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壯漢已經回過神,咧著嘴猙獰的怒視應燁偉,直接抬手,一拳砸嚮應燁偉那條還沒有及時收回的腿。

「不好!」

應燁偉心中驚恐,可是現在想要撒回那條腿是不可能了。

千鈞一髮之際,壯漢突然感覺後背傳來一陣劇烈,身體瞬間前撲,直接趴到了地上。

應燁偉翻身落地,扭頭看去,只見馬安平站在原本屬於壯漢的地方。

「安平,好樣的!」

應燁偉的話還沒完,就感覺眼前一黑。

啪!

應燁偉狠狠的抽了一巴掌,再次飛了出去。

這裡的情況,已經吸引了周圍的許多人,大家都抱著胳膊一副看戲的樣子。

顧銘全程觀看著,臉上不由的露出一抹笑容。

不作不會死,自己還沒出手修理應燁偉幾人,他們就已經被人收拾了,不是作死是什麼。

壯漢隨後一腳將馬安平踢飛。

砰!

馬安平重重的摔到十幾米外的一堆石頭上。

壯漢將應燁偉三人全部拎了回來,扔到了一起。

此時,應燁偉已經滿是恐懼之色,哪裡還敢還手。

他相信,如果再敢有異動的話,壯漢一定會打斷他們的雙腿。

周圍的幾個家族的年輕子弟,看到應燁偉被打的慘樣,臉上的表情一個比一個精彩。

幾乎全是戲謔的觀望。

可見應燁偉是多麼的不得人心。

不過,其中還是有些和應燁偉交好的人,直接跑到壯漢身前,大聲說道:「你是哪個家族的,難道不知道應少是應家的大少爺嗎?」

應燁偉抬頭看去,竟然是幾個想要依附應家的幾個小家族的子弟,心中不由的多了些底氣,可是一想到壯漢的實力,這點底氣也沒有了。

「應家很厲害嗎?在我眼裡什麼也不是。我怕說出我的背景,嚇死你們!」

壯漢嘴一咧,不屑的冷笑。

「這個山莊就是我們老闆的。」

幾人一聽,卻是一臉的迷惑,剛想叫囂幾句,頓時身後跑來幾個同家族的人,將他們全部拉了回去。

這個山莊的老闆,那可不是雲山市這些家族能夠得罪的。

就連曾家在這個山莊老闆面前都要恭恭敬敬,更何況是他們這種小家族的人。

而且這個山莊的老闆是誰,他們根本不知道。

只有那幾個大家族知道他是誰。

沒想到這壯漢居然是山莊的人,那可得罪不起呀!

應燁偉聽后,頓時渾身哆嗦。

這個壯漢是山莊老闆的人,而他稱剛才被打的那個年輕小子為少爺,豈不是說那小子是山莊老闆的兒子。

我的媽媽呀,我到底都幹了什麼?

應燁偉雖然是個很囂張的紈絝大少,可他不是個傻子,現在也明白自己踢到了鐵板。

咽了咽恐懼的口水,跟孫子一樣,跪在了地上:「這位大哥,都是誤會,早知道那位是山莊的少爺,就是借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動他呀!還不是不認識吧?你看這樣行嗎?我給他磕頭道歉!」

