他的肩膀,將他整個人人從泥土中提了出來。

「吳道友,承讓。」葉雄笑道。

「承認什麼,輸了就是輸了。」吳破天也是個輸得起的人,大聲說道:「願賭服輸,接下來我都聽你的指揮,你讓我幹什麼就幹什麼。」

場下傳來一陣歡呼,久久不息。

葉雄目光落到其餘幾名半步金丹修士身上,淡淡地說道:「誰還想爭城主之位?只要勝了我,這死亡之城城主就是他的,誰來?」

五名半步金丹修士面面相覷,全都沒有說話。

龍十八幾次想邁步,都不敢邁步出來。

剛才葉雄表現出來的實力,讓她太震憾了,雖然龍墓派的神通很厲害,但是她卻沒半分把握。

這個傢伙,在築期巔峰的時候,就能將魔軍四名半步金丹修士斬殺,現在他突破到半步金丹,在同階之中,幾乎是無敵的存在,現在去挑戰他,就是找死。

「誰說這城主當定了?」

「剛才那麼囂張叫城主出來挑戰,現在怎麼成啞巴了?」

「到底誰是縮頭烏龜?」

周圍的目光紛紛落到龍十八身上,各種各樣的嘲諷聲音,不停地說出。

剛才龍十八的囂張,大家看在眼裡,此刻見她不敢站出來,都忍不住出言諷刺。

龍十八怎麼說也是堂堂龍墓派天才弟子,如果被笑話都這種份上,還不敢站出來,那她以後就別想在修真一道混下去。

「江南王,我來跟你切磋一下。」龍十八說道。

她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語氣變得非常客氣。

「切磋有危險,你們是來打魔軍的,無論誰受傷,對於咱們來說都不是好事,不如咱們也打個賭好了。」

「賭什麼?」

「久聞龍墓派跟天罰宗是修真界一矛一盾,天罰宗的不破金身天下無雙;而你們龍墓派的龍吟拳攻無不克,我現在就站在這裡,不動不躲,只要你能將我打退半步,就算你贏。」

「好,一言為定。」龍十八連忙答應。

實打實的話,她沒幾分勝算,現在對方站著不躲不動,還不能退一步,就是找輸。

如果連這都沒辦法做到的話,那她乾脆回家種田好了。

「既然這樣,那我就開始準備了。」

葉雄說完,身體變身真猿一變,一變之後變二變,身體頓時變成十幾米高的巨猿。

接著,一道金光在他身上浮現,不破金身出現。

然後,梵聖功運轉起來,在他體表布上一層金色的防護罩。

防護罩之上,突然一道道光芒閃射出去,正是佛門最正宗的防禦法術《佛光普護。》

巨猿,不破金身,《梵聖功》,佛光普護,四種強大神通被他全部施展出來。

看著那小山一樣,渾身散發著金光的巨猿,所有人都嚇呆了。

不動如山,說是就是此刻的他吧!

葉雄還是覺得不太放心,手一揮,周圍出現一片藍色元氣,正是冰元氣。

冰元氣在半空凝聚,結成一個巨大的冰盾,將他的身體罩住。

「龍道友,我準備好了,開始吧!」巨猿張開巨大的嘴巴說道。

龍十八半晌沒反應過來,看著那恐怖的防禦,她幾乎連出手心情都沒有了。

單單是巨猿的不破金身,她都沒幾分勝算,現在對方雙加這麼多的神通,還怎麼打?

