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川千秋很生氣自己一個常年寫吻戲寫h的人居然被這麼一個沒有經驗的處男所壓倒,所以癟了癟嘴,口不對心:

“你不是每天都在吃嗎?”

“那能是飯嗎?”如果不是不吃會餓死,他纔不吃呢,而且每天一頓三餐都是粥,就算經常換粥品,他也已經吃得快吐了。

幸村精市很憂桑,也很吃醋,把淺川千秋攬在懷裏,伸出手放在她面前,一個一個地掰着手指數:

“我爸媽美佳都吃過你做的飯,雅治、比呂士也吃過,小野寺律、宇佐見秋彥、相原紅子也吃過,你那些個學姐肯定也吃過,就我沒吃過!我是你男朋友,可是我居然沒吃過你做的飯!”

幸村精市的表情有些隱隱的委屈,淺川千秋不知怎麼的就很想伸手摸摸他的腦袋安撫一下,可想到這是在他變小之後經常做的動作也只能悻悻然作罷。

逍遙流主 但一想起某個事實,她就擡首挺胸非常硬氣:“國二的時候我不是給你送了一個學期的便當嗎? 閃婚千億總裁:吻安,小嬌妻 怎麼能說沒吃過呢?”

幸村精市意味深長地看着她,不經意地舔了舔脣:“我連你昨晚的滋味都有些忘記了,更不要說那麼多年前的味道了。”

等等,這話是不是有些太色/情了?

“……”男神你這麼沒節操,你爸媽造嗎?!

淺川千秋一剎那無言以對,只好用“你居然這麼色”的眼神看他。

“色嗎?那你要不要看看我到底有多色?”

昨晚做完之後就沒有再穿衣服,所以現在也很方便某人動手,淺川千秋趕緊抓住他上下作亂的手,死死搖頭:“不要!”

“真不要?”

“不要!”

“確定不要?”

“確定不要!”

“你今天不要?”

“今天不要!”

“明天也不要?”

“明天也不要!”

“你以後也不要?”

“以後……還是要的。”

幸村精市得逞地笑了,把人抱得更緊一些,“那我現在要收點利息。”

“……”該死的美色誤人啊!淺川千秋捶胸頓足。 一個個凡人絕望到極點爆發出來,覺醒光柱出現了,然後,一個個覺醒者在暴走狀態之中也進入了真正的暴走,將這一些殺戮人類的怪物斬殺

還有很多的凡人沒有在絕望之中爆發出來,就在絕望之中死去

不過,覺醒也不是這麼容易的了,要不然這個世界也不會區分里表世界了

就在櫻滿集不斷戰鬥之中,猛然一個奇異的少女出現在戰場上面

「你好,需要蜘蛛女孩的幫助嗎?

說著少女就操控著一個巨大的機械蜘蛛跳躍著,戰鬥著

那巨大的機械蜘蛛顯得強大且靈活靈敏

看著這個少女,櫻滿集不清楚她是誰,而且還說的是英文,好在他有的是高科技,將剛才所聽到的用翻譯裝置翻譯了一下

雖然說櫻滿集自己一個人無論如何也沒有任何的威脅,這一些垃圾怪物還對櫻滿集造成不了多少的傷害,但是櫻滿集除了想要抵禦這一些的怪物以外還想要解救一些的凡人和覺醒的暴走覺醒者

雖然說暴走覺醒者們會爆發出極為強大的戰鬥力,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像櫻滿集覺醒的時候那麼強大,而且很多輔助類的覺醒者即便有很強的暴走力量也是比較弱小的

順便說一下,正文中的櫻滿集的覺醒力量屬於類輔助戰鬥能力中類言靈的創世能力初始狀態

「你好,感謝你的幫助,請去救援一些倖存者們。

櫻滿集說著,就雙手抱著那自己所創造出來的大炮開始釋放力量

他的力量是虛擬現實,將自己能想到的事物具象化出來,可以說是很接近創造的能力了

不過他的主要是創造東西,不像是正文的櫻滿集的是無論什麼都可以心想事成,不過正文的櫻滿集也絕對成長的要比這個櫻滿集慢很多,事實上很多時候很多能力也確實如此,潛力巨大的一般都比較難以成長,而潛力少的因為容易到達極限而成長的比較快速