「磕頭道歉?你算個什麼東西,你夠資格嗎?」壯漢不屑的掃了應燁偉一眼,搖了搖頭:「要是你老子來還差不多!但是,那也不夠!」

隨即,壯漢咧嘴大笑,抬手指著鞏佳雨和汪語雪兩人說道:「想要道歉,就讓她們兩個陪我們少爺一晚上!」

這是他過來時,少爺特別交待的。

剛才他也請注意到那兩個女人,確實他媽的性感,難怪少爺被打斷腿也要得到那兩個女人。

「這……」應燁偉頓時一愣,沒想到對方竟然還在惦記著汪語雪。

十惡臨城 「不同意也沒有關係,我會親自打斷你們三個人的狗腿,然後去你們應家走一趟,將你們應家人的腿全部打斷!」壯漢沉聲,威脅著應燁偉。

應燁偉一聽,頓時嚇得渾身顫抖,急忙笑道:「這位大哥,她們一個是曾家的一個是汪家的,你是不是考慮一下!」

「曾家和汪家又如何,敢不給我們老闆面子嗎?」

壯漢滿不在乎,這讓顧銘對這個山莊的老闆產生了濃濃的興趣。

見壯漢向自己走來,汪語雪臉色蒼白,一臉的憤怒,可卻一點辦法沒有。

因為她父親告訴過她,在整個雲山市最不能得罪的就是這個山莊的人。

「你想幹什麼,你別過來!」

汪語雪雖然害怕,卻還是將鞏佳雨護在身後。

鞏佳雨看著汪語雪緊張恐懼的神情和此時的舉動,心中很是溫暖。

這才是她的好閨蜜。

「幹什麼?當然是干想要乾的事情。主動跟我走,我們少爺還等著呢,別讓我動手,那樣的話對誰都不好!」壯漢咽著口水。

一想到晚上等少爺享用之後,自己也可以品嘗的時候,口水更多了。 然而,就在那個壯漢即將伸手準備抓走兩個女人時,一道平淡而又冰冷的聲音似來。

「你如果敢碰她們一下,我就要了你的狗命!」

「誰?站出來!」

壯漢的手一頓,憤怒的回頭,就感覺眼前一花,一道黑影從眼前閃過。

在眾目之下,那道黑影快速衝到壯漢面前,抬腿就是一腳,直接將壯漢踢飛。

撲通!

一朵巨大的浪花四濺,壯漢落入了人造海浪之中。

頓時,所有人都傻眼了,這是誰,難道不怕這個山莊老闆嗎?

壯漢可是山莊老闆的人,這小子不怕給自己的家族帶來麻煩嗎?

但是,把壯漢踢下水后,顧銘並沒有放過他,而是朝著壯漢走去。

這個時候,壯漢正好被海浪衝到岸上,剛爬起來,突然又被踢了進去。

在水中掙扎了許久之後,這才站了起來,不停的扣著嗓子,剛才他可是被嗆了一大堆水,現在肺子都要炸了。

「誰?連我都敢踢,不知道我是山莊的人嗎?難道你就不怕我們老闆嗎?信不信我弄死你!」

壯漢咳嗽了幾聲,感覺舒服后,沖著岸邊的人群放聲咆哮起來。

重生之美利堅土豪 「我不信!」顧銘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抱著胳膊站在岸邊,戲謔的笑著。

順著聲音看去,壯漢看見一個年輕男人正戲謔的看著自己,眼中滿是不屑之色。

頓時憤怒不已。

竟然被那小子給瞧不起了。

他剛要衝到岸邊,就發現自己再一次的落入水中,而這次不同的是,他的頭被人抓住了。

「想動我的女人,你們的膽子可真不下!」

顧銘冷笑,聲音很平淡,但是在壯漢聽來,卻是極其的冰冷,就好像掉到冰窟中一般。

「我們老闆不會放過你的!」壯漢憤怒的咆哮,想要掙脫顧銘的手。

但是不管他如果掙扎,他的腦袋始終牢牢的被顧銘抓在手中。

「你們老闆?他算什麼東西?你回去把他叫來,我看他想幹什麼?」

顧銘冷笑,搜魂術已經啟用,知道了山莊的身份。

雙手輕輕用力,把壯漢直接按在水裡。

壯漢在水下瘋狂的掙紮起來。

掙扎了三四分多鐘,顧銘才把他給提上來,扔到岸邊。

此時的壯漢已經被嗆的連動的力氣都沒了,躺在岸上不停的吐水。

「馬上滾,讓你們老闆來見我!我叫顧銘!」

顧銘說完,再次抬腿直接踢向壯漢,頓時壯漢再次飛了出去。

落地之後,頓時昏死過去。

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下,顧銘微微一笑,朝著鞏佳雨走去,就好像剛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壯漢,所有人,包括剛剛趕來的山莊工作人員,全部都任傻眼了。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居然敢把山莊老闆的手下打成這樣?

剛才還叫囂的要讓他們老闆過來。

天吶,他是瘋了嗎?

