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搖了搖頭,冰冷的說道:「你可以死了!」

說完,邁步向樓上走去。

他剛走,光頭便直接倒在了地上,和他的那些手下一樣,七竅流血而亡。

不久之後,顧銘推開一扇門,進入了一個包間。

「你想幹什麼?」

豪華的包間內,黨靈芸皺眉看著眼前的年輕男人。

這個年輕男人,黨靈芸不僅認識,而且還非常熟悉,他正是學校副校長的兒子,同時也是她的同事。

金和福!

「黨老師,先別生氣,坐下喝點東西!」

相對於一臉憤怒的黨靈芸,金和福倒是滿臉的笑容,顯得很親切,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同事之間應該有的表現。

「不必了!」黨靈芸直接拒絕。

金和福是什麼人,黨靈芸自然知道。

別看他的父親只是個副校長,可是金和福有個好媽媽,他的母親曾經也是老師,後來下海經商,如今的實力在整個山沙市可以排得上前十。

而金和福因為家中有錢,在學校里什麼事都干。

可是誰拿他也沒有辦法。

「金和福,你把我叫到這裡來幹什麼?我告訴你,你少打顧小蕊的主意,她還是個孩子,而且無父無母,已經夠可憐,你還放過她嗎?」

黨靈芸怒吼。

看到金和福那張臉,黨靈芸就有種想吐的感覺,更恨不得上去給他兩巴掌。

豪門溺寵之萌寶甜妻 「黨靈芸,我要做什麼需要你同意嗎?而且,顧小蕊是你什麼人,你竟然這麼關心她。還有,請你不要冤枉我,我可什麼都沒做!」

金和福淡淡一笑,從桌子上重新找開一瓶紅酒,給黨靈芸倒了一杯。

「黨靈芸,其實我這次叫你來,就是因為那個叫做顧小蕊的事!」

「因為她?」黨靈芸一皺眉頭,完全沒有打算碰面前的酒杯的意思,反而好奇的是什麼事。

見黨靈芸疑惑的樣子,金和福也不廢話,直接說道:「把她開除!」

「什麼?」

黨靈芸頓時大叫起來。

她想不明白金和福為什麼要這麼做。

火影之千葉傳說 「顧小蕊怎麼得罪你了?這件事不可能!」 總裁的專屬女僕 黨靈芸說道。

「你不開除她,你就會被開除。二選一,你選一個吧!不過,我要告訴你,你是什麼情況,心中應該清楚。」

金和福冷笑。

隨即臉色陰沉下來,繼續說道:「這是你唯一的選擇!」

「我做不到,你父親就是副校長,你怎麼不找他!」黨靈芸問道。

「這件事不能讓他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你應該比我還要清楚。這次獎學金的事就是他和李鳳兩個人一起乾的,他看上了顧小蕊!」

「你們還真是父子!這件事,我是不會答應的。」黨靈芸冷笑。

同時,心中很是憤怒,沒想到獎學金的事果然是副校長和李鳳做的。

對於他們,黨靈芸已經無語了。

「你不答應也行,那你就等著被開除吧!我父親已經把目標定在你的身上,我可不希望讓他跟我搶女人,因為你是我的目標,我要讓你成為我的女人!」金和福淡淡一笑,抬頭看向黨靈芸。

黨靈芸快要發狂了,沒想到金和福竟然是這樣的人。

「我就是死也不會成為你的女人,你就別做夢了!還是那句話,這件事,我不會同意。我會把這件事向校長反映,你和你的父親就等著被抓吧。」

黨靈芸冰冷的看著金和福,繼續說道:「就算你母親有錢又如何,現在是法治社會,像你們這樣的人渣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法律制裁不了我們,正如你所說我們是有錢人!」金和福笑道。

「有錢人又如何,你們永遠也別想高於法律,如果不相信的話,我們就試試,包括你母親的公司,我不相信這麼多年,你母親的公司是乾淨的!」

黨靈芸冷笑。

一個普通的女老師,下海經商數年,就能擁有上億的資產嗎?

這種情況會有,但是只是很少的人。

對於山沙市來說,金和福的母親就是個異類,因為她沒有背景,一個沒有背景的女人會這麼厲害嗎?