「好的,你小心哦。

蜘蛛女孩說著就操控著機器人開始去救援了

櫻滿集看著速度奇快無比的蜘蛛女孩在戰場上面開始救援,點了點頭,可以不用分心去救援了,全力開始戰鬥

拿出一個個鐵塊,使用自己的力量,鐵塊消失,然後在櫻滿集面前就出現了一個個巨大的炮台

召喚一個機器人出來,更新了它的力量,然後就讓它控制炮台進行戰鬥

不斷的召喚炮台,在地面上面圍成了一個弧線

看著向這邊衝過來的怪物們,櫻滿集握緊給人感覺好像是什麼玩具一樣的大刀,渾身可愛亮色的彩色裝備都亮起了光芒,一種高科技世界的小孩穿著玩似的機甲的感覺油然而生

櫻滿集沖了出去,速度奇快無比,腳底下有著淡藍色的火焰噴吐著,根據櫻滿集的心念可以加大火焰或縮小火焰,也就是隨著櫻滿集的心念可以加速或減速

戰鬥一觸即發,櫻滿集的奔跑和那一些奔跑過來讓兩人幾乎是照面就接觸到了一起

櫻滿集掄起了自己手中拿如同玩具一樣的大刀,這如同玩具一樣的大刀的刀鋒那個彷彿是怕傷害到人一樣的圓潤似乎是塑料一樣的部位已經亮起了極為明亮的光芒

隨著櫻滿集的一刀下去,很讓人驚訝的,那如同玩具一樣的刀就好像是鋒利的刀鋒切割豆腐一樣輕鬆的穿透了怪物的身體

櫻滿集一刀穿透這個怪物,然後就沒有回頭看,繼續的衝刺著,一刀又一刀的輪出去,一個個怪物被這玩具一樣的大砍刀貫穿

這個如同小孩子的模型玩具一樣的大砍刀的刀身上面已經滿是黑色的血液了

櫻滿集猛然投擲出手中的大砍刀

雙手平伸出去

幻術!虛擬!砍刀影分身之術

其實有不是幻術的類型,但是幻術以櫻滿集的能力來說是比較物美價廉的

只見櫻滿集所投擲出去的玩具一樣的大砍刀在半空中化為無數砍刀,然後紛紛掉落,如同是雨滴一樣,紛紛砍落

許多怪物驚恐的發現,那一個個玩具刀過於密集,瘋狂的砍下來

很多沒有智慧的怪物則是感覺到身體裡面彷彿受到攻擊一樣,過於真實,痛苦的幾乎要死去

現實中,櫻滿集瘋狂的奔跑,手中出現了具象化,然後出現了一個樣式過於艷麗,同時看上去無過分尖銳稜角的長劍 幸村精市所謂的收利息並不是說大清早起來就發情,趁着興致就和淺川千秋來一發。

一、作爲二十年處男的他雖然剛剛初嘗禁果,但也沒有急色飢渴到這種程度。

二、淺川千秋昨晚還是第一次,爲了她好,這兩天最好都不要再做。

三、再喜歡,這種事情也不能短時間內做太多,很傷身體,雖然據說精盡人亡是世上最幸福的死法。

最終幸村精市也只是單純得抱着萬分緊張以爲自己還會再被從頭到腳啃好幾遍的淺川千秋,感受和心愛的人一起迎接早晨的靜謐時刻,很有種歲月靜好的唯美。

可惜淺川千秋註定是美好氣氛的破壞者。

因爲最初的話暗示意味太重,作爲一個剛剛擺脫純潔身份從女孩蛻變成女人,思想上的不純潔度數更是上升不止一個等級的姑娘,淺川千秋很自然地以爲“收利息”肯定就是醬醬釀釀無誤,誰知道某人居然沒有對她動手動腳。

果然是因爲昨晚做得太多,所以軟了吧?←_←

等等,她剛剛又想到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了_(:3∠)_

淺川千秋幾乎要爲自己腦海裏三秒鐘內出現的幸村精市不碰她的十種可能給跪,尤其是在其中一種還用加粗加黑特大號字體標出來的所謂的可能性最大的一條!

昨晚把她折騰得這麼慘,這人絕對不可能只是一次性用品!

她嚴肅地摸着下巴爲自己以親身慘痛經歷換取的珍貴經驗鄭重地正名。

而難得想要感受這份美好文藝一回而不是每次不是暴躁就是吐槽,幸村精市看着自己懷裏這人臉上極其明顯的表情,只覺得自己修養再好,遇到這麼個無厘頭的女朋友也會只剩下暴躁。

他臉上的笑容很是明媚,但淺川千秋卻只覺得某人放在她背上的那隻手傳來一陣陣令脊椎骨都泛涼的可怕溫度,如同一個抖m一樣狠狠一顫。

“看來千秋很想知道我爲什麼不碰你的理由呢。”

儘管知道這個問題明智點還是搖頭的好,但和仁王雅治這麼多年青梅竹馬下來,又被相原紅子帶着這麼多年,淺川千秋還就真是作死專業戶,兩眼直直地看着他,認真點頭。

“……”到底該說你是蠢好呢,還是蠢好呢,還是蠢好呢?