這時,有人將顧銘的身份說了出來。

頓時大家鬆了口氣,同時也是一臉驚訝的看著顧銘。

西北第一大家族曾家。

沒想到他竟然是曾家的人,怪不得敢這麼囂張。

可是一些知道山莊真正老闆的人,都不由的搖頭。

如果是曾家的直系子弟,或許山莊老闆會給點面子。

但是顧銘這個名字,一聽就是旁系子弟。

不過卻與顧神尊同名,可惜他不是顧神尊。

「走吧,這裡沒什麼意思?」

顧銘笑了笑,看著鞏佳雨和汪語雪二人。

鞏佳雨點點頭,而汪語雪卻是一臉的驚恐。

「顧,顧銘,你還是快走吧?這裡的老闆,咱們得罪不起呀!」

汪語雪上前,拉著顧銘就要離開。

看著壯漢被打成那樣,她真的害怕了。

雖然顧銘是曾家人,可是面對山莊老闆,恐怕只有曾家老祖出面才能解決。

但是曾家老祖可能為顧銘出頭嗎?

顯然不能!

汪語雪此時非常後悔,臉上的擔憂之色更濃了。

「想走?你們哪裡也別想去,我們已經給老闆打了電話,他正在趕回來!」

山莊經理站了出來,聲音很大,可身體卻在顫抖著。

擔心顧銘一下暴走,將他打成壯漢的樣子。

可是卻不得不站出來。

如果讓他們離開,那麼倒霉的將是自己。

「我說過要走嗎?」顧銘淡淡的搖了搖頭,冷笑:「你們放心,我是不會走的,我會在這裡等著你們老闆回來!」

顧銘的話一出口,所有人都沉默了。

無不被他的囂張震撼住。

就連應燁偉心中對顧銘都豎起了大姆指。

不過這樣也好,就不用他們親自動手了。

「好,最好是這樣,你們給我等著!」

那個經理扔了句恨話,轉身讓工作人員抬起壯漢,快速離開。

直到山莊工作人員全部離開,所有人都還在震撼之中。

一道道看怪物的目光投向了顧銘。

這小子死定了,不僅給曾家帶來了麻煩,而且鞏家也別想再在雲山市存在了。

而這個時候,應燁偉三人已經爬了起來,沖著顧銘冷笑:「小子,你就等著死吧!」

「死?我的字典里從來沒有過這個字!」顧銘微微一笑,瞥了應燁偉一眼。

應燁偉被噎住了,剛想說話,突然臉上傳來劇痛。

啪!

應燁偉捂著臉,一臉懵逼的看著顧銘,頓時憤怒的吼道:「你為什麼打我?」

一想到顧銘把那個壯漢都打成那樣,瞬間慫了許多。

「因為你的囂張,才引來這麼多麻煩,你說我不打你打誰?」顧銘神色一變,冰冷的聲音讓應燁偉渾身顫抖。

「這……」應燁偉不知應該怎麼解釋。

啪!

顧銘一巴掌又甩了過去:「這什麼這,成事不足敗事不余的東西。」

兩巴掌打的應燁偉頭昏眼花,眼冒金星。

強忍著憤怒,卻不敢發作,因為他不想成為第二個壯漢。

更何況他也沒有壯漢那麼強壯的身體。

「這小子也太不把我們雲山市的人放在眼裡了,他就不怕應家報復嗎?」一個年輕人嘀咕了一句。

「報復?恐怕還輪不到他們應家吧!這小子在作死,他能走出山莊嗎?」旁邊馬上就有人冷哼道。

有人開了頭,馬上眾人開始小聲議論起來。

最後,三兩成群的急忙離開,同時給家族中打了電話。 「顧銘,你他媽的不要認為自己是曾家人……」

姚陽德看不下去了,指著顧銘開始大罵。

啪!

說還沒說完,顧銘直接一巴掌扇了過去,而後一臉平淡的瞥了一眼:「有你什麼事?」

「你……」

姚陽德的臉頓時紅腫,本想為應燁偉出頭,卻不想顧銘竟然連他也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