「出手啊,嚇傻了?」

「你剛才不是很牛嗎,現在怎麼萎了?」

「城主的五層防徼,我就看她能擊破幾層。」

周圍傳來紛紛的聲音,個個都在等著看龍十八出醜。

龍十八知道此刻不拿點本事出來,她這輩子都別想再抬起頭來,龍墓派的名譽,就徹底毀在她的手裡了。

想到這裡,她不再收斂,身上的氣勢全部爆發出去。

一時之間,在她周圍,形成一個強大的氣場,形成旋渦狀。

葉雄眼睛咪起來,龍墓派果然不慚是大門派,同樣是半步金丹,她的氣勢比起一般的半步金丹強太多了,一看就知道是實戰力非常強大的修士。

那些漩渦狀的氣勢,如同龍捲風一樣,擴散出去之後,又回到她的身體之內。

這時候,她的氣勢達到一個極致。

「這種氣勢外放,再進入體內的方法,還真是了不起的神通。」葉雄暗暗心凜。

眾所周圍,一名修士氣勢達到一定的程度之後,是不可能再調動起來的。但是,如果將氣勢釋放出去,體內的氣勢還是可以繼續漲的,而釋放出去的氣勢,再強行進入身體,就等於兩種氣勢疊加起來。

一般修士這麼做很危險,容易爆體,但是龍墓派顯然有什麼特殊的方法,將這種爆體的方法減弱。

此時,龍******喝一聲,身體倏然動了,一拳擊出。

拳頭這端,化成一頭張牙舞爪的巨龍,咆號著朝葉雄衝去。

龍十八的身體,就隱藏在巨龍虛影中間。

轉眼之間,巨龍就落到了冰壁之上。

咣!

冰壁只擋了不到五秒鐘,就被擊破,衝破第一層防禦。

接下來,是《佛光普護。》

一層金光將葉雄的身體緊緊護住,巨龍不停地咆號,過於十幾秒鐘之後,終於擊破第二層。

龍十八龍面如死灰,臉色說不出的難看。

龍吟拳最強攻擊就是前面的半分鐘,她原本以為,至少能攻到金身,誰知道才破了對方兩個防禦,連真元護體都沒能攻破,龍吟拳的氣勢已經減弱了。

龍十八咬咬牙,氣勢再爆,準備拚命也要挽回尊嚴。

就在這時候,突然感覺對方氣勢一松,對方護體真元消失了。

「這……」

龍十八知道,是對方故意放水,讓自己的。

接下來,龍吟拳落到葉雄的金身上。

金身一圈一圈,居然被一拳打散。

此時,龍吟拳的威能也全部消失了。

葉雄變身,回到正常大小,說道:「龍墓派果然名不虛傳,我差點的就輸了。」

龍十八眼睛瞪著他,哼了一聲,說道:「江南王,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放水,我龍十八不是傻子。」

話雖然這樣說,但是她心裡還是暗暗感激。

如果江南王不給她留面子,那龍墓派的顏面就算丟盡了。

至少破了江南王四道防禦,也沒丟臉,畢竟江南王的強大眾所周知。

「龍十八,你輸了,說話可算數?」 如此情深難以啓齒 葉雄笑著問。

「我說話自然算數,打不過你,不搶你城主之位就是。」龍十八哼了一聲,退了下去。

「還有誰想搶城主之位?」葉雄朗聲問道。

就在這時候,一道葉雄做夢都想聽到的聲音傳來:「我來。」

(本章完) 葉雄轉身一看,人群之中,?a??n?en????.?r?a?n??e?na`c?o?m?

她衣著平庸,如果目光沒落到她的臉上,很容易將她忽略過去;但是,一旦目光落到她的臉上,幾乎要挪不開了,她的氣質瞬間直線上漲了,這就是她臉容的魅力。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葉雄發現自己老婆越來越漂亮,越來越迷人。