幸村精市似乎連全身上下所有腹黑的力氣都被抽走,只能低下頭無奈地咬着她的脣,他不捨得咬太大勁,只是用牙齒輕輕地咬着,微微的刺痛感卻比狠重的啃噬要讓人難受得多。

淺川千秋很不滿意他不說只做就吊着她好奇心的行爲,反過來咬他的脣,算作報復。

可惜她也不捨得咬太重,小小地咬兩口就退開來看看她咬的印子,發現自己沒掌握好力道,他的下脣有一個淺淺的牙印,只得心疼地伸出舌尖舔舔。

溫熱的舌尖輕輕地舔着他的脣,就如同一片最輕最柔的羽毛輕飄飄地掃過,明明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只是一個單純舔舐傷口的動作,卻輕易地撩撥起他內心深處的慾望。

幸村精市從不覺得自己是個重欲的人,不然也不會面對那麼多主動投懷送抱還各有千秋甚至不要求任何回報只求一夜的女人們,二十年都還保持處男之身。

只是遇到自己喜歡的女人,又一夜之間從素食動物轉換成食肉動物,似乎所有的自制力都有輕易崩潰的趨勢,特別是在早晨這個本來就會有生理反應的時期更是經不起挑撥。

他還想着爲兩個人身體着想不做,結果這人根本不領情,不安分守已地待在他懷裏,還偏偏要來勾引他!

不作死就不行麼?!

幸村精市一雙鳶紫色的眼眸流光溢彩,最深處的眸色早已深沉得不像話,卻還死死地剋制着自己的慾望。

“千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淺川千秋沒仔細看他的眼睛,只聽到他的話後就點了下頭:“知道,給你舔舔傷口。”

“……”你又不是大型貓科動物,舔傷口這麼色/情的話如此正經地說出來真的可以嗎?

幸村精市又一次默默地充當了一回吐槽帝。

他很認真地擡起她的下巴,讓她直視自己的眼睛,語氣嚴肅:

“千秋,你這是在挑逗我!”

一個擅長寫h熟知所有調? 一夜驚喜:顧少輕點愛 情手段還能自己創新新手段的耽美作家,要說她不知道這是屬於調?情手段的一種,幸村精市絕對不相信。

但依照淺川千秋昨晚是初夜,又做過持續時間比較長的三次**的事實來看,他不認爲她會在沒有任何隱藏心虛的前提下主動挑逗勾引他。

所以唯一的解釋是:這姑娘又智商捉急地忘記了。

如他所料,淺川千秋渾身一僵,霎時傻笑着放開他,還使勁地推着他的胸膛想要去離他遠一點的地方。

幸村精市頗覺好笑,脣角一勾,挪揄地瞧她。

“千秋,你不覺得現在這狀況,就算你跑到浴室把門反鎖,我都能從你書房的抽屜裏拿出鑰匙打開它嗎?”

“……”被知道備用鑰匙的所在地真是一件不能再糟心的事情!

“就算沒有備用鑰匙,我也不覺得那麼一扇門能夠擋住我。”

“……”破壞之後還要安裝新門真心浪費錢!

“這麼點錢我還是浪費得起的。”

“……”土豪你夠了!

“而且我覺得可以把浴室再改裝一下,記得你最近在寫的裏主角的浴室不就是全方位全身鏡嗎?我覺得這很能增加情趣,既然你這麼感興趣也這麼瞭解,我們也可以試試。我完全不介意。”

“……”不介意有人介意啊!而且你這讀心技能真是夠夠的!!!

幸村精市逗人逗得全身心愉悅,卻在知道小貓被逗得即將炸毛的前一刻乖乖地撫摸她的腦袋舒服地給她順毛。

淺川千秋只覺得心累。

明明想要發火的,但是對上這人的眼睛,就什麼火都消失無蹤,再被他摸兩下腦袋,她就只想窩進他的懷裏舒服地蹭蹭,再來幾聲喵叫。

好吧,她真的不屬貓科動物qaq

“精市,你最壞了。”

淺川千秋這話說得一點斥責的語氣也沒有,反而因爲把腦袋埋進他的胸口而導致傳出的聲音悶悶的,帶着點委屈的聲音聽起來特別讓人……有狠狠欺負她的慾望。

幸村精市眼神飄忽。

他的確挺壞的,女朋友斥責他的時候想的不是好好安慰她,而是回想起昨晚她在自己身下哭着求饒的模樣,簡直破廉恥!