無論如何,黨靈芸都不會相信,而且她還聽說金家和龍哥有著關係。

想到這裡,黨靈芸好像想明白了什麼。

「是嗎?」

金和福淡淡一笑,兩隻手在空中用力的拍了一下。

下一刻,只見包間裡邊的小包間內走出一個中年男人。

很明顯,這個中年男人很早就呆在裡面了。

看了中年男人一眼,黨靈芸的臉色不由凝重,極其陰冷起來。

因為她認出了中年男人,這個中年男人是海省最為有名的一個醫生。

「金和福,你在調查我嗎?」黨靈芸臉色陰冷的問道。

幾個月前,黨靈芸的外公突然生病,看了許多醫生都沒有治好。

當時也找過這位醫生。

可是他卻不給治,想治的話,唯一的條件就是讓自己嫁給他。

最後,黨靈芸憤怒的帶著爺爺離開。 隨後看了許多醫生,可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而有不少醫生說,這種病只有眼前這個人能治。

但是黨靈芸一想到這個醫生所提的要求,就憤怒不已。

就在她準備再次帶爺爺找他時,他竟然離開了海省,出國了。

沒想到今天,他竟然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黨靈芸,不要生氣嗎?我都說了我是喜歡你的,自然你的事情我也要關心一下嗎?更何況你們黨家的事早就已經傳得滿城風雨了,根本不需要我怎麼去調查的。」

金和福淡淡一笑,「你知道為什麼你爺爺的病只有他才能治嗎?」

黨靈芸皺眉,疑惑的看著金和福。

「你爺爺是中邪了!」

這時,那個中年男人淡淡的開口。

「黨靈芸,我相信你也應該聽到了許多事情,只不過你不願意相信罷了!不過,你放心,我已經跟他談好了,你們黨家只要付錢就行了。我是不會允許我的女人嫁給別人的。」

金和福微微一笑。

「忘記跟介紹了,這位是天海觀的孫志孔大師。」

「天海觀的孫大師?他不醫生嗎?」黨靈芸聞言,頓時大吃一驚。

天海觀在海省已經有著幾百年了,而這個孫大師,她也是聽聞過大名的,確不想他竟然還是個醫生。

聽說爺爺是中邪后,黨靈芸去過天海觀尋找過孫大師,卻沒有找到人。

「正是我!」孫志淡淡的回答,隨後說道:「黨小姐,你真的認為我提出那個要求是真的要娶你嗎?只不過是看你骨骼精奇,所以才想收你為徒的。」

因為對孫志的印象先入為主,現在他這麼解釋,黨靈芸根本不可能相信。

此時,孫志的眼中還透露著貪婪之色。

雖然他隱藏的很好,可是女人的直覺還是非常準的,黨靈芸能夠感覺到。

「是嗎?那就謝謝孫大師了!不過,我不想出家!」黨靈芸說道。

「看來黨小姐還在為之前的事生氣呢!不過沒有關係,這次金少找到我,那我就出手救治你爺爺,而且不收你們任何診金!」

孫志淡淡一笑,平靜的開口。

聽了對方的話,黨靈芸不由心動。

如果孫志說的是真的,那麼爺爺就有救了。

想到這裡,黨靈芸表情又嚴肅起來,既然這個孫志這麼厲害,為什麼當初他不把話說明,而且要等到現在。

還有就是金和福怎麼可能請得動他呢?

看到黨靈芸疑惑的樣子,金和福臉上不由的閃過一抹笑意。

在他看來,黨靈芸必然會答應下來。

黨靈芸考慮了很久,如果要是答應他的話,那麼就要開除顧小蕊,爺爺的病就會被治好。

可是相反,爺爺的病就無法醫治!

不對,等等。

頓時,黨靈芸腦海中閃過顧銘的身影。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黨靈芸對顧銘充滿了信心,她相信顧銘一定能夠治好自己的爺爺。

就在他滿臉笑容看著黨靈芸的時候,黨靈芸的話,讓他的臉色不由的陰冷下來。

「對不起,如果讓我開除顧小蕊來取給我爺爺治病機會的話,我做不到!顧小蕊還年輕,而我爺爺已經六七十歲了!」

接下來的話,黨靈芸沒有說。

她也無法說出口,她想說的是就算治好自己的爺爺,他又能活多久呢?

而顧小蕊的人生才剛剛才開始,也可以說還沒有開始呢,難道就因為自己的一已之私,而毀掉顧小蕊未來的路嗎?