擁有楊心怡溫柔的外表,再上幽冥那冷傲個性,這兩種氣質配合在一起,讓她有種讓人瞬間讓沉淪的感覺.但是,一旦你的目光落到她的眼睛上,又不敢靠近了。

這是一個冷傲骨子裡的女人。

「老婆,你來了?」

葉雄大喜,連忙迎上去。

此言一出,周圍一片嘩然,目光刷刷刷地落到幽冥身上。

這些人從來都沒聽說過,江南王還有老婆,個個驚訝之中,都帶著好奇。

誰都想知道,江南王的老婆,會是怎麼樣的一個女人。

一般女人被這麼多的目光注視,肯定會或多或少,有些不自在,但是幽冥絲毫都沒有,周圍這數百人在她眼中,彷彿就像不存在一樣。

幽冥為人低調,極少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所以認識她的人極少。

場中也只有紫妍一個人認識她,知道她的厲害。在十萬大山的靈脈之中,幽冥的實力,讓她震驚無比,可以說,是她見過同階之中最厲害的人物。

隔這麼久沒見,也不知道她實力漲到什麼地步。

「他是江南王的老婆?」雪莉看著面前冷漠的女人,脫口而問。

「不知道啊,我從來沒聽說過他有老婆。」洛可兒有些失落地回道。

不管是不是真的,葉雄能出口喊對方老婆,說明對方的實力,絕對不簡單。

「她來了,這下好了,死亡之城有救了。」紫妍喃喃說道。

「她很厲害嗎?」雪莉好奇地問。

幽冥身上散發著築基中期的氣息,可能是帶著斂氣珠,所以看不出真正實力,不過紫妍這樣說,肯定不是說說而已的。

「現在不知道,當初在十萬大山的時候,靈脈試煉,咱們剩下的九個人,都未必是她一個人的對手。」紫妍說道。

「什麼,一打九?」洛可兒有些不敢相信:「她境界高很多吧?」

「哪怕是同階的,她一個打九個也沒問題。」紫妍想起當初在靈脈之中的情景,深呼了一口氣,這才繼續說道:「反正她是我見識過,同階之中,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周圍的人都在竊竊私語,目光時不時看著幽冥。

葉雄已經走到了幽冥身邊,笑道:「老婆,你怎麼這麼久才來,想死我了。」

沒人的時候,他喊老婆,幽冥非教訓他不可,但是現在,這麼多人看著,幽冥怎麼也得配合演戲吧,不然就穿幫了。

這麼好的機會,葉雄怎麼可能會放過賺便宜。

自從在幻境之中,悟道三十年之後,葉雄發現自家老婆永遠是最好的,加上,他當初跟幽冥在幻境之中也生存五年,對她的感情也很深,現在對他最重要的兩個人,同在一個身體上,可以說,現在幽冥這具身體,比葉雄自己的生命還重要。

「少耍嘴皮子,別以為你當了死亡之城的城主,我就不敢揍你。」幽冥冷哼一聲,說道:「現在你牛叉了是不是,一身神通,又突破到半步金丹,自以為是金丹期下第一人了是不是?」

「哪有,在你面前,我算什麼。」葉雄尷尬地笑著。

「我怎麼感覺,你剛才裝逼裝得挺爽的,一招將天罰宗的弟子打敗,明明可以用兩層防禦就可以應付龍墓派的人,偏偏要布五層防禦,怕別人不知道你一身神通是不是?」

葉雄見情況有點不對勁,幽冥似乎很生氣的樣子。

看來,她很早就來了,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沒有逃過她的目光。

「老婆,這裡人多,給點面子,咱們回去慢慢聊。」葉雄尷尬地說道。

幽冥還想罵什麼,但是最後還是忍住。

正在這時候,人群之中一道聲音傳過來,問道:「城主夫人,你不是說要搶城主之位嗎?」

「對啊,城主夫人,亮兩招看看。」

「咱們也想看看城主夫人的神通。」

周圍一些死亡之城的修士,個個都無比好奇,想看看她有什麼本事。

「神通是用來殺人的,不是用來裝逼的。」幽冥沒好氣地說道:「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聰明的修士,是絕對不會讓自己的神通隨意示人的,多一個人知道,神通就多一分被破掉的危險。你怎麼知道這周圍沒有魔軍的卧底?打是一定要打,但不是在你們面前。」

葉雄這才知道幽冥發火的原因,原來他是擔心自己的危險。

他頓時一陣感動,說道:「老婆,你對我真好。」

「我怕你死了,心怡會難過,不然懶得理你。」

「老婆,你還是像以前一樣,外冷內熱。」葉雄呵呵地笑了起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