不過這種事情他當然不能說出口,不然女朋友肯定不會再理他,而會把這話說出口的男人也絕對是腦子有硬傷活該單身狗一萬年的笨蛋!

自認在追人方面還很“聰明”的幸村精市乖乖地閉嘴不提,只把人往懷裏抱得更緊一些,語帶寵溺地道:

“是是,我最壞了。”

淺川千秋一得到安慰就立刻得寸進尺:“我不要理你了。”

“那可不行!”

醫手遮天:農女世子妃 幸村精市斬釘截鐵,在她最後一個片假名尾音還沒落的當口就即刻反駁。

淺川千秋當即就被氣笑了,哭笑不得地從他懷裏擡頭:“這時候小攻不應該安慰說,‘好好,你不理我,我理你就可以了。’的話嗎?”

“……”她的語氣很到位,但幸村精市詭異地沉默了,因爲他發現這話裏的信息量略大。

小攻?

那麼還有小受吧?

所以說,淺川千秋這是把他當成攻,把自己當成受?

薄少的心尖密愛 雖說在體位上他們兩個確實是這樣的關係,但好好的男女關係被安上攻受雙方位置……怎麼看都覺得不太和諧。

而且總覺得淺川千秋可能……

幸村精市危險地眯起眼睛,“你不會自我代入了吧?”

淺川千秋臉色一變,趕緊變成正常,還討好地對着他笑,張張脣,企圖用別的話題把這一頁揭過去。

可惜,某人絕對不是好糊弄的主兒。

幸村精市臉色陰沉沉的,就如同昨天剛剛還是大晴天轉眼間卻下起大雨,他呼出的氣都彷彿帶着些許的涼氣。

“千秋,看來我真的很有必要和你談談這個工作的問題。”

本來對於淺川千秋的職業,他並不想多置喙什麼,好歹也是她賴以生存的職業,更是她已經做過這麼多年的職業。

已經積累下這麼多經驗和人脈,若是要重新開始另一份新的工作,也絕對不會如現在這麼輕鬆。雖然有時候需要趕工需要熬夜,但大多數情況下都很自由。

最重要的是,如果職業時間和地點如此自由的淺川千秋願意的話,可以和因爲比賽世界各地跑的他一起,那樣就不會有分開和異國戀的擔憂。

可是,現在最重要的是維持他作爲男朋友,還是一個純純的直男的男朋友的尊嚴!

一看幸村精市這陰黑陰黑的臉色,淺川千秋就暗道不好,趕緊乖巧地告罪,順便捋捋自家男朋友快要爆炸的毛髮。

“精市,我錯了。我習慣性地這麼說,但那是因爲我職業的關係,我沒有任何意思。雖然以前把你和真田君放在一起yy,但我和你在一起之後不是已經沒有這樣的情況了麼?我發誓,以後我絕對堅定地認爲你是直的!” 一劍劍劈砍出去,長劍兩邊刃部發光,櫻滿集在紛紛固定住身形的怪物身邊,瘋狂的貫穿一個個怪物的脖頸,一個個怪物的頭顱掉落下來,掉落在地上

櫻滿集的幻術能給敵人造成百分百真實痛楚和觸覺效果,一些比較弱小的怪物會以為自己死掉了,那也確實是真的死掉了。

不斷斬殺著怪物的身體,有一些的怪物的話會因為等級比較高,感受到傷害的時候因為痛苦而精神力絮亂,導致櫻滿集的幻術承受精神力的絮亂攻擊

其實就和一些網游小說裡面很像,能讓人幾乎宛如完全真實的進入另外一個世界一樣,一些太弱小的人在遊戲裡面可能會直接就腦死亡,而正常人在裡面受到了太大的刺激則是會身體出現異樣,那個時候就會觸發一些的身體的保護機制

如果櫻滿集足夠強大的話,完全就可以做到虛擬現實,現實虛擬,的境界,可惜櫻滿集還沒有達到那一種程度

一路的砍殺,來到自己真正的砍刀那裡,收起手中的劍,拔出大砍刀,再度瘋狂劈砍

數十個造出來的炮台隨著櫻滿集所造的機器人在瘋狂的炮擊著,瘋狂的殺戮著

櫻滿集的力量也在這一種戰鬥之中不斷的消耗掉

不斷的創造著,身上的那一些咒文刻印在手腳上面就是轉化成武器或者炮擊之中的能量源泉

櫻滿集不能脫離炮台一百米,否則,炮台就會失去能源,然後停止攻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