她做不到,如果讓爺爺知道的話,爺爺也痛罵自己。

「你……」金和福一臉難以置信之色,大怒道:「黨靈芸,難道一個顧小蕊比你爺爺的命還重要嗎?」

「當然,她還是花季的年齡,我不能毀了她的未來!」黨靈芸喝道。

說完,黨靈芸轉身準備離開。

見黨靈芸要走,金和福怎麼可能同意,不免有些心急了。

「黨靈芸你想走嗎?」金和福陰冷的聲音響起。

他為了得到黨靈芸的芳心,可是花了大價錢才把孫志請來的。

可是黨靈芸竟然不同意。

億萬總裁【完結】 金和福的聲音剛落下,孫志突然上前,直接攔住了黨靈芸。

「孫大師,你想幹什麼?」黨靈芸臉色瞬變,難道他們想強行把自己留下這裡嗎?

黨靈芸心中一慌。

「黨小姐,我看你身上煞氣很重,而且你的爺爺比你的還要嚴重,只要我幫你把這股煞氣消除,你就會沒有事了!」

孫誇淡淡的開口,眼睛不由的盯著黨靈芸的胸口,貪婪之色更濃了。

黨靈芸不由的後退一步,與他拉開了距離。

「對不起,我不相信你,請你讓開,我要離開。」黨靈芸冰冷的說道。

然而,她的話根本沒有任何作用,孫志根本不會放她離開。

就在這時,黨靈芸看見孫志抬手沖向自己定了一下,下一刻,黨靈芸驚訝的發現自己不能動彈了。

「孫大師,你要幹什麼?」

發現自己還能說話,黨靈芸不由的鬆了口氣。

這裡可是龍哥的產業,她能說話,那就能大聲叫喊,只要引來龍哥的手下,她就得救了。

「黨靈芸,我勸你還是認真的考慮一下吧!」

金和福一臉陰沉的走到黨靈芸面前,「只不過是一個沒有背景的窮學生,又沒有父親,你關心她的未來有什麼用?」

武神主宰 「你……」

黨靈芸一臉的冰冷,心中恐懼,可卻絲毫辦法也沒有,「金和福,你不配當老師,更不配做人!」

聽了黨靈芸的話,金和福大笑:「你說什麼都可以!其實開除顧小蕊,你以為我自己做不到嗎?知道我為什麼非要來找你嗎?還不是因為我喜歡你!只要你答應,你就能離開這裡!」

孫志微微一笑,「黨小姐,金少這話說的對,你想離開這裡,沒有我的同意,你根本不可能離開的。」

兩人一唱一和,那無恥的樣子,讓人噁心。

「你們別做夢了!就是死,我也不會答應的。」

「是嗎?不過我和你耗得起,我不相信你不會答應!」

冷冷一笑,金和福端起酒杯。

就在這時,包間門突然推開,一道笑聲傳來。

「還是包間里好呀!竟然還有紅酒?那我可要嘗嘗!」 一道身影進入包間后,直接衝到金和福的對面,而後一口乾掉了那杯價格上千元的紅酒。

「你是誰?給我滾出去!」

金和福臉色大變,冰冷的目光中透露著怒火。

「我為什麼要滾出去?對了,你能告訴我怎麼滾嗎?」

顧銘淡淡一笑,拿起那瓶紅酒,直接對瓶吃了起來。

「這玩意還可以,就是太淡了!」

金和福一看,差點直接吐血。

這一瓶紅酒可是六七萬呢,自己平時都不捨得喝,可現在眼前這個年輕男人,不僅喝了,而且還喝的一滴不剩。

還他媽的說太淡了,你以為這是鹹菜嗎?

「現在滾出去,我可以放了你!否則……」金和福冷哼。

顧銘冷冷一笑,一雙眼睛直直的看向了他:「否則什麼?」

「否則,你就要死!」

一聲冷哼,金和福看向孫志。

當即,孫志便沖著顧銘點了一下,而後淡淡的說道:「你想死,那就成全你!」

說完,他負手而立,十分的得意,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模樣。

「你是在說我嗎?」

就在他十分得意的時候,顧銘的聲音傳了過來。

孫志扭頭看去,只見顧銘正一臉戲謔的看著,而且正朝著他慢慢